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一百二十六章一切實力說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一百二十六章一切實力說話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不過,pngbin伸出了一隻手架在了田離秋手腕上。拿捏很得當,宛如拿捏住了蛇之七寸,田離秋動了動居然掙扎不了,臉上頓時顯出震驚神情盯著葉凡。

哼道:「閣下是誰?」

「公安局的,拿下1葉凡下命令道,這時,幾十個便衣幹警包圍上石舫三下五除二把鐵漂門的弟了們全都壓倒在地並且銬了起來。

「去你嗎滴1田離秋霸氣上來,身子彈動而起,肚皮一鼓,一道煞氣在肚皮周遭形成,好像一塊塊的石板撞向了葉凡身體 」「小說章節 。

「米粒之珠也顯光彩。」葉凡冷哼一聲,反手一扳,田離秋沒拿穩身子被一扯地一聲撞在船板上表演了一個瀟洒的狗啃泥。不過,這裡沒泥田離秋只能吃木板了。

老傢伙暴怒了,手一扯,茶几上的茶杯被他內氣扯動著旋轉著往葉凡頭上旋轉而去。

「小把戲罷了。」葉老大幹脆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手一扯,茶杯穩當停在了桌上。

連茶水都沒撒出分毫,田離秋瞳孔睜大,知道今天遇上硬把子了。

他突然彈身飛到河裡,雙腳踩在水上往外就想逃去。

「有本爺在,你還想逃?」葉凡冷哼一聲,手往水中一拍,頓時,田離秋面前風浪湧起足有一米高。

激浪翻滾,田離秋給盪得左搖右擺著都站不穩當了,老傢伙一咬牙,好漢不吃眼前虧,因為,那些便衣警察們全都拿著手槍盯著自己的。

這傢伙老牙一咬一個撲騰往河裡鑽去,田離秋作為鐵漂門掌門,在空中即將入水的姿勢還是相當好看的,絕不輸給奧運跳水名將們滴。

不過,地一聲。

田離秋腦袋上立刻腫出一個紫血色的大包子來,老田同志憤怒啊,這是哪位同志把這麼大塊厚木板給扔進河裡漂到老子入水的地方來了。

這豈不是添亂嘛。

氣憤歸氣憤。逃命要緊。不過,老田同志決定要把這害得自己腦袋上長了『包子』的厚木板給砸碎才能解心頭之恨。

於是一拳砸了過去,不過,老田一愣,因為,他並沒發現河上漂著厚木板,好像是一薄冰塊似的。

河裡怎麼可能有冰塊漂著。如果說是寒冬臘月在哈爾濱那地兒還有可能。

在咱們這安東省即便是寒冬臘月也不可能結冰的。更何況,現在可是八月,正大夏天呢。哈爾濱的河上都接不到冰。

可是,實實在在河面上就是漂著那麼一塊詭異的冰。

老田同志揉了揉眼,氣得一腳想狠踩在冰塊上爾後利用冰塊的反挫之力再次騰空想拋得遠點來個瀟洒跳水。

不過,田離秋腳剛蹬在冰塊上。還沒等他騰起。冰塊詭異的突然斷裂開成了幾截。

田離秋一看正想騰起,不過,顯然晚啦。

那幾截冰塊突然橫的橫豎的豎一下了立起把田離秋罩在了其中,老田頓時好像是罩在一個用五毫米厚的玻璃製成的罩子中。

田離秋被囚入玻璃籠中,老傢伙急得拚命了。拳腳全往冰罩上踹著打著。就連腰間的軟刀都給他拔出來內氣灌入后直往冰罩上劈去。

來來回回整了幾百下,老田都快脫力了。可是這薄薄的冰罩子就是砸不碎,好像突然間變成合金剛罩了。

「別浪費力氣了,上來吧。」葉凡坐椅子上笑道。手往船上一扯。冰罩子帶著田離秋騰到空中。

葉凡手微微動著,田離秋在空中下下旋轉。好像坐摩天輪一般來來回回,上上下下來了幾十年。

而且那速度奇快,田離秋在冰罩里左撞右碰上下翻滾著。好像很慘啊,葉凡一看,這傢伙差不多遍體鱗傷了,於是手一扯。

冰罩子從空中直往船上砸下,地一聲巨響。

冰罩子帶著田離秋直接就把船甲板撞了個窟窿下到了船艙裡頭,而葉凡伸手往上一提,內氣卷帶著田離秋從下邊提升到甲板上,又是啪地一聲,田離秋像條死狗樣癱躺在了地下。

這一切,讓船上除車天外的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穿便衣的警察們自然在心裡震驚不已,心說這冰從哪裡來,豈不成了仙術。

