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零九十一章血滴子融合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零九十一章血滴子融合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而麻衣人跟南雲天眉又狠斗在了一起。

車天早就彈起,跟空澤一木和空澤蘭兩人相鬥在了一起。空澤蘭可是有著11段位身手,跟車天相當。

而外加了一個空澤一木這個10段位高手,車天比起來就相當的吃力了。

車天沒辦法,只好伸開『歡喜佛蝶翅』騰到空中,利用高度來打擊兩人了。

實在打不了就扇高一點,一見車天騰高了,空澤蘭就往葉凡身邊攻擊。

不過,車天又攻擊了回來,一扯,三方又戰在了一起。

15分鐘過後,南雲天眉跟麻衣人旗鼓相當。而車天是拚命的拖住空澤蘭跟空澤一木。

而葉凡這邊還處於劣勢,因為,葉凡內息不支了。豆大的汗珠子在全身冒著。

空澤本秀一臉猙獰的笑著,內氣如潮湧將而出。白虎血滴子被他扯得快到手中了。

就在這時候,葉凡突然一鬆手。

青龍白虎兩個血滴子王器如離弦之箭一般往空澤本秀扎去。老傢伙一聲狂笑,手一卷就在把兩大殺器捲走。

只不過,老傢伙太囂張了。葉凡的戳情指及時到位,滋地一聲,空澤本秀慘叫一聲,猛退到了百米開外,老傢伙臉色相當的難看。

因為,鼻子被葉凡的戳情指硬生生的戳去了半截。剩下一半流著鮮血的空澤本秀大叫了一聲:「小兒,拿命來1

空澤本秀瘋了一般,臉越漲越紅,而且,整個臉好像虛浮一般以肉眼能見的速度脹大了起來。

不久,空澤本秀的腦袋像是一個皮球狀漲到了原先的兩個大校而遠看去卻是紅通通的像是一個紅氣球。

他整個人像是一枚炮彈撞向了葉凡。聽說這就是空澤家最高絕密招術——紅斑推。

此招術一將使出來。能把全身的血氣都逼於出手之處。這血氣跟內氣相融合在一起,其攻擊力度瞬間比平時狂漲了三四倍有餘。

以空澤本秀現在的血斑推之威力,完全可以跟一個剛踏入先天的強者對拚一掌。

葉凡也感覺到了空前的壓務,似乎是連身上的鮮血都沸騰了起來。往外擴張著,整個人漲得很難受。

這就是空澤家血斑推的厲害之處,它可以影響到攻擊對手的血液。

魚破龍門……

葉凡一聲大叫,整個身子內息全部逼出發散開去。在快速運動中,內息幻化成一條小龍,巨嘴一張往空澤本秀咬了過去。

旁……

內氣還是不足。再加上空澤本秀功力狂漲。葉凡被他這一血斑推推得跌倒在了五十米開外。

幸好南雲天眉倉促之間用五色帶在他屁股處墊了一下,才使得這傢伙不致於整個人撞在山壁上來個西瓜式的碎裂。

「誰也救不了你1空澤本秀瘋狂了,血斑推再出,雙手紅得如血,一道血色幻影在空中一盪。帶著漫天血霧往葉凡身上狂擊而出。

眼見不行了。南雲天眉被麻衣人纏著,急得大叫了起來。

上……

葉凡最後叫著,青龍白虎玄武三個血滴子都給他一起砸向了那漫天的血光之氣。

詭異的亮光一閃。

奇發生了。

三個血滴子居然詭異的對撞在了一起,瞬間,一個很大的怪東西出現。

此怪東西有著烏龜的身體下還長著四隻虎爪,而頭卻是龍頭跟虎頭的融合體。而龍頭佔了大部分。

這三不像東西在空中突然張嘴,一吸。居然把血霧跟血光全都給吸光光了。

而葉凡最後一搏,怪東西瞬間就到了空澤本秀面前。一把抓去。

滋溜幾聲爆響,啊,空澤本秀的慘叫聲撞得山壁都在回蕩著。

因為。老傢伙胸口被這怪東西給硬生生的抓掉了一片大如巴掌的肉片來,用秤來稱的話,絕對不下半斤,鮮血淋淋。裡面露出空澤本秀那白森森的胸肋骨來。

麻衣人一看,趕緊跳了過去。雙方一合掌攻擊向了空中葉凡正操控著的怪東西。

而南雲天眉卻是五色帶子一出。啪兩聲,正跟車天相鬥的空澤蘭跟空澤一木兩人都著實被劈中。

空澤一木一條右腿從身體處愣是被五色鞭子給劈斷彈了出去,這貨慘叫著倒下了。

而空澤蘭這個女子臉部被五色鞭子抽出一條全臉破成兩片樣的鞭痕來。女子抱著自己臉,滿臉狂血。

一轉手,南雲天眉五色鞭再出往麻衣人攻擊了過去。

不過,還是太晚了一些。

麻衣人跟空澤本秀合力之下撞向了葉凡操控著的怪東西。兩大半先天強者合力,那著實非常的巨大。

轟隆一聲炸響。

