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一百三十八章加劇打壓力度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一百三十八章加劇打壓力度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不是撤走,而是加劇了打壓力度。省一建採取一些見不得人的勾當把參與競標的企業都給逼得自動退標了。

當然,其中手段的應用咱們就不曉得了。而且,退標的還是一些擁有二級資質及以上的大企業。

估計,真等到競標時候就剩下咱們兩家主力在競標了。

當然,還有一些小公司他們放過了小說章節。估計是看不上這些傢伙吧。」姜軍說道。

「呵呵,不是看不上,都給趕走了也不行。」葉凡微笑著搖了搖頭。

「我是擔心到時剩下的工程項目都會給省一建拿走。」姜軍有些疑惑的看了看葉凡。

「不會拿走了,這是省一建在幫我們天馬建築排除異己。估計到競標的時候他們會突然宣布撤標。到時,就剩下咱們天馬建築一家獨大,還有一些小建築公司當陪襯了。」葉凡說道。

「怎麼可能,省一建可是咱們的冤家對頭。鍾旭又仗著老子扯的虎皮旗很大。

我看他們這架勢就是要一舉全包了星輝大道工程了。不過,也有些詭異。

好像省一建還發表了看法,說是項南市對於擁軍優先划拔的方式很值得推廣。

只有這樣,才能真正的體現擁軍落到實處。這話放出來貌似在為我們講話。

我想,是不是他們想拿下剩下的接近五個億的工程量向我們示個好?」姜軍真搞糊塗了。

「我說過,他們是在為我們吶喊,最後,姜軍,你看著,最得利者肯定是我們天馬建築了。」葉凡笑道。

「這事……」姜軍根本就不信,不過,葉凡如此講了,他也不好硬拗著。

「姜軍,下一步你就要著手準備接收更多的工程了。一旦兩個城市的搬遷開始。你們天馬建築工程公司將有接不完的活。

所以。我想,是不是再加大力度,再招收一批擁有這方面能力的退伍軍人。

這邊也可以加大力度往社會上招收工人。天馬建築至少也得發展到擁有二千號員吧。

要抓住江華地區首府以及皇崗縣搬遷的大好機會,一舉把天馬建築做大做強。」葉凡一臉慎重。

「前幾天總部班子會議招開完后,一得到消息我早就開始動手了。

這幾天正在聯繫以前干過工程兵的退伍軍人。現在已經收了二百號人了。

而面向社會招工也展開了。不過,葉書記,光是這個估計一時還湊不到這麼多人手。

我想。是不是多拉些小建築企業合股進來重新組建天馬建築工程公司。

就怕兩個城市的搬遷一旦展開,咱們根本就忙不過來。兩座城啊,多少的工程要做。

不要講全拿到手,就是拿到二成的工程量也能把我們天馬建築給撐死。

總不能眼巴巴的看著給了別人。」姜軍說道。

「這個想法不錯,以前在德平工作時倒是認識幾個建築企業。他們現在發展情況也不錯。

我想,要合作就找他們了。一個是能馬上進入信任階段。二個就是他們也有著相當的實力。

光論實力的話,他們比咱們還要強。合作最好了,重新組建的天馬建築工程公司規模上去了。

資質方面也可以借用他們的。爭取在城市搬遷中一炮打響。」葉凡說道。

姜軍走了後葉凡馬上打了電話給德平市千洛公司的溫寶玲總裁。

葉凡在德平時溫寶玲才二十七八歲,現在過去六七年時間了,溫寶玲也該是一個風韻悠悠的美少婦了。

「溫總,還記得我嗎?」葉凡笑道。

「葉書記你又來埋汰人了,小妹我哪敢忘了葉大哥你。」溫寶玲還是溫柔的聲音笑著。

其實,溫寶玲比葉凡還要大上六七歲的。不過。老大們都喜歡當哥嘛。而女人也喜歡當妹,顯得年輕嘛。

「呵呵呵。我還以為溫總把我給忘了呢?」葉凡笑道。

「把誰忘了都不敢忘了葉哥你啊?」溫寶玲聲音很柔,以前對葉凡還有點意思。

不過,現在都幾年過去了,估計這點意思也早就隨著歲月煙消雲散了。

「這說明我這醜樣子還真是另類埃」葉凡開著玩笑,轉爾說道,「你們千洛公司聽說發展得不錯,現在應該早擁有一級資質了吧?」

「去年就拿到手了。」溫寶玲略顯得意笑道。

「那就好。」葉凡笑道。

「葉書記這話什麼意思,莫不是有工程需要一級資質的公司參與競標。如果真有這種好事那我得感謝葉書記了。」溫寶玲笑道。

「倒真有一些項目……」葉凡把搬兩城之事講了。「還有這種好事,葉書記,這事是真的嗎?」溫寶玲有些震驚了。嘴裡充滿了驚喜。

「這事還沒敲定下來,不過,估計六成能定下來了。不過,我的意思是我們橫空下屬的一個子公司叫天馬……」葉凡把意思講了一遍下來。

「合作組建新的大公司?這事非常的大,不過,葉書記能看得起我們千洛公司,我沒意見。只不過怎麼樣合作方面估計還得具體的磋商了。這樣吧,明天我趕過來跟你們那邊的負責人姜總具體聊聊。」溫寶玲說道。

