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一百二十四章真它娘的是這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一百二十四章真它娘的是這個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洛易……」就在葉老大快堅持不住要暈倒時,傳來一道相當凄婉的聲音,梅千雪穿著有朵朵梅花的衣衫站在了兩人中間的旁側。

「你……你是誰?」老瘋子看著梅千雪,獃痴的看著,一會兒又抓抓頭髮,叫道,「我是誰,你是,梅千雪,這個名字好熟。」

「洛易,我是千雪,你的千雪。」梅千雪再也忍不住了,撲了過去。

「前輩,別過去,他現在有些糊塗,要是傷了你怎麼辦?」葉凡趕緊叫道小說章節。

「他是洛易,洛易是不會傷我的。」梅千雪不聽,撲了過去。

啪地一聲脆響,梅千雪被老瘋子一巴掌拍得摔倒在十幾米開外。

「不要過來,我要殺了他們三個。」老瘋子尖叫道。

「你忘了,洛易,我們曾經在……那個時候你們家裡人不同意,罵我是妖精,你……」梅千雪開始講他們的故事了。

老瘋子很專註的聽著,開始恢復平靜下來。梅千雪講著,含著淚走了過去。

「來,乖!讓你最心愛的女人抱抱,洛易,咱們有女兒了,她叫洛雪飄梅,咱們倆的女兒,站你對面的這個是你的女婿,你不能傷了他……「梅千雪到了洛易面前,伸手輕輕把洛易的頭抱進了懷裡。

「礙…嗚……」老瘋子居然像個孩子般的哭了起來。

「乖!乖1梅千雪輕輕拍著洛易的肩膀,像是慈愛的母親在哄一個正在哭的嬰兒。

不久,老瘋子居然躺在梅千雪懷裡睡著了。那呼嚕聲是震天動地,葉老大看了直想笑,不過不敢。

「梅姨,他真是洛易的嗎?」葉凡問道。

「謝謝你了葉凡,他真是洛易,他受過很多苦,你看,臉上刀疤有七八條。他破相了。現在。居然連神智都這樣子。洛易……洛易……」梅千雪心疼直掉眼淚。

「這個,你們,今後……」葉凡有些尷尬,但還是忍不住,問道。

「他是我梅千雪在這個世上唯一的男人,我會慢慢讓他恢復的。放心,我帶他回巫山宮。那裡他較熟悉。今後相當長的時間你們不要來打擾我們。這段時間我不在,你多去洛雪那邊。」梅千雪說道。

「對了,老瘋子,不,是洛易前輩在地下墓室里種了一塊地,種著許多長得像紅薯一樣的東西。

我懷疑它應該不是紅薯。因為,洛易寶貝得不行。不讓人動一下,如果真是像幾百年老山參那種好東西,我想拔些回去。

因為,我跟這位木月兒姑娘有交易……」葉凡把生命潛力丸的事講了一遍。

「你們陪我下去看看。」梅千雪一聽,愣了一下點醒了車天三人,抱著洛易下去了。當看見那片地時,頓時瞪大了雙眼。突然洛洛大笑了起來。

「笑。笑啥?」葉凡有些丈二和尚樣子。

「你們想左了,這的確就是紅薯。正正宗宗的安東省移來的紅薯。」梅千雪拔出一個地瓜,咬了一口,笑了起來,又丟了一個給葉凡,葉凡咬了咬,憤憤然了,「還真是紅薯,就這玩意兒,市面上要多少有多少,幾毛錢一斤,還真是的,他還當寶,為此差點要了我們小命。」

「唉,這是我跟他的故事。」梅千雪婉爾一笑,神秘得很,葉凡不好意思問,向木月兒眨巴了一下眼睛。

「前輩,能不能講講這紅薯的故事,我們後輩們太好奇了。」木月兒純純的問道。

「葉凡,又要禍害一個清純姑娘啦是不是?」想不到梅千雪居然似笑非笑的看了看葉凡跟木月兒。

「哪裡,前輩想左了,我跟她是兄妹。剛認的乾妹妹。」葉凡臉一紅,趕緊辯解道。

這話要是傳到洛雪耳里,那豈不是自找麻煩。洛雪雖說不管自己的事,但擱在明眼上的東西總不能視而不見。

「誰是你乾妹妹了,我可是沒答應過。」想不到木月兒當即就翻臉了,一點面子不給。

「看到沒,人家都不承認了。」梅千雪笑了笑,說,「不是乾妹子那就當情妹子了是不是姑娘?」

「天下男人死光我也不會當他的那個,官員的情婦,想起來都噁心。」木月兒憤憤然說道。

「咯咯咯,官員的情婦,講得好。姑娘,你可是要拿捏住了。葉凡功力高,身邊的美人可是不少的。

他的情婦啊,都可以排得上一個加強連,所以,你要注意,別被騙了,到時後悔莫及。

如果你真喜歡他,那隻能是情婦第n多號了。」梅千雪居然打趣了起來,估計是見到洛易心情不錯,笑開了。

「前輩你還沒講紅薯的故事呢?」牛霸忍不住插了一句。

「呵呵,以前年青時我跟洛易相識了,也相愛了。我從小愛吃紅薯,特別是烤紅薯很好吃。可是洛易最討厭紅薯,我們倆個經常為此鬧彆扭。他一見我吃紅薯就說想吐會走開,想不到因為一些事咱們分開了,他現在倒是喜歡上紅薯了,唉……」梅千雪嘆氣道。

