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一百一十一章開槍為夜當送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一百一十一章開槍為夜當送行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呵呵,那當然,老子也是剛突破的。吃了籃球大一個蛇精。荒島啊荒島,你讓老子出了口大氣。娘們,別跑,咱們還得重敘床上夢。」葉凡大笑了一聲,也沒追去。

這個時候撤走為妙,追上也沒用,兩人相鬥的話斗斤八量,誰也討不了好。

「死神,下次再聚,我定要切了你那根破東西。」夜當咬牙的聲音從遠處傳來。

「那你豈不成寡婦啦!這個,不好吧?」葉凡大笑道。夜當的身影漸去。

「開槍為夜當送行。」葉凡叫道,叭叭的槍聲響起,估計夜當都氣炸了肺吧。

不久上了神龍m2號潛艇。

終於回到了首都。

葉老大難得休息,抱著自己的兒女正樂著。喬圓圓斜躺在塑料椅子上,面上掛著的全是幸福,驕傲。為人母嘛,再加上老公如此的出色,不驕傲都不行了。

「怎麼樣,我葉老大的兒子女兒就是牛逼是不是。你看,現在能寄烏龜上了。哈哈哈,好玩啊寶貝1葉凡把兒子女兒扶著放在龜背上緩緩的走著。這傢伙,還真像個慈父了。

海霸現在很乖巧了,在費棟的訓練下,基本上已經漸漸的跟紅葉堡的人混熟了。那些守門的保安們也會時不時的弄些好貨來供給海霸。

這傢伙現在嘴吃得溜了,如果說吃烤鴨的話不是全聚德的它還不屑於吃。因為,口味兒不純正。

當然,海霸的食量也是驚人的。一餐能吃下三十斤肉,估計就葉老大能養得起了。

唐城干起了光榮的飼養員工作。

「嗯,唐城,幹得不錯。」葉凡伸手輕拍了拍唐城的肩膀。

「嘿嘿,為葉大效力,是我唐城的榮幸。」唐城一幅恭敬的小人樣子。

「你得抓緊了。」葉凡又拍了拍唐城肩膀。

「抓緊?」唐城一愕,看著葉凡。

「你自己不抓緊,到時失了機會可別怪我。」葉凡說道。

「你是講蛇寶的事?」唐城反應過來。差點蹦起來了。

「這次雖然說弄回來了十幾顆。但是,對於龐大的a組組織來講,有多少人盼著這個的。

而且,組裡的分配方案還沒有出來。不過,暫時來講,這批蛇寶還要經過科能組專家的臨床檢驗才能服用。

不過,基本上是沒什麼大問題了。比如新晉隊員要突破。老隊員也要晉級要突破。

太多人需要了。而且,比如,八段位突破到九段位,沒準兒一顆還不夠。

所以,你要先下手為強。」葉凡講道。

「葉大你當時怎麼不私藏上幾顆,這樣子我就不用回去求老頭子了。我家那老頭子。不好說話埃特別是在這些方面,從來就是板著個臉訓人,說什麼不要去添國家麻煩啥的。」唐城居然像個怨婦。

「唉,我是想藏,不過,被王仁磅說漏嘴了。」葉凡嘆了口氣。

「王仁磅,你個死二貨。」唐城氣得差點臉色鐵青了。

王仁磅打了個噴嚏,搖了搖頭道:「那個二貨在編排你家磅哥爺爺。是不是想吃拳頭。」

「啥子。吃拳頭,我說老闆。我只是給你鑒定這貓兒寶石的。

如果鑒定得不準確你也不能如此講是不是?如果王先生真認為我不行的話,哪請你別家鑒定去。

你這工作,我幹不了。」正給王仁磅鑒定那貓兒眼寶石的老專家氣得擱下放大鏡,憤然講道。

「錯了錯了,我剛才是自言自語。你還是趕緊給我鑒定吧,看看這個一顆能拍出多少錢來。俺就等著這搞個小金庫了。並且,不能搞太久。要是給老婆發現沒收了,那就慘了。」王仁磅叫道。

「毛玻」老專家哼了一聲,看了王仁磅一眼,突然神秘一笑,問道,「你家那位管得也很嚴吧?」

「唉,一結婚就進入了愛情的墳墓。連抽煙的錢都給控制著。現在,哥我苦著呢?都快斷『糧』了。」王仁磅苦瓜著臉。

「不對啊,你家不是有幾個鋪子,地段還不錯,就在王府井不遠處。光是這些鋪子一年也能落下二三百萬的。怎麼會窮得連『飯錢』都沒有的地步?」老專家有些不理解。

「那些都是老頭子的家產,跟我沒關係。而且,現在全都交給我老婆打理了。你說,我老婆他會好心到拿兩個鋪子的租金給我去找風流快活著嗎?你啊你,還真是老得糊塗了。」王仁磅譏諷道。

