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一百二十一章天空之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一百二十一章天空之門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我的稀世藥丸在你嘴裡成狗皮膏藥了是不是?你這算的是什麼菜,白菜價都談不上,只能算是爛白菜價。而且,你也講過,老瘋子功力驚人,沒準兒比我還厲害。咱們去搶了他的寶貝,他還不剁了我喂狗。」葉凡講道。

「那是你的事,是你們要我們投資的。而且,這個價已經不錯了。

你算算,一千萬美金擱民間放貸的話一年的利息是多少。光是這一個月的利息就夠買你的生命潛力丸了。

你還嫌價低,不得了的高了。那是因為本姑娘仁慈,一旦有我的錢注資進來,你們橫空的騰飛將不再是夢想。

到時,橫空發展起來了,你有了陞官的資本。官帽子一提,你葉大老闆不又風光了。

當然,一切事都是有風險的。至於會不會被老瘋子追殺,那得想個萬全之策。

這個,就算是你陞官路上的風險吧。」木月兒這張嘴還真是溜,講得是頭頭是道的。

葉老大差點被噎住了,這貨瞪了木月兒一眼,突然笑道:「二十顆就成交八個億。談得來就談,談不來拉倒。咱還可以另找東家投資嘛。不過,生命可就只有一次。」

「男人怎麼像是娘們,談好的居然還變卦。一遇到危險你就想撤,我看輕你了。」木月兒估計用的是激將法。

「呵呵,那是本人的事,跟你沒辦法。成不成你給個話。」葉凡手握主動,拿出一支煙也給叼上了。這貨弔兒郎當翹上了二郎腿,悠哉得很。

這回輪到木月兒狠狠然了,最後一咬牙。說道:「20顆就20顆,咱們馬上就去,爭取明天早上趕到燕角山。不過,這20顆的量夠不夠激發我爺爺的潛能,你給個實話。」

「你以為我那般功利的人嗎?首先。雲老的身體跟生命才是最重要的。

20顆量足夠,兩個月一顆,可以用上將近四年了。估計,說句實話,雲老如果還能活上四年,那是他的福氣了。

前段時間已經都處於迴光返照的階段了。幸好你的到來給了他的第二次生命。

所以。光是藥物還不行。平時你這個親孫女對他的關懷才是至關重要的。

藥物只能起到輔助作用,你不要本末倒置了。」葉凡臉色很認真,很真誠。

「如果說你不功利,這句話我絕不信。當官的都是說滴一套做的又是另一套。

在他們嘴裡能聽出幾句實話來。不過,你說你對我爺爺還是有些感情的,這一點我相信。

暫時就這麼定吧。20顆就20顆,讓我再相信你一次。」木月兒說道。

終南山在秦嶺山脈中,又名太乙山、地肺山、中南山、周南山,簡稱南山,是秦嶺山脈的一段,此處千峰疊翠,景色幽美。素有「仙都」、「洞天之冠」和「天下第一福地」的美稱。

而其主峰位於長安區境內,海拔2604米。對聯:「福如東海長流水,壽比南山不老松」中的南山指的就是此山。

終南山主峰太白山盛產藥材,素有「草藥王國」之稱,在當地至今都傳唱著「太乙山,遍地寶、有病不用愁,上山扯把草」的歌謠。太乙山黑膏便產自於此……

葉凡帶著車天,牛霸以及木月兒穿行在這人煙稀少的地方,秦嶺山脈中許多地方都是無人區。

開始時還能看到稀落的幾個村莊,後來基本上不見了村莊。

木月兒來過n次了。倒也輕車熟路的。再加上四人功底子還不錯,這行走起來跟神行太保也有得一比。

不過,每到一個景緻還不錯的地方葉凡都會要求停下來休息一陣子。趁機觀賞一下秦嶺的美景。

對於木月兒來講這些都膩了,所以一直催著葉凡趕路。

牛霸這傢伙倒是沒心沒肺的,走也可停也可。這傢伙對外邊的一切都非常的好奇。這邊摸摸那邊踢踢。快樂得很。

偶爾還會抓回一隻野兔在休息時就烤了吃。

不過,在第二次燒烤時卻是遇上了巡山的森林武警。不過,葉凡把部里的證件一亮,什麼事都好辦。武警還要求為葉凡無償提供一些用具,不過,被葉凡拒絕了。

最後,武警還教葉凡怎麼樣燒烤。當然,在防火一塊上葉老大四人也做得很到位,倒不用擔心會引起森林大火什麼。

「聽說秦嶺這邊經常會碰上倒斗的高手,不過,一路下來,我們沒發現這些人。」葉凡問道。

「你哪能見到他們,他們一個個跑得比兔子還快。而且,感覺非常的靈敏。

