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一百一十二章不帶這麼無恥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一百一十二章不帶這麼無恥的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我說葉老大,不帶這麼無恥的吧?」王仁磅叫了起來。

「這可是你講這貓兒眼是咱的,咱拿回自己的東西有什麼無恥。」葉凡乾笑了一聲。

「你有種1王仁磅被噎著了。

「算啦,言歸正傳。你老頭子有沒分到一顆那個?」葉凡問道。

「這個還不是你們這些組裡的領導班子成員定的,我老頭子可不算是組裡領導層小說章節。

這事,還得靠你葉老大美言幾句了。老頭子也該到突破的時候了。

我這後來者都差點居上了。不過,老頭子聽說我現在功力大漲,也高興得很。」王仁磅講道。

「這事估計龔老頭不會問我的,這干苦力活是我的份頭。有分好處的時候他哪能想到我頭上。

這事,我看還是伯父親自出面跟龔老頭談談。要爭取主動嘛,這等靠可是要不得。

這個時候,該厚臉皮就厚吧。」葉凡講道,「至於說我這邊,如果龔頭兒問我的話我一定幫你爭齲

不過,我有難處。我想為費老把那顆最大的蛇寶爭取過來。所以,如果再出嘴為伯父爭取的話那也太貪心了是不是?」

「這事當然要爭取,不過,老頭子面,不好意思。」王仁磅講道。

「要不請王老出口怎麼樣?」葉凡問道。

「他,更不會講了。老爺子是個對共和國忠誠得不得了的人。而且,跟老一輩革命家們相比絲毫不遜色的。叫他開口為兒子爭取,絕對沒戲。」王仁磅講道。

「那你自己去提。」葉凡講道。

「你也給湊湊熱鬧。」王仁磅講道。

「這次估計真不行,我還想弄一顆給李老。看看能不能刺激一下他,讓他的生命能再延續上二三年。仁磅,李老待我真不不保他要的是命。」葉凡嘆了口氣。

「那算啦,你真的很難。我這邊我自己再想辦法。麻痹的,還不是全給夜當破壞掉了。

咱們當時剖蛇的時候估計這娘們就在不遠處盯著的。她打滴好主意,咱們幹得半死她倒是想出來摘桃子。

幸好葉大你的功力突破了,不然。估計咱們得全完蛋在荒島了。」王仁磅憤然罵道。

「這個也正常。換作你我如果有這機會滅了海狼你難道不會下手嗎?」葉凡說道。

「說得也是。」王仁磅講道,這時,葉凡的電話響了,是龔開河通知他到總部有事相詢。

葉凡坐車直奔總部而去。

走進龔開河的辦公室,他的秘書臉色有點怪異的呶了呶辦公室請葉凡進去。

進到裡間,發現在龔開河辦公室角落處擺茶几喝茶的地方此刻桌面上擺的不是茶杯,而是酒具。

桌上擱著十幾瓶紅興二鍋頭。小瓶裝的,差不多一瓶二兩半的那種。

茶几上居然擱著熱騰騰的烤魚火鍋,而計永遠將軍也在坐。

「噢,龔組改賣酒了是不是?這辦公室一改,完全可以兼做酒店的包間嘛。」葉凡笑了笑。

「唉,坐吧。」龔開河一邊招呼葉凡坐下。一邊居然自個兒旋開瓶蓋,咕嚕,葉老大都有些傻眼,開河同志居然一口乾進去了一瓶。

當然,葉凡也曉得。對於這種層次的高手一瓶二兩半的二鍋頭也算不了什麼。

不過,葉凡發現,龔開河的臉騰地一下子就紅了。如果高手在喝酒時有施展內氣,是可以化解一些酒勁的。

這說明龔開河剛才沒有施展內勁化去一部分酒勁。是當普通人一樣硬喝進肉個現象太反常了。

「葉凡。西門將軍的退役報告已經批下來了。」龔開河嘆了口氣說道。

「怎麼,不是說還在檢查論證嗎?」葉凡一愣。問道。

「沒用了,功力廢了。僥倖保了一條命下來,今後功力最高到三段頂階了。」計永遠嘆了口氣。

見葉凡看著自己,龔開河講道:「沒錯,是真的。已經論證完了。東洪同志自己提出了申請到軍隊去工作。唐主席已經批了。」

「他到哪裡去?」葉凡問道。

「粵州軍區任司令員。」計永遠講道。

「嗯,這個安排也相當的貼切了。」葉凡點了點頭,西門東洪雖說受了傷,但能撈到這種大軍區任一把手,也算是因禍得福了。

「對於為組裡作出個巨大貢獻的同志,首長們都不會忘了他們的。西門東洪同志就是一個很好的證實。」龔開河一臉嚴肅的講完后,居然盯著葉凡發獃起來了。

「龔組,呵呵,我這臉上沒長花兒吧?」葉凡給龔開河都盯得不好意思了起來。

「葉凡同志,我剛才講的話你明白嗎?」龔開河一臉嚴肅,盯著葉凡。

