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一百零三章魔鏡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一百零三章魔鏡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一把槍那人被壓製得頭都抬不了,整個人貼伏在了地板上不能動彈。

「再來幾梭,打死他。」這時,傳來俄國佬的聲音。

「麻痹的,難道那個傢伙是英國佬?」葉凡心裡想著,鷹眼凝聚著射了過去。

「老子跟你們拚了,反正都是一死。」貼地那人貌似就剩下幾顆子彈了,突然彈起貼在牆壁上朝著三個傢伙就開火了小說章節。

「支援,是吳組長。」葉凡叫道,跟王仁磅端起槍就往那三個傢伙身上招呼。

葉凡是剛來的,火力非常的強大。三個傢伙被打得啞了火,不過,突然前面輒輒一聲,三個傢伙不見了。

葉凡跟王仁磅趕緊過去扶住了吳光寶。

「你怎麼樣,還行吧?」葉凡趕緊問道,這邊檢查起他的身體來。發現吳光寶非常的虛弱,已經虛弱到站不穩的地步。

「水……水……」吳光寶張著乾裂的嘴唇叫道。王仁磅趕緊拿出營養水遞了過去,吳光寶突然有了力氣,見到水好像見到金元寶一般拿過來咕嚕著一口氣就干進去了半壺。

「慢點,別噎著了。」葉凡輕拍著吳光寶的肩膀。

「你們總算來了,快點尋找他們。他們都快不行了,你們再不來,估計我們也得活活渴死餓死了。」吳光寶擦巴了一下嘴唇。

「你跟他們失散了?」葉凡問道。

「唉,這裡太玄奇了,好像進入了一個夢幻般的世界。處處充滿危機,咱們十幾個人進來跟英國人俄羅斯人就碰上了。自此後,在這地底下一路打打殺殺。我們也犧牲了三名隊員。後來終於看到了神殿。

