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零八十七章拿回該拿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零八十七章拿回該拿的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這些怎麼處理?」南雲天眉捂著鼻子指著瓮子等說道。

「送給國家神秘組織的那些專家吧,他們會感興趣的。」葉凡說道,「而且,如果能從耶西法的防腐技術方面研究出現代防腐技術。

沒準兒對人類還是一個偉大的創舉。像埃及法老的木乃伊技術哪能跟耶西法的法門相比。

人家這東西保存得,差點就是活物了小說章節。」

兩人又搜找了一番下來,的確再沒發現什麼有價值的東西。

於是,從金瓮子下邊的地洞里鑽了進去。不久,再往上曲折前行,終於冒出了頭。

這洞道的開口處居然是一株大樹中,這千年的古榕樹的確大。

「我得先回家一趟,不然他們不放心。」南雲天眉講道,葉凡點了點頭。

覺得也得打電話交待一番。於是,兩人遮遮掩掩的去偷了幾件衣服穿身上溜了。

第二天一大早,葉凡直奔五台山雲觀寺而去。

黃昏的時候南雲天眉也趕到了。

「發現毛尼沒有,還有,飛空那老和尚在不在寺里?」葉凡問道提前趕到的車天。

「毛尼這傢伙倒是在,剛到下邊鎮子里逍遙。這傢伙根本就不想出家,天天是酒肉穿腸過佛祖心中留。」車天說道,「至於飛空老禿驢,倒是沒發現。不如把毛尼先抓了,一逼就能問出飛空來了是不是?」

「不必,你先出手把雲觀寺的廟院外牆給砸塌截下來,爾後裝著挑戰樣子指名叫飛空,我想,只要飛空在,肯定會坐不住的。」葉凡笑道。

「這法子不錯,除了飛空,其他和尚咱們根本就不用多費力。」車天笑道,葉凡看了南雲天眉一眼,她哼道。「你這法子最爛了。專門搞破壞。何必為難人家方外之人。」

「不爛飛空不會出現得如此之快。你如果跟雲觀寺的這些大師們講道理擺事實,人家會鳥你才怪。

當然,如果你能等得起我就陪你在這寺廟裡住上一段時間也不錯。

這裡景色還不錯嘛,修身養性的好地方。」葉凡哼道。

「變態,你要怎麼樣就怎麼樣,管我什麼事。我還想早點回去,嗦什麼。」南雲天眉哼道。

那邊轟隆一聲巨響。頓時就是土飛塵揚。

「是誰幹的?」有和尚憤怒的叫道。

「叫飛空那老禿驢出來,再做縮頭烏龜的話本人要砸了雲觀寺。」車天站在牆頭上囂張的大叫著。

「上,打死他。」有和尚大叫道,不久,竄出十幾個和尚來,拿著棍棒等就打開了。

不久。里啪啦之後,地下躺下了一堆和尚。這雲觀寺真正練過武的和尚就那幾個,其它的全是普通和尚,哪能是車天這高手的對手。

「真是不經打啊,沒味道。」車天拍了拍手掌上的灰塵,其人是一臉的鄙視。

「施主是什麼人,為何砸壞我們寺院圍牆打傷出家人?施主難道不知道這世上還有法律嗎?今天不給講清楚,我們馬上會報案的。這鎮里派出所的公安上來也不用十幾分鐘就會到的。」這時。歸林大師出來了。

