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一百零五章合作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一百零五章合作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帝鐵,你們負責鱷龍,我們打空中怪鳥。//免費電子書下載//本文來自」葉凡叫道。

頓時,十幾竿槍分頭朝著空中跟河裡射擊。隨著槍聲,也不斷有怪鳥噴著鮮血掉了下來。

「沖1葉凡叫道,幹將飛出,像是一絞肉機一樣在空中旋轉著。

強大的刀波好像直升機的螺旋槳一般旋轉著愣是在空中開闢出一條刀波之路。

葉凡帶頭沖了過去,這邊王仁磅墊后,吳光寶跟包毅以及張隱豪也是不要命的緊跟著就往河對面竄去。

葉凡事先準備了一條細繩飛紮了過去,兩頭一紮就是一條簡易的繩橋了,倒也能牽著大家沖往前去。

運氣還真不錯,居然踩著鱷龍的身子到了對岸。不過,根本就沒有喘氣的機會,空中怪鳥鋪天蓋地而來,葉凡的幹將旋轉著往空中殺去。

「死神,你掩護一下我們過河。」帝鐵在地岸大叫道,又是一聲慘叫,又一個藍山狐組隊員被撲上來的三條鱷龍撕成了碎片,。

既然是合作,葉凡也就伸手了。交待王仁磅跟包毅拿搶拚命往河裡射擊。

不久,帝鐵帶著剩下的四個夥伴也過河來了。

「衝出去!帝鐵你們斷後。」葉凡叫道,又是帶頭往前殺將出去,這半先天的高功者全力拚殺起來。

就是滿洞的怪鳥一時也給弄了個鳥忙腳亂的。頓時,頭怪鳥死在了葉老大的幹將之下。

雙方合力也有十個人,分工負責,空中對付怪鳥群。斷後的往後邊射擊。

不久就衝進了一個狹窄的峽谷。

因為峽谷只能容得下一個人進入,所以,怪鳥追到這裡被幹掉幾隻后也不敢進來了。

跑到峽谷中間葉凡停了下來。大家簡單包紮了一下休息一陣子。

「死神,咱們再次見面了。」帝鐵上來伸出了手,葉凡笑了笑跟他握了握手。

雖說注射過能挪移面部肌肉的藥水,但是多次接觸過後,還是讓帝鐵認出來了。

畢竟,大家都是高手。在識人一面還是有自己的特殊本事的。

聽帝鐵一講,四個英國特戰隊員全都齊唰唰地瞪著葉凡,貌似葉凡一下子成了外星人。

就是張隱豪包毅以及吳光寶三位同志也是盯著葉凡,因為。三位同志也不曉得葉凡真正的身份。

「想不到他就是死神,久聞大名埃今天能得已一見,果然名不虛傳。」吳光寶嘆氣道。

包毅更是激動,想不到橫空的大老闆葉總在國家神秘部隊里居然如此的有名氣,自然。包毅也相當的自豪。

葉凡還施捨了一些乾糧跟淡水給帝鐵。

這地下河的水有微毒,不適於飲用。眾人繼續前行,儼然以葉老大為首了。

半個小時后出了峽谷,發現來到了一處斷崖前,下邊黑洞洞的,即便是葉老大的鷹眼現在層次更高了,但還是看不透。

「死神。我們打個商量。這次如果有收穫的話,我們四六分成怎麼樣?」帝鐵過來商量了。

「誰四誰六?」葉凡問道。

「當然你們六我們四了。」帝鐵講道。

「成交1葉凡點了點頭。

「下邊就是主殿是不是?怎麼進去?」搭達協議后,葉凡問吳光寶道。

「怪了,跟以前不一樣了。」吳光寶一有納悶。

「怎麼不一樣?」葉凡追問道。帝鐵也看著吳光寶。

「以前出來就是一個洞道,隨著石階下去不久就進了主殿。並沒有這種斷崖,會不會是剛才咱們胡亂跑著在峽谷中有岔道,咱們走錯路了?」吳光寶說道。

「也有可能,其他書友正在看:。不過,現在再轉回去不可能了。這裡一切都太他娘的神秘了。

隨時充滿著不確定的變數。危險性太大。再回去的話能不能回到原點就難講了。

從這些天下來的情況看,一旦離開原點,就難以回到原點了。好像這裡的一切設計都能讓你摸不著頭腦。」帝鐵講道。

說著,帝鐵扔出一枚冷光棍,隨著光源往下。

帝鐵扔出的這種冷光棍是大號的,能穿透周遭幾十米的範圍。好像一個二三千瓦的氙氣大燈在往下直掉。

葉凡發現,一條巨大的像水電站的引水管筒樣的東西從斷崖下邊一直往底部延伸了下去。

冷光棍一直往下落去,最後不見了光源。可是還是沒能看清底部樣子。估計是這斷崖下邊太深了。

「帝鐵,你說有多少米?」葉凡問道。

「我這種冷光棍能照明的深度達到一百多米,這次冷光棍電源耗盡還沒能到底部,這底下到底有多深,我估不出來。我看,咱們源著這條管道再下去一截路再用冷光源照著,我不信這是個無底洞。

