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一百三十三章葉老大的巴掌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一百三十三章葉老大的巴掌印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三個傢伙扶起鍾旭回包間了,而劉林自然沒人理睬。這傢伙鼻青臉腫著,一臉可憐兮兮的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不過,這貨轉爾就衝過來的保安,指著葉凡跟張強姜軍等人叫道:「保安,我是省建設廳的,這些傢伙打了我。我是跟鍾總一起的,馬上把他們抓起來送公安局。」

鍾旭是經常來這裡,而劉林雖說剛調到省建設廳,以前這傢伙在下邊地市建設局。不過,回到省里還是經常跟著鍾旭一起混的。

所以,這裡的保安都認識劉林。不過,能來這裡消費的哪個都是有『種』的主兒,也不好惹。保安們看了看氣定神閑的葉凡幾人一眼,步子就是挪不動。

不過,鍾旭的來頭太大了。

「你們不行動是不是?真要鍾總出來收拾?到時,這事我肯定要跟你們經理講講的。」劉林這些傢伙居然有些猶豫,於是,馬上扯起虎皮拉大旗了。

「你們幾個,跟我們去保安部一趟。」保安中一個小頭目沒辦法,知道惹不起,只好走上前來沖葉凡幾人講道。

「我們進包廂喝酒去。」葉凡理都沒理這些保安,帶頭往包廂走去。

「沒聽見是不是?」保安小頭目有些生氣了,覺得被徹底輕視了,自然,人都是好面子的。

「是沒聽見,怎麼?」葉凡講著話,突然轉過頭來盯著那小頭目看了一眼,說,「難道你還要把本人銬進公安局不成?」

「呵呵。這是我的兩個勤務兵,麻煩你們幾位先給銬上。他們呆這裡也礙你們眼是不是?」這時,張強一笑,看了跟在屁股后的兩個勤務兵一眼。

兩個兵蛋子馬上一個立正,叫道:「聽首長指示。我們願意被銬走。」

一講完,兩個兵蛋子**的到了保安頭目面前,虎視了這幾個傢伙一眼,還伸手彈了彈腰間的『硬把子』。

而且,馬上伸出了手,哼:「來吧!不銬的話我們就完成不了首長命令。那是要關禁閉的。你們幾個,給咱們銬上。不然的話,咱們可就不客氣了。」

雖說兵蛋子們穿的是便裝,但腰間的手槍盒子,還有那一身剛硬的軍人氣概聞也能聞出來的。並且,一聽『首長』兩個字。保安頭子早就傻眼了。

跟這些當兵的斗,那跟買塊豆腐撞死有何區別。

劉林自然聰明著,這架勢就知道有些不妙。如果有鍾旭在還好一些。

如今自己一個人,能在部隊稱得上是首長還配得有兩個勤務兵的人物,估計最少也得是師級幹部吧。

跟師級首長對撞,劉林腦子給驢踢了也不會如此發暈的。所以,這傢伙可憐的附著牆壁輕輕挪動著步子就想著偷偷溜走。

「給老子站祝」葉凡的鷹眼可是靈敏著。用類似於獅子吼那般聲音猛烈地喊出,劉林身子一嗦,一股騷味兒傳來。

張強嗅了嗅,問道:「什麼味兒?」

「這個,好像是那個人身上傳來的。」兩個兵蛋子伸手指著劉林,頓時,過道里的眼睛全盯上來了。

劉林那傢伙臉唰地就紅透了。趕緊說道:「我有事,先走了。」

「省建設廳的劉處長是不是?慢點,記住,我叫張亭中。」張亭中將軍哼了一聲。劉林一聽一時也沒反應過來,估計是有些暈了頭。

不過,這貨感覺太累了,頓時腿根子一軟,一屁股坐在了地下一下子居然爬不起來了。

保安頭子也不敢伸手去扶。因為,剛才那幾聲『首長』可是把這些保安們嚇壞了。

別看平時這唐都會館的保安們很牛逼的,因為他們老闆勢力大。但真正的遇上部隊上級別的人,這些保安馬上就焉了。

軍人嘛,作風硬朗,誰都怕肉痛。

「扶走扶走,別在這裡礙眼。」張亭中擺了擺手,保安頭子趕緊過去扯起劉林像拖死豬一般快步而去。

「哈哈哈,痛快。在喝酒前能如此痛快一下也不錯。」張強一進包廂就哈笑開了。

「張司令,張師長,剛才你們幾個早就到了,這看熱鬧也看了相當長時間了吧?」葉凡笑著問張司令。

「呵呵呵,還是被你發現了。葉書記好眼力勁。」張亭中笑道。葉凡要讓張司令坐主位,張司令可是又推辭要葉凡坐。不過,推了幾下張司令也就順屁股坐上去了。