老和尚自然是一臉的憤怒了。

「哼。我們來拿回自己的東西,有錯嗎?」車天那臉色一變。冷冷哼道。

「施主有什麼東西落在我們雲觀寺了,我們可以幫你找找。可是你這樣子胡亂砸壞本寺院壁就是不對。這一切損失要你來負責。」歸林大師氣得差點暈倒。

「東西在飛空手中,他出來自然明白。」這時,葉凡站上前來。

「是你。」歸林大師臉色更為難看。因為,葉凡前次有拿著鳳老的親筆信過來的。

歸林大師早把葉凡歸結為太子黨之流了。這種人根本就不是雲觀寺所能惹得起的。

「是我,大師,咱們又見面了。」葉凡口氣緩和了一些。

「有什麼事好商量,葉先生這樣子干可是很失禮數的。」歸林大師哼道。

「圍牆沒關係,只要我把東西拿回來,我可以捐贈200萬給你們修繕一下。」葉凡說道。

「200萬很多嗎?」這時,一道熟悉的聲音傳來,老氣橫秋的,不是飛空還有誰。

「你終於肯露頭了,我的東西呢?」葉凡問道。

「東西嘛,在,不過嘛,那得看你有沒本事拿回去。還有,本寺的院牆不是說砸就能砸的。

不要說200萬,就是你今天給2000萬,本大師也要留下你這種狂妄小輩的一條腿才行。

不然的話,那就拿命來換。」飛空大師生氣了,瞪了葉凡一眼,一巴掌就煽了過來。

葉凡身子一騰側身而過。

「嗯,好像身法比前次靈活了不少。」飛空一愣,臉色有些陰沉了下來。

「沒有三分三,不敢上梁山。只要你把東西還給我,我們馬上扭頭就走。」葉凡說道,一臉的淡定從容。

「哈哈哈……」飛空突然仰天狂笑了起來,轉爾收斂了笑,看著葉凡,哼道,「就你,想從我飛空手中拿回東西。下輩子吧,來來來,狂妄小兒,拿腿來。」

一拳直擊而出,一層層氣波被抽走,往前像是巨浪一般往葉凡身上推了過來。

叭地一聲脆響。

葉凡連退五步,而飛空只是閃了閃身子就穩當住了。

「好啊,大師威風……」雲觀寺的幾十個和尚全都叫好了起來。

看著自己發麻的手,葉老大有些鬱悶,知道跟飛空還是有一定的差距的。

不過,飛空那笑容根本就沒有。代替的反倒是一臉的凝重。

「你什麼時候突破的?」飛空問道。

「不久前。」葉凡哼著,魚躍鷹飛一騰而起,仿如一隻游魚在空氣中靈活的划擺著。

雙腿像是魚的尾巴,而雙掌合十,往飛空身上招呼了過去,而南雲天眉跟車天在一旁觀戰著。

空中一道絞風過來,飛空臉色一緩,一掌拍擊而過。像是一把利箭直插葉凡製造的旋風中心。

幹將一閃而出,直奔飛空面龐。

「好東西還不少嘛。」飛空自大的看了幹將一眼,手中突然噴出一股巨大的吸力往幹將而去。估計又想把這東東扯到手中。

不過。葉老大現在已經突破半先天。只是內氣的底蘊沒有飛空深厚罷了。

這幹將倒不是那般容易被扯走的,一時,幹將僵持在了空中。

不過,飛空一發力,幹將還是一點一點的在往他那邊前進著。

葉凡突然一發力,幹將猛然加速往飛空身上扎了過去。

「沒用的小傢伙,一把刀就能把本大師殺死的話那本大師早該買聲豆腐撞死了。」飛空鄙視了一句。手往幹將身上抓去。

滋啦……

眼見幹將就要落入飛空之手了,不過,飛空突然感覺到了巨大的危機,趕緊往後狠退。

不過,太晚了,那灰色的袍子還是被葉凡的蝙蝠給硬扯掉了一塊掉了下來。露出了飛空的半截皺巴巴的手來。

「小子,拿腿來1飛空暴怒了,往前一騰身子,整個人像塊石頭一樣往葉凡身上而來。

「小爺的腿不是那般好拿的。」葉凡冷哼一聲,身子往旁邊一側,像游魚一般滑了過去,飛空撲了個空。老和尚氣得滿臉通紅側身而來。

反背就是一腿往葉凡身上招呼了過來,雖說隔著五六米距離。

但那一腿好像腿影一般突然幻化出七八條腿往葉凡身上踢了過來。而且。每條腿上都是內氣直噴。

葉凡一愣。鷹眼之下,詭異的發現飛空的好像全是真腿而不是腿影子。

嘿嘿嘿……

葉凡一聲乾笑。叭地一聲被踢了一腿,整個人飛跌到了二十來米開外。

「好哇好哇……」雲觀寺的助威和尚們又是拍掌又是叫好,場面頓時沸騰了起來。

飛空這廝還瀟洒的揚了揚手,好像首長檢閱部隊式的,就差一個『同志們好』這句話了。

就在這時候,飛空突然眉頭一跳,整個人像只青蛙一般跳得足有七八米高,指著葉凡吼道:「你放了什麼?」

「整盅啦。」葉凡瀟洒一笑,身子魚動著,飛空雖說憤怒的追打著。

但葉凡的逃跑功著實厲害。整個身子滑不溜秋的,飛空就是挨不著。

雖說不可力敵,但是,這魚龍十八變用來逃命不是相當不錯的。

葉凡整個人在空中彷彿變成了一條魚,就是車天跟南雲天眉都發獃的看著空中的葉凡。

眼見飛空的手掌就要拍在他身上了,可是,一拍之下,這掌力又是滑著葉凡的身子而過。兩人看得有些目瞪口呆了。

而飛空自然是氣急敗壞,拿出了全力就是要拿住葉凡。可是葉凡就是拿不祝

「老和尚,是不是感覺痒痒啦?」葉凡一邊跑著,滑動著,一邊還取笑著。

飛空那臉都呈黑色了。

突然,飛空站著不動了。居然一下子盤腿坐在了地下,雙掌合十,不曉得要搞什麼東東。

葉凡也停住了身子,倒是一臉凝重了起來。

這魚龍十八變暫時只能用來逃命的,人家不追了,反倒沒了效果。

不久,飛空的頭上居然冒出一股青色的煙柱來。

這股煙柱子像是活物一般直奔葉凡而去。

這煙要來追人就不好閃開了,因為,它不久就瀰漫開去。葉凡揮掌劈了劈,煙柱子歪了歪,不過,又合在了一起。

「想不到大師居然練成了一柱青天。」南雲天眉突然講道。

「什麼叫一柱青天?」葉凡一邊溜著一邊趕緊問道。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