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零八十二章這法子太那個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零八十二章這法子太那個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還不是歪理學說嗎?shme『九宮念魂術』,說是人的精氣神就是人體思想、魂神的外在表現。

而思想就是人的靈魂,人的靈魂融於**之中,最中樞就在大腦之中,由大腦控制。

而高功階者yjng把內氣運用到了爐火純青地步,內氣可以在一個意念之間通達全身,全身經絡如一條條的內氣通道。其實,人體還有千千萬萬的穴孔,rgu能把這些穴孔都當成內氣輸入輸出之通道,那是開發人體的更高境界。

rgu能把這些都練成,那內氣可以在瞬間直達大腦。進一步,可以把內氣跟腦部思想相融合,形成以思想,魂意來控制攻擊以及做一些shme了。

為shme比先天更高階位的武者以五里殺人,五里之外你還能看得見你的敵人嗎?

那當然是很難了,而為shme還能殺之,就是因為你把魂意融於了內氣之中。

因為,高功階者的內氣可以逼成一線控制於五里範圍。而因為融合了你的魂意之後,五里之外的情景你fngf都能看見,從而採取主動,滅殺了對手。

而此九宮念魂術就是講的如何錘練,把人的思想練得跟內氣相融合的地步。

不過,既然稱之為九宮,就是說人體有九處穴位最重要。只有把九處穴位都練得通達貫通一氣才能讓九宮念魂術大成。

從而實現以內氣震動思想,而且產生魂波動,控物於五里之外殺敵。」南雲天眉講道。

「這個。難道就是先天的更高一個層次。『念氣』境界所能達到的標準。

而這九宮念魂術說是在念魂,實際上卻是在錘練人的jngshn,意志,思想等。

等這些跟內氣完美的融合到圓滿之後,估計就是先天強者突破境界,達到『念氣』境界的標誌了。」葉凡講道。

「也不一定,念氣境界只是念氣。並不能講是念魂。就是再深ydin講,最多就是初次的念魂,達不到九宮念魂術中所講的至高境界。氣是人體之氣,是練出來的內氣。而魂是更高一個境界。這個,是屬於jngshn層面的東西。」南雲天眉有zj的看法。

「莫非這念魂就是念氣的更高一個境界?」葉凡頓時一驚。

「你講得還真有點道理。」南雲天眉都有些觸動了,雙眼瞪得老大。

「唉。師傅也許現在正在追求的就是尋找突破念氣境界達到念魂境界的法門了。可惜他老人家不在,不然,咱們倒是可以合力去研究一下這『九宮念魂術』了。」葉凡嘆了口氣。

「你師傅達到念氣境界了?」南雲天眉眼睜得更大,一臉的不相信樣子。

「那當然。」葉凡故意囂張的點了點頭。

「吹牛唄,這世上,先天就是最高境界了。」南雲天眉譏諷道。

「井底之蛙1葉凡哼道。

「你說誰井底之蛙?」南雲天眉哼道。

「這裡還有第三者嗎?」葉凡哼道。

「只有笨的人才會一直逃。」南雲天眉開始翻舊賬了。

「那不是逃,那是戰術,你不是被我成功弄到這裡來了嗎?要不是這破旋渦。就你。早被我拿下了。」葉凡說道。

「是啊,你是真功了。不過。咱們倆現在都差不多了。搞不好這裡就是咱們倆的墳墓了。

你葉老大太有才了,太成功了,成功的設計得把zj的小命都葬送在了這裡頭。」南雲天眉一陣譏諷,葉老大還真有些啞口無言,這貨苦笑道,「這只是一個意外,意外zhdo不?生活中嘛,是時時充mny外的。」