「唉,失去了才知道紅薯也是這麼可愛。」木月兒嘆了口氣。

葉老大四人一臉有些失落的離開了燕角山。

「木月兒,回去后我希望就能簽約了,你就別再折騰了。而且,咱們的承諾也完成得差不多了。這次的事也是你誤導的,我們已經出過力了,而且,差點因此丟了小命。」葉凡講道。

「不行,生命潛力丸沒有著落之前都不行。」木月兒耍賴了。

「講話要算數,人說君子一言駟馬難追。」葉凡生氣了。

「我可不是君子,咱木月兒就一正宗的小女子。你沒聽說過嗎,惟女子與小人難養也,咯咯咯……」木月兒不以為恥,氣得葉老大差點抓狂。

「你不簽約咱們的交易到此為止,你回你的白雲庵,老子當老子的橫空老總。我不信,地球離了你們華星集團就不轉了。」葉凡生氣了,打了聲招呼帶著車天跟牛霸就要離開。

「慢點,別生氣嘛,簽約可以,不過,你得答應還得為我想辦法。我給你半年時間怎麼樣,我可以先簽約的。」木月兒一看,知道葉老大是真生氣了,還真怕他撒手不管了。

「成交。」葉凡突然笑了。

「笑成這樣子,非奸即盜。姓葉的,是不是有什麼陰謀?」木月兒一愣,問道。

「給你們講個故事,安東省橫江一帶有個叫田離秋的傢伙,估計50多歲,他是鐵漂門的掌舵人。

他們那個門派弟子並不多,大概就一百多號人,其中有六成都是普通的打工者。

剩下的三成不到才是真正有著身手的練功者。不過,大部分弟子身手並不高,他們其實是以經商身份生存下來的。

開了個水運公司叫『鐵漂公司』。平時這些人都在安都十橫江』一帶活動著。

這些人水功相當的厲害,一般的弟子踩著一塊木板就能在水上漂,所以叫鐵漂門。

而此人跟我一個叫吳俊的手下的師傅有仇,搶走了他的接近二百年的天山雪松蓮,據說這雪松蓮的營養價值比天山雪蓮還要高上一截。「葉凡笑道。

「你的意思是咱們把雪松蓮弄回來配製生命潛力丸?」木月兒不笨,一聽就明白了。

「聰明,當然,如果這雪松蓮沒被田離秋那傢伙吃掉了的話。不過,即便是吃了。

但是,我答應吳俊的師傅等有能力時會去解決這個問題。現在時機已經成熟。

幾年前田離秋不過十二段頂階,現在即便是踩了狗屎,最多突破到半先天,咱們幾個去,足夠解決掉他了。」葉凡哼道。

「都幾十年前的事了,那雪松蓮八成是被吃了。」木月兒有些喪氣。

「死馬當活馬治吧。」葉凡說道。

「就是沒吃掉,這雪松蓮不過二百年左右,是不是年份也太淺了,估計發揮的潛力作用也不是很大。」木月兒轉爾又講道。

「總會有些效果的,現在不要講二百年,就是幾十年的也難找到了。」牛霸說道。

「那咱們現在就趕過去,到安東省也不遠,直接坐飛機過去。」木月兒說道。

「要不要通知一下吳俊?」車天問道。

「他已經到了安東省了,提前一步去打探鐵漂門的消息了。」葉凡講道。

四人匆匆到了安東省橫江。

吳俊帶著個草帽把葉凡四人帶進了橫江賓館。說是賓館,其實還不如南方私人開的公寓式旅店。臟不說,還亂七八糟的。

「這裡就這個條件,先生湊和著住住了。」吳俊講道。

「呵呵,沒事,咱們是來辦事的,不是來享受。」葉凡笑道,看了吳俊一眼,問道,「打聽得怎麼樣了?」

「田離秋看上去很精幹,有沒突破半先天我不清楚。即便是服用了天山雪松蓮也未必一下子就能突破。畢竟,要突破也需要天時地利人和。不過,鐵漂門的壟斷生意是越做越大了。正經商人們是敢怒不敢言。私底下被打的人不少。」吳俊講道。

「吳俊,如果雪松蓮被吃了,你的突破不是沒希望了?你會不會怨恨先生?」車天突然插了一句。

因為吳俊就住在紅葉堡,跟車天牛霸他們倒也混熟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