不過,同志們都相信這冰塊應該是這位年青人早就藏在河裡的。

估計是這位年輕的高手了解過田離秋的習性,專門設計了冰塊逮捕法。

當然,警察同志們心裡就僅剩下崇拜了。要不是場面太過於嚴肅,他們早高喊『葉教主萬歲』了。

至於被銬上的鐵漂門弟了們,一個個在喪氣之餘早就哭喪著臉了。

當然,葉老大那高絕的功力也讓這些弟子們覺得輸得不冤,鐵漂門就應該倒在他手中才能對得起鐵漂門這招牌。

葉凡伸指一彈,封了田離秋穴位。

「銬起來帶回去嚴加審問。」葉凡一臉嚴肅的下命令道。

「放了我,你們敢抓我1這時,紅衣人大叫道。

「不敢抓你,你丫的算哪根蔥1牛霸可是來勁頭了,啪啪啪掄起巴掌給這傢伙帶來了十幾下。停手時紅衣人已經腫成豬頭了。

「我是崑崙派的紅道子,你們敢打我,老子……」紅道子剛叫到這裡,又是連著聲響起,牛霸手改腳踹了,連著七八下,痛得這傢伙直想喊媽。

「崑崙……」紅道子還想擺他那崑崙大派的威風,不過,剛叫出崑崙兩字,又挨了牛霸幾腳下來,這傢伙再也不敢喊了。

僅僅過去二個小時,橫江縣公安局一聲槍響。結束了公安局長錢重同志四十歲的『壽命』。

王朝來報,錢重在橫江縣公安局局長辦公室自殺了。

「貪了多少錢?」葉凡問道。

「錢倒貪不多,就一百多萬。不過,有一處別墅,價值五百多萬。、

不過,他支持田離秋的事太多。而錢重主要是看安東省公安廳副廳長張上水面子。

而錢重也是張副廳長一手提拔起來的。所以,錢重到橫江縣來就是支持田離秋的鐵漂門發財的。」王朝說道。

「那張副廳長估計是大貪了?」葉凡哼聲道。

「也不算,只是份內的事。」王朝答道,葉凡一臉訝然看著王朝,問。「這個。怎麼解釋?」

「張上水本來就是田離秋的表弟,今年四十歲。比田離秋小了十幾歲,他從小就是田離秋出資培養起來的。

一直小學到中學大學直到後來參加工作。這些年下來,都是田離秋在背後給錢給力,才讓他坐上了省公安廳副廳長位置。

所以,張上水也算是鐵漂門的後代,自然是他份內的事了。當然。這些年下來,張上心所花的大筆的錢都是田離秋給的。」王朝講道。

「看來,可以向安東省紀委隆!幣斗菜檔饋

「可以了,我mshng去省會一趟。」王朝說道。

「對了,天山雪松蓮呢?」葉凡問道。

「早他嗎滴被田離秋這王八蛋給吃掉了,不過。這老傢伙還是沒能突破到半先天。估計這天山雪松蓮年代太淺,就一百多年,營養濃縮度不夠高。或者是田離秋根骨不行,基礎沒打好。」王朝忍不住罵道。

「估計也是,拿來配製生命潛力丸的話效果估計也不怎麼樣。沒有就沒有了。對了,論罪的話他的三個手下估計也能把牢底坐穿了吧?」葉凡問道。

「呵呵,那當然,包括田離秋。不過嘛。下午的時候龔頭兒聽了你的彙報后很是高興。

總部派來的人估計快到安東省了。只是。水母這個女子很倔,葉大如果把她給收了的話就怕反倒惹出什麼麻煩就不好了。

這種有異心的人擱在身邊可是不安全的。」王朝略顯得有些擔心了。

「呵呵。維基斯群島那邊總得安排一二個身手較高的女保鏢給她,不然,我有些不放心。洛飛雖說功力高,但是,他畢竟是個男子,不大方便。至於說降服水母,我有的是辦法。這點你倒是不用擔心什麼。」葉凡知道。

「這事就怕紙包不住火。」王朝講道。

「呵呵,你是擔心龔頭兒也會曉得水母這個人。而且會知道她是田離秋三個手下中境界最高的?」葉凡笑道。

「沒錯,組裡現在缺人。而水晶島一戰犧牲了二位同志,而這邊重傷退出又有三位同志。

一下子去了五個,連西門將軍都退出去了。總部急需要人手補充。這下子鐵漂門倒下正是給了總部機會。

龔頭兒早上給你一彙報,估計早就派人查過了。他們更有辦法,咱們知道的,他們估計早就知道了。」王朝說道。

「無妨。」葉凡擺了擺手,一臉的淡定。

「明白了,估計你早就跟龔頭兒打過招呼了吧?」王朝笑道。

「沒有?」葉凡微微搖頭。

「沒有,那這個?」王朝要打破沙鍋問到底了。

「這事大家都是明白人,你想想。咱們這次橫掃鐵漂門是不是給組裡大大的增加了人才。

田離秋才50出頭一些,完全可以再為組裡效力上二十年,而且,沒準兒還能為組裡再增添一位半先天強者。

當然,在條件允許的情況下。而水怪跟水刺兩員大將的身手也不錯。

一個田離秋可以抵得上十幾個水母。這一切都跟我有關係。龔頭兒肯定會知道水母這個人,咱們這麼大的行動不可能能瞞著組裡的。

既然咱們不把水母上報上去,那龔頭兒一想就會明白了。其實,我葉凡能多收幾個貼身手下。

用開河同志的話講,葉家軍其實就是A組的編外部隊。而且是不用付費,不佔編製的便宜部隊,他是何樂而不為。

真遇上行動時需要時組裡不講,我自個兒就會帶上的是不是?」葉凡笑道。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