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零九十章來狠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零九十章來狠的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剛才張雄傳來了消息,空澤家族中12段位及以下的強者還有五個。

不過,半先天強者就空澤本秀本人一個。咱們這邊是穩操勝券。

以葉先生你的實務,加上我的話完全可以牽制住空澤本秀。

而天眉姑娘一個人對付七八個12段位也不成問題。而且,空澤家也不可能有這麼多的12段位強者的」「小說。」車天一臉輕鬆,講道。

第二天下午二點,葉凡三人站在了空澤家大門前相隔幾百米的一片山坡地上。

空澤家在日本騰古屋縣外一處偏僻的山坡上。典型的大和民族院子。不過,範圍相當的大,周遭足有一千米之範圍。

「空澤本秀這老匹夫在家嗎?」葉凡側頭問旁邊一位臉皮相當醜樣的中年人道,此人外號『總無情』,七段身手,是a組派駐日本的聯絡站站長。

像日本美國俄羅斯英國法國這些大國家,a組都有派駐兩位正式隊員駐紮。

當然,這種駐紮是秘密的。而且,其手下還有像獵豹外圍成員七八個,從事的就是刺探以及搜集該國最高機密的工作。

當然,這個駐外組跟國安部門派出的大量人馬是不一樣的。

他們只搜集有關國家最高安全的機密。而且,臨時頭緊急情況下還得出任務。

因為,駐外組還有一定的攻擊能力的。要把危險消除在外國之地。

駐外組由特勤a組駐外總組統一調配,其人馬也是相當多的。

「他剛從北海道回來,絕對在家。2點時我們的人他進的家門。不過,跟平時相比,此人的臉龐顏色有些變化。」總無情說道。

「變化,什麼變化?」葉凡追著問道。

「這次回來臉變得相當的紅,這個紅是不同於普通皮膚的紅色,而是一種,怎麼講,有點像是喝醉酒後的紅色。不過。空澤本秀好像miyou喝酒。這個。倒是顯得有些反常了。」總無情講道。

「會不會是在練某種特別的功法?」南雲天眉一愣,問道。

「很有可能。」總無情點頭道,「一切的變化都是有根由的,不可能無緣無故的亂變化的。

特別是對於他這種高手,其細微之處的變化也許就能zuoyou格鬥的勝負,馬虎不得。

這個,還請先生仔細斟酌斟酌。本站兩位現在就剩下我一個了。另一個出外任去了。

外圍組織幾個手下階位太低,幫不上什麼大幫。在這種地方又不能用熱兵器。」

「幫忙的事就不必了,你只要好撤退之路以及及時通報消息就行了。絕對不能用槍,免得引起日本神道組的疑心。咱們的站點建設起來很不rongy。而且,一直還要保持神秘,那是更不rongy的事。」葉凡說道。

「是埃rguo空澤本秀家裡全亂了,那肯定會引起日本神道組的懷疑從而派出人員來調查。能把空澤本秀這種強悍家族毀了的人,其身手還了得。」總無情講道。

「我們這次下來只拿回東西,不要去毀空澤家族。當然,必要時也不能留情的。

我們自身安全才是最重要的。當然,神道組想查出什麼來也是相當不rongy的。

因為,空澤家的仇家可是不少的。作為空刀流派的開山鼻祖,空澤家這千年下來也結下了不少仇怨的。

聽說空澤家跟秋山家就有著不可共融的矛盾的。」葉凡講道。

「雖說空澤家仇家不少。但是。rguo是日本本國的仇家。他們使用的手法是不一樣的。這些,神道組並不是傻。很可能會懷疑到是咱們國家的高手乾的。」總無情講道。

黃昏悄悄來臨。空澤家也亮起了燈光。院牆外邊掛著八盞八角燈籠,看上去莊嚴,大氣。

三人找了個下腳的地點,一掛就。

三人找了一陣下來,並miyou發現空澤本秀的身影。

「估計是到秘密之類的地方練功去了。」南雲天眉講道,緊皺著眉頭。

「那就引蛇出洞,用老法子打出他來。」車天講道。

「嗯,不過,動靜不能太大,咱們就沖空澤家家主空澤田由出手。

綁架就是了,到時,空澤本秀不出來都不行了。」葉凡說,「最好是綁到外邊去,不要在這裡打鬥,太扎目了。」

空澤田由不過十段位身手,車天就搞定了。並且,隨帶著這傢伙還干傷了空澤家三個族人。

「帶五千萬美金到候毛谷換人。」車天用英語在臨走前甩下了一句狠話。

頓時,空澤家是大亂。

這候毛谷外形有點像是一根扁扁的毛線,谷內雜草叢生,兩邊都是高大的樹木以及岩壁,下邊一條小溪流過。平時是極少見到人來的。

車天站在候毛谷一塊岩石上,南雲天眉跟葉凡是zuoyou山壁各隱著注視著。

而總無情帶著幾個人暗中隱藏在山谷外,隨時通傳消息。

「報告狗子,空澤本秀來了。」葉凡在耳機里聽到總無情的聲音。

「來得夠快的,有什麼狀況,幾個人?」葉凡問道。

「四個。」總無情說。

「有沒發現熱兵器之類的東西?」葉凡問道。

「tongguo特殊掃描,沒發現此類東西。我想,空澤本秀如此自大之人,他也是不屑用熱兵器的。像這種高人,天生對熱兵器相當的抵觸。他們認為,隨手就能摘花殺人,熱兵器拿來就是雞肋。」總無情說道。

