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零八十三章來吧,用變態法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零八十三章來吧,用變態法子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就這麼簡單,也太那個了。」葉凡無奈的說道。

「你還以為想哪個,說是男女相合,四掌相對,以陰陽揉和之後的功力往井壁上一按。

如果功力不會低於12段位的話就能打開通往『九宮念魂術』之密室了。

因為,掌力中要含有陰陽之功力才行。而男人大部分重陽,女子大部分重陰,單獨某個人掌力中都不可能達到陰陽都有的地步。」南雲天眉譏諷道。

葉凡一聽,頓時心裡一動,點了點頭,說道:「唉,是啊,哪能都兩全,那豈不變成『人妖』了?」

「你說這個是不是變態?」南雲天眉哼道。

「變態是變態了一些,難道這井裡就只能落下一男一女才行。單方面落下都會沒命的,這天下哪有這般湊巧的事。」葉凡說道。

「人家重質量,不重數量。而且,他這功法估計就需要這樣子做,改不了。」南雲天眉說道。

「要不咱們試試,總比死在這裡強些。好死不如賴活嘛。」葉凡試探著問道。

「你終於露出狐狸尾巴了,這法子能試嗎?痛快的是你們,佔便宜的是你們。咱們女人能得什麼,你這,哼,休想?」南雲天眉堅決的搖頭。

「哪能講我們男人佔便宜,你們不照樣子痛快。說起來咱們男人還吃虧了,要花去多少精力,而且,精華還得去了不少。你們反倒是受益者。」葉凡反嘴道。

「笑話,如果都如你所講,這事上的強幹罪還成立來幹什麼?」南雲天眉譏諷道。

「也有男子被女子幹掉的,那條法律並不是光保護你們。我們男人也是受害者。」葉凡哼道,轉爾講,「這是現事問題,咱們如果不那樣子估計最後就是死路一條。」

「死我也不會用那變態法子的。」南雲天眉哼道。

「天眉,咱們倆可是還有親戚的。」葉凡開始打感情牌了。

「咯咯咯……」南雲天眉笑得是花枝亂顫,很是鄙視了某人一眼,哼,「這話你也講得出來,親戚?為了活命。你葉凡連人品人格都不要了。居然整出親戚來了,我以前實在是高看你了。」

「這蝙蝠你不是不清楚吧?」葉凡問著把蝙蝠從額頭逼了出來。

「假的。」南雲天眉很是武斷,搖了搖頭。

「假的,不假,我師傅就是蝠王南陵候。你說這個假不假?」葉凡說道,南雲天眉果然驚住了。

愣愣的盯著葉凡,不過,轉爾卻是說,「這事,估計你是從雪紅的嘴裡聽出來的吧。雪家那位估計也猜到了我爺爺的身份。」

「我看你這真是倔得要命,跟你講真事你愣是要扯成假事來。

這假的能如此的逼真嗎?而且。這水功,這蝠功,不都是你們南雲家的絕技嗎?

而且,前幾天我還見過師傅。我的孩子都是師傅在暗中進行『胎教』的。」葉凡講道。

「那爺爺怎麼沒告訴我們?」南雲天眉其實早就懷疑了。早就信了。

「師傅講過了,不要讓南雲家人太安逸。只有時刻有不安全感,才能更為奮起。俗話不是講生於安樂死於安樂嗎?」葉凡說道。

「那更不行了,既然你是爺爺的關門弟子。那我還得叫你一聲小師叔。咱們倆更不能用這變態的法子了。那成什麼了?」南雲天眉居然又弄出一理兒來。葉老大差點要抓狂了。

「變通都不會嗎?愧得你還是個現代人。我都懷疑你是不是從古代穿越過來的。

都這個時候了你還論什麼輩份。這個,其實也是兩碼事。咱們各交各的是不是?

