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零九十三章葉總真是高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零九十三章葉總真是高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你說,咱們這個以退伍軍人為主的建築公司是不是擁軍模範單位?」葉凡神秘一笑。

「那當然算了。」姜軍脫口而出,「咱們可是幫助國家解決了幾百名退伍軍人的工作跟再就業問題。」

轉爾,姜軍似乎是明白了,一拍腦袋,笑道:「高,還是葉總高明。」

「你說哪裡高了?」葉凡含笑問道小說章節。

「葉總是不是想借這個由頭去整點什麼?」姜軍問道。

「你說呢,能不能整?」葉凡盯著姜軍。

「絕對能整,對於擁軍模範單位,上頭總得照顧著一些是不是。

而且,上頭也有一定的政策性支持的。不過,就怕時間來不及了。

聽說申請這個牌子所需的時間也不短,沒有二三個月是拿不下來的。」姜軍轉爾又有些鬱悶了起來,叫道,「我咋沒早想到呢,可惜了咱們還招了這麼多退休軍人。真是抱著個金盆子去要飯埃」

「聽說這個牌子給掛上也是分層次的,比如,如果由項南市給掛上就是市級的了。」孔意雄在一旁插嘴講道。

「要整就整大些,由省政府來掛,而且,省軍區也同時搞。咱們雙管齊下,到時,就憑著這個牌子,難道咱們的藍大書記還不得照顧著點。」葉凡笑道。

姜軍一聽,馬上興匆匆的回去準備材料了。

葉凡馬上打了電話給蔡強,把情況彙報了一下。蔡強二話沒說,答應立即就辦。

省軍區司令員張亭中同志葉凡並不熟悉,沒辦法了,這貨只好打了電話給喬橫山。

喬橫山挪喻了葉凡一回后也答應馬上給張亭中去個電話。作為總後勤第一副部長,喬橫山的話還是相當有份量的。

晚上的時候葉凡專門訓練飛刀幹將以及三大血滴子組合體。

經過多次訓練,這三大血滴子已經能自由的組合成一個怪東西了。不過,看上去可是相當的不倫不類的丑得很。葉老大對這東東的形象真是不敢恭維。

而紫胴盅這邊葉凡卻是在前段時間就提早解除了師傅留在丹田處的保護血膜。

在熟悉之下,紫胴盅也聽話得多了。雖說還不能如圖龍那般的應用自如,但至少這傢伙不會反噬自己了。

「麗珠姐。你說。這傢伙拿顆藥丸給我有什麼用?」木月兒問道。

「你嘗過沒有,有什麼感覺?」木珠麗問道。

「嘗過了,感覺非常的好。好像身體內一下子就充滿了活力似的。這種藥丸估計是激發身體潛能,加強抵抗力的藥丸了。」木月兒講道。

「葉凡拿這藥丸給你肯定有什麼意思的,不可能無緣無故的就拿了出來。咱們來琢磨一下他的目的是什麼?」木珠麗此刻倒像是一女諸葛。

「他的目的,無非還不是想讓我投資。我就不投,看他怎麼樣?」木月兒哼道。

「妹妹。你想,就靠這些藥丸不可能能打動你是不是?」木珠麗問道。

「那當然,咱身體『棒』著呢,不差這個。」木月兒不屑的講道。

「嗯,你的身體天天練功,當然很好。葉凡這藥丸肯定是拿給身體不好的人服用的。」木珠麗講著。突然叫道,「不會是雲老吧?」

「爺爺,這個,難道他真的針對的是我爺爺。」木月兒有些疑惑了。

「我看估計是,你的身體是不需要這種藥丸的。可是雲老卻是需要的。

他的身體現在雖說恢復了一些,但是,總體來講還是很差的。

這種藥丸估計就是針對雲老而來的。到時,要不讓雲老服一點試試。

這種又不是毒藥。應該問題不是很大。如果雲老服用了有效果。那就問葉凡這藥丸到底有什麼作用?」木珠麗講道。

「這個能不能亂用,就怕爺爺的身子承受不了藥性的衝擊。他的身體太弱了。跟我完全不在一個檔次上。」木月兒有些擔心。

「咱們先用一點點試試,不要整顆嘛。我想,既然妹妹你服過了,並沒有什麼副作用,那說明這藥丸就是有效果。」木珠麗講道。

「那行,先用一點點試試。」木月兒點頭了。

姜軍放下電話,笑道:「葉大,魚上鉤了。」

「你是說他們吃藥了?」葉凡笑道。

「嗯,剛才珠麗打來電話,說是雲雄已經服用了一點點。雲雄說是感覺很好,身體似乎是充滿了活力,而且,沒有那裡感覺不適。並且,雲雄一直還追問木月兒這藥丸哪裡有賣的。要求去多弄一批回來。」姜軍笑道。