空中血霧瀰漫,飛沙走石。好像幾顆重磅炸彈捆在一起炸開了似的。

地下堅硬的花崗岩岩石被炸出一個深太七八米的大坑來。

在憤怒的吼叫聲中,南雲天眉的五色鞭子狠狠的抽在了麻衣人背上。

頓時,衣片飛走,麻衣人整個後背從上到下一條深達2厘米的血槽顯露,鮮血狂噴而出。

五色鞭子隨帶著在空澤本秀脖頸處來了一下,當然也是鮮血直冒。

而葉凡整個人被車天背著往外狂奔而去。

南雲天眉緊追而上,在外邊跟總無情匯合,馬上撤走了。因為,空澤家大批人馬從後邊趕過來了。

「他沒事吧?」南雲天眉問道。

「不曉得,現在是暈過去了。空澤本秀跟麻衣人合力一擊太鋼猛了。也不曉得他能否承受得祝」車天一邊檢查著葉凡的傷勢,一邊很是擔心著。

「讓我看看。」南雲天眉再顧不及其它了,一把撕開葉凡的衣服,連褲子都給她捋掉扔一邊了。南雲天眉仔細的檢查了起來。

良久,終於鬆了口氣。

「沒大事,應該是被震暈了。兩大高手合力。不是任何人能摹!蹦顯鋪妓檔潰滿臉的汗珠子。

兩個小時后,葉凡醒了過來。一抬眼,發現在一艘漁船上。

「你們沒事吧?」葉凡看了南雲天眉一眼,問道。

「沒事,一點小挂彩。」南雲天眉說道。

「先生感覺怎麼樣了?」車天問道。

「就是全身酸軟無力,休息一陣子應該沒事。其它就一點皮外傷了。」葉凡看了身體一眼,突然臉漲得通紅,狠狠的瞪了車天一眼。

「先生。這個不是我的主意。是天眉姑娘要檢查你的傷情。這個,要隨時掌握你的傷情變化,所以,後來就沒給穿上了。」車天趕緊解釋一下。

這個,不解釋還好。一解釋那種曖昧味兒就更濃了。

「一個大男人,看看就看看,有什麼?就你這幅臭皮囊,本姑娘沒興趣。」南雲天眉譏諷道,車天在一旁差點笑出聲來。

「呵呵。」葉凡苦笑了一聲,叫道,「車天。你個狗日的,還不找衣服過來。」

車天趕緊去拿衣服了。

「空澤本秀他們怎麼樣了?」葉凡一邊穿衣服一邊問道。

「肯定也受重傷了,有個傢伙的腿都給天眉姑娘給抽斷了。我看他們全身都是血乎乎的,至少半年內不能恢復了。」車天一臉的興哉樂禍。

「我的血滴子呢?」葉凡問道。

「收回來了。給你。」南雲天眉拿出了三個血滴子。問道,「很怪,它們三個好像一撞就能撞成一個怪東西出來。身體像烏龜,腳又是老虎腳。而臉大部分是龍形,不過。也有一小部分是虎形。」

「會不會是三者的融合體,你看,青龍是龍形,白虎是虎形,而玄武就是烏龜了。就差了一朱雀,我想,這四個東西全湊一塊,是不是還得加上朱雀了。四大殺器完全融合,我想,那這威力就不得了啦。」葉凡講道。

「應該是這樣子的,可惜的是朱雀不見了。這世上這麼大,哪裡去找。」車天說道。

「也許朱雀早就毀了也指不定。」葉凡鬱悶的搖了搖頭,把玩著三個血滴子殺器。

「葉凡,我看你一直要找回自己的兵器,到底是為了什麼?」南雲天眉問道。

「唉,這是秘密,我不能講。」葉凡搖了搖頭。

「不稀罕1南雲天眉臉一板,哼道。

一切準備停當,葉凡要利用幾天時間熟悉一下各種功法以及再訓練拿回來的兵器。

所以,這廝回到了橫空集團。

第二天早上,孔意雄進來了,說道:「葉總,通天山景區開發項目到現在還半落在空中,這不上不下的真是令人難過。而且,星大集團的張總已經在催了。說是耗不起也等不起。」

「你耐心給他解釋一下,既然要搞規模就搞大些。光由咱們三家出資,規模肯定就小了。

形不成規模就引不來遊客,到時就沒錢賺了。我們的目標是把通天山景區建設成四a級景區。

還得向五a級看齊,至少,一時達不到,這5a也是我們的奮鬥目標嘛。」葉凡講道。

「唉,就是那個木月兒太難纏了。好像跟咱們昴上了,就是不肯點頭投資。現在雲雄也全聽她的了,畢竟,這財產已經過繼給了木月兒。雲雄寵她得不行了,哪還會想到咱們當初這個引路人。」孔意雄有些怨氣了。

「你估計受了許多氣吧。」葉凡笑了笑,看了孔意雄一眼,說道,「其實,雲雄態度會如此的大轉變也正常。

畢竟,他回來的主要目的也是為了能跟木月兒相認的。幾十年了,不容易埃

這就是親情,咱們不能去怨雲雄。至於說木月兒,這女子還真是難纏。

實在不行的話咱們也得兩手準備了,不能在一顆樹上弔死。」

「葉總的意思是另尋東家?」孔意雄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