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一百三十二章張師長請客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一百三十二章張師長請客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準備好了,我將為實現這個目標進齲」葉凡答的話那是鏗鏘有力,擲地有聲。

寧志和笑了,嘉許式的點了點頭,說道:「那就好1

講著,寧志和還站了起來,重拍了葉凡肩膀一下,笑道:「我就喜歡你的這股子永不服輸的衝勁兒。

成就大事者,只要有衝勁兒,再加上拿捏得當,是能幹成大事的 」「小說章節 。

葉凡,你現在的魄力有了。不過,在幍光養晦方面再下一番功夫就是一名合格的官員了。」

「那寧叔這事是不是就這麼敲定下來了?」葉凡還傻傻的補問了一句。

「這事志國同志都積極支持了,你說,還需要給你一個肯定的答覆嗎?」寧志和似笑非笑看著葉凡。

「我知道了,我只是想得到一個承諾。爾後回去后馬上招開集團班子會議討論如何鋪開的問題。

一旦這事決定下來,我們前期的建設就要拉開序幕了。而江華地區也在緊鑼密鼓的展開著搬遷了。

估計這事他們早就上報上去了。昨天過來只是支會我一聲罷了。話講得還好聽,叫商量。

其實,這事,滇南省決定了的事,哪輪得到跟我商量。只不過在規劃方面要適配橫空的大規劃,他們才能更得利了。」葉凡說道。

「回去吧,你的事太多了。現在身兼數職,我都替你擔心了。雖說你武功在身,但也要注意休息。不然,年老時落下什麼病根就麻煩了。」寧志和輕切的拍了拍葉凡肩膀。

「小葉,再坐一陣子,費姨燉老山參湯給你補補。」費香玉這時下樓來,笑道。

「費姨,我是沒這口福了。已經跟張師長聯繫好了,晚上他作東請我。我是要趕過去大宰他一頓才是。」葉凡笑道,「要不費姨留著,下次我過來專吃。」

「張師長。是不是摩步師的張強同志?」寧志和一愣。問道。

「除了他還有誰?」葉凡笑道,「要不寧叔一起去坐坐,張強寧叔也認識。」

「這個就算啦,你們年輕人湊一堆,我這個老傢伙擠在中間不合適。」寧志和微微搖頭。

葉凡當然也是隨口問一聲,禮貌問題罷了,轉爾告辭著走了。

出來后姜軍早開著車子在門外候著了。

「都安排好沒有?」葉凡鑽進車子問道。

「安排好了。唐都會館。剛才張師長打電話過來說是要晚些過來,叫咱們先喝會兒茶,他在路上擔擱了。」姜軍笑著發動了車子。

「唐都會館,聽這名好像是會所一樣的地方?」葉凡問道。

「沒錯,其實就是一個會所。檔次比酒店要高一些,是天雲省名流上流人物才能去得起的地方。聽說白金會員卡要年消費達100萬的才能得到。」姜軍笑道。

「吞金的地方罷了。」葉凡哼道。

「這世道就這個樣子。雖說人人平等,但真要做到這一點,談何容易。有錢的人錢沒地方花,當然就得玩些噱頭了。」姜軍說道。

「對了,星輝大道的事怎麼樣了?」葉凡問道。

「估計不久又要再次舉行競標大會了。」姜軍有些擔擾。

「拔給咱們擁軍的兩個億工程項目呢?」葉凡問道。

「這事有些麻煩了,各方都盯得緊。而蓋老虎因此還付出了慘重代價。

現在鍾旭那邊勢氣高昂,找出各種關係給藍sh妓施壓,他的壓力的確也很大。

現在已經不是競標的問題了。這競標大會已經變成了我們天馬建築工程公司跟省一建的擂台賽了。」姜軍說道。

「哼。那就走著瞧就是了。」葉凡臉色有些陰沉,轉爾問道。「怪了,張強怎麼有這會所的會員卡?」

「借來的。」姜軍說道。

「呵呵,我說嘛。這傢伙脾氣臭得很,能開如此會館的人後台肯定硬實,了不了你一個師長也難說。再則說了,張強的部隊還沒駐紮省城,人家跟你沒有利益瓜葛。」葉凡笑道,輕鬆了起來。

「老闆是擔心張強被腐蝕?」姜軍轉爾就明白了。

「是啊,為官者zhuwi的誘惑太多了。金錢美女香車別墅,只要有空子可鑽,需要你手中權力的人都會想盡辦法誘惑你。現在都發展到除物質外的精神誘惑方面,方法更是層出不窮。」葉凡嘆了口氣。

