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一百零八章完蛋,節操不保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一百零八章完蛋,節操不保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滋啦,感覺手中一輕,黑驢蹄子居然被裡面的血僵張嘴給咬在了嘴中。

隨著嚓聲響起。

「我的千年黑驢……」張隱豪肉痛的大叫道,因為,黑驢蹄子已經被血僵當驢蹄湯給啃了,而且,連驢蹄子的骨頭都給他嚼碎著吞了進去。

葉凡搶過王仁磅柔極刀,一逼內氣,刀芒伸出約有半米長,呈紅色的,此刀像科幻電影中的激光劍一般狠砍在了毛毛的手上小說章節。

地一聲,應該斷了吧。因為,這柔極刀有增效的能力,可以把葉老半先天的刀氣增大三倍不止。

不過,葉老大低頭看去,頓時差點氣結了。

這麼厲害的刀氣砍在毛手上人家居然沒事兒,只是砍出一道淺得肉眼難見到的刀痕來。

「砍砍砍……」

葉凡狂叫著,又是連續十幾刀下去。

沒用,就是砍不開血僵的手。嚓嚓一聲響,棺材蓋被一震,又滑開了一截,露出了血僵的半邊身子來。

血僵的兩隻手都伸出來了,突然往外一張。而那個被炸塌了三分之一的石像眼睛處突然彈射出一道更為濃烈的紫光來,紫光大如兒臂。

頓時,棺材上突兀的出現一股巨大的吸力。

正在跟空中怪鳥相鬥的所有人感覺身子一震,接著就是身不由已的被扯到了棺材面前。

那些紫光照射過來,一股無匹的力量從棺材中升騰而出。壓得大家全都彎了腰。

葉老大拚命的支撐著想不跪下,最終於還是被壓得半膝跪了下去,而其它人全都被壓得雙膝跪著了。

這時,就連空中飛著的怪鳥也給扯得全啪啪地往棺材砸去。

不久,巨大的石棺上堆滿了怪鳥的屍體,那鳥血從石棺上洗過。

葉凡發現,鳥血並沒有流到地面,而是被石棺給吸收了。而葉凡等人身子一震,石棺里傳來一股大力。大家都感覺到內氣如泉樣的往石棺中涌了出去。

幾十個高手的內氣被卷到石棺上空形成了一個詭異的內氣手掌。猶如如來佛之佛掌一般顯示在了空中。

這隻巨大的內氣手掌緩緩的往石棺壓去。

這時。石棺中的血僵在裡面估計嘎開了。石棺震動得更厲害了。不久,內氣手掌到一把罩住了整個石棺。

好像在彈壓血僵一般。

「不好,這個好像是在祭祀什麼似的。」葉凡叫道。

「難道是在用我們的內氣煉這血僵,或祭祀什麼?你們看,這怪鳥估計也是血祭的材料之一。」一個英國佬大叫道。

「反抗才有活路。」葉凡大叫道,拚命想把內氣往回收,不過。徒勞的。吸力太強悍了,根本就不是外邊這些人所能抵抗得住的。

僅僅幾分鐘,大家都感覺內氣快枯竭了,照此下去,最後估計是內氣被吸干而人變成乾屍了。

血僵好像也承受不住這麼大量的內氣浸在石棺上,在石棺里嘎得很是厲害。兩隻毛手拚命的搬動著石棺的蓋。可是就是出不來。

葉凡突然發現,剛才借著滑下來的那個巨大的引水管樣的東西尾部居然接在石棺底下。

難道這引水管樣的東西跟石棺有關聯,好像營養通道一般不斷的往石棺輸送著什麼。

「全體發力猛擊石棺1葉凡突然大叫了一聲,帝鐵跟彼亞洛夫也以為死神發現了什麼,也大叫開了,一時,帝鐵叫道一二三,大家全力發力。劈向了石棺。

石棺果然一震。葉老大趁機喘了口氣。內氣蝙蝠騰空而出,化作一把鋒利的大斧頭一下子就劈將在了那條巨大的管道上。

這是葉老大最凌厲的一劈。果然有效果,那巨大的管道被劈出一道刀痕來,但是還是沒能劈開。

「全出1葉凡知道,機不可失,失不再來。眾人反擊只有一次能讓自己的內氣蝙蝠出去的機會。

等到大家擊不出掌力的時候,這內氣蝙蝠估計也難逃被石棺吸去的危險。

葉老大把體內所有內氣都灌注在了蝙蝠身上,這時,丹田一震。

狼術中藏於皮肌中還沒來得及消化的『鼓邪』那強大的精純內息被引導了出來,如山洪爆發了,一股就沖向了蝙蝠。

蝙蝠那像龍樣的爪子前面居然冒出刀煞一樣的煞氣來,一把狠狠抓在了管道上。

咕!

