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一百零四章又相逢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一百零四章又相逢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哈哈,看到沒,那個俄國佬,鼻子都給他扯掉一個了。下邊估計該輪到眼睛了。使勁扯,來狠點。」王仁磅小聲笑道。

葉凡四人看了過去,頓時傻眼,俄國佬扯掉鼻子后又一刀削掉了自己的耳朵。

這傢伙好像玩得瘋狂了起來,一邊大叫著,扭擺著屁股,臉上全是鮮血,而且,好像不會痛似的。

三下五除二,不久,身上也給他刺中了七八刀,而腦袋上就剩下一隻眼珠子,另一隻掛在眼眶邊嚇人得很,全身自然染血,不久,倒了下去小說章節。

「如果你們不是那條蛇相助,估計不久也是這種狀況了。進了鏡子,沒有奇特的外力相助,估計全都得走向瘋狂。

最後自己幹掉了自己。而且,你幹掉自己時感覺不到什麼,反倒是刺激得很。

你看,他們削掉鼻子時臉上還在瘋狂的笑著,好像在玩什麼刺激遊戲似的。」吳光寶講道。

半個小時過後,另外的幾個隊員也全完蛋了。個個都是爆血而死。那面鏡子牆上撒滿了鮮血。

不過,鏡子好像有吸收鮮血的功能,不久,鏡子恢復了平靜,鮮血也不見了。

而地下的幾具屍體不久就化成一灘濃濃的血水,不久就滲進地板中不見了。好像眼前根本就沒發生什麼事似的。

這些場景,看得葉老大五人是頭皮發麻,腿腳都有些顫慄了。

「老子從沒膽小過,今天算是第一次嚇得有想尿尿的感覺了。」王仁磅叫道。

「我也想尿,差點就尿褲了。」包毅說道,看了張隱豪一眼。

「我……我濕了一點。」張隱豪一臉不好意思在胯下動著。

「什麼,你尿了?」王仁磅一臉驚詫看著這貨。

「沒啥奇怪,他還算不錯了,只尿一點,而我早尿了。」吳光寶一邊掏出紙巾往下擦巴,一邊說道。

「唉,這裡怎麼出去才是最大的問題。好像這出路就在那面鏡子牆旁邊。如果要走那邊的門道。不可能不被鏡子的神秘波及到。一旦被鎖定。那可是死亡之路。」葉凡皺緊了眉頭,說道。