「你怎麼沒把這意外擱進你的大計劃中,這說明shme,你還是笨嘛。」南雲天眉繼續譏諷。

「好了,咱們該把這閑扯的功夫用在怎麼樣出去的法子上。

對了,這九宮念魂術有沒功法?剛才這牆壁上只講到了有這名頭,還有諸般的好處。

hoxing,而並miyu出現具體的功法是不是?會不會這個法子根本就是一餡餅。」葉凡問道。

「是沒講功法,不過嘛,有講功法就在裡面。」南雲天眉頓了頓說道。

「快說,怎麼樣搞到手?」葉老大有些激動了,這種絕世功法對於每一位武者來講都是都是殺手。

「我不告訴你又怎麼樣,你求我啊?」南雲天眉又拽了起來。

「你有毛病,我並不是想得到這東西。也許,這個就是一條出路。不然的話,咱們非得困死在這裡頭了。不過,在死前有冷艷美女相伴,還是不錯的。」葉凡口是心非的講道。

「變態。」南雲天眉trn出口。

「變態,南雲天眉,你講誰?」葉老大有些火了,跟她談正經的她又罵人。

「我才懶得講你,這牆壁上的法子『變態』。」南雲天眉解釋了一下。

「法子怎麼會變態,你快講講。不然,咱們身上既無乾糧又無營養品的可是堅持不了幾天。」葉凡說道。

「變態的法子還能講,不說不說,咱們另找出路。剛才是從shmedfng來的,咱們試試能不能出去。」南雲天眉講著轉身往上一節節爬去,像只美麗的人形壁虎。

不過,不久啪地一聲就掉了下來。

「怎麼樣,能上去我早就上去了。我看你這智商還真是高不到哪裡去。上面的旋渦其壓力之大,絕不是你我這種身手所能抗衡的。不然的話,咱們也不knng掉下來了。」葉凡譏諷道,一臉的幸哉樂禍。

「唉……」南雲天眉這次破天荒的居然miyu回嘴,嘆了口氣,說道,「其實。這裡剛才牆壁上的文字都說過了。

說這井裡外邊有個迴旋壓力旋渦流。其迴旋往下的水壓非常的大。

假如你能硬性的破開水流衝上去,那恭喜你,你將是絕世高手了。

不然,就得老老實實的按這『法子』去辦。」

「這西夏的高手講的絕世高手肯定比先天還要厲害,看來,這條路咱們是走不通了。只能用那變態的『法子』了。」葉凡也是嘆了口氣。

「不行1南雲天眉trn堅決的搖了搖頭。

「不行,為shme?難道這變態的法子跟你有gunx。不knng吧?這位前輩難道能掐會算,接近千年前就能算準你南雲天眉會掉下來,簡直是笑話。」葉凡說道。

「不行就是不行。」南雲天眉臉兒居然脹得有些紅了,葉老大一時倒是看得有點傻眼了。

南雲天眉的倔勁上來了,又往上一節一節的爬上去。不過,最後的結果還是『拍』地一聲就掉了下來。

這樣子來來回回折騰了幾十回。

「別瞎折騰了。還是留些力氣用那變態的法子。要是力氣都用盡了,最後這變太的法子都沒法用時那可就慘了。」葉凡卻是斜躺在井底無奈的看著牆壁上那些不認識的文字。

「哼1南雲天眉別過臉去不理葉老大了。

葉凡也爬上去試了試,最後結果yyng,拍地一聲掉了下來。估計出洞口的水壓不下上百萬斤之力,根本就不是人力所抗衡的。

一天一夜過去了,兩人都累得不行了。

都用盡了法子,包括鑿壁等,都沒用。

「唉。這個。還給你。」南雲天眉再次嘆了口氣,拿出用小盒子裝著的飛刀還給了葉凡。

飛刀重回手中。葉老大頗為有些感嘆,伸手輕輕摸著這離別兩年的『幹將』。心裡一涼,gnjio到了一股溫潤的劍意。

手輕輕一動,幹將貌似歡快的騰到空中在岩壁上沙啦幾下,就削下一大片的石頭來。

「你這劍hoxing跟你有意思似的,我試著用了用,不怎麼順手,hoxing一個小孩子跟我在鬧彆扭似的。想不到一回到你手中又不yyng了。」南雲天眉雙眼一動,有些羨慕。

「這當然,本人人品感動它了嘛。至於你,呵呵。」葉凡得瑟了一下,轉爾還是問變態的法子的事。不過,南雲天眉就是不講。

也不曉得又過去了多久,兩人都餓得有些腦袋發暈了。

「南雲天眉,你真不講是不是?」葉凡叫了起來。

「不講又怎麼樣,你把我給吃了不成?」南雲天眉冷冷哼道。雙眼像劍yyng的盯著葉凡。

「難道這變態的法子比命還值錢?」葉凡問道。

「男人都不是好東西,全是變態。」南雲天眉臉一紅,罵道。

「你又罵人了。」葉凡惱了。

「我罵你,沒這jngshn。我是罵這變態的法子,這個人肯定也是個變態。不然,怎麼knng想出這變態的法子?」南雲天眉很正經,不像是開玩笑。

「這『變態』到底是shme,你講qngch,死也得讓我葉凡當個mngbi鬼是不是?」葉凡吼道,有些焦燥了起來。

「男女陰陽相融才能破天第一道。這不是變態是shme?」南雲天眉也火了,脫口而出。

「礙…」葉老大終於mngbi了,獃獃的看著臉都紅到脖頸處的南雲天眉,良久才說道,「這個,九宮念魂術,難道是一種雙修之道。比如,合歡宗搞的那種陰陽雙修法門?」

「鬼曉得1南雲天眉沒好氣道。

「具體怎麼樣操作,不會……就是男女在床上那點事兒吧。既然要破開第一道,肯定不是nme簡單是不是?」葉凡問道。

「我早說過男人都不是shme好東西,盡想著的就是那點事兒。」南雲天眉哼道。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到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