那真是個神殿,太大了,在這地底下即便是現代人也難造出這麼大的大殿來。

裡面一切都充滿了神秘氣息。珠寶玉器黃金白銀堆成了山。

我見一個紅軍組隊員受不了誘惑撲到黃金上,轉瞬間那人就一路選了進去。

選了這個丟了那個,最後,沒見他再回來。不久。各方人馬在大殿打了起來。估計是子彈觸發了什麼。

地下一動,我就到了這裡。而且,不見了其他同志。」吳光寶一邊嚼著乾糧一邊說道。

「大殿中有什麼,有沒發現那尊神秘的大石像?」葉凡問道。

「沒有,到處金壁輝煌。椅子純黃金打制的,茶几是上等羊脂白玉。

茶壺上鑲嵌的都是昂貴的藍寶石。天頂上鋪著的全是排球大的夜明珠子。

要論奢華,真不是人間所能擁有的。」吳光寶剛講到這裡。王仁磅忍不住哼道,「大殿頂上那些不會是陽石吧,那有排球大的夜明球,那還了得?」

「你懷疑我的鑒賞眼光嗎?」吳光寶翻了個白眼,一臉鄙視著王仁磅。

「還有什麼?」葉凡問道。

「大殿中央有個很大的像龍榻樣的床,床上躺著一個人。好像還活著似的。

雌全身都穿著鑲金片的像金鏤玉衣樣的東西。大家都想過去瞧瞧。

不過。那人躺床上看上去離我們很近,就四五十米遠。但是,我們無論怎麼樣前進就是到不了床前十米之地。

好像我們走那床也在走似的。後來各個國家的特戰隊員都怕有人搶得先機到了床榻前。

所以,就開槍阻攔靠近的人。這樣一場混戰下來,我莫名其妙的就到了這裡。

而且,估計他們也有許多人被轉到這裡了。帶的乾糧吃完了,水也喝完了。

不過,我還打死過一個人。是英國佬。」吳光寶講起這個又略顯得得意了一下。

「既然能轉到這裡。說明大殿跟這裡是相通的。那也很可能能轉回去。」葉凡講道。

「這個就不清楚了,我鑽研機關之術都研究了幾十年了。可是在這裡卻是一籌莫展。

我是白研究了幾十年了,到這裡根本就用不上。不過,我懷疑建造這裡的那位高人應該深通得奇門遁甲之術。

只不過我們無法一時參透下去。」吳光寶相當鬱悶的講道。

三人摸索著前進。

突然,信號居然通了。感覺包毅跟張隱豪好像就在前面。三人加快腳步。

發現有四個傢伙正在一面鏡子樣東東面前扭捏著屁股,而包毅跟張隱豪倆人都在裡面。

這些傢伙一會兒摸摸頭一會兒捏著自己鼻子使勁兒的拽著。

有個英國隊員居然在狠捏自己的臉龐。而包毅居然掄起拳頭在狠狠的敲擊自己的腦袋。

「這些傢伙在幹什麼,難道瘋啦?還打自己玩,娘滴,都什麼跟什麼。」王仁磅小聲的嘀咕道。

「快過去看看,不然包毅首先得把自個兒拳砸暈過去。」葉凡進道。

「別過去,一過去咱們也得變成那個樣子了?」吳光寶趕緊拖住了葉凡的手。

「到底怎麼回事?他們好像在照哈哈鏡似的。不過,也沒這麼誇張吧。而且,連敵人站身邊全都給忘了。」葉凡也相當的納悶。

「我們有兩個隊員也曾經經歷過,據說這堵牆壁就像是一面魔幻鏡子一般。

你一站他面前就收不回眼了。裡面會照出自己的臉,比如,突然間你臉上的鼻子掉了。

你條件反射,肯定馬上按住鼻子怕它整個兒掉地下。還有,比如,那個英國佬一直在往外扯自己的臉皮子。

估計是鏡子里的臉皮子往裡凹陷了進去。如果不扯出來那自己豈不成了醜八怪。」吳光寶說道。

「既然鏡子有如此大的魔力,那咱們的倆位同志怎麼脫身的?」葉凡問道。

「本來咱們一位同志著魔了,另一位同志想去扯他回來。不過,一看鏡子也著魔了。

最後,也不曉得這鏡子里照出什麼來了。有個英國佬踢了旁邊同夥一腳。

而我們倆位同志不小心給一撞撞到了鏡子外邊就清醒過來了。」吳光寶講道。

「那這樣說來只要不看鏡子就沒事是不是?」葉凡問道。

「按理講應該是這樣的,不過,不曉得外邊過去行不行得通。比如你出手用內氣想把他們扯出來,我就擔心這面鏡子連內氣都會識別,到時把自己栽了進去。」吳光寶講道。

「這樣,你們把我的眼睛蒙起來。我憑感覺使出內氣把他們倆個扯出來。只要我不看鏡子,應該沒事。」葉凡講道。

「只能這樣了。不然。再晚些估計惡霸同志會把自己的腦袋用拳頭砸裂掉了。你看,不好了,香焦同志好像在摳自己的眼珠子了。要是給摳出來那豈不成瞎子了。」王仁磅趕緊叫道,這貨也是一臉的發怵。

這種場景不發怵那還真不正常了。

葉凡趕緊蒙了眼,內氣卷帶而出,直奔包毅跟張隱豪而去。

就在內氣觸及到離鏡子七八米範圍之時,葉凡腦子裡突然轟隆一聲巨響。

發現自己的腦袋居然左右晃動著好像要自個兒斷開飛向鏡子了。

這貨心裡大叫一聲這是『幻景』。趕緊收手,不過,還是遲了點。

去卷包毅的內氣反回來把葉老大自個兒狠狠的砸了一下,鼻血頓時就冒了出來。

「怎麼了,你自己打自己了?」王仁磅一臉驚詫的看著葉凡。

「他不是自己打自己,剛才內氣過去。肯定是觸及了鏡子照射的範圍,所以,眼睛感覺到了什麼。」吳光寶一邊掏紙給葉凡擦巴一邊說道。

「太它娘的厲害了,我還蒙著眼。這內氣一出,好像就看見自己的腦袋搖動著馬上就要被扯斷了往鏡子飛去。

我當然得馬上回來按住自己的腦袋。這不,收手不及內氣把自己給砸了一下。

幸好我反應及時,如果再晚些就可怕了。」葉凡說道,臉上也是相當的發怵。

「連內氣這種無形的東西這鏡子都能捕捉到。咱們還怎麼樣去救人。如果拋出一物件砸過去。這物件會不會反彈回來把自己砸暈?」王仁磅講道。

「在這面鬼鏡子面前,一切都有可能發生。」吳光寶說道。

「不行了。再不出手香焦非把自己的眼珠子摳出來不可了。至於惡霸,你看他開始找刀了,會不會把自己的腦袋給削成兩片。」王仁磅叫道。

葉凡一看,趕緊往前一甩。腕上小紅蛇展翅飛了過去。葉凡這次改用九宮念魂術的魂波振動控制著小紅蛇到了鏡子面前,張開蛇嘴咬向了包毅,這貨條件反射般的幾個大退出了鏡子範圍。

葉凡一看有效果,趕緊又趨動著小蛇如法炮製把張隱豪給弄了出來。

至於外國佬,葉老大才沒那般好心弄他們出來。看他們運氣了。

而且,即便是你想開槍把這些傢伙幹掉也不敢。天曉得鏡子的光照會不會遁著子彈讓它反射回來乾死了自己。

「香焦同志,剛才你怎麼回事,一直摳自己眼珠子?」王仁磅問張隱豪道。

「嗎滴,太邪門了。我發現自己的眼珠子一直跳動著就要飛出來了。

嚇得我趕緊伸手想把眼珠子按回去。可是眼珠子不聽使喚,我急得一直想摳開眼眶搞大點讓眼珠子回去。」張隱豪一臉怕怕樣子,說道。

「你呢『惡霸』同志,怎麼一直在砸自己的腦袋。好像後來都想。」葉凡問包毅道。

「中邪了,我的腦袋上鼓出一個個包來。我一直用拳頭砸著想把這包全都砸進去。

一砸,果然就進去了。不過,另一邊又冒了出來,我又接著砸。

最後,見砸不完,我氣得拔刀,想把這些凸出來的包包全給削平了。

這鏡子太可怕了,絕對有魔力。」包毅心有餘悸。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