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一百三十九章打掉她一身傲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一百三十九章打掉她一身傲氣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這件事不是我想怎麼樣就怎麼樣的,關鍵是人家蓋紹中居然知道了鍾旭兩顆門牙不是他甩掉的,而是齊參謀打落的。

即便是我勸說齊參謀,估計這個也是事實。人家京里的後台難道是吃素的,你鍾家搞的這些小九九人家心知肚明。

以前不知道那是因為一時被眾人蒙弊了眼,當時蓋紹中狠甩了鍾旭一耳光,而鍾旭的牙的確被打出血來了小說章節。

這傢伙為了報復,馬上張開嘴噴血,自然,現場所有人都能證明鍾旭的牙齒是被蓋紹中甩掉的。

就是蓋紹中自己也這樣子認為了。所以,才沒去調查這事,讓鍾家鑽了空子。

當然,鍾家在省公安廳那邊有內應也是主要原因之一。不然,如果省廳某些同志沒有徇私的話,這傷還是能驗出來真假的。」葉凡講道。

「呵呵,沒事了,我轉完話了。現在輕鬆了。葉哥,咱們不聊這個了,好好喝幾杯,來個一醉方休。」王龍東笑道。

把大醉的王龍東安排到房間睡下后,葉凡打了電話給蓋紹中。問道:「蓋老哥,你的事現在辦得怎麼樣了?」

「多謝老弟你提供的東西了,不然,蓋哥我這輩子就完啦。他娘的,這次不讓鍾家脫層皮老子就不叫蓋老虎。」蓋紹中又恢復了昔日霸氣。

「呵呵,也是埃」葉凡笑道。

「不對,這麼晚了你還打電話。是不是鍾家討人到你那邊來傳什麼話了。對了,今天鍾林河不是到橫空了嗎?這老傢伙,手腳還夠快的。」蓋紹中可是厲害著,馬上就想到這方面了。

「呵呵,鍾省長是到項南市指導工作嘛。而橫空集團在項南市也是大名鼎鼎,自然會過來走走了。」葉凡不承認也不否認。

「這事,如果老弟你真想為鍾家講情的話老哥我可以考慮斟酌處理就是了。畢竟鍾林河是副省長,老弟你也為難是不是?」蓋紹中說道。

這傢伙還真是厲害。以退為進先把路給堵死了。葉凡心裡都豎起了大拇指,嘴裡笑道:「哪裡的話,咱跟老哥你是什麼關係是不是?」

「那就好!改天這事成了我請你好好大醉一常咱哥倆就是哥倆,神擋殺神佛阻滅佛。」蓋紹中哈哈笑開了。

「講得好,併肩子上。」葉凡也哈笑著,本來是想探探蓋紹中對這件事處理的底細,現在可是瞧出端倪了。

看來。這次蓋家也是下了大決心要把鍾家整死不可了。對於鍾蓋兩家這種勢頭,葉凡當然選擇的就是沉默了。

因為和事佬當不了,自然就選擇沉默為上策。當然,鍾林河肯定會怨恨自己的,不過,葉凡也無所謂了。

蓋家如果真能搬倒鍾家。鍾林河的怨恨又算什麼?有些事不能兩全之時只能擇其一了,當然得挑大頭的了。

第二天剛好是禮拜天,葉凡陪王龍東到通天河釣魚。

「龍東,賈家人現在對你不錯吧。你這個女婿可是給他們家長臉了。你龍東同志的地位也是節節高了。」一邊放魚鉤葉凡一邊笑道。

而牛霸這傢伙別看他五大三粗的,可是干起『勤務兵』的活計來還是相當的麻溜的。

這傢伙現在跟著葉凡晃蕩了些日子下來,早把寺廟裡的東東忘光光了。

葉凡選擇的這個釣魚的地方是通天河很偏僻的一截,基本上看不見其它什麼人。幾人搞了一個橡皮艇開過來的。

河邊一塊岩石,周遭全是雜草。快到中午的時候牛霸到遠處烤起魚來。

葉凡跟王龍東正閑扯著時。居然聽到了牛霸的怒吼跟慘叫聲。

「怎麼回事,烤魚也會烤得如此慘嗎?」葉凡皺了下眉頭。「高興也不會輕點,把老子的魚都給嚇跑了。」

「不對,好像出事了。」王龍東往遠看了看張著耳朵聽了聽說道。

「好像還真像是哪碼子事,不過,烤魚不可能會遇上搶魚的盜賊吧?」葉凡開著玩笑站了起來,鷹眼施展開往牛霸的地方瞧去。

「不好,還真出事了。」葉凡叫道,趕緊往牛霸烤魚的地方跑去。

兩人跑到牛霸烤魚的地方頓時就傻眼了。

烤得差不多的魚亂七八糟的被扔在了碳灰里,根本就不能吃了。而碳灰也亂七八糟的火早給什麼踩成熄了。

而牛霸最拉風了,居然被人倒吊在旁邊一顆樹上晃蕩來晃蕩去的,而且,鼻青臉腫著了好像很慘的樣子。