比如。你叫我葉哥都行。更何況,咱們又沒血緣關係是不是?古代人表親還可以成親的。」葉凡是舔著臉來了。

「葉哥,我記得你比我還小一點吧。想叫我叫你葉哥也行,你打得過我的時候再說。」南雲天眉說道。

「現在叫不叫無所謂了,得試試那法子。」葉凡說道。

「不行……」南雲天眉搖了搖頭,不過,葉凡能感覺得到,她的口氣有些鬆動了。

因為,真是別無它法了。

「呵呵,師傅還叫我照顧著南雲家。假如咱們倆都死在這裡了,南雲家以後遇上麻煩……」葉凡看著南雲天眉。

「不會的,南雲家還有我爺爺在。只要爺爺在世一天,南雲家永遠沒人敢來撒野。」南雲天眉講道。

「唉,別講師傅了。估計他也是自身難保了。」葉凡故意苦瓜著嘆了口氣。

「爺爺怎麼了?」南雲天眉真緊張了,不由得在無意中伸手抓緊了葉凡的手。

「這個,難說礙…」葉凡皺緊了眉頭,跟南雲天眉的手輕輕的握著。這貨心裡在想這是個增進感情,以便於使用變態法子好機會了。

「你快講嘛。」南雲天眉發嗲了,居然也會發嗲,看來,這發嗲還真是女子的本能。

「這事講沒講還不都一樣,講了還費唇舌。」葉凡嘆了口氣,學感情牌打得爐火純青。

「怎麼會不一樣?」南雲天眉緊追著問道。

「咱們倆都將死在這裡了,出不去了,師傅有難咱們也無法相助了,你說還講來幹什麼?」葉凡說道。

「你……」南雲天眉氣得蹬了一下腳。沉默了好久,突然好像是下定了決心似的,又一跺腳,說,「我同意。」

不過,這聲音可是比蚊子叫還要小聲。當然,葉老大有賊耳朵,自然聽見了,不過,這貨還要故意裝著沒聽清楚,問道,「大聲點,聽不清楚。」

「可以試試那法子。」南雲天眉面賽桃花。

「什麼法子?」葉老大要故意的埋汰她了。

「你個混蛋1南雲天眉突然生氣,照著葉老大就拳打腳踢了起來。

這陷井範圍並不大,葉老大像一隻老鼠東挪西閃,不過,還是挨了不少拳頭。

幸好南雲天眉只是發泄即將因為變態法子告別姑娘時代,所以,出拳倒不是很重。

「夠了,咱們開始吧。」葉凡吼了一聲。

「你先講清楚我爺爺到底怎麼回事了?」南雲天眉問道。

「唉,他去南極了。說是跟……」葉凡把話轉述了一遍。

「爺爺……」南雲天眉眼圈兒一紅,有些濕了。

「唉……」葉凡嘆了口氣,試著伸手一環就攬住了南雲天眉,這貨正在得意的誇讚自己的第一步計劃成功時,卻是被人一推差點撞在井壁上。

「你幹什麼?」葉凡火了。

「本姑娘答應一試,但是,並沒有讓你胡亂動手動腳。」南雲天眉那臉又寒如冰霜。

「這個,只是試那法子的前奏曲。說白點就叫**,不**怎麼樣才能進行第二步。

我在想,這位前輩既然如此的安排,肯定的意思就是男女陰陽相融時感情要達到琴瑟和拍的地步。

不然的話,沒有情怎麼能陰陽相融。如果不按這法子行使失敗了那不更麻煩。到時,要再重來,豈不是讓你更難過?」葉老大這歪理是一套一套的。

「姓葉的,我這身子可以給你。而你也沒必要愧疚。這個,並不是我甘心的,而是因為情勢所迫。要論感情,咱們還沒達到那種地步。你可以直接要了我,但是,並不能讓我心甘情願。」南雲天眉冷冷盯著這傢伙。

「行,脫1葉凡火大了,撲過去就要亂來。南雲天眉也不阻著,滋啦,葉凡那件衣服給葉老大給脫了。

這貨一雙狼手眼見就要按在那神秘已久的峰子上,而南雲天眉也閉上了雙眼。

不過,她臉腮通紅如血,呼吸也自然的急促了起來。畢竟,這種事沒經過,自然,誰不激動?

「跟個冰塊有0什麼好弄的,沒勁1葉凡生氣了似的,突然一掌拍向井壁,啪啦一聲嗡響,奇出現了,井壁居然被打出一洞道來。

其實這是葉老大早就計劃好了的,因為,葉老大剛去嶗山派撞了三關,早就體驗了陰陽之道。

而後來又跟紅粉天妖融合,身體內的陰陽之氣已經調整到了最佳狀態。

而那位前輩要求的無非也就是要陽陰調和之掌力才能打開門道的。

「呃?」南雲天眉獃獃的看著那洞道。

不過,葉老大發現,她好像並沒有絲毫驚喜。這貨心裡有些納悶,心說有出路了你還不高興。

轉爾一想,莫不是剛才自己沒有『動她』,反倒讓她有種被人拋棄,被人輕視的感覺了。

這女人啊,你要的時候她一直裝清高。你不要時她又會感到失落,甚至憤怒。

「你是怎麼做到的,難道這個混蛋前輩在講假話騙我們?」南雲天眉說道,一臉的納悶。

「不清楚啊,就這麼一拳它自個兒就開了。不管了,咱們先進去瞧瞧這『九宮念魂術』到底是個什麼玩意兒。」葉凡講著,往裡走去。

「哼哼1南雲天眉哼著跟在身後。不過,葉凡總感覺她的眼神有點怪異著。

過道。奇怪的就是這過道壁上卻是千瘡面孔,好像被機槍子彈,掃射成如此的。

叮噹……叮嚀……

好像風鈴被吹響的聲音傳來。

「應該是風鈴聲。」葉凡說道。

不久,那風鈴聲由小到大。葉凡跟南雲天眉都凝神聽著。那聲音相當的飄渺,而且好像不是忽左忽右忽上忽下。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