「唉……」想不到鑒定師居然嘆了口氣,眉毛一動,說道,「這樣好不好,這次鑒定算是私下鑒定。我給你個價碼到拍賣行后你直接就叫這個價就是了,這鑒定費就收一半就是了。」

「你還真是好心人埃」王仁磅才不會那麼笨,用的是譏諷語調。

「我當然不會那般好心,這次的鑒定費你直接打我這個賬頭上就是了。別跟行里講。」鑒定師笑道。

「明白了,這個賬號,估計也是小金庫吧?」王仁磅笑道。

呵呵呵……

「男人嘛,哪個沒有小金庫。小金庫可是咱們的命根子。」老專家居然還得瑟的笑了笑。

老傢伙,還風流,風流不死你。王仁磅在心裡鄙視了一句,當然也趕緊點頭了。因為,這鑒定費可是不少。占珠寶拍賣價的一成多左右。

「圓圓,跟誰通電話,笑得這麼燦爛?」葉凡不由得有些好奇,抬頭看了看喬圓圓。

「葉凡,你說我哥王仁磅這人老實不老實?」喬圓圓問道。

「你怎麼突然問起這個來了?」葉凡一愣,問道。

「你直接回答就是了。」喬圓圓笑道。

「說他老實當然說不上,你是知道他的為人的。他可還是你的乾哥哥。

以前沒結婚前可是一風流人物。不過,後來自從跟十六結婚後就收斂了。

而且,再加上現在他所擔任的職務,不可能讓他干出多少出格的事是不是?

更何況,他人還不錯。至少對朋友是很講情義的。」葉凡笑道。

「是啊,是講情義。不過嘛,葉凡,我有問過你的財產嗎?」喬圓圓頭一偏,問道。

「這話啥意思,咱們家有多少錢你這女主人難道還不清楚?當然,有的時候我花錢比較爛,沒向你『彙報』一下。」葉凡笑道。

「呵呵,這個倒無所謂。我知道你是個豪爽的人,開支大。不過,既然有這麼好的東西直接送給我就是了,幹嘛還拿去賣了?家裡,並不差錢埃」喬圓圓嫣然一笑,葉老大頓時愣神了一下,搶著問道,「啥好東西我還拿去賣掉,這個,我可是相當的迷糊。」

「你就裝吧?」喬圓圓還是笑嫣嫣的瞪了葉凡一眼。

嗎滴,溫柔殺器,葉老大在心裡哼了一聲,一臉正經,問道:「裝啥,圓圓,我真給你搞糊塗了。除了組裡的事不能讓你曉得,其它的事你基本上全知道。」

「唉……」喬圓圓嘆了口氣,問道,「那貓耳眼那麼大,拍賣掉可是可惜了。咱們家又不缺錢,擱床頭上多好。」

「啥……啥貓耳眼,你這是什麼意思?」葉凡差點跳將起來了。

「哼哼,你還裝。你不是有一顆貓耳眼要拍賣掉。自己還不敢去拍賣,還托我那乾哥王仁磅給你賣。還說拍得的錢他三你七的。」喬圓圓有些惱了。

「真是那傢伙講的?」葉老大瞳孔都瞪大了。

「你以為他會那麼老實,他不是正在給你鑒定。結果十六妹最近也賣了一顆寶石拿去請人鑒定,所以正好撞上了。人家都老實交待了,說這是你的東西。是前次出任務時偶然之下弄到手的。」喬圓圓講道。

「這個二貨,明明是你自己的東西怎麼推到我身上。明明是二顆還講一顆,真是的。」葉老大忍不住脫口而出,肺差點都給氣炸了。

「你們兩個真逗,他講是你的,你現在講是他的。而且,一顆變成兩顆,兩顆是不是馬上又能變成四顆了。

咯咯,你們男人啊,這麼好的東西都往外推,算啦,我不問了,我回去休息了。」喬圓圓說著站起來回房間,「估計是你們倆個一人兩顆的,仁磅講一顆,估計還想藏起來一顆拍賣掉后你們倆一個一半了。「

「那個真不是我的。」葉老大在身後叫道。

「不是就不是,吼什麼。你們男人,心理想什麼我明白,理解嘛。」喬圓圓溫柔的回頭一笑,進屋了。

葉老大是越想越不是味兒,馬上打了電話給王仁磅,不過,一直正在通話中。

足足十分鐘過後再通了,小葉同志那是馬上吼道:「你小子幹啥子,這貓兒眼明明是你自己的,怎麼又成我的了?」

「你還說葉老大,咱是沒辦法,衰氣,正好給老婆撞上。沒辦法了只好拿你頂缸。

可是你倒好,把我另一顆也給搗鼓了出來,居然還變出第四顆來了。

這下子倒好,咱的小金庫是徹底被清理乾淨啦。葉老大,你也是知道的,就咱這花錢的水平。

中辦給的那點工資補貼哪夠用?」王仁磅叫苦連天,震得葉老大耳膜都轟轟相響。

「哼,你既然講這貓耳眼是咱的,那這就是咱的了。」葉凡冷笑了一聲。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