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一百二十二章老瘋子的窩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一百二十二章老瘋子的窩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曉得,真是嗦。」牛霸哼道,四人貓著腳步,運起輕身提縱術往前小心的走著,基本上沒發出什麼聲音來。

不久,到了一塊斷開倒在地下的石碑前。這塊石碑相當的高大,它大半截躺地下長也達到二米多,估計豎起來時有三米多高。

葉凡用鷹眼瞄了瞄。

「看了也白看,早模糊了小說章節。」木月兒掃了石碑一眼小聲講道。

「估計是年代太久了。」牛霸小聲講道。

「不是,是有人故意搞成這個樣子的。這上面原來肯定有記載原主人的一些事,這叫墓志銘。不過,被什麼人人為的搞模糊了。估計是不想讓人琢磨出墓主人的身份。」葉凡搖了搖頭。

「怎麼可能,以前來的時候我觀察過這半截石碑好久了。而且還用手摸過多少回了。如果是搞模糊的,那怎麼一點看不出刀磨或打磨的痕?」木月兒顯然不信。

「你懂什麼,這是人家用手直接在石碑上抹出來的。當然看上去就很自然了。因為手很柔弱的,沒有刀鋒的痕。」這時。車天冷哼了一聲。

「用手摸出來,那這人豈不是大高手了?」牛霸突然想到這個,感覺聲音粗了點,趕緊伸手把嘴巴給捂住了。

「你以為你那點身手就是高手了是不是?天下大得很,能人輩出,即使是現代社會那又怎麼樣。地球有著五六十億人口,就不能出現幾十個上百個的絕頂高手。就這個,咱們先生就能隨手做到。」車天譏諷道。

牛霸跟木月兒一聽,那眼神瞧著葉凡好像看外星人似的。

「葉大,你真能辦到嗎?」牛霸湊過來,一臉好奇的問道。

「他不就比我厲害一點,不可能會辦到。能用手如此自然的摸出如此的模糊墓碑之人,那內氣之控制已經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

這堅硬的青石在他手中猶如爛泥一般。不然,不可能能做到如此的自然而不留痕。

像我們如果用拳頭打也能打掉石塊的,但那痕就太明顯了。這種手筆。至少也得是半先天高手。

12段位頂階都不成。」木月兒不屑的看了葉凡一眼,打死她也不信這傢伙會是半先天高手。

「呵呵,馬馬虎虎啦1葉凡斜瞄了木月兒一眼,一句話出來,牛霸呆住了。

而木月兒滿臉的鄙視,哼,「你就吹吧。想不到高官也喜歡吹牛,倒是少見。」

「是嗎?」葉凡淡淡的說著,隨手在旁邊一塊碎石上一摸,牛霸忍不住小聲叫道,「真絕了,還真像是這種手筆。」

這貨那是滿臉的崇拜。

至於木月兒。看著那碎石條發獃了幾秒鐘。唉道:「難怪我會輸,不冤。不過,我不明白。你一個大高手,何苦鵲睦習澹吃力不討好不說,還得受好多的條條框框限制著,多不自在。天地這麼大,憑你的身手。完全可以自在逍遙了。」

「你才知道。就以為你有幾個錢。咱們先生幾年前就是幾十億的富翁了。

你那點小錢,人家根本沒擱在眼中。而且。先生從來只為國為民,而且經常為公家的事自己貼錢,經常出生入死。你們知道什麼,跟先生比,你們什麼都不是。」車天不時時機的編排起木月兒來。

木月兒頭一次沉默了,她發獃了足有二分鐘才回過神來。不過,看葉凡的眼神似乎是發生了些許變化。

葉凡小惱的看了看車天,笑道:「你就幫我吹吧,繼續吹。到時整出個『吹震門』事件來,人家美女妹子要看上我咋辦,我可是有老婆的人了。咱們當官的是不允許包二奶的。那可是要掉帽子滴。」

「美滴你,你那自我感覺也太良好了。這個,只能講你是一個為國為民的好官,那又有什麼。

像你這種官員咱們國家還不少,又不止你一個。有啥稀奇的,要不是知道你是這樣的人,我才不肯把8個億投進來呢。

我木月兒不貪錢,但是,這些錢也是我爺爺辛辛苦苦賺來的,可不能隨便的打了水漂。」木月兒撇了撇嘴,一句話出來,差點噎著葉老大了。

「老瘋子可能出去了,一般這個時候老瘋子就會跟到幾十裡外的一個瀑布前大哭。」木月兒靜心觀察了一陣子,說道。

葉凡也運用鷹眼掃描了一陣子,點了點頭道:「應該沒人,咱們抓緊時間進去弄到東西就走。我有種不好的預感。這老瘋子是個高手,真正的高手。咱們四個可別栽進去真給剁了喂狗了。」