一道貌似水聲的聲音傳來,那條管道被蝙蝠愣生生抓去了一片巴掌大的東西掉了下來。

這管道也不曉得是什麼做的,應該不是鋼鐵等金屬。葉凡一發力,蝙蝠再下爪子,一連三抓之下,管道終於斷裂開去。

一股黑黑的yt從管道里涌了出來,噴得石棺跟所有人全身都是。

感覺身子一輕,石棺中那巨大的吸力一下子就消失掉了。而那尊巨大的石像此刻發出嚓一聲轟響,從空中倒將了下來。

頓時感覺是天昏地暗似的。

而石棺這時突然炸開,下邊居然有個洞道。

「咱們殺進去。」葉凡指著棺槨叫道。

「可是血僵在裡面。」帝鐵大叫道。

「管不了那麼多了,你不想被石像壓死的話,這是唯一的活路。」葉凡叫道,幸好那石像實在是太巨大了,倒下來時也是倒塌得非常的慢,葉凡身子一鑽進去了。

這時的血僵好像身體還較弱,被葉老大一腳踹得摔在了角落處。

眾人全都不命的擠了進來,這人多力量大還充分的證實了偉人所講的經典,血僵雖說厲害,但是,眾人堆成一團往黑洞里鑽,血僵居然一時插不進手了。

a組的隊員緊跟在葉凡身後,嘩啦啦的一大群人都鑽進了黑洞洞的地道之中。

不久,見前面有光亮。

就在這時候,葉凡發現,費青山被血僵給扯住了。

葉凡大叫一聲,轉頭像飛箭一般閃到了費青山面前。掄起一把厚背大刀就砍了過去。

當一聲,是砍在血僵的手上了,沒斷。不過,費青山被一震,脫離開了血僵之手。

「你快跑,我斷後。」葉凡叫道。

「咱們聯手。」費青山不忍跑。

「我跑得快,快跑1葉凡一腳踹去,把費青山踢嚮往前一撲飛砸過去幾十米。

費青山一見,知道幫不上忙,跟著人群往前跑去,因為,這洞道還是相當大的。差不多有公路遂道的一半那般大。

「嘎嘎1血僵氣得兩眼冒火,怪叫了兩聲,一把抓去,葉凡的手上頓時就是血淋淋的一片,手皮都給他抓去了一塊。

雙方在洞道里你來我往,打得洞道里碎石飛揚。

不小心,葉凡被血僵給抱了個正著。

要論皮肉,葉老大跟他根本就沒法子比。血僵的皮肉簡直可以比擬薄鐵皮一般硬朗。

啊,葉凡慘叫一聲,感覺身後一空,洞壁居然被撞破了似的,連續翻滾了幾十下才停了下來。

葉老大一睜開眼,頓時差點吐了出來。

因為,居然跟血僵面對面的抱了個正著。兩人的鼻子還頂在一起,嘴唇也差不多狀況。不曉得的人看見還以為是情侶在玩親嘴玩兒。

不過,葉凡卻是驚訝的發現,這血僵在死前好像是個女子,並不是男子血僵。而且,那頭髮還披散著居然沒有風化了。

光論臉形那是標準的瓜子臉柳葉眉的,不過,現在臉龐的顏色真不好看。青里哇綠的,十分的嚇人。

葉凡一腳踹開血僵跳將了起來,往四周一掃,才發現這裡居然是個金碧輝煌的大殿,什麼椅子凳子全是金子打制的。

「老大,你來了。」居然傳來王仁磅那貨的聲音。

「你怎麼到了這裡?」葉凡問道。

「我也是無意中掉到什麼地方几滾就到了這裡,他們不曉得去啥地方了。不過,這裡難道就是吳組長所講的主神殿?」王仁磅講著,瞄了一眼側面,頓時嚇得臉色大變,指著血僵。

「指啥指,一起抱著滾進來的。娘的,跟這玩意兒差點親嘴了。」葉凡苦笑著搖了搖頭。發現血僵此刻居然盤腿坐著好像在休息練功一般。

「完蛋了,跟這個『掃把星』在一起咱們倆可是有樂子玩了。」王仁磅臉色慘白慘白的,瞄了血僵一眼,頭兩個大了。

不過,葉凡的注意力卻是被大殿正面那個巨大的床榻吸引了。因為,床榻上此刻正躺著一個人。

面貌看不清楚,此人一身裝扮有點類似古代帝王裝扮。而衣服是片片的強如指甲片的純金葉子織成的龍霹子。

而且,此人的樣子葉凡總感覺似曾相似。但是,又不可能的。

老子怎麼可能認識千多年前的古人,不可能。葉凡心裡笑了笑自己,認為自己是不是最近有些神經發毛了。

嚓……

葉凡被一道脆響驚醒了,這貨一轉頭,差點傻眼了。發現王仁磅這貨居然掄起一把鎚子硬生生把那個鑲嵌在椅子上的貓耳眼寶石給敲了下來。

「他娘的,來了趟總不能空手而歸。現在錢被老婆管住了,不搞個小金庫可是不行。」王仁磅略顯尷尬的看了看葉凡,把那個大如小雞蛋的貓耳寶石擱進了背包里。這邊,又轉悠到了另一把椅子想繼續敲另一顆寶石。

「敲啥,你看看後邊。」葉凡哼道。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