「那是絕對的,鏡子的魔力範圍達到十幾米。如果你攻擊它的話這滿室內它都能達到。」吳光寶講道。

「我看這蛇不受影響,咱們背對著鏡子倒著走。而面前由這條蛇飛在我們面部對面做作張嘴要咬我們的樣子嚇得我們不得不倒退著進門洞。」葉凡講道。

「我先試試。」吳光寶說道。

「你不行,你功力最弱了。而且,只有你知道神殿在什麼地方。」葉凡講道。

「正因為我最弱,所以我先來。」吳光寶話還沒講完就搶先倒退了幾個大步進了鏡子範圍。葉凡趕緊控制著小紅蛇咬向了吳光寶。

還真靈,吳光寶貌似被嚇著了,面部表情驚恐著往後猛力的幾個大退步就進了門洞。

葉凡如法炮製,把包毅跟張隱豪以及王仁磅送了進去。

而葉老大在送自己時卻是遇上麻煩了,因為,你進入鏡子魔力範圍時自己思想全都集中在了對付鏡子上。

這邊可是再沒辦法控制自己的小紅蛇了。相助別人時你不在鏡子魔力範圍內。自然還能保持清醒。

而小紅蛇沒人控制,它根本就不曉得要咬向葉凡。而且,它也不願意出嘴。畢竟,葉凡是它的主子。

葉凡初次施展九宮念魂術,一直在向小紅蛇發出指令。把指令變成魂波事先設置好,一直在刺激著小紅蛇。

最後,這貨牙一咬倒退著進去了。

幸好,小紅蛇還留有葉凡的一點殘存的魂波振動。把葉老大逼進了門道里。

「我記起來了。往下走,這過道有點像是下水道樣子。」吳光寶指著過道下邊一個只能容納一個人鑽進鵲道。

「裡面好像有水。會不會淹死人?」王仁磅看了看說道。

「裡面是有水,不過,有時有有時沒有,就得看各位的運氣了。」吳光寶講道,帶頭鑽了進去,四人緊跟著。

這次王仁磅運氣不佳,輪到他到一個三叉口時被水給嗆得差點要了小命。

等到大家把他拖出過道時,發現這貨滿臉憋得像猴子屁股一般,紅通通的。

葉凡在他的肚皮上拍擊了幾下,這貨噴出幾根水柱后才醒轉了過來。

「嗎滴,差點見龍王爺去了。」王仁磅憤然罵了一句。

「前面就是地下河了,不過,有一種很大的鱷魚。最大的長達二三十米。大家要小心,到時撞過去時,我親自見到有兩個黑衣人被鱷魚給咬成了碎片吞了。」吳光寶講道。

一轉身,發現葉老大四人臉色都非常的難看。

「我們進來時就遇上過了,不過,那不叫鱷魚,應該叫鱷龍。而且,你們還能撞過去,不錯了。你們當時用了什麼法子?」張隱豪問道。

「我們當時是運氣好,全部人馬都過去了時才發現有條鱷龍追了過來。而別的國家有兩個傢伙步子慢了點就被鱷龍給吞了。」吳光寶講道。

「我還以為你們有什麼妙法過去,這下子完蛋了,只能禱告上天別讓我們再碰上它們了。這些該死的傢伙。」王仁磅罵道。

「這難道就是我們曾經過的那條河,怎麼會到了這裡?」葉凡問道。

「這地下河估計是相通的,一直流到了這裡。這說明這裡的地勢比你們剛進來的地方要低了不少。」吳光寶講道,轉爾一愣,問道,「你們當時怎麼找到入口的?」

「找個屁,我們是被聲音吸引進來的。」王仁磅講道,於是把經過講了一遍。

「跟我們進來的方式不一樣,我們是在跟一群怪鳥相鬥時無意中逃進來的。最後就進了這謎宮一樣的地底下。」吳光寶講道。

「怪鳥長什麼樣子,攻擊力怎麼樣?」王仁磅來了興趣。

「說是怪鳥也有些不貼切,只是因為它們有一對翅膀所以我們叫它們怪鳥。

其實不像是鳥,那東西有著像蜈蚣一樣的身體,滿身毛鬚鬚的。

不過,臉部又不像是蜈蚣,而像是鳥的臉。實際上就是鳥面蜈蚣身子,再加上一對翅膀,就成了一隻怪鳥。

至於攻擊力,太可怕了。主要是它們數量多,鋪天蓋地而來,你即便是用槍也打不完。

如果給他們的毛須扎中,人馬上會痛癢得要死,最後會把自己的皮肉抓完,抓得滿身是血,直到抓到骨頭為止才死去,太可怕了。」吳光寶講道。

「但願這些可怕的東東別被我們撞上,阿門1王仁磅這貨在胸前劃了個十字。

鑽出地道,眼前出現的是一條顯淡紅色的地下河。水流相當的急,這裡落差相當的大。

「渡過這條河,再穿過一個峽谷地帶差不多就能進入主殿了。」吳光寶講道,「當時我們被那鳥面蜈蚣身的怪鳥給逼進河裡后衝到這裡上了岸,後來進入峽谷轉折過後就進入了主殿之中。」

「好像沒發現鱷龍的身影?」王仁磅擱下紅外探測望遠鏡,說道。

「這裡的鱷龍很奇特,它們的鱗片跟這河水的顏色是一模一樣的。

如果它們隱藏著,在沒有發動攻擊之前你根本就發現不了。」吳光寶講道,「並且,它們身上好像天生有種能反彈光源或掃描類儀器的保護層。

有點像是現代隱身飛機機身塗的那種特殊塗料。」

「這荒島的一切都給人一種有現代科技在這裡主持的神秘。莫非還真是外星有曾經光顧這裡?」包毅講道。

就在這時候,旁側不遠處響起了子彈的聲,葉凡五人趕緊伏在河邊的一塊岩石上。

雙方你來我往進行著jli的交火,子彈劃過河面,有的砸進河水裡水花更是飛濺著。

就在這時候,河裡咆哮聲響起,十幾條長達二三十米的大鱷龍披著淡紅色的鱗甲從河裡發動了攻擊。

這下子可是熱鬧了,兩邊人馬一邊疲於應付對方的攻擊,這邊還要抵抗著鱷龍的攻擊,一時,忙了個手忙腳亂。

「是帝鐵還是彼亞洛夫,不能再打了,再打的話咱們兩邊必死。」葉凡用內氣擴空傳音過去。聲音還是挺大的,在槍聲中居然能聽見。

那邊好像有反應了,槍聲雖說還在,但並沒朝著葉凡這邊開火了。

「是死神,行,咱們合作把這些鱷魚乾掉。」那邊傳來英國藍山狐組帝鐵這傢伙的聲音。

因為當初葉凡跟帝鐵、俄羅斯紅軍組的彼亞洛夫三人無意中進入的這荒島。自然,這三方人馬都有進來。

這下子雙方合力,一下子勢氣大增。

跟鱷龍打著打著,雙方人馬都合在了一起。而鱷龍的攻擊也弱了不少。

葉凡發現,帝鐵那邊也就七個人。而且是個個挂彩,疲憊不堪。

嘎嘎嘎……

隨著幾道像鴨子樣的叫聲傳來,一個英國藍山狐線的隊員慘叫一聲突然被什麼拽到了空中。

不久,那個隊員的腦袋掉了下來,而半截身子也是血乎乎的砸在了葉凡面前。

「不好,怪鳥群來了,快撞過去。」吳光寶叫道。

未完待續。。。

  • (快捷鍵:←)
  • 官術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