木月兒帶路,搬開了一個巨大的石板,底下露出一個洞來。旁邊都磨得很光滑了,說明平時經常有人進出。

木月兒沒講話,帶頭進去了,葉凡三人也跟著進去了。

這地洞非常的糟糕,坑坑窪窪的一點都不平。

「這個難道是摸金校尉們挖的盜洞?」牛霸小聲問道。

「有點像是,連洞道都沒有修理過。好像挖得很倉促。」葉凡講道。

「下邊精緻著。」木月兒哼了一聲。

果然,不久又掀開一塊重達幾千斤的大石頭,露出一排台階來。沿著台階而下,洞壁兩側居然雕著車馬等人物形象,還有侍女將軍等圖案。

「這下邊好像是王候墓?」葉凡問道。

「你猜對了,上頭是亂葬崗,而這亂葬崗下有秘密。這才是真正的王候之墓。估計是更早前古代的王爺什麼的墓,後來時代變遷,墓地下沉,上頭又給山石蓋住了,後來人又亂葬了墳墓。」木月兒講道。

「難道那紅薯樣的東西就是種在墓室里,沒有陽光怎麼成活?」牛霸問道。

「呵呵,下去了你自然就明白了。」木月兒笑道,不久,到了墓室中心位置,發現下邊墓室搞得很不錯。

中央一口石棺很大,葉凡發現,石棺中早沒了人骨,裡面空溜溜的什麼都沒。

石棺周遭還擺著一些生活用具,比如自貯式電爐子,鍋碗瓢盆等。

「老瘋子還會煮東西吃,說明此人沒有真瘋。」葉凡講道。

「他這瘋癲也許是間歇式的,發作起來就不得了。」木月兒講道。轉道輕車熟路的往旁邊拐了過去。

「石棺中的王爺呢?」牛霸好奇的問道。

「早給老瘋子扔到外邊亂葬崗了,那些散落的骨頭中也許就有王爺的。」木月兒說。

「莫非老瘋子就睡這石棺中?」牛霸打了個寒顫,一臉怪怪。

「沒錯,老瘋子喜歡睡這石棺。這石棺是下等玉石打製成的,老瘋子睡的時候連個枕頭都不用。

不過,我過來時都是自帶被子什麼的。不過,走的時候老瘋子就會把我的東西扔出去。

下次來時我只好又買新的過來了。」木月兒講著,前方突然有亮光。葉凡還以為走出墓室到外邊了。

走近一看,才發現裡面是個側墓室。而墓室的地下鋪著泥巴,而一些長得像紅薯樣子的植物就爬在泥地里。泥地方圓有十米寬度。整得很平,而泥地旁一點泥巴都沒散落出來。

「怎麼樣,現在知道這些植物怎麼能活了吧?」木月兒得意的望著頂上。

「原來如此,還真是絕了。老瘋子居然直接打通了頂上,估計一直通到外界。

而陽光從一個直徑大如二米的圓桌大的天井洞直射下來,正好照在那片植物上。」葉凡點了點頭。

看了看這些植物,又伸手摸了摸,說道,「看上去的確像是紅薯,太像了。莫非還真是紅薯?」

「怎麼可能,費了這麼大力氣去種一些紅薯,那豈不是吃飽了撐著。到外邊隨便挖塊地種下去就行了。老瘋子再瘋也不可能幹這種蠢事。」木月兒說著,「而且,如果是紅薯,老瘋子怎麼當寶一般。我當時只是挖了一個出來還沒咬下去就被他搶走了。而且,那臉色很可怕,好像橇了他的祖墳似的。」

「那這樣看來應該不是紅薯,這種太平常之物一個高手如此對待,應該不可能。」葉凡說著挖了下去。

「挖者死1突然,一道聲音從天井圓洞上傳來,葉凡感覺頭突然一陣子劇痛。

這貨趕緊利用魚龍十八變的逃跑功閃了過去,但是,低頭一看,手背上還是留下了一道紫青之痕。

而唰啦一聲,一道人影從天井裡直降了下來。

「不好,快跑,老瘋子。」木月兒嚇得臉色慘白,轉身就想溜。

車天跟牛霸二話不說轉身就要跑,不過,四人都感覺一股大力傳來。

好像此刻這個墓室四周都布滿了一堵堵的牆似的。眼見著出口就在眼前,就是撞不過去。

葉凡知道,今天遇上大麻煩了。這個老瘋子,很可能是先天強者,或者說是半先天大圓滿的強者。就是四個湊一堆也絕不會是人家對手。

四人各施展絕技在捅著那堵無形的牆,不過,好像在彈棉花一般。

啪啪啪……

當再一次撞擊在棉花牆上時,棉花牆突然變成了冰凌的塊狀一般。一塊塊石頭樣的東西好像手掌拍打在了四人身上。

葉凡知道,這些都是老瘋子的內氣化成的。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