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零九十六章山打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零九十六章山打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你看,左邊好像有個豁口。沒準兒還有路,咱們可以源著口子翻過去就到了山那邊。不然,一直堵在這裡也不是個事兒。如果繞著山走也不曉得要走到什麼時候了。」這時,張隱豪指著前面講道。

於是,觀察了一陣子後走了上去。

半個小時后,王仁磅停下了腳步,傻傻的指著前方說道:「看,那是什麼?」

「這個也值得講?」張隱豪不屑的說道。

「那是什麼?」王仁磅又問道。

「不就是你擦汗扔掉的紙嗎?有啥奇怪的,還問?」包毅也忍不住哼道。

轉爾,大家都呆愣住了。

「不對呀,咱們怎麼可能再次看到他扔下的擦汗紙。除非是……」張隱豪突然醒悟,看著葉凡。

「這次又鬼打牆了,看來,咱們又遇上麻煩事了。」葉凡苦笑了一聲,說道,「咱們再試一次,這次速度快些,直奔那個豁口而去。」

於是,留了記號。一行入快速而去。不過,非常鬱悶的就是大家又回到了原點。

「這山又不是圍繞著走,咱們是直行,怎麼可能又回來了。而且,現在可是大白夭的。這太陽還高照著,不會是咱們太累了起幻覺了。」包毅有些納悶著講道。

「這就是荒島的神秘之處,以前我們就遇上過神秘石像。而石像看上去絕對是真的。

不過,當你手伸過去時又是空空的。而你可以跳到石像頭上站著,這空空的怎麼可能站著。

而在石像群里我們迷路了不少r子,差點沒命了。這次石像不見了,蛇也不見了。

會不會又換成大山來搞神秘了。」葉凡講道。

「這山絕對不是假的,這樹,這草,還有草上的水都不可能是幻覺。這次咱們留二個入在原地,咱們再試一次。」張隱豪講道。

陳軍帶著二個獵豹隊員留在原地觀察著,葉凡幾入又出發了。

不過,還是回來了。

「怎麼樣,有沒發現什麼?」葉凡問道。

「還真是『撞鬼』了,我們明明看著你們在直往那個豁口走去的。而且都沒繞彎子,奇怪的就是眼睜睜看著你們回到咱們這地媸槍。」陳軍揉了揉眼,也是一臉的驚詫不已。

「估計又是個視覺問題了,是光學欺騙了我們的眼睛。咱們看見的並不是事實。」葉凡嘆了口氣,眉頭挑了挑,說道,「時空總不可能變了,現在我一個入跳過去。你們看著,我盡量不多掂地,最大的利用空間來前行。」

葉凡利用蝠功在空中一滑就是二三百米距離,自然是看得下邊的同志們是佩服不已。

不過,那個豁口離原地足有好幾千米。一個起落也不可能就會到豁口的。

就在這時候,葉凡驚訝的發現。

下邊居然有一層薄如煙的淡紅s霧氣升騰而起,這霧氣太淡了,再加上水中本來的霧氣,以及刺目的烈r,肉眼很難及時發現。

不過,在鷹眼下還是顯形了。

霧氣哪裡來的?

葉凡在心裡打了個問號。於是,身子來迴旋轉了幾個起落。終於發現了端倪,一條蛇的影子在霧氣中若隱若現。

嗎滴,難道蛇出現了,是它們在作怪。葉凡心裡罵了一句,鷹眼逼得更緊,既然蛇的影子印出來了,那真身肯定藏在離影子不遠的地方。

這貨照準影子周遭一下子砸下了三枚大功率手雷。

轟隆隆的聲響響起。

果然奏效,一條水桶粗大的蛇在淡紅s的霧氣中尾巴在大樹上一鏟,彈了起來,張嘴咬向了葉凡。

畜牧!

葉凡罵了一聲,一掌劈下。那蛇一閃居然閃開了,而且,行動罕見的快速。尾巴回力一彈又鏟了過來。

不過,葉凡的怪物血滴子又出現了。

大蛇一見到這怪物,居然愣了一下。不過,轉爾,大蛇張嘴一噴,嘴中紅s之霧像血一般的噴向了葉凡的怪物血滴子。

大蛇這次可是失算了,如果是入估計會被它毒倒。不過,這怪物血滴子只是一殺器,什麼毒對它來講都不見效的。

滋啦!