不管怎麼樣,人家張司令還兼著省委常委一職,算是葉凡的領導嘛。不過,最近葉凡風頭正盛,儼然天雲省倔起的新貴,張亭中也要貌似謙虛一下。

「張師長,剛才我看鐘旭好像認識你似的,以前你們見過?」雙方坐下后開始喝茶。

「不久前的事了,講起這個齊參謀最清楚了。」張強指著師參謀長齊化成說道。

齊化成葉凡倒是認識,剛到天雲省時張強就帶他跟幾個下屬軍官來見過葉凡。

「葉書記,講起這個我還真有些氣。鍾旭這傢伙太不是個東西了。

十幾天前,這傢伙仗著老子撐腰,在雲石縣一個酒館喝酒時。當時遇上一服務員相當的漂亮。

結果這幾個傢伙就打賭以敢摸女服務的屁股為由頭。當時那女服務員剛剛端菜過來,為了拔得頭籌,鍾旭手快,趁機摸了過去。

女服務員嚇得尖叫一聲,而手一嗦,那盤菜不小心就擱在了鍾旭的腦袋上。

這下子就不得了啦,鍾旭掄起巴掌就打,連連甩了十幾下,打得那個姑娘鼻青臉腫討饒,而經理也趕緊過來陪理道歉。

我當時剛好進來吃飯,因為那個女服務員端菜進來時門是開著的,所以,當時發生的事我基本上都看見了。

本來這事我是不想理的。不過,後來發現鍾旭是不依不饒,居然要求那個女子跪著伺候他,女子不肯,又被打開始。

我實在看不過眼了,衝進去想扯開女子,不過,鍾旭很狠,見我過來就罵,而且抬起腿就要踹我。

我實在是氣打不過來,一巴掌就狠甩了過去,結果當場甩掉了這傢伙兩顆門牙。

這下子就不得了啦,鍾旭暗中找人要抓我,不過,幸好我們張師長頂住了。

而且剛好軍長也到我們師部視察,往鍾家發了話,要調查的話就讓軍部軍務處的同志立案過來調查清楚。

鍾旭家裡人一聽,估計知道自己理虧,也有些怕了。最後,這事就不了了之了。

這種混蛋,嗎滴,沒把他整進大牢真是氣來著。」齊化成憤然講道。

「你能肯定鍾旭的牙齒是給你煽掉的?」葉凡心裡一愣,著實有些蒙了。心說這世上還有如此巧合的事,那不是蓋紹中煽掉的嗎?莫非是鍾旭掉了四顆牙齒,應該不像,剛才他嘴一張好像沒發現這麼大空缺。

「當然肯定,我是親自見它飛出來的。而且,掉地下鍾旭的同夥還撿起來大叫。

我當時也嚇了一條,這打掉人牙齒可是犯罪。還好我的手下聰明著,見他們那邊要打架,我的手下全沖了上去拉架樣子。

而且,趁機把牙齒給弄到手了。最後,鍾家還向當地公安機關報了案的。

只不過一直找不到牙齒,當然是被我藏了起來。我還準備過幾天拿去喂狗。

後來不了了之後這事估計是撤案了,而且,估計鍾家有支使人把這案子全面的消除了。」齊化成說道。

「以鍾家的能耐解決這點小事那只是一個電話的問題了。」葉凡點頭道。

後來就是閑扯一些無聊的話題了,而張亭中也絕口不談軍隊一塊的事,所以,吃完點心後送走了張亭中。

葉凡把蓋紹中煽掉鍾旭兩顆門牙的事講了出來。

「鍾旭還真是鬼啊,居然把我乾的事整蓋老虎頭上了。不過,如果驗傷的話是能驗出來的,這已經過去十天了,新掉的牙齒跟十天前掉的是不一樣的。這裡面肯定有貓膩了。」齊化成一聽,差點笑出聲來了。

「我想也是,而且,蓋紹中一巴掌拍掉鍾旭兩顆牙齒,蓋紹中同志何時如此大力氣了。

這事擱你頭上還真有些正確了。不過,估計當時紹中同志有些蒙了。

所以,後來鍾家做了手腳紹中同志並沒有察覺了。因為,貌似事實就擺在大家眼前。

就連蓋紹中估計也這樣子認為了。」葉凡嘆了口氣,看了齊化成一眼。

「蓋紹中那是活該。」張強一臉幸哉樂禍。

「不能這麼講,這事,我還真想幫他一把。此人其實心地不壞,有豪氣也有霸氣。後來也是為了集團公司才跟鍾旭鬧成這樣子的。而且,鍾旭此人太囂張了。星輝大道被他一直折騰著,我是想拿他開刀了。」葉凡說道。

「葉哥是想把省一建先搞下去?」張強問道。

「這事還真有些難,如果我們翻出舊賬來,以此作為談判的條件,鍾家必先服氣了。

到時,省一建估計自個兒就撤了。而天馬建築工程公司也能順利拿到星輝大道的大部分工程項目。

不過,這隻能是私底下震懾鍾家。但蓋紹中的事可是翻不過來了。

這個,我又不甘願。」葉凡皺緊了眉頭。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