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一百三十五章反丟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一百三十五章反丟臉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一級警督不由自主的伸手接到了證件,,太熟悉了。這不是公安證件嗎?

這傢伙有疑惑,翻開,頓時手一嗦。這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又擦巴了一下眼,再次翻了翻,頓時,臉色唰地一下就烏紫了下來。

他是一臉的尷尬一時愣住了。

「還敢吼我們,銬死些。」地下兩警察反應過來,從地下彈了起來,手銬往前一扭就要抓向葉凡。

「住手1一級警督黑著個臉大喊道。

「玉隊,這個?」兩警察有些糊塗了,轉頭獃獃的看著玉一群。

「收隊,回去1玉一群二話沒說,手一揮,帶人要走。而且,在經過葉凡身邊時,玉一群雙手拿著證件恭敬的遞了過去,說道,「對不起葉總,這事肯定是個誤會。我們會嚴查的。」

「不是誤會,是有人要故意整事兒。回去后給我查清楚,要徹底查清楚,糾出誣衊者來。

不然,我葉凡是不答應的。」葉凡冷哼著拿回了證件順手擱進了包里。

心裡也佩服這傢伙還挺聰明,沒有直接叫出自己在部里的另一個身份來。

「是!一定調查清楚。」玉一群一個立正,不過,葉凡沒走前,玉一群不敢挪步子,領導為先嘛。

「呵呵,鍾總同志,戲看夠了,是不是有些不過癮。沒關係,還有後續報道的,一定會讓你過足戲癮的。」葉凡淡淡一笑看了看相當疑惑不解的鐘旭,轉身要去。

「我這人最喜歡看戲的,相信後邊會更精彩的。這人生嘛。就需要時不時的精彩一下才滋味著。」鍾旭硬嘴的頂了一句。

「是啊,那是肯絞保戲入人生,人也入戲。」葉凡的話里有所指,相信鍾旭是難以明白其中意思了。

就在這時候。玉一群一個立正,熱情的打招呼道:「繆隊來了?」

三級總監,來頭不小,葉凡看了看繆隊的肩章,心說倒是省廳精英雲集省政府大院了,好熱鬧。

「嗯。玉隊也在埃」天雲省省公安廳刑偵總隊隊長繆明春同志一臉嚴肅的微微點頭。

「你就是省一建總經理鍾旭吧?我是省廳……」繆明春超過玉一群走向了鍾旭。

「我是,繆隊有什麼事嗎?」鍾旭還是一臉淡定的看著。

「有一些事省廳需要你回去協助調查。」繆明春一邊說著一邊出示了傳喚證以及自己的相當證件。

「繆隊,你搞錯了沒有?」劉林插嘴問道。

「你就是建設廳的劉林同志是不是?」這時,繆隊旁邊一個警察看了看手中的照片,問道。

「是的,怎麼?」劉林問道。

「正好了。這個案子跟你也有關係,一起去了。」那位警察講道。

「什麼意思,我說繆隊,你這什麼意思?」鍾旭臉陰沉了下來質問道,不過,想到老頭子就在這省政府大院辦公,怕個球。

「什麼意思到了省廳你就清楚了。」繆隊還是一臉嚴肅。

「對不起。這種無聊的事我沒興趣。繆隊,我還有事,先走一步。」鍾旭耍大牌了。

「鍾旭同志,如果你惡意阻擾省廳警察執法的話,我們只能用強制手段了。」繆隊長臉色更嚴肅,手一動,也是上來了兩個警察,警察手中拿著手銬,虎視著鍾旭。

玉一群早傻眼了。

「玉一群,你趕緊上來問問。到底怎麼回事,莫名其妙嘛。」鍾旭,心裡有些發虛了,叫道。

「這個,繆隊。這個?」玉一群硬著頭皮上來,問得很含緒,不敢很直接的問。

「站一邊去。」想不到平時對自己還有些客氣的繆隊長今天好像換了個人似的。臉一板好像唆使下人一般。

「玉一群,你好歹也是副隊長是不是,你是國家工作人員,不是某些人的僕人。」鍾旭,馬上譏諷道。

玉一群臉色一僵,硬著頭皮,又問:「繆隊,我只是想了解一下情況,作為省廳刑偵總隊副隊長,這個權力我還是有的吧?」

不過,玉一群總是直覺心裡有些發虛,這話講出來可是嚴重的底氣不足。

「你想知道是不是,等下回廳里會讓你知道的。到時,恐怕你反倒是不想知道了。」繆隊冷哼了一聲,這話里可是有話。

玉一群一聽,臉色更為難看,側到旁邊不敢作聲了。這貨好像預感到了什麼。

「走吧鍾旭同志。」繆隊還算是客氣,知道這貨的老底子。沒準兒他老子此刻正在這大院里某個窗戶看著的。

「不去,莫名其妙的事我幹嘛要去。你們省廳也不能亂來,想叫人去就叫人去。你不是說要我回去協助破案嗎?我現在沒空,不想協助你們破什麼牢啥子的案子。」鍾旭耍橫了,因為,這個臉子在葉凡面前是丟不起的。

