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零八十九章一隻紙老虎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零八十九章一隻紙老虎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雲魚臉憋得通紅,手往前一彈,青霧發發像利箭一般直透葉凡心臟而去。看來,老和尚是下決心要葉凡小命了。

「一點小霧也來顯啥光彩,滾1旦非子怒了,一叫,指骨一抖,青霧全給指骨吞噬了進去。不久,紫色之霧從指骨中冒出。

不久……

一身西周王族打扮,頭戴短鏈頂冠,圓領的紫藍色絲綢衣服。

腳上蹬一雙五彩的草鞋,而草鞋之下居然還有九彩的祥雲在托著。

在一片彩光之中旦非子的面盤顯得清晰而神秘,那扮相,跟電視中扮如來佛祖的那位演員同志倒是有點像。

其人耳廓寬大,嘴唇厚大,鼻子卻是高挺,從側面看貌似刀削過一般,使得稜角分明。

雲魚大師身子一嗦,看著旦非子的臉龐在紫霧中時隱時現。老和尚臉色更為難看。

「前輩是?」雲魚大師問道,這聲音只有葉凡能聽得見。聽說先天強者能用一種秘術傳音,叫做——傳音入密之術。

這種傳音之法只有他傳給的對象能聽見,就是你近在他面前也聽不見的。比現代高科技的電子無線聲波還厲害,有點像是加密了的無線傳輸。

「旦非子。」旦非子說。

「前輩是葉凡的什麼人?」雲魚問。

「我這個徒兒還不錯。」旦非子答。

「唉……」雲魚大師一臉的失落,鬱悶,最後,轉頭沖飛空道,「師叔,把東西還給他吧。」

「不行。雲魚,我是你師叔。你這是想幹什麼?」飛空惱火了,瞪著雲魚搖頭。

「還給他1雲魚臉一板,哼道。

「雲魚,你要想好,沒有我當初就沒有你。」飛空臉漲得通紅,覺得在眾和尚面前可是丟大面子了。

「我以華空寺方丈身份,命令你馬上把東西還給他。不然,你將受本寺最嚴厲的寺歸處罰1雲魚抬出身份來了。

「雲魚。你個混賬東西,吃裡扒外,混蛋1飛空氣得狠罵了幾句,一把從懷裡掏出了葉凡的青龍血滴子砸了過去。

葉凡伸手一扯就到了手中,而飛空早氣得烏著個臉跑了。

「你走吧。」雲魚臉色也不好看。沖著葉凡擺了擺手。

「想叫我走就走,有這麼好的事嗎?」葉凡哼道,要刁難一下這些傢伙出出氣。現在,旦非子內氣魂波出來了,當然得敲詐一下。

主要是氣雲魚這老和尚居然要自己的命。

「徒兒,快走吧,快點。」這時。旦非子的聲音傳來。

葉凡一聽,趕緊說道:「再等等,我要帶走一個人。」

一講完,葉凡馬上沖雲魚講道:「大師。我要把毛尼帶走。既然他不想當和尚,那你就放人吧。」

「放屁,毛尼是我們的人。憑什麼給你帶走?」飛空又轉了回來,一聽。大罵道。

「放不放?」葉凡冷哼道,扯起旦非子的旗子來了。

「叫毛尼出來1雲魚一擺手。不久,毛尼來了。

「你跟他走吧,既然你不想當和尚,隨你便吧。」雲魚臉色鐵青著擺了擺手。

「哈哈哈,好。不過,從此後你們可不能再麻煩我了。從此後,咱們兩不相欠。」毛尼一聽,頓時哈笑開了,這傢伙,還真是膩歪了這個地方了。

「快走1旦非子又叫了,葉凡這次不敢再問,帶著毛尼一轉頭就走,南雲天眉跟車天緊緊跟著。不久到了山下,車天開車帶著毛尼狂奔而去。

而葉凡開車帶著南雲天眉。

「為什麼?」葉凡問道。

「你呀,我不早跟你講過。師傅我早死了,這指骨中僅僅只有我的一些當初放好的內息之氣罷了。

而且,只能出現一次。嚇嚇人還行,真要跟人斗,你死定了。」旦非子講著,最後又說道,「記住,謎宮之圖,天晶之寶。棺中之寶,天晶之核。

你要儘快突破先天,到那個時候你就可以解開謎宮之謎得到天下至寶。

將讓你的功力達到練武者夢中所想的境界。」

旦非子講完后,鷹眼之睛,葉凡發現。從指骨頭冒騰出一股紫霧,不久,旦非子的臉龐消失去天地之間。

這老頭太神秘了,葉凡心裡想著。

「葉凡,雲魚大師明明有著先天身手,他怎麼會放過你。我看這老和尚也不是個好東西,明擺著要把你毀在五台山的。」南雲天眉有些疑惑。因為她看不見旦非子。

「呵呵,還不是師傅的蝙蝠起了作用。我一使出來,雲魚明顯的一愣,爾後經過慎重考慮,最後還是放了我們的。師傅威風埃」葉凡搪塞道。