「其它三個是不是都是空澤家的人?」葉凡問道。

「有兩個是,一個叫空澤一木,是空澤本秀的第二個兒子,有著10段位頂階身手。

另一位就叫空澤蘭,是個女子。空澤家的驕傲,有著11段位身手,其人歲數並不大,估計就三十齣頭。

是空澤本秀繼空澤一郎變成廢人之後最大的希望了。還有個穿梳衝天頭髮,夾著一把武士刀的麻衣人。

此人我們不清楚他的狀況。按理講應該不是空澤家的人,我們從沒見過他。

不過。也不能排除此人也是空澤家的人。空澤家族很大。族人何止上千,咱們也不可能全都掌握著了。」總無情講道。

「此人能看清歲數嗎?」葉凡問道。

「看上去四十五歲zuoyou,不過,太遠了,不好猜測。」總無情講道。

走近了,在鷹眼下葉凡總算是看清楚了。

空澤本秀的臉龐的確是很紅,就是在黃昏的夜色下也能看清楚。不過。葉凡感覺他的臉有些脹大似的。

而那個麻衣人葉凡發現,其人臉如刀削,一雙眼如刀割一般鋒利得很。

雖說葉凡隱藏在樹從中,但此人掃過來時,總給人一種讓狼了的感覺。

「好犀利的眼神!此人功境不低。」這時,對面的天眉也感覺到了什麼。傳話過來。

「我們得更小心了,想不到空澤本秀居然有這樣的高手相伴。看來,今天的事不是那麼rongy解決了。」葉凡講道。這貨再用鷹眼掃描了一陣子,沒發現什麼狀況。

而總無情也傳來消息,說是沒再發現空澤家還有其他族人出現。

於是,葉凡打了聲招呼。跟南雲天眉一起從樹叢里露身到了車天的旁側。

「你們,什麼人?」空澤本秀用日語問道。

「不要管我們是什麼人,5000萬帶來miyou?要美金。」葉凡用英語冷哼道。

就在這shhou。空澤本秀一眨眼。

那個麻衣人突然彈起。如箭一般直奔南雲天眉而去。

電光火石之間雙方硬碰硬的對了一掌。

……

好像什麼被折斷的聲音傳來,南雲天眉跟麻衣人雙方都往後退了四五十米才拿穩當住了身子。

空澤本秀眉頭一挑。哼道:「還不錯,我說,居然敢沖我們空澤家下手。不過,不管你們怎麼樣?敢冒犯我空澤家族人,按罪都當死。不過,本人今天心情不錯。饒你們不死,馬上把空澤田由交出來。」

「閣下以為我們是三歲小兒是不是?」葉凡淡淡哼道。

滋啦……

空澤本秀突然發力,葉凡感覺一個虛影到了眼前。趕緊一側用『魚波跳浪』滑了過去。

才看清楚剛才空澤本秀用來攻擊自己的東西居然就是自己那被他搶去的白虎血滴子。想不到這居然也窺出了其中的一點門道。

血滴子一轉又,好像一個飛行盤一般往葉凡的腦袋上抓來。

不過,葉凡還是感覺到了。空澤本秀並沒能窺出其中的精髓。

使用起來還是較生硬的,估計愣是用強悍的內息在趨動白虎血滴子了。

葉凡心裡一動,按趨動方法,往前一撲。空澤本秀果然中計,血滴子一把騰空抓了過來。

就在這shhou,葉凡一個反轉。

魚躍鷹飛使出,如游魚一般一下子就轉到了血滴子後邊。青龍血滴子突然推出。

一條虛影青龍無聲而出,一口就咬中了白虎血滴子,往回一扯,白虎血滴子往葉凡手中落去。

空澤本秀一看急了,雙手一握大力往回一扯。這一扯,白虎血滴子又僵停在了空中不上不下。

不過,白虎血滴子還是被青龍血滴子緊緊的套牢了。雙方僵持著開始比拚內息了。

硬比的話葉老大肯定不如空澤本秀了,不過,葉凡的優勢在於白虎血滴子是被青龍血滴子咬著的。所以,這方面也佔了便宜,兩相一對比,勢均力敵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