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一百一十四章可以適當提要求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一百一十四章可以適當提要求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這事估計軍界委員會的林副主席會跟你談話的。到時,這個度你掌握好。適當的提些要求也是應該的嘛。」龔開河難得的露出了乾笑的神情來。

「比如,你少將提了也有好幾年了。這些年下來,你立下的功勞也不少。

按功勞來講,可以提提升升了。當然,按資歷你當然不夠格,但是,有些事,事在人為嘛。

如果林副跟錢副兩位軍方大佬都點頭了,下邊的同志還會扯這事嗎?」計永遠提點道小說章節。

「呵呵,蛇寶換中將,很划算。」葉凡笑道。

「話講得不要那麼難聽嘛,其實,這個社會,處處都存在著交易的。只不過,這交易一轉換出來就不是交易了。那就是一個平衡是不是?從共同出發點來講,都是為了國家利益嘛。」龔開河笑道。

「平衡,好啊,平衡得好哇。」葉凡點了點頭,有些鬱悶,直奔軍醫總院而去。

李老正安靜的躺著,他睡著了。

葉凡靜靜的看著李老,眼眶有些濕了。地一聲,葉凡脆在了李老床邊,有些哽咽道:「李老,我葉凡沒有能耐。

是個沒用的廢物。我希望你能多活幾年,可是我沒這能力。就是唯一的希望蛇寶也沒辦法弄到手。

我真想抽死自己,李老,你待我像親生爺爺。可是我這個孫子不爭氣……」

「呵呵呵,人活一世,草木一秋。多活幾年少活幾年有什麼區別。

閻羅王要收人,我就該去了。沒事,如果人人都賴在這世上不去地府,那還不氣死咱們的閻羅大人了。」這時,突然傳來李嘯峰那爽朗而略顯得沙啞的笑聲。

「您醒了李老?」葉凡一愣,擦巴了一下眼淚。

「看看,這麼大的人了,都兩個孩子的父親了。還哭鼻子。來來。李老為你擦擦。」李嘯峰從床旁邊掏出紙巾來。

「別動李老,我自己來。」葉凡趕緊伸手。

「別動,讓我給你擦擦。再不擦我怕沒機會給你擦了,你就讓我擦擦吧。」李老說道。

葉凡還有什麼話說,安靜的讓李老擦眼淚。

「坐起來,你是共和國的精英,你是英雄。你是絕頂高手。你是a組的驕傲,你是共和國的驕傲,你是共和國的未來。我李嘯峰以能有你這樣的『兒子』為榮。就是下地府我也會笑的。」李嘯峰突然口氣一變,豪氣滿天。

