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三百四十九章喬大小姐動心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三百四十九章喬大小姐動心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輕點1葉老大說道,「你這話啥意思?這一碼歸一碼是不是?你爸肯出手,那是還我葉凡人情。

要不是我,你哥也不曉得現在還蹲那旮旯哭呢?而且,你哥剛到德平,人生地不熟的。

我因為在德平工作過二年時間,還是認識幾個人的。你哥還等著我去幫他擺平一些關係網。

看到沒,為了你們喬家的事,我葉凡可是甘腦塗地了。這一切為了啥,還不是為了咱們圓圓夫人。」

葉老大的嘴還是挺甜滴。

「那是你應該幫的,他是我哥,你老婆的親哥哥。」哪曉得喬大小姐這個時候變得有些蠻不講理了。

「那當然,不然,我才懶得出手。」葉凡哼聲道,看了喬圓圓一眼,伸手一環就摟起了可人兒,一臉猥瑣,笑道,「這些煩心事就不要聊了,咱們還是繼續咱們的『造人』大事。」

「不行,你說要明年年底才結婚的,到時肚子太大羞死人了。」喬圓圓的掙扎著。

「哪有啥,現在挺著個大肚子結婚的人不在少數。你沒看見,有的孩子都十來歲了才結婚的。

咱們歲數都不小了,算是響應國家政策晚婚晚育了。咱們可以先領結婚證就是合法夫妻了,至於辦酒席的事,那只是一個形式而已。

更何況,以前你可不是這樣想的。不是說想早點給懷上。這下子怎麼又變卦了?」葉凡說道,心裡卻是想,估計跟圓圓的孩子得落後於洛雪飄梅了。

「你說先領證?」喬大小姐一念叨。臉兒居然微微有些紅了。獃獃的看著葉老大有些出神了。看來,喬大小姐是心動了。

「怎麼,這麼看著我幹嘛?」葉凡笑道。

「葉哥,你是講真的?」喬圓圓眼神有些迷離,問道。

「呵呵。」葉凡乾笑了一聲不答。

「你騙我1喬圓圓眼圈一紅,傷著了。

「看你,你要願意。等明天我從省城回來咱們馬上去領證怎麼樣?」葉凡一本正經,趕緊安慰道。

「葉哥,我聽你的。」喬圓圓臉紅紅的點了點頭,溫柔至極。

第二天一大早,葉凡趕往省城而去。一到省城就直奔齊振濤家而去。

「是小葉來了,你先坐一會兒,老齊估計還得十幾分鐘才能回來。你先看看電視。我去燒菜。」一到齊家,齊振濤的老婆風雅梅很親切的招呼葉凡坐下。

齊振濤家裡雖說請得有個阿姨,不過,風雅梅還是喜歡自己下廚燒菜。而阿姨反倒只能打打下手洗碗洗菜這些活計了。

十來分鐘后齊振濤夾著個公文包回來了。

「這都年底了,你不在同嶺呆著整天往省里跑幹什麼?你們市委班子大調整,還是應該注意穩定。這個時期是最重要的過渡期。你要注意多呆在同嶺,不要講別的,就是你擱在同嶺市啥事不幹也是一尊神鎮在哪裡。」一見到葉凡,齊振濤就板想個臉訓叱道。

「齊叔,我不得不來了。很急的事。」葉凡講道。

「那坐下,咱們邊吃邊聊。」齊振濤把公文包擱茶几上,到衛生間洗過手后一屁股就坐在了桌上。

「齊叔,市裡還空著兩個副職位置,不曉得省里是什麼樣打算的?」葉凡開門見山,喝了口湯后就直接問道。

「你問這個幹嘛。不是早跟你講過。你們市委班子剛調整。這副職你問這個幹什麼?對於當前來講,摸透市委班子才是最重要的事。兩個副職位置對你的幫助並不是很大。」齊振濤板起了臉,明顯不悅了。

「齊叔,我不是沒目的而來的。您先看看這個。」葉凡站起來把皮包拿來掏出了相關資料遞給了齊振濤。

「你們倆個埃吃飯就吃飯,真是工作狂。」風雅梅笑著數落到。

「阿姨。工作生活兩不誤。」葉凡笑道,齊振濤翻看起材料來了。

「你這什麼意思,難道遠東集團想在同嶺市投資。這麼大的項目,不可能一點風聲都沒有吧?」擱下資料后,齊振濤問道。

「聽說他們原本的意向地點在南邊那幾個電力較緊張的省份,不過,南邊沒有煤碳,要從咱們這邊運過去那成本就相當高了。當然,南方有南方的有利條件,電一發出來就是錢了。而且,南方的電價相當的高,利潤也可觀。」葉凡講道。

