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一百一十八章倒在門牙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一百一十八章倒在門牙上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蓋書記受傷沒有?」葉凡關心的問道,倒是真心章節。

「受了點小傷,不過,鍾旭那傢伙很慘,居然被煽掉了兩顆門牙。

蓋書記的手勁還真是大,厲害。這練家子的話要把兩顆門牙同時煽掉都有難度,更別說蓋書記了。」姜軍一臉佩服,講道。

「那蓋書記豈不麻煩了,這煽掉牙門按法律上來講已經構成犯罪了。這牙齒是人體的關鍵部位。」葉凡一愣,問道。

「可不是嘛,這下子可是捅出大簍子來了。鍾家馬上報了警,而且是直接去省廳報的警,說是他們不相信項南市的警察。

而省廳也派了人下來,而鍾旭又到省里驗過了,的確是掉了兩顆門牙。

現在省廳已經介入了。而鍾林河兒子被打,當然也坐不住了,直接到了布華清辦公室以及曲省長辦公室。

指責蓋紹中專橫霸道,動拳動手打傷其子。要求省委省政府嚴肅處理他。

而鍾旭的一些親戚朋友們全都活動起來,聯合向省廳施壓,要求在一個星期內查清事實,還被害人一個公道。」姜軍憤然講道。

「布華清的小舅子周棟被我跟蓋書記聯手拿下了,而鍾林河的兒子鍾旭又掉了兩顆門牙。

這下子兩件事湊一堆去,首先,估計布省長那一關就難過了。再加上個鐘林河。

蓋書記即便是省里有後台,但在理屈的情況下也不好推諉。這事,省政府什麼態度?」葉凡問道。

「曲省長也沒辦法,事實擺在面前。而且。省廳在各方施壓下。二天時間內就查清了事實。

在人證物證面前,省政府也蓋不住了,第三天下午首先就停了蓋書記的一切職務,接受組織以及公安機關調查。

這事,主要是上頭的壓力太大,連和解的機會都沒有。聽說省廳已經把蓋紹中的案子提交檢察院了。

而檢察院也是雷厲風行,向法院提起了申訴。」姜軍說道。

「如果罪名成立。蓋書記就完了。至少也是個緩刑。不過,我不相信蓋書記會這麼容易倒下,不會就倒在兩顆牙齒上的。他的後頭肯定會出手保護他。而且,按理講,他的後台絕對比鍾副省長硬朗得多。」葉凡講道。

「葉書記還真是神人。」姜軍感嘆道,葉凡一愣。馬上叫道,「慢著,你叫我什麼?」

「葉書記埃」姜軍笑道。

「什麼意思?」葉凡問道。

「那天停了蓋書記的職務后,省委省政府宣布橫空集團黨委書記一職暫時由你代著。

而前天蓋書記的處理結果下來了,蓋紹中同志到省科協任副主席。

待遇參照副廳級。一下子被連降了兩級。而據最近的可靠消息,寧書記在昨天的會上有指示,要大力扶持國有企業。

而且點名,比如像橫空集團這樣的大型國有企業。而寧書記還講了。一個好的帶頭人非常的關鍵。

講完這句話后第二句話就是葉凡同志幹得不錯。加拿大二十幾個億的訂單拿回來就是一個很好的證明。

這話一傳出來。大家都心知肚名了,估計不久。葉書記你這『代』字就可以轉正了。」姜軍笑道,一臉的歡喜。

不過,葉凡總是高興不起來,轉爾問道:「蓋書記走了沒有?」

「要走了,他說等你回來后交待一些事就走了。」姜軍答道,「這次的事蓋紹中能全身而退,只是被降了兩級。也顯示出他的後台的強硬。聽說後來鍾旭跟布華清都沒再發表什麼看法了。就連省公安廳也是沒聲音掉。」

「他現還在橫空集團嗎?」葉凡問著就要拿起電話。這時,姜軍又講道,「還有一件事,木月兒想見你。」

「估計是咱們的藥丸起作用了吧?」葉凡哼道。

「沒錯,我從珠麗那裡聽來的。木月兒現在對雲雄好得不得了。

天天陪著他,爺孫感情好起來,自然是希望爺爺能長壽了。這個,也是個好兆頭。

只要葉書記一見到木月兒,一提條件,到時,哈哈哈,通天山大景區帶將成為現實了。

木月兒這個女子當初如此的倔強,我看就得狠狠敲打一下。這次談判一定要讓她難受一下才是。」姜軍說道。

「呵呵。」葉凡笑了笑,問道,「那星輝大道呢?」

「出了蓋紹中跟鍾旭的事後一直就停著了,這個時候風頭太盛。

藍書記的意思就是在等你回來商量一下。這次的事雖說鍾旭掉了兩顆牙門。

但是,其實他也是勝利者。顯然是蓋紹中同志失敗了。咱們天馬建築工程公司可是處於劣勢。」姜軍有些擔心,說道。

「鍾旭不是喜歡玩嗎,咱們就跟他好好玩玩。蓋書記打落他兩顆門牙已經是輕的了,老子當時如果在場的話,要打得他滿地找牙才是。」葉老大面上閃過一絲狠辣,姜軍一嗦,心裡在為鍾旭其人默哀十秒鐘。