「那當然,我爺是什麼人。」南雲天眉恍然大悟,還真信了。

看來,雲魚是知道蝠王南陵候的。可是最後他還是決定毀了我,雲魚,這個老傢伙,小爺總有一天要讓你自食惡果的。葉凡在心裡發誓著。

這一刻,使得葉凡對蝠王南陵候的威名起了一些疑惑。看來,蝠王的威名也不能讓天下所有高手都誠服的。

「為什麼?今天你不講清楚,我跟你沒完雲魚。」飛空摔砸壞了七八個茶杯,指著雲魚罵道。

「他是蝠王南陵候的弟子。」雲魚講道。

「笑話,你雲魚何時如此的膽小了?蝠王又怎麼樣,現在他也不在身邊,能掐會算嗎?而且,這老傢伙沒死的話估計也差不多了。」飛空譏諷道。

「不是膽小,我總得為華空寺考慮一下。真惹出他來,到時怎麼樣收常倒不是怕的問題,我現在所處的位置決定著我不能亂來。不然的話,將為華空寺帶來無窮的禍患。」雲魚解釋道。

「別跟我打馬虎眼,肯定還有別的原因。一個蝠王,你不可能賣他如此大的面子的。」飛空冷笑道。

「唉,還有另一個人……」雲魚講出了旦非子來。

「怎麼可能。此人根本就沒顯身。一個人怎麼能藏在骨頭之中,這又不是仙術。」飛空根本就不信這個。

「人是不可能藏身骨頭之中的,此人肯定不在葉凡身邊。只不過用了內息幻化之術把身影用內氣的方法藏在骨頭之中罷了。

這個倒不必擔心什麼,不過,我擔心的就是。此人功力太強了,就是那氣勢也不是我們所能抵擋的。

你想想,他一點內息藏於骨頭之中居然能讓先天大圓滿的我顫慄,其人的功階高到何種地步,簡單是我不敢想象的。

至於蝠王南陵候在他面前。只能是小兒科了。如果我真的毀了葉凡,此人如果給查出來,咱們華空寺就完了。」雲魚黑著個臉,嘆了口氣。

「你確定他比蝠王還厲害?」飛空的臉也凝重了起來。

「絕對的,那人是通過話音來震住我的。他一句話出來。我馬上感覺到全身都有凝滯的感覺。這個太可怕了,咱們的一柱青天在他面前如兒戲一般。他一開口,一張嘴就能要了我的命。」雲魚說道。

「那此人境界到底到了何種地步?」飛空的臉上也露出震驚來了。

「不敢想象,估計比先天還要高上幾個層次。具體什麼層次,我也不清楚。想不到現代社會了,世界還有此等高人存在。這武學之境,真是永無止境埃師叔。咱們還需努力埃」雲魚嘆氣道。

「哼,你努力吧,我是不行了。這輩子,估計就止步於半先天了。」飛空哼了一聲。憤然轉身而去。

晚上的時候,五台山下一個偏僻的樹林子里。

青龍血滴子在空中靈動的上下跳躍著,葉凡突然爆發出全力,內勁如潮一般湧入青龍血滴子中。

「埃出龍影了。」車天沒忍住,叫了一聲。而南雲天眉也有些疑惑的看著空中的血滴子。

「奇怪。以前怎麼不見這青龍血滴子會晃出龍影來?」葉凡收手,有些訝然的觀察著手中的血滴子。

「以前你功力不夠,現在也僅僅只是達到能讓這血滴子晃出青龍之影的門檻。

這血滴子王器是雍正時粘桿處的殺器。那個時候高手可是不少。

我估計,能使用這四大王器的人至少都有著先天大能者實力。

在他們手中使出這血滴子來,估計就是這血滴子的本來樣子都不會見到的。

在空中,能讓咱們見到的完全就是一條龍的影子。而血滴子吞噬腦袋,也就是虛龍的影子在咬。

其威力比原本不能跳出龍影來厲害幾倍。」南雲天眉講道。

「這龍影怎麼出來的?」車天有些納悶。

「其實,也沒什麼神秘的。只不過是我的內息之氣化成有形的龍形罷了。

當然,中間這血滴子不能少了。如果你直接用內息之氣化出一隻虛龍來,那只有先天強者才能做到。

以下功階者都做不到。師傅南陵候隨手一揮就能出現此狀況。」葉凡講道。

「我想,這青龍血滴子在先天強者手中是不是能完全虛化為龍形。其威力更會以成倍的能量增加的。」南雲天眉說道。

葉凡再次使出,淡淡虛影化作的青龍血滴子往樹上嚓一咬。

車天眼皮不由得跳了跳,因為,一顆水桶粗的巨樹居然被血滴子攔腰咬斷,剩下的兩截樹叭嘩一聲倒了下來。

「按這種口徑,一口咬掉三四個人腦袋沒問題。果然厲害。」車天點頭講道,看了葉凡一眼,說道,「葉大,明天前往日本的機票已經訂好。咱們務必要拿回白虎血滴子。」

「空澤家族的實力查過了沒有?」葉凡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