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零九十二章省一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零九十二章省一建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沒錯,不過,這東家也真是不好找。這現成的『東家』人家又不肯投資。擱著大把的錢不用,咱們干著急也沒用。」葉凡嘆了口氣,說,「這樣吧,晚上我再過去一趟。看看能不能說服木月兒。」

「我看是沒戲。」孔意雄氣鼓鼓的講道。

「怎麼,她真拿氣給你受了?」葉凡問道。

「嗯,這個女子,太厲害了小說章節。尖牙利嘴的,我差點給她講成一個去向她討飯吃的叫花子了。」孔意雄憤憤然。

「哈哈哈……」葉凡忍不住笑了起來。

黃昏的時候,葉凡再一次站在了白雲庵前。

發現雲雄居然正坐在庵門前的一塊石頭上,旁邊並沒有其他人陪著。

「是葉總,來來,咱們聊聊。」一見到葉凡冒出頭來,雲雄笑呵呵的發出了邀請。

「雲老身體好多了。」葉凡笑著走了過去。

「嗯,人家說是人逢喜事精神爽。還真是,這輩子,我已經知足了。只要月兒能活得幸福,其它的都不重要了。」雲雄顯得很豁達。

「是啊,不過,月兒一直住在庵里是不是也不大好。她現在可是富婆了。」葉凡笑道。

「富不富跟你也沒關係。」就在這時候,某女接了一句,轉頭一看,發現她剛從庵堂大門出來。

「當然有關係了。」葉凡說道。

「你是我什麼人,憑什麼?」木月兒臉一板,哼道。

「咱們一邊說話去,我正有事找你。」葉凡伸手指了指不遠處的樹林子。

「本姑娘沒興趣。」木月兒一點面子不給埃

「算啦,你肯定會後悔的,聽不聽由你。」葉凡一臉正經。

「咯咯咯,你那點小算盤本姑娘最清楚了。無非還不是想拉我下水是不是?

你們公司那個孔意雄來過幾次了,怎麼樣,茲味不好受吧。跟你最後講一次。

想要本姑娘投資通天山景區,除非太陽打西邊出。母豬會上樹。」木月兒譏諷著笑開了。

「拿去嘗嘗。我只給你一天時間作決定。不然的話,本人可是不再等了。」葉凡扔了一顆藥丸給木月兒,爾後跟雲雄打了聲招呼,再爾後就是大步而去。

剛回到朱雀山莊,姜軍夾著個公文包匆匆趕到。

「天馬建築現在怎麼樣了?」葉凡一邊招呼他坐在對面的塑料椅上,一邊問道。

「一切順利,並且。除了攬下帝都的工程,我們也同時接手了一些小項目。收益還不錯,不過,過幾天市裡的星輝大道招標會要舉行了。藍書記我倒是見到了,只不過,我心裡還是有些沒底。」姜軍臉色有些憂心。