一遇上風吹草動,他們早藏起來了。就是我們有時也很難碰上他們。」一個滿臉絡腮鬍子的武警上尉說道,他看了葉凡一眼,說道,「首長,不過,要這裡行走一定要小心。

像那些倒斗的傢伙全是亡命之徒。他們身上好多都帶得有槍支,而且,伏擊攻擊方面經驗非常的豐富。

你們去什麼地方,要不我派四個兵蛋子給你帶路怎麼樣?有他們在再厲害的倒斗大家也不敢正面攻擊的。」

「呵呵,不必了,我們能自保。」葉凡拒絕了。

「那可不行,首長,這裡真是很危險的。而且,這一帶都是我們部隊守護的範圍,要是首長有個什麼,我們的責任可就大了。」上尉很熱情。

「兔小弟,你跑個卵球埃」這時,牛霸那粗聲粗氣的喊聲傳來,大家看了過去,發現這貨手一伸,一隻野兔在空中掙扎著,不過,好像牛霸的手有吸力似的。野兔儘管四足騰挪著,可還是被牛霸吸進了手中。

上尉一看,頓時色變。

至於其他幾個兵蛋子,全目瞪口呆了。轉爾,像望神人一般看著牛霸。

「看啥。我只是首長身邊最差的保鏢。」牛霸貌似傻乎乎的笑道。

兵蛋子們一聽,更是肅然起敬。最差的保鏢都如此厲害了,那另外兩個保鏢一男一女還了得。

上尉心中釋然了,知道有這種高手在保護首長,還用自己出什麼頭?

不過葉凡在心裡暗贊牛霸聰明。估計這傢伙也是看到上尉同志太『熱情』所以才小露了一手隔空吸物的高招,果然奏效,頓時就讓上尉同志知趣的閉上了嘴。

過了一會兒,一個兵蛋子說道:「張頭,昨天你講在沙漠中見到的海市蜃樓的事還沒講完。現在反正是休息,把下邊見到的說來聽聽。別吊我們胃口了。這不,昨晚上連覺都沒睡好。」

「昨天講到啥地方了?」張上尉笑道。

「不是講到天空中開了一扇門,門上有許多的星星,好像滿天的鑽石一樣在閃著光彩。」另一個戰士介面道。

葉凡一聽,頓時一愣,關注了起來。因為他想到了荒島中所見到的最後那尊神秘雕像手一劃就出現過這種情景。

但是。葉凡在潛意識中認為這只是巧合罷了。沙漠海市蜃樓現象可是不少。

「呵呵,這個,那扇門啊在空中,門上好像刻得有什麼,但是看不清楚。今天到此為止,要聽故事如何,請聽下回分解。」張上尉笑道。

「就這點。連長,你也太會弔人胃口了吧。就講了一句,不行不行,咱們大家共同要求連長講下去。一直要講到結束為止。」先前那個兵蛋子起鬨了。

「好啊好啊,肯定得講完。」

「那是必須的,不能把咱們弔死。」

「連長如果不講咱們回去告訴嫂子,說他在村子里拈花惹草的。」

「可別,各位小弟們,饒過張哥我吧。」張連長趕緊討饒,看了葉凡一眼。趕緊說道,「當作首長面可別亂講話,不過,實話跟你們講吧,我也僅看到這些。你叫我接下去講也著實講不出來了。所以才整了個下回分解來吊大家胃口的。」

「騙人。不可能,那扇門肯定打開了,裡面是不是有金銀財寶,再不就是有美嬌娘從里在走出來。連長是不是瞧上她了捨不得告訴我們。」一個中尉乾笑道。

「天可作證,我以黨性作保1見張連長都發誓了,眾屬下終於饒過了他。

告別張連長一行人,葉凡四人繼續前行。

終於到了燕角山。

燕角山只是終南山中一處地方,地方非常的偏僻,周遭二三十里之地都沒人家居住,入眼過去就是芳草跟叢林,植被倒是茂盛得很,有抬頭不見天日之感。

不過,當木月兒停下腳步不走之時,葉凡三人都傻眼了。

因為,木月兒停步的地方居然是一片的亂葬崗。一些墳墓亂七八糟的擺在這裡,好多墳墓都給人挖開了。而白森森的骨頭更是到外散落著,一股莫名的陰氣讓人心頭很不舒服。

而墓碑也是東倒西歪著,估計各朝各代這裡都有吧。

「木月兒,這裡不會是老瘋子的居住地吧?」葉凡問道。

「老瘋子雖瘋,肯定是個高人,沒準兒還是裝瘋的,怎麼可能住這個亂七八糟的地方?」牛霸哼哼道。

車天也差不多眼神兒。

「你們想錯了,這就是老瘋子居住的地方。」木月兒一聲既出,葉老大三人全傻眼了,獃獃的看著這髒亂差得很的亂葬崗。

「這裡也能住人?」牛霸忍不住了,這貨抽了抽鼻子。

「這裡估計以前出現過許多倒斗的,所以才整成這個樣子了。再加上太偏僻,政府也管不著,所以就成這個樣子了。你們跟我來。」木月兒講著帶頭走去,轉頭又沖三人叮囑道,「你們腳步輕點,咱們這次是去偷東西,不是什麼光彩事。最好是神不知鬼不覺的就更好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