「是1葉凡站起來,行了個標準軍禮。

「哈哈哈,這才是我李嘯峰的『兒子』嘛。」李嘯峰笑得很開心。

良久才停下笑聲。說道,「其實,你要理解開河同志。關於蛇寶的事其實開河同志已經跟我聊過了。

他說想取枚小一點的蛇寶給我和葯服用試試。看看能不能刺激一下。

不過,我堅決的拒絕了。浪費這些幹什麼,與其把蛇寶浪費在我這個半截都要入土的老人身上,不如留著它為國家再製造一個高手。

八寶山的風水很好,放心,我會住得很舒服的。能在活著時知道你已經突破半先天境界。我很高興。

咱們a組也有超級強者了。我高興。高興,哈哈哈。我高興,我盼這一天啊,我高興……」

李嘯峰連連狂笑著,突然,嘎然而止。

「李老……李老……李老……」葉凡那凄歷的喊叫聲在病房裡響起。

軍醫總院的專家馬上出動,不過,葉凡跪在李老面前,手一擺,這廝紅著眼大吼道:「給老子滾出去,全滾出去。你們救不了他,還進來幹什麼,滾!滾1

「葉凡同志,希望你能冷靜。讓我們馬上實施搶救,要抓緊時間。」軍醫總院副院長周國棟少將上前勸道。

「滾,都滾!都給老子滾蛋去。」葉凡生氣了,紅著眼內氣一出,啪啦幾聲,把湧進來的五六個專家全都卷帶著扯到了門外,地一聲,門給關上了。

「首長,葉凡同志正在醫院大發脾氣,把我們全都趕了出來,希望你馬上命令他開門,讓我們進去對李將軍進行搶救……」林副院長馬上打了電話給龔開河。

「對不起,他跟李老感情很深。至於搶救,不必了。準備後事吧。我馬上過來。」龔開河的聲音有些哽咽。

不久,大量軍車雲集軍醫總院,從軍車上下來的全是將軍。

「葉凡同志,節哀吧。」已經悲傷得有些迷糊的葉凡感覺有人在輕拍自己的肩膀,不由得抬起頭來,入眼的就是唐主席那一臉哀傷的臉。

李龍一把就跪下了,他沒有喊叫,雙眼流著淚。

三天時間,龔開河同志安葬在了八寶山公墓。出席的同志幾乎囊括了共和國政界跟軍界的所有的核心高級幹部。

葉凡跟李龍哥倆一起操辦的喪事。

辦完喪事,葉凡休息了一天,把狀態調整到了最佳狀態。2006年7月31號凌晨三點。

京城a組一個秘密訓練基地。

費青山一臉嚴肅看著葉凡。晚上費棟就要服下葉凡用蛇寶配合多種稀世藥材熬出的雷陰九龍丸。以衝擊被阻滯了幾十年的腿部經絡。

如果能成功的話,費棟從此將再次站起來。

這對於費家來講當然是件大事,就是費一桓這位忙碌的中紀委書記也到現場來關注著。

費家幾個兄妹,除費方成一直沒有音訊沒回來由蘇留芳代替外,其他的人全都回來了。

當然,為了怕影響到行動,費家人除費青山盤腿坐在葉凡身後外,其它的人全都在幾百米之外觀注著。

為此,費一桓書記還親自把葉凡叫過去聊了一陣子。在確定即使不成功但對費棟並沒有生命危險的基礎上才同意了這個方案。

當然,這對費家來講是大事。費家核心幾個兄妹以及費老爺子一起都商量了許久的。

「開河,成功率有幾成?」在親人面前,即便是位高如費一桓這種頂層人物心也是放不下。

「放心,如果沒有萬全之策,葉凡不可能行獯翁說大部分藥材都是你們提供的。而且,還在市面上搜集了不少。而費老的心態也保持得不錯。我相信,這些都是增加成功率的因素。」龔開河說道。

「那就好。」費一桓其實只想要個心安,知道問了也是白問的。

「可以開始了。」葉凡盤腿坐在費棟的正對面。轉頭朝著費青山點了點頭。

費棟喝下了一海碗的湯藥后開始行功。不久,費棟有反應了。整個頭上開始溢出一絲絲薄薄的霧氣。

不久,那股霧氣中隱隱透出紅綠藍等色來。

再不久,費棟全身冒著豆粒大的汗珠子。而就在這時候,費棟的頭上那些霧氣開始漸漸的凝聚在了一起。

「開花了,難道是傳說中的三花聚頂?」龔開河看著眼前的屏幕。

「是有點像,你看。那些霧氣凝聚成了三朵花。不過,還差一個五氣朝元。

如果五氣朝元能成功的話,沒準兒費老不但能讓腿成功恢復,而且,很有可能一舉突破先天之境。」林棟國將軍也激動得嘴唇都有些顫。

「看,紫氣衝天而去。雖說這股紫氣小如毛線。但畢竟就是紫氣。

後邊如果還有白氣,紅氣,黑氣,黃氣出現,五氣衝天,很可能費老一舉能突破先天之境了。

真是激動啊,能親眼見到一位先天大能者誕生。是我三生之幸,龔組。你呢?」林棟國激動得不得了。

「唉。這輩子咱們不能實理的夢想如果能親自看見費老實現。也是我龔開河一輩子的榮幸。不過,如果真能實現。葉凡功不可沒埃」龔開河還不忘在費一桓面前為葉凡美言幾句。

「呵呵,葉凡這小夥子不錯,是顆好苗子。」費一桓泯了一口茶,笑道。

「黃氣出現了,白氣也到了,黑氣出來了,就差紅氣了。」轉眼間,林國棟拿著茶杯擱下又放上放上又擱下。

「蛋定,你看,葉凡不正想辦法。」龔開河笑道。

葉凡滿身濕透了,其人身上也是冒出一股股的氣柱來,好像正在桑拿間一般。

費青山一看,一口喝下什麼,雙掌抵在了葉凡背上。不久,葉凡身上的白色氣霧更濃了,差點連人都看不見了。

半個小時后,葉凡身上原本發散著的白色氣霧好像被什麼糾纏在了一起,歸一形成一條大如兒臂的白色氣柱,直擊費棟而去。

而費棟的身子也是一振,嘴一張,鯨吞起葉凡的白色氣柱來。這白色氣柱可是葉凡把旦非子以及鼓邪處弄來的最精純內氣化成的。對費棟來講,這就是大補之物。

這些本身葉凡一時無法消受的,是蝠王壓縮在葉凡身體內的。這下子全部激發了出來。

葉凡感覺經絡都快給這強烈的內氣給漲破了,這貨努力的堅持著。

足足二個小時后,林棟國叫道:「終於有紅色氣柱朝天了,這下子五氣全都出來了。費老爺子還真有希望突破先天了。」

「這只是葉凡為他創造了突破的條件,而要實現突破,還得靠費老爺子自身。

這突破外力只是起一些輔助作用,不能左右本身的突破。不然的話,如果遇上高功境者的師傅人家豈不是強行為你突破了。

當然,半先天以下高功境的強者師傅替徒弟都可以完成。但畢竟是拔苗助長,不利於突然者自身的修為長久的發展下去。

不過,費老爺子雙腿因為長期的閉塞,這個才是阻滯他突破先天的最大的攔路虎。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