「既然這樣了人家怎麼會考慮你們同嶺市?」齊振濤問道。

「那是因為就是跟我剛才講的事有關係,齊叔估計還不曉得。遠東電力集團的副總叫喬正和。前次一個偶然機會下碰上他才曉得了這件事,而他兒子喬河就在咱們晉嶺省省政府辦工作。」葉凡講道。

「喬河。」齊振濤想了想,搖了搖頭,看來是沒印象。他看了葉凡一眼,說道,「喬總也姓喬,估計跟喬家大院有關係吧?」

「嗯,跟我岳父應該算是隔代的堂哥弟關係,前次到喬家大院才見到的。」葉凡講道。

「這事還真有些麻煩,50個億的投資項目對你們同嶺乃至整個晉嶺省來講都是不小的項目建設。

你們同嶺周邊地區好像還有幾個火電廠,已經初具電力圈規模。既然喬總有談起這事,這對你們同嶺來講是個難得的機會。

只不過,省里的事我不好講得。今天你來跟我講這事,估計喬河也有資格爭取同嶺市副市長一職了。

就是看在50個億的項目上,我也得支持他。只不過,你們同嶺剛經過班子調整,我不好直接插手喬河的事。

當然,我可以協助支持。這事,你最好是再找個直接建議人出來。這是一種辦法,還有另外一種辦法,說服羅書記。取得他的支持就成了。」齊振濤說道。

「找羅書記,這個,好像,這條路有些那個。他肯定曉得我們倆的關係。而且,我去找他的話那他會怎麼看齊叔你對我。這個法子雖說最直接有效果,但是,我覺得除非萬不得已我是不會去找他的。」葉凡說道。

「你呀你,工作是工作關係是關係,這是兩碼子事,像五十個億這樣大的項目,你是羅書記的手下,也算是一方大吏了。

你向他彙報工作是天經地義的事,又有什麼不妥當。有些事,你把省委這些領導的心胸想得太狹窄了。

這不是小孩子玩過家家遊戲。對於這麼大,對晉嶺來講有著重要作用的大項目,孰輕孰重,這個,羅書記會分得清楚的。

葉凡同志,你首先要記住,羅書記他首先是一個黨員,一個老黨員,是一省的書記,是為黨為人民服務的公僕。

今後,你千萬別拿你自個兒的想法去代表省委領導的一些想法。那是很不明智的,層次沒達到,你是不會明白這個的。

你要記住,干好工作,該彙報就要彙報。不要把私人的瓜葛帶到工作中去。那樣子一來,工作就變味了。

國事家事天下事,這些事雖說都有糾葛,但也是有區別的,你要理清楚它們。」齊振濤一臉嚴肅的講道。

「我曉得了齊叔,不過,我還是願意選擇第一條路。去找一個主要的推薦者,齊叔看看省里哪位領導出面較好。」葉凡問道。

「如果你下定決心要走第一條路了,我看,這事,既然涉及到經濟建設一塊上,常務副省長田初一同志最合適了。

想必初一同志很樂意見到同嶺市能爭取到這麼大的項目。當然,向羅書記彙報你還得去。

至於喬河的事,那就要看你如何的,既不露骨,又能讓羅書記明白就是了。

我想,你小子都在官場混了快10年了,這一點應該懂得怎麼樣拿捏個度了。」齊振濤笑著,轉爾又沉吟了一陣子說道,「不過,你下邊準備得怎麼樣了?

還有,你有幾分把握拿下這個項目來。如果一點準備沒有,一點苗頭沒有,一點把握沒有那你彙報上去反倒給人落下一個虛浮的壞印象。

從剛才的資料以及喬正和所處的位置來看,對於50個億的大項目,他這個副職應該沒有拍板權。

你要充分考慮到他在遠東電力集團的影響力以及能在這件事上所能發揮的作用。

而且,既然要先期整平這些投資條件需要幾千萬,你得慎重再慎重了。到時搞得項目沒到手政府還得為經驗埋單,那你估計得擔上罵名。

甚至,你的對手拿此事來攻擊你也很有可能。前次海山煤礦的事就說明了,有人在隨時的關注著你。

一旦有空子漏子可抓,那人既然連那種層次的內參都可以捅上去,那他堪稱實力強勁的對手。」

「唉,齊叔講得沒錯。這事,我估計就是喬總全力相助也僅有四成把握,還達不到半數。

不然,喬總也不會給我慎重的交待過說是我要有『賭徒』心理。既然是個賭字,說明在把握方面最多五五之數,那才叫『賭』。

不過,我已經再三考慮過,這一把我決定賭了。就是背上罵名甚至被處分,我也得得去干。

而且,這事一旦敲定下來,那對於同嶺人民來講就是一個很好的機會。對於同嶺全市經濟的拉動也相當的有利。

而且,我有自己的打算。如果能說動海山煤礦加入火電廠開發,可以包了他們的煤。這個,也許他們會考慮投資的。」葉凡講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