姜軍知道,葉凡能甩狠話,八成能辦到的。當時連蓋紹中的脖頸都敢掐,鍾旭跟蓋相比又不是同一個檔次的人了。

鍾旭只是一個靠著父親的角色,而蓋紹中當時作為項南市市委書記,那可是著實的小封疆大臣。

黃昏的時候葉凡信走到了朱雀山莊。

在山莊門口就聽到了木月兒那銀鈴般的笑聲。

「爺爺,聽說這山莊當初就是你為奶奶建的?」

「是的,當年你奶奶可以稱得上是十里八鄉的美人。跟月兒一樣的美。」

「聽說奶奶就喜歡這裡。」

「那是,因為這山莊是我專門為她建的嘛……」

走進大門,發現雲雄正斜躺在一個木頭躺椅上。胸前搭著一條薄毛巾。

躺椅旁擱著雕花的茶几,茶几上冒著香騰騰的茶。而木月兒坐在一旁的小竹凳上,支著一隻手,像一個純潔的天使,笑得很甜。

誰會相信這個純結的『天使』是個高手。葉凡在心裡感嘆了一句。老遠就笑道:「雲老的氣色很好嘛。」

「是葉總,快請坐,月兒,你去搬條椅子來。」雲雄一聽,整個人要站起來。

不過,被木月兒按住了,說。「爺爺,你還是躺著。這裡是咱們的家,在家裡自由點。」

「呵呵。」雲雄一聽,也就沒站起來了。不過,還是收了點椅子坐了起來,笑道。「葉總,好久不見了。聽說你協助紀委辦案子去了。正好,我剛弄了點極品毛尖,咱們品品。」

啪地一聲,木月兒把椅子重重的擱在了葉凡面前。

而木珠麗笑盈盈的出來了。

葉凡也沒計較,一屁股坐了下來。

「雲老,你伸手,我再給你檢查一下。」葉凡笑道。雲雄伸出了手。葉凡認真檢查了一下,笑道。「恢復得不錯,」

講完后還大有深意的看了一眼木月兒,意思是咱們藥丸有效果。

「切1哪曉得木月兒不屑的哼了一聲。

閑扯了一陣子,雲雄回房休息了。就剩下木月兒跟葉凡兩人了。

「你不是要見我嗎,有話快說,我可是沒時間。」葉凡講道。

「沒空的話你先走,本姑娘不候。」木月兒哼道。

「那我先走一步。」葉凡二話不說站起來轉身就要走,心說你呀滴還跟我比耐性,你還著。

不過,木月兒沒叫葉凡留下。葉凡繼續往大門走去。

「妹子。」這時,從屋裡出來的木珠麗叫了一聲,又伸嘴呶了呶雲雄的房間。

「葉總,既然來了就多坐坐。」木月兒一愣,硬著頭皮說道。

「我沒空。」葉凡頭也沒回,繼續朝著大門走去,氣得木月兒差點要咬牙了,呼拉一聲,一陣風刮過,眼前人影一閃,木月兒叉著腰站在了葉凡面前。

「幹嘛,大白天裝鬼會嚇死人的。」葉凡譏諷道。

「姓葉的,你那藥丸還有沒有,多少錢一顆,你出個價。」木月兒十分霸道,說道。

「呵呵,那可是無價之寶。」葉凡淡然一笑。

「開個價吧,本姑娘有錢。不差這點小錢。」木月兒炫富了,十足的爆發戶一個。

「不多,這麼多就夠了,一顆。」葉凡伸出了一根指頭。

「一萬塊,是不貴。本姑娘善心大發,多給點,五萬塊一顆怎麼樣?」木月兒趾高氣揚。

「你錯了,是一億元一顆。」葉凡說著,還看了看一臉憤怒的木月兒一眼,補充道,「而且,是美金。人民幣的話,你換算一下也行。不過,要按黑市價。銀行的兌換價太低,不划算。」

「你怎麼不去搶,你個混蛋,財迷1木月兒終於沒憋住,連珠炮般轟向了葉老大。

「木大小姐,這是兩廂情願的事。一個巴掌拍不響的,你情我願,我葉凡又沒逼著你買。你不要自有人要,現代人誰不想多活幾年。沒準兒我賣給比爾蓋茨拿得更多。」葉凡聳了聳肩,一幅流虻相。

「你認為吃定我了是不是?」木月兒哼道。

「你要這樣認為也行,不過我要慎重的告訴你。過了這村就沒那店了,咱這藥丸你是再找不到第二家分號的。

而且,製作藥丸的稀罕藥材現在市面上根本就買不到。你有千金也沒用。

要抓緊,限你二天時間內作決定。不然的話,本人要把藥丸轉手給別人了。」葉凡一臉正經,說道。今天決定要非要狠狠的打擊一下這娘們的勢氣不可。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