「這個,我當然明白。西門將軍是有功之臣,粵州軍區司令員這個位置讓他坐也合適。」葉凡點了點頭。

「你在跟我打馬虎眼。」龔開河臉一板,哼道。

「這個,呵呵,我不懂龔組這話什麼意思?」葉凡有點感覺了。

「葉凡同志,西門將軍這一去,這組裡人才可是緊缺埃西門將軍擔任的可是a組常務副組長,這個位置目前組裡根本上就找不到人頂替。」計永遠講道。

「他這個位置我看組裡適合接替的同志可是不少,遠的不講,計將軍完全能勝任。」葉凡說道。

「我不行,這個不用講了。」計永遠馬上果斷搖頭。

「計將軍怎麼不行,我不懂。」葉凡講道。

「呵呵,a組的職務有很大的一個條件就是功力高低。常務副組長的功力太弱,哪能服眾是不是?

而我說句實話,搞搞後勤人事還行。干這個不行。因為,常務副組長偶爾是要帶隊出擊的。

沒有高身手怎麼能保障組員安全回來。所以,就是我想干都幹不了。」計永遠講的倒是實情。

「崔將軍也不錯嘛。」葉凡講道,「還有林棟國同志。」

「他們都不行,功力太弱。這次荒島行動后,主席也看到了功力高低決定勝負這種結果。

你看看,要不是你突破到了半先天境界,估計。咱們的人馬還得折損一半。一個夜當就能解決掉我們五六位同志。

想想都可怕,所以,主席有要求。對於關鍵部位的職位者功力一定要高。咱們不能再如此下去了。不然,後果很嚴肅。」龔開河講道。

「這事你們拿主意就是了,問我也沒什麼用。我也想不出更高功境者了。像車一刀前輩雖說功力高,但管理不行,也不適合擔當這個職位。要不王成澤同志怎麼樣?」葉凡講道。

「他也不行。管理方面沒有多少經驗。」龔開河搖了搖頭,一時之間,三人都沉默了。

各拿起瓶子幹了一口。二鍋頭整進去一瓶半了,可是鍋里的菜沒人動筷子。

「唐主席的意思是你比較適合接替東洪同志的位置。」這時,龔開河突然睜開了眼,盯著葉凡。

「我。不行不行。我今年年底也不過二十九周歲,這麼的人接替東洪同志的位置,資歷能力都不夠。

還是另外務色合適的人眩咱們華夏地大物博,人傑地靈。慢慢找,總會找出來的。」葉凡是趕緊推託。

「我知道你不想一直紮根在組裡,算啦,今天不講這些煩心事了,講講高興的。

比如。咱們這次也弄回來了十幾枚蛇寶。倒是可以培養一指新人。

也能讓一批同志更上一層樓。這次荒島行動雖說犧牲了三位同志。也重傷退出了兩位同志。

但是,咱們用蛇寶完全可以再造就十幾位強者出來。算起來很划算。」龔開河笑了笑說道。

「這個。龔組,能不能打個商量。」葉凡硬著頭皮講道。

「你說?」龔開河問道。

「我想,能不能把那個小排球大的蛇寶留給費老。也許能助力他一舉把腿徹底治好。

他的腿就差刺激跟衝擊力了。我想,排球大的蛇寶有八成能讓他恢復走路。

到時,咱們有什麼事的時候他也許還能幫上一點忙,他可是半先天強者埃」葉凡講道。

「這事你不用提了,不可能。」龔開河想都沒想,直接給否了,他看了葉凡一眼,「當然,選一枚小點的,比如,雞蛋大的那種,我們組裡可以考慮給他一顆。就是這一點來講已經是違規了。因為,費棟同志並不是咱們組裡的人。」

「葉凡同志,開河同志也有難處。別看只是一枚蛇寶,但是,它可是代表著為a組再造一名高手。

荒島行行動咱們也是付出了慘重的代價,這些蛇寶來之不易。

我們都能理解你跟費老的感情。但是,感情並不能代替規矩。更不能代表制度是不是?」計永遠也講道。

「那龔組的意思把這顆最大的蛇寶給誰?」葉凡冷哼道。

「我知道你心裡有氣,而且這些蛇寶大部分都是你弄來的。

但是,你要知道,是你弄來的並不等於是你的。這是統一行動,是由組裡統一安排的。

其實,要講對於這批蛇寶的安排,已經上升到政治的高度。

我也跟幾位同志商量過了,他們都認為,最大的那顆給車一刀同志服用較合適。

因為車一刀同志現在已經是12段位大圓滿強者了。組裡需要再造一位半先天強者。

科能組的專家們充分的論證過。有這枚蛇寶相助,車一刀同志有九成可能突破到半先天。

而從現實來講吧,一個是費棟同志不是組裡的人。二來,他年齡也太高了。

一百多歲,即使是能讓他恢復腿部功能,但是,我們能忍心讓一位百歲老人幫我們行動嗎?

這是個很現實的問題,葉凡,我們都必須面對現實。有些時候,感情跟現實有著衝突的時候,必須先服從現實。

唉,葉凡同志,希望你能理解。」龔開河講道。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