「那行。」葉凡說道。

晚上10點左右,在政務院辦公廳工作的王龍東到了橫空集團。

葉凡交待賓館食堂搞了幾碟小菜端到房間里來準備跟王龍東小酌幾杯。

「老弟,現在工作還適應吧?」葉凡笑道。

「漸漸進入角色了。」王龍東充滿自信,笑道,「現在京城沒事幹時經常跟吳市長一起喝小酒聊天打屁兒。」

「呵呵,你們倆個都在京城,互相幫襯著倒是合適。」葉凡笑道,看了王龍東一眼,問,「你來得這麼急,估計是有事吧?」

「還真給葉哥你猜中了,唉,這事,我還真不好意思出口。可是不下來面子又過不去。」王龍東臉上顯過一絲尷尬。

「沒事,你直說就是了。」葉凡說道。

「這事,我首先申明一下。我只是轉達一下意思,我個人沒任何的意思,葉哥完全不用考慮我。」王龍東說道。

「你什麼時候也變得這麼婆婆嗎嗎的了?」葉凡笑道,「來來,整一杯再說。」

「一講葉哥你就清楚,就是鍾旭的事。」王龍東硬著頭皮說道。

「是鍾家叫你來當說客的?」葉凡一愣,想不到這個說客居然是王龍東。

「說起來我也沒想到,以前我並不認識鍾林河。也不曉得怎麼回事,昨天家裡老頭子來了。

而且還帶了一個人,就是鍾林河的弟弟,他叫鍾慶春。經老頭子解釋我才知道,鍾林河以前下放時曾經在我們村呆過。

而且,跟我們家關係還相當的不錯。當時我父親還是村長,還挺照顧鍾林河的。

只不過後來鍾林河回城后就少聯繫了,再後來都十幾年了都沒聯繫過。

想不到他居然會查到我跟你在一起工作過。了解過我們倆的關係,所以,叫鍾慶春親自過來。」王龍東講道。

「鍾家並沒能幫你什麼嘛。」葉凡哼聲道。

「要說一點沒幫也說不過去,剛回城後幾年鍾林河還寄過一些錢給我們家裡。

當時家裡老頭子病得厲害,這些錢倒是解了燃眉之急。現在人家找上門來,我對鍾家是一點好感都沒有的。

這事我是不想出嘴。不過,老頭子給逼得緊。這事,沒辦法,只好過來走一趟。

這個,還請葉哥諒解。」王龍東就怕葉凡生氣了。

「沒事,鍾家叫你轉什麼話?」葉凡問道。

「他們了解過了,知道你跟摩步師的張師長關係很鐵。所以,希望齊參謀不要再翻老賬了,已經過去了的事。

而且,他們暗示說省一建可以退出你們市星輝大道工程的競標。

而且,可以在暗中相助你們橫空集團拿下星輝大道工程絕大部分項目。

如果有機會的話,鍾家還可以利用他們的影響再為你們公司提供一些賺錢的機會。」王龍東講道。

「倒是大手筆。」葉凡譏諷道,「不過,鍾家這次想全身而退估計是很難了。」

「嗯,聽說京里有人發話了。要徹底嚴查鍾旭誣陷之事。鍾家這次還真是踢中鐵板了。

想不到蓋紹中真正的後台卻是在京里。而且是位相當有份量的一位同志。

想想也是,前段時間蓋紹中因為兩顆門牙的事丟大了臉,被連降兩級。這種怨氣可不是一般的人所能忍受得住的。

而現在好不容易逮到一個翻身的機會,自然會利用一切關係全面反撲了。而且估計是強勢反撲。

而鍾旭這個狂妄的傢伙也太囂張了,居然還敢來惹葉哥。這事,我是真不想轉達這話。

講起來都丟臉。」王龍東嘆了口氣,相當的鬱悶,「可是老頭子跟鍾林河以前的老交情抵在那裡。

老頭子逼得緊,一直在我耳旁嘮叨個不停,煩都給煩死了。所以,我如果不過來一趟交待不過去。

不過,葉哥你請放心,轉完話明天我就回去,反正我的任務是完成了。

成不成這是葉哥你的決定,而且,也只是一個心意罷了,就是回去老頭子再怎麼講也不能講我怎麼樣是不是?」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