「他應該有暗示點什麼吧?」葉凡笑問道。

「藍書記都還不錯。只不過咱們的競爭對手太強了一些。」姜軍講道。

「都有哪些硬傢伙?」葉凡問道。

「省一建,東門二建,還有南西一建。這三大建築公司都是老門戶了,而且,人家都擁有一級甚至特級資質。

論資金論人才論經驗論規模咱們天馬建築工程公司都處於劣勢。

藍書記只能是提點咱們,這星輝大道工程可是省批的項目,雖說大部分資金是由市裡出的。

但是,各方都盯著的。這招標大會也不好暗箱操作。如果真幹了。那他們三家肯定不服氣的。

藍書記跟你是好朋友,咱們不能太為難他是不是?」姜軍講道。

「嗯。這個倒是個問題。雖說咱們有先機,但是,這三根硬骨頭卻是三根刺。你有沒想過把這『刺』給先挑除掉。」葉凡說道。

「早下手過,其實,不光是咱們,它們也一樣。這段時間是風雲驟起,參與競標的各大公司都在互相攻擊。

報紙上也是惡語相向。可惜的就是他們三個太強了。一時之間還真難找到一語就擊圬他們的軟肋。

而且,省一建更是強悍。」姜軍有些苦瓜著臉了。

「省一建也是大型國有企業,其真正的老闆卻是省建設廳。

這些年下來,省里給的指標可是不少。凡是省里有大型工程的地方都有他們的影子。

雖說不可能全面拿下某個大工程,但是,他們搶佔的都是主體工程。

肥水最多的關鍵部位,而佔有的承包資金也是最多的。畢竟,他們的上級單位是省建設廳。

像建設項目審批質檢要過關都要通過建設部門的。你如果不給他們項目。

到時,人家找上麻煩你也就麻煩了。這是行業內的潛規則。而省一建董事長還兼著省建設廳副廳長一職。」孔意雄插嘴講道。

「最大的一隻攔路虎。」葉凡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他們出招沒有?」

「有,這個藍書記最清楚了,要不你打個電話問問?」姜軍點頭講道。

於是葉凡打了電話給藍存鈞。

「葉老大,最近我壓力很大。就這星輝大道,我每天都要接上上百個電話。

那些建築公司都是無孔不如,金錢美女不說,這邊都會扯出一些關係來拉絡。

光是省建設廳某些同志都打過n次招呼了。而且暗示,這省一建不光是省建設廳下屬的部門。

而且,現任的省一建總經理可是大有來頭。」藍存鈞講道,聽口氣是十分的鬱悶。

「哪位太子爺?」葉凡問道。

「鍾旭,此人三十齣頭,省里相當有名氣的太子黨,其父鍾林河同志正是分管建設一塊的副省長。

其爺爺也是省里老乾位上退下來的。鍾旭三十齣頭的年齡參照的卻是副廳級待遇。

他原本是在某縣任縣委書記,一轉手到了省一建。這個,估計跟你到橫空集團的目的差不多。

搖身一變,幹得幾年,從省一建一出來到政府部門就是正宗的副廳級幹部了。

所以,他要出成績。而且要儘快出成績,因為,他等不及了。」藍存鈞講道。

「那這樣子講來這次省一建是非拿下星輝大道工程不可了?」葉凡哼聲道。

「省建設廳某些同志的意思就是這個意思,再加上省一建也的確實力雄厚。

就是暗箱操作的話落他們頭上別人也沒多少閑話能講的。因為,大家都知道省一建的後台老板是誰。

哪家建設企業敢去冒頭得罪省建設廳這個主管部門。當然。大頭由他們拿。小頭還得分些給別的建築公司。

以平息一些憤怒。」藍存鈞講道。

「那你的意思是我們天馬建築沒戲了,最多就是撿他們剩下的殘羹剩飯了是不是?」葉凡譏諷道。

「那當然不會,不管怎麼講。我總得弄些給你們是不是?雖說不能跟省一建相比,但是,也不可能拿到大頭了。

當然,我也想拿大頭給你們,但是。情勢逼人。我們的項目還握在人家省建設廳手中的。

到時,工程完畢后不能通過驗收,叫我們怎麼辦?」藍存鈞也是為難得很。

「你小子在跟我打馬虎眼,是不是這最後驗收的事還得我去跑?」葉凡哼道。

「嘿嘿,葉大你是知道的。我藍存鈞在天雲省並沒有什麼靠山。

即便是有後台,那也是通過你才搭橋上去的。其作用並不是很大。

要講在省里的能量。我不及你的十分之一。到時真的驗收不過關,叫我哭也沒辦法是不是?

有得必有失,既然葉大硬要跟省一建搶這塊大蛋糕,那就得拿出一些實成貨來是不是?」藍存鈞乾笑了一聲。

「什麼叫過河拆橋,我現在懂了。你丫的還有臉在這裡講,以前這星輝大道工程可是人家蓋老虎弄下來的。

後來還不是我提點了你硬壓了下來,現在你藍存鈞同志可是黨政一把抓了。

這剛一代書記,屁股是不是翹到天上了。再加上星輝大道項目給你添光輝。存鈞同志。吃水可別忘了挖井人。」葉凡笑罵道。

「呵呵,葉大。你這話講得可是有些埋汰兄弟我了。兄弟我可是從沒忘記過挖井人的。

自從星輝大道工程省里一審批下來,我一直在考慮這個問題。

關鍵點就是在你們的天馬建築工程公司跟省一建等大公司相比,是一點優勢都沒有。

這個,很明眼的擺在檯面上。如果我硬性把工程盤給你們,那還不得受千夫所指。」藍存鈞說道。

「你是講如果我們能拿出一點什麼能堵人口食的東西來你就會義無反顧的幫助我們?」葉凡乾笑了一聲,問道。

「那當然,不過,話要講在前頭。你這堵人口食的貨色可得上檔次。不然,你隨便的整個什麼由頭出來可是沒有用處的。」藍存鈞講道。

「你看我是如此的沒有檔次的人嗎?」葉凡譏諷著笑道。

「那可說不定。」藍存鈞一句落地馬上掛了電話。

「你……」葉凡聽到了嘟嘟聲。

從衛生間出來,葉凡馬上問道:「姜軍,咱們的天馬建築公司現有退伍軍人多少?」

「356名,佔總公司全體人員的七成左右。而且,其中退伍軍轉幹部也有。

有十幾個還是高級工程師。原本天馬的一些不相關的人員都被我清理出去了。

而這邊又從總公司這邊招了一些人過去。現在的天馬建設工程公司八成的人馬都是我們自己挑的了。

有二成的人馬是原公司的。當然,重新借殼組建后的天馬建築工程公司也擴大了不少。

要論規模的話是原公司的二倍不止。」姜軍有些不明白,但也老實的說道。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