「那就好,咱們就坐等木月兒上門來。」葉凡哈笑著掛了電話。

這貨伸開了五根手指頭,吶吶道,「木月兒,即便你是孫猴子,難道能逃得開咱這佛祖的五指山嗎?」

「這個該死的,我死也不會向你要這藥丸的。」木月兒賭氣似的踢了一腳凳子。

「不要這藥丸怎麼辦?剛才我拿去化驗過。醫生講這藥丸有抗疲勞,激發生命潛能,延緩機體衰老的功效。

如果給雲老服用的話,能讓他的身體得到有力的補充。如果一直狀況保持良好狀態的話。

雲老的壽命估計會拖長上二到三年。」木珠麗慫恿了起來,自然是姜軍同志安排好的了。

「哼,還不是姓葉的玩的把戲。他有那麼好心嗎,他看中的是我口袋裡的大筆錢。這種人,我現在算是看透他了。商人,全都銅臭得很。這邊打著救人的幌子,實際上,全是盯著錢袋子。」木月兒氣鼓鼓的。

「目的肯定是有,希望你能投資通天山。不過,跟雲老的生命相比,錢還是其次的了。

難道咱們能眼巴巴的看著雲老過去。妹子,就是服輸咱們都得服了。

可不能拿雲老的生命開玩笑。這個玩笑,咱們開不起。因為,生命無價,親情,更是無價的。」木珠麗勸道。

「這個……」木月兒陷入了沉思。

天雲省軍區司令員張亭中矮個頭,圓臉,肩佩少將銜,一臉的威武。別看他個頭小,還真是頗有將軍風封個,也許就是人常說的氣質吧。

「你們這些要求的確合理,不過,就是時間上是不是有些倉促了一些。」張亭中擱下葉凡遞過來的申報材料,看著葉凡說道。

「呵呵,省政府那邊已經發文了。我們橫空集團需要省軍區的支持。而且,我們材料中所講的全是事實,並沒有絲毫摻假是不是?比如,退伍軍人名單資料你們都可以調查核實嘛。」葉凡笑道。

「你這講到點子上了,沒錯,我們是得派人下去調查核實。就是這調查一塊來講也需要時間。而你們要求我們二天之內把這事敲定下來,這個,難度就相當的高了。」張亭中皺緊了眉頭。

嗎滴,你不就是在坐地起價嗎,葉凡在心裡甩了一句罵話,笑道:「張司令,聽說省軍區正在規劃一個新的軍訓場?」

「噢,這事,葉總也知道了?」張亭中看了葉凡一眼。

「聽說過了,前次聽喬部長閑聊過。」葉凡笑道。

「這樣吧,我們儘快調查落實。軍民魚水情嘛,作為省軍區,我們還得感謝你們橫空集團為我們解決了如此崗位。」張亭中是個明白人,一聽這個就明白了。

馬上就轉換了口風,因為,這事喬橫山已經打過招呼了。張亭中現在還要拖一拖,無非就是要強調這個軍訓場的問題了。

而這邊幫葉凡落實下來,你喬部長總得給點好處是不是?軍訓場需要錢嘛。

二天後,葉凡到蓋紹中處請了假。由頭,當然是到中央黨校接受有關企業一塊管理人員的培訓。

而包毅也接到了公安部的通知,回部里接受一項特殊的秘密任務。

6月底。

葉凡挑的人馬在首都集中了。分別是王仁磅、包毅、張隱豪。

晚上的時候,葉凡又回了一趟總部。

「葉凡同志,情況不容樂觀埃」一見到葉凡,龔開河就是一臉的憂心。

「現在情況怎麼樣了?」葉凡問道。

「不明。」計永遠搖了搖頭。

「不明?」葉凡有些訝然的看著兩位同志。

「是的,就是不明。外圍的幾名隊員是傳來了消息。說是西門東洪同志等人下到地下后就失去了聯絡。

這荒島太神秘了,好像天生的能屏蔽一切的通訊信號。這個,聯繫不上咱們全抓瞎了。

你們過去后全得靠自己了。總部不能提供一絲有用的信息。

我是擔心東洪同志們他埃這麼久了都聯繫不上,就怕他們帶的乾糧也耗得差不多了。

人是鐵飯是鋼,這餓也得餓死人埃更別說那個地下充滿了未知的許多變數。

對於咱們這些現代人來講,大部分方面比古代人強,但是在未知的地下就說不準了。

這是個現代槍械都很難插手的地方。」龔開河一臉鬱悶,講道。

「不過,幸好還有一點。咱們聯繫不上,估計咱們的對手也是聯繫不上他們的同志的。」計永遠只能解心寬了。

「車一刀前輩都受傷了,這說明有更強的高手出現。」葉凡講道。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