「是啊,每年都有官員落馬。這是現實,現代社會,誘惑的確太多了。」姜軍說道,看了葉凡一眼,說道,「不過,老闆請放心。

別人怎麼樣我不清楚,但是,我姜軍還是能守得住的。當然,這個跟我能拿到的獎金以及高補貼還是有些關係的。

如果就在橫空集團總部拿些死工資,能不能經受得住還難說。畢竟,要一個官員守著清貧,的確是個很大的問題。」

兩人閑扯著,不久到了會館進了包廂。

「晚上真是人滿為患,聽說所有包廂都滿了。」姜軍推開門請葉凡進去。

環境的確不錯,雖說包廂在底層,但是,一推開包廂門就看見了對面一個全景式落地窗。

窗戶外邊就是綠草紅花,還有小橋流水。

「在這種地方進餐談事,的確很舒服。一邊進餐一邊欣賞外邊的美景,而每個包廂的隱秘性也相當的高。難怪有錢人都喜歡這裡,大把揮金也不心疼。人類已經把舒服度發展到了極至了。」葉凡一屁股坐在了木椅子上。

「反正是張師長請客,晚上要大宰特宰,宰他個半死才行。」姜軍笑道。

「呵呵,你估計是難以宰死他了。」葉凡神秘一笑,以前張強跟著葉凡出了幾次任務,現在銀行的賬頭上至少也有五六百萬吧。

「不會吧,張師長工資加津貼一個月最多還不會超過萬字吧。這唐都會館一餐整進去二三萬是小整。搞大的話就是幾萬砸到十幾萬都是常事。比如,叫幾個純情美女陪酒,光是她們的小費每個人都是上千。這還不包括勞務費。」姜軍一愣,乾笑道。

「看來,你不止一次來這裡吧?」葉凡似笑非敵看著他。

「老闆,這個,我是來過幾次。不過,絕對是為了公司要接待大客戶。不然,我是不會到這裡來的。而且,每次來我給訂的標準就是不會超過6000塊。這是最低標準了。」姜軍一愣,誤會了,馬上解釋。

「無妨,我相信你。其實,當官未必一定要當個兩袖清風的清官。

必要的生活保障還要的,像奉年過節收點小紅包,收點煙酒還是在可控範圍嘛。

關鍵是要經受得住誘惑,違法犯罪的事不要去干。」葉凡擺了擺手,姜軍才鬆了口氣。這要是在老闆心裡留下疙瘩就不好了。

不久,張強打來電話,說是省軍區司令員張亭中將軍也來了。葉凡決定跟姜軍一起出去迎接一下。

「喲,這不是天馬建築公司那個破B老總姜軍嗎?」兩人剛從包間冒頭出來,劈頭蓋臉的就聽到一個太監嗓門陰陽怪氣的喊道。

葉凡抬頭看去,發現是個留著小鬍子的年青傢伙。

「老闆,小鬍子pngbin那個留著大板頭的就是省一建的鐘旭了。真他娘的還真是冤家路窄了,吃個飯也會碰上這衰貨,真是晦氣。」姜軍湊葉凡耳旁小聲嘀咕道。

「鍾旭,讓蓋老虎吃癟的傢伙。」葉凡在心裡冷哼了一聲,發現這傢伙也正抬頭看著自己。

估計是見姜軍跟葉凡的動作方面想到了什麼。而鍾旭的pngbin還站著幾個人。

「破不破還輪不到你這種小混混來叫。」姜軍眉毛一豎,反嘴就送給了小鬍子。

「小破總,你講誰是小混混了?」小鬍子顯然大氣了,指著姜軍,那是趾高氣揚著。

「劉林,你這『小混混』再怎麼樣混混也比一個垃圾老總強些是不是?至少,天馬建築公司許多業務還要經過你手中是不是?」這時,鍾旭似笑非笑,譏諷著說道。

「呵呵,除非天馬建築這破公司倒閉了還差不多。估計,現在人家姜總把你這位省建設廳城鄉規劃處的劉大處長叫成小混混,他們公司是不想開了。」這時,另一個年青人狂笑了一聲。

「一個處長,很牛嗎?」葉凡插了一句,滿臉的不屑。

「你是哪條狗在這裡亂叫?」劉處長跨前幾步,手指頭都快碰在葉凡鼻尖上了。

叭地一聲,劉林當場摔撞在牆壁上。半邊臉頓時就印上了一個很清晰的五指印記。

自然,是葉老大的手筆了。

「你敢打人,打殘了我負責1鍾旭平時也是囂張慣了,哪能容忍這個。

劉林掄著拳頭帶著幾個人就沖將上來。

葉老大手掌微微轉動了幾下,劉頓感覺一股不可抗拒的大力傳來。

那掄起的拳頭著著實實一拳就砸在了鍾旭的頭上。這傢伙當一聲就撞在牆壁上鼻血直流差點暈了過去。

「你嗎滴瘋了,怎麼打鐘總來。」後邊跟著的三個傢伙一看,那是氣得上前照準劉林就是一陣腳踹拳擊,劉林像沙袋樣子被幹得差點癟下去了。

「哈哈哈,在過道里擺擂台,你們這個,演的是哪一出啊鍾總同志?」這時,傳來張強那幸哉樂禍的笑聲。

葉凡轉頭一看,發現張強沖著自己眨巴了一下眼睛。

「怎麼又是你?」鍾旭一看,頓時臉色陰沉得能下雨了,叫道,「走!走,全回包間。」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