而且,只有這條路可走了。要不然就是源著石縫回去。不過,那邊的怪鳥跟鱷魚可是在等著咱們美餐一頓的,更是死路一條。」帝鐵講道。

「那就下去,到極限時再用冷光棍照。」葉凡講道,帶頭下去了。

對於這些高手,沿著管道往下滑動並不難,更何況這條管道如此的大,就是普通人也能小心的往下滑動。

不久就下到一百多米深度了。一股陰森森的冷風吹來,令人有些毛骨悚然了起來。

「它娘的,老子怎麼感覺進了陰曹地府。」王仁磅發了句牢騷。

「還真有這種感覺。」吳光寶也說道。

葉凡扔出一支冷光棍,往下掉去。不過,令眾人失望的就是,這次還是沒能照到底。

「再下去估計就達二三百米了,這裡,估計已經是海底了。」葉凡說道。

「會不會是火山口。」帝鐵說道。眾人一愣,臉色頓時難看了起來。

「那就再下去二三百米,如果不能見底的話咱們回頭拚了。而且,即便是火山口也是個死火山。如果是即將爆發的話下邊應該是熱烘烘的而不會是冷冰冰的。」葉凡講道,又帶頭往下滑去,不久又到了極限之處停下了腳步。

「底下好像有很多珊瑚,難道還真的下到了海底世界?」王仁磅揉了揉眼,說道。

帝鐵扔了一根冷光棍,這次看清楚了,眾人不由得倒抽了一口涼氣。

哪裡是什麼珊瑚,下邊的管道上居然伸出了許多像珊瑚樣的枝丫來,最長的枝丫伸出饒十來米。

而枝丫上爬滿了巨蟒,巨蟒們也感覺到了葉凡等人的氣息,全都豎起了水桶粗大的腦袋瓜在晃悠著。

它們那一米多長的舌頭不時的伸縮著,蛇眼惡狠狠的瞪著葉凡等人噠噠有聲,一股蛇騷味兒臭得能讓人窒息,其他書友正在看:。

「娘的,島上不見了它們,原來全到這裡來聚餐了。」王仁磅罵道。

而吳光寶的眼中居然閃出一線興奮,他原本就是為了這些蛇的蛇寶而來的。

吳光寶想提將軍,因為功力不夠。這些蛇寶就是他的救星了。因為,a組硬性指標定在哪裡。提職跟升銜第一基礎就是功力高低。

「蛇寶雖好,但咱們得有命拿回去。」葉凡講道。

「先下手為強,殺1帝鐵叫道,葉凡點了點頭,幹將一閃飛了出去,一個水桶粗的蛇腦袋噴著鮮血飛了出去。

而吳光寶趕緊衝到這條斷了腦袋的無頭巨蟒面前,手在腹部一剖,一枚雞蛋大的東東被吳光寶擱進了背包里。

老吳同志還真是剖蛇能手,而且,這次是準備充分。在京里時聽葉凡說這些蛇鱗片特別的厚,所以,這次的刀都是專門為剖蛇而特製的。

葉老大在前面殺蛇,吳光寶就專門干剖蛇的工作。

一路殺將下去,收穫還不錯,給他收了枚蛇寶了。而王仁磅等人哪顧得及這些了,只是胡亂的殺蛇了。

帝鐵見了眼紅,也支使著一個手下去剖蛇寶。不過,那手下手腳慢了一點,反倒被另一隻巨蟒一口就咬進了嘴裡。

雖說人給扯出來了,但是,其手下的腦袋就剩下半邊了,血乎乎的還拿來幹什麼?

帝鐵知道,死神的功力高。他不但能殺蛇,而且還有餘力保護著那個手下剖蛇。帝鐵只能在心裡哀嘆著望蛇而興嘆了。

就在這時候,葉凡停下了腳步。

「怎麼不下去了,再搞一些。」吳光寶可是急了。

帝鐵往下一看,頓時傻眼了。

一隻直徑達一米左右的巨蟒正盤在管道上瞪著葉凡,其身子顏色居然是紅色的。

而頭上有個巨大的雞冠,大如巴掌。嘴裡伸縮著的舌頭居然有三條,條條像繩子一般長達五六米,在空中還能打成結兒,靈活得很。

叭叭……

帝鐵幹了兩槍過去,子彈彈到蛇身上只是打出一淺淺的痕來就滑落到下邊了。

連蛇身都沒能穿進去。至於蛇血,更沒有見到一滴。

大蛇怒了,舌頭突然一彈,從舌尖上咋然彈出一點紅色像唾沫樣的東西來。

帝鐵一愣趕緊閃,不過,手中的狙擊步槍卻是被那紅色東東一彈,頓時,那般堅硬的步槍斷成兩截掉了下去。

「這蛇快成蛇精了,一點唾沫居然能斷步槍。其攻擊力度簡直不敢想象。」帝鐵臉上露出恐懼。

「估計是蛇王。」葉凡講著,幹將飛了出去。那蛇感覺特別的靈敏,張嘴一噴,唾液像雨一樣狂擊而去。幹將近到它身子不遠處時居然被唾液給擋了一下歪了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