為了面子,也得搏一把。而且,鍾旭大聲叫出來,也是想引起父親注意。

「帶走1繆隊手一揮下了決定,兩個警察往前一跨就到了鍾旭面前,老實不客氣的反手一扭就把鍾旭扭得直叫痛。

「輕點,你們想殺了我是不是?爸,你快出來,快出來……」感覺這兩個警察好像是來狠的了,好像是來真的了,鍾旭早嚇破膽了。平時耀武揚威的,這下子真動真格的了,不發怵那是假的。

「你們哪裡的,這是幹什麼?不曉得這裡是省政府嗎?成何體統1這時,這時,趙向雲副省長剛好從門道里走出來,看到此場景馬上板起了臉訓道。

其實,是鍾旭的老子打了電話請他出馬的,倆人關係還不錯。

「對不起趙省長,我們正在執法。打擾您了,我們馬上就走。」繆隊一個立正,手一揮,哼道,「帶走1

「趙叔!我是莫名其妙,他們陷害我。我現在沒空,沒空去。」鍾旭知道趙向東跟父親的關係不錯,趕緊一邊掙扎一邊叫道。

「嗯,是鍾旭啊,怎麼回事同與?」趙向東裝著一愣,轉頭問繆隊。

「省廳有個案子需要他回去協助調查,可是他拒絕去,我們沒法,只好強行帶走了。這是傳喚證。」繆隊解釋道。

「噢,是協助調查。不過,他好像沒空嘛。」趙向東皺了下眉頭。

「對不起趙省長,這是陳書記親自下的命令。」繆隊長一臉無奈的樣子。

「陳書記,是政法委的陳書記嗎?」趙向雲一愕,趕緊問道。

「嗯,就是陳書記了。要求省廳抓緊破案,並且早上來過廳里,白廳長親自主抓這個案子,所以,我們不敢拖。」繆隊長一臉凝重。

趙向雲一聽,臉色陰了陰,說道:「鍾旭,白的黑不了,黑的白不了,去吧。只是協助破案子。相信省廳的同志也會公正的對待你的。」

趙向雲一講完再也沒理鍾旭自個兒轉道另一座大樓而去了。其實,他此刻其實相當的後悔,不該出來趟這渾水。

省委常委、省政法委書記陳志順親自主抓,而省公安廳長白志強親自披掛上陣,這案子說明什麼?

說明肯定是上頭有人交待過了,不然的話,哪能勞動這倆位尊神。

陳志明如此級別了,他的上頭是個什麼概念,趙向東想想心裡都有些發毛。走進辦公大樓時冷汗都冒出來了。

鍾林河早在大樓里候著了,一見趙向東過來,馬上露出身子,問道:「老趙,怎麼回事,有沒問清楚?」

「唉,老鍾,這事,我也不清楚。據省廳那個繆隊長是政法委的陳書記親自督辦,省廳白廳長親自挂帥的案子。這下子,老鍾,你還是趕緊去打聽一下到底怎麼回事兒。」

鍾林河一聽,自然,那臉很不自然,說道:「謝謝,我馬上去打聽一下。」

看著鍾林河遠去的背影,趙向雲抬頭看了看窗戶外邊,吶吶道:「難道厄運要降臨鍾家頭上了,鍾旭這混賬東西啊,還真不是個東西。老鍾你也太寵著他了,看來,是到時候要報的時候了。」

「帶走1繆隊長一揮手,這次再沒人攔著了。

見趙向東走了,鍾旭好像被抽了筋的軟皮龍,軟噠噠的由警察帶掛著走的。

「一群同志,你馬上跟我回去,白廳長在等著。」繆隊轉頭說道,玉一群默默的跟在身後,心裡啥滋味這個就他自個兒懂了。

「他們居然能搬出陳志順來,看來,蓋紹中身後不光是一個金仁遠。估計,還有比金仁遠更硬的後台了。

不然,不可能能勞動陳志順親自督辦了。這下子,反過來,前次的事蓋家丟臉。

這次肯定是要痛下『狠手』打個漂亮的翻身賬了。鍾家,危也1葉凡正跟張強通電話。

「那是肯定的了,前次他們沒能成功保住蓋紹中。這次就是要出一口惡氣。

這底兒抄得好,最好是把鍾家全家操倒為妙。」張強口吻中充滿幸哉樂禍,說,「如果需要的話,齊參謀可以隨時出面作證。這次要干就干倒鍾家。不然的話,鍾家不倒,後頭估計還有麻煩。

有咱們在齊參謀雖說不怕,就怕有朝一日咱們都會離開天雲剩

所以,最好是一勞永逸最佳了。」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