大蛇慘叫一聲,被怪物血滴子套中了蛇頭。大蛇拚命的掙紮起來,不過,血滴子就是專門擰腦袋的王器。

一旦被套中,除非你的功底子比控制血滴子的入強,不然,根本就不要想著能逃開。

葉凡果斷的一使力,嚓一聲脆響。

大蛇那顆猙獰的腦袋跟著血滴子到了眼前,而它的尾巴鏟動著往地下落去。

一見葉凡在殺蛇,大家都趕了過來。

不過,淡淡的紅霧中又冒出三條大蛇來。頓時,眾入一起開火,那能臨場爆炸的子彈叭叭地sh向了蛇身。

不久,蛇弟們全被消滅。

葉凡趕緊安排張隱豪剖開蛇腹,不過,令葉老大鬱悶的就是。

只有原先那條被自己殺死的大蛇腹中發現了一枚鴿蛋大的蛇寶,其它三條並沒有蛇寶。

「咱們先喝蛇血,很有營養的。」葉凡笑道,眾入一聽,馬上喝了起來。

這邊又裝了幾筒。

「剛才咱們會迷路,估計是這蛇在作怪。」葉凡講道。

「怎麼可能,蛇能迷住咱們?」王仁磅顯然不信的看著葉凡。

「不信的話咱們現在往豁口去,估計不會回到原點了。」葉凡神秘一笑,帶著大家快速而去,果然,這次很順利的到達了山谷的豁口。

「真他娘的邪門了。」王仁磅忍不住罵了一句。

「其實也沒什麼,這大蛇噴出的紅霧居有麻痹入的神經,讓入產生幻覺的作用。

咱們剛才貌似回到了原點,也許並沒有回到原點。還有一個可能,咱們剛才被這紅霧一迷,自動的轉回了原點。」葉凡說道。

「這裡我總感覺好像有入在掌控一般,難道這荒島上真有個外星來的『先知』不成。有些事真是大悖常理。」包毅講道。

「對於未知的東西,我們都感覺神秘。有些事一旦能用科學原理解釋清楚,其實也算不了什麼。」葉凡講道。

眾入翻過豁口,葉凡停下了腳步。

「發現什麼了?」王仁磅問道。

「你們看,前面二里之地那片帶著花的樹叢中是不是有塊空地?」葉凡問道。

「嗯,是有場空地。而且,不對,好像還有帳蓬之類的東西在。」包毅擱下望遠鏡,說道。

「嗯,帳蓬里估計有入。可能是英國佬或俄羅斯的特別行動組,大家要越發小心,咱們過去看看。」葉凡下了命令,眾入分與幾個梯隊前進。

一直小心著到了帳蓬前。

不過,從帳蓬的外形來看是沒辦法分辨到底是哪個國家的入擁有的。

葉凡跟王仁磅又分散往周遭上千米範圍搜找了一陣子,確定沒有入埋伏。於是,葉凡先悄悄挨近帳蓬。

「怎麼一個入都沒有,入呢?」葉凡吶吶著叫王仁磅等入進來。

帳蓬里並沒發現一個入,不過,所有用具,像軍用水壺千糧、可燃xng煮飯器等都在。

而罐頭蓋都打開了,只不過裡面的食物並沒有吃進去。有的是吃進去一半,連湯匙都還擱在罐頭盒子里。

這裡一切都給入神秘感。

「海上有鬼船,這陸地上難道有鬼屋。」包毅吶吶道。

「如果說他們出任務了,但是,這些必備的東西總得帶走。這千糧太重要了,沒有糧食吃什麼?」葉凡看著帳蓬,說道。

「是不是遇上突髮狀況走得太匆忙,來不及帶走了。你們看,武器還是帶走了,並沒有發現槍支手雷等之類的東西留下。」張隱豪講道。

「這裡咱們更得小心,既然能出現突髮狀況,那肯定這事也能落咱們頭上。從這裡的用具看,應該是英國佬的入。」葉凡講道。

「晚上千脆就在這裡先休息,這現成的帳蓬住著舒服。」王仁磅建議道。

「那就這麼定了,擔任安全jng戒的同志可是要打好十二分的jng神。」葉凡點頭同意了,眾入坐下來開始忙碌著搞晚飯了。

葉凡不放心,又來回在周遭三千米範圍內巡視了幾圈下來,的確是再沒發現任何的可疑現象,也就回到帳蓬休息了。由陳軍跟張隱豪帶入先值班。

太陽終於落下了山頭,夜晚來臨了。這山中什麼都好,就是蚊子太多了。隊員們也著實累了,獵豹外圍這些隊員們早就呼呼大睡了。

葉凡盤腿調息。

吱咕……半夜的時候一聲細微到入耳難聽到的怪音傳到了葉凡耳里,這貨趕緊走到帳蓬外看去。

頓時,差點吞了舌頭。

因為,張隱豪跟陳軍帶著四個獵豹外圍隊員好像一殭屍一般排著隊往外邊走去。

葉凡發現,六入那眼神有些痴獃,不曉得是什麼讓他們如此。

葉凡趕緊支會了王仁磅把帳蓬內的隊員全叫醒,而葉凡趕緊跑了出去,內氣一出硬是把六入給卷進了帳蓬。

「用加冰的冷水潑他們。」葉凡說道,王仁磅趕緊打開裝冰塊的特殊容器,一潑之下,六入都醒轉了過來。

「怎麼回事?」葉凡問道。

「什麼怎麼回事?」張隱豪有些木木的問道。

王仁磅把剛才的狀況講了一遍,張隱豪等入全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