「我說哥哥呢,你這玩得也過火了吧,還整出這噱頭出來,找刺激是不是?」王龍東哈笑著問道。

「啥話,玩個屁埃快點放我下來。」牛霸氣得牛眼瞪得老大。

「你自己不會下來嗎?葉哥講你可是大高手,真沒勁。」王龍東問道。

「老子被封了,動不了。」牛霸叫道,差點翻白眼了。

「你先講講到底咋回事兒?」葉凡感覺好笑,知道這貨問題不是很大,當然要『玩』他一下了。

「倒霉啊,我正哼著歌烤魚。居然跑出一個不講理的母夜叉來。夜叉大概不到三十歲,藍衣服的馬子。」牛霸喘著粗氣講道。

「她怎麼不講理了,是不是長得很醜,你居然叫她母夜叉?」王龍東好笑的問道。

「那當然,丑如無鹽,這世上再也找不出比她還丑的了。不過,老子烤魚跟這娘們屁關係。

她一來居然罵我牛氓,色狼,混蛋。這都哪跟哪,哥哥我烤幾條魚又礙著她屁事啦。

老子又沒摸她搞她,烤條魚都成色狼了,這什麼世道。」牛霸氣呼呼的罵道。不過,這傢伙好像被打怕了,貌似還有些擔心的東張西看了一下。

「放心,周圍沒人。」葉凡哼道,「不過,既然烤魚時有人罵你色狼。而那女子又不是沖著魚來的。那就奇怪了,她為什麼罵你色狼?」

「我哪曉得,沒招她沒惹她的,就烤了條魚。這都是烤出事來,今後誰還敢幹銬魚這活。」牛霸憤憤然。

「肯定有原因。」王龍東說道。

「屁滴原因。」牛霸差點要吼了。

「是不是你講什麼調情的話惹著她了,或者是什麼你去惹她逗她了?好哇,想不到你牛霸也會幹這種事。」葉凡提醒道。

「難道是我唱的歌兒,這個,也太能扯了吧?」牛霸相當的鬱悶。

「你唱啥哥了?」王龍東好奇的問道。

「《路邊的野花你不要采》。」牛霸話一出,葉凡兩人差點笑出聲來。

「而且,我還把最後幾句給改編了。」牛霸又加了一句。

「怎麼改的,唱來聽聽?」葉凡也是十分的好奇。

「路邊的野花你不要采,不採白不採,采了又白采,就改成這樣子了。」牛霸苦瓜著臉。

哈哈哈……

葉凡跟王龍東一邊狂笑著一邊過去把牛霸放了下來。

「好笑么?」這時,一道冰冷的聲音傳來,葉凡鷹眼早感覺到有人來了,故意裝著不知。

直到這個時候才轉頭看去,發現還真是個全身藍裙的女子,連腳上蹬的旅遊鞋配的都是藍色的。

稍偏向瓜子臉的圓臉,圓潤光滑的鼻子嵌於臉上給人一種渾然天成之感。

女子肌膚很白,賽如凝脂。特別是一雙眼,看上去有些飄渺的感覺。給人一種很深遠的美感。

而且,葉凡發現,女子雖說鞋子踩地,但是,貌似鞋子並不臟,似乎是隨時用提身提縱之術沾著路邊的野草在走似的。

「就是這母夜叉乾的1牛霸指著女子憤怒的吼道。

「你再敢亂叫的話我割了你舌頭。」女子那聲音還真是冷,牛霸嚇得條件反射般的退了一步閃到葉凡身側了。

「兄弟,給一個娘們嚇著啦?」葉凡一臉淡定的拍了拍牛霸肩膀,這貨才反應過來有葉老大這大高手在場,剛才那一閃豈不是太丟人現眼了。

「你說誰是娘們?」女子眉毛一豎,瞪著葉凡。

「娘們就娘們,怎麼,你還想怎麼樣是不是?」葉凡那是毫不客氣。

「總不能是人妖吧?」王龍東插了一句,差點氣暈那女子。一道風砸來,女子一巴掌甩向了王龍東。

「一見面就打,打是親罵是愛埃」葉凡調侃著隨手一擱,那道掌風頓時就偏了方向,劈向了牛霸被吊著的那顆樹,大樹被劈得歪了一下。

「我說閣下怎麼這麼翹皮,原來還有兩把刷子。今天,你們三個,誰也別想輕鬆走人。」女子生氣了,聲音越發的冰冷。

「哈哈哈,不讓我們走難道你還要請客不成?不過,本人沒興趣。」葉凡聳了聳肩,說,「咱們回去釣魚,真是的,剛烤好的魚都給弄沒了。」

「葉大,可是我這臉?」牛霸叫道,這傢伙不滿了。

「嗯,也是,姑娘,你這隨便把人打了可不好。這醫藥費什麼的總得出是不是?」葉凡轉頭看著那姑娘。

「你們想走,我說過讓你們走嗎?」那姑娘反倒這樣子問來。

「你還真以為你是個角是不是?給老子滾蛋去1葉老大突然生氣了,一巴掌幹了過去,一扯,一道怪風颳去。那姑娘拚命抵抗,奈何她碰上了葉老大。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