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一百四十六章爭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一百四十六章爭鋒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葉凡一看,馬上又抓住時機,說道:「看到沒,玉部長已經認識到了自己剛才舉手有些不當了。不過,知錯就改也是好同志。這事,還沒向省委申明,也算是事還沒發生嘛。」

葉凡這話再一講出來,趙一托跟劉一多臉漲得有些紅了,兩貨也緩緩的放下了舉起的手。

就剩下周家生還舉著手,不過,臉氣得都有些黑了。

「葉助理,我們只是向省委省政府提出申明,向他們申明實際存在的困難小說章節。

這個,並不是要對抗省委省政府的決定。更不是要推諉不同意搬遷。

這兩點可是要區分開來,對於省委省政府的決定,我們江華地委行署會不折不扣的執行的。

但是,實際存在的困難我們總得讓上級領導知道。不然的話,有了困難自己解決不了還要攬在懷裡,這對於搬遷來講反倒是很不利的。

比如,沒有錢了自己還要攬著,到時還怎麼搬遷。空口說大話是沒有用的,沒有錢啟動都無法進行,何談搬遷?」周家生自個兒捋胳膊上陣要跟葉凡單挑了。

自然,這貨在心裡狠罵著趙一托三個軟蛋了。不經嚇,一嚇就做縮頭烏龜了。

「空口說大話,我剛才已經講清楚了。這件事是省委省政府決定的重大的事。

已經決定下來了,咱們就要不折不扣的執行。咱們地區真窮到連啟動資金都沒有了的地步嗎?

把財政局長叫來問問,是不是賬面上全空了?」葉凡冷冰冰的問道。

「剩些必要的周轉資金當然有,就是缺大筆的錢。」周家生一愣,說道。

「同志們,打個比方。咱們是沒錢,難道就不幹啦?咱們如果幹不了,你們想想,省委省政府會怎麼干?」葉凡緩和了一口氣,問道。

「估計會認為咱們這班子不成?」杜子凱說道。

「不成的話什麼怎麼樣?」葉凡繼續問道。

「換人了。」戰一剛忍不住講了出來。

一時,現場頓時冷常這個『換人』可就關係著各位在坐的利益了。

到時真惹惱了省委省政府。沒準兒重新洗牌來個班子大換血。大家的帽子都有些飄搖了。

「這事,我看還得積極響應上級領導決定,不折不扣的執行不說,還得加大力度執行。

比如,這件事既然大局已定,咱們就得想辦法先行一步。最近風頭已經起來了,亂建亂占的現象在凌河縣非常的嚴重。

再不制止的話。到時搬遷工作一旦展開,將引來無窮禍患。所以,地委班子要奮厲風行。

先把這股風給剎住才行。」繆同春說道。

「嗯,同春同志講得很有理。我看得馬上成立一個搬遷工作組。由我任組長,家生同志任常務副組長,麗芳同志、同春同志……任副組長。

咱們在坐的班子成員都得參與。每位同志負責一塊。把凌河縣劃分成幾個片區,各位同志分工負責。

哪位同志工作抓不到位,到時責任落實到人,不到位的就要受處分。」葉凡抓住時機,點頭道,「至於經費問題也的確是個大問題,不過,咱們現在就要立足於現有的基矗

爾後多方籌資。這個時候。咱們就要把自己當成叫花子。只要能伸手要到錢的地方都要去要。

咱們要到錢並不是塞進自己腰包,而是為江華人民而去要錢。而划片以後。該片區的建設就需要你這個負責人來負責了。

比如,玉部長負責凌河縣東南邊一塊建設,而東南邊有幾個部門落實在那個片區。

你就得帶領那幾個部門想辦法弄到錢,把該片區建設起來。哪位同志能弄到錢,這錢就投入到他負責的片區去。

哪位同志如果不作為,弄不到錢,那你這地區沒錢就沒辦法動工,到時,別的片區建設好了你還在觀望的話。

我葉凡是要舉起屠當然,整個首府的規劃方面人統一,經費是落實到人,但規劃方面要由工作組來拍板。

不能說你要到錢后想怎麼干就怎麼干,要經得工作組下屬的規劃辦公室同意后按規劃建設。

要不折不扣的執行規劃辦公室的規劃。不然,各自為陣亂建設,豈不是合亂套了。

而我跟家生同志負責全面的。家生同志負責全面的具體工作,而我負責統籌。

當然,我跟家生同志也不能站在外邊看熱鬧,籌款方面我們倆位要比你們籌得更多。」本來聽得臉都有點烏黑的各位同志,最後葉老大那句話出來才鬆了口氣。

「葉助理,我是干組織工作的。組織部門哪有錢?咱們又不是生產經營單位。這個,如果要負責一個片區的話,實際上存在的困難就太多了。」杜子凱臉色相當的難看。

「幹不了是不是?」葉凡冷冷問道,看著杜子凱。

「這……這建設方面不是我的本職工作。不是幹不了,是沒辦法完成任務。」杜子凱臉漲得有些紅了。

「行,你如果完成不了你可以向省政府領導提出來嘛。如果上級領導體諒,批准你不用完成任務,那我葉凡也沒什麼話說是不是?」葉凡這話一出,杜子凱差點氣得暈倒。

「我干1杜子凱差點咬牙講出這兩個字的。

「還有哪位同志幹不了,幹不了的話現在提出來。正好我要去省里彙報工作時一起給彙報上去。」葉凡冷煞煞掃了大家一眼,此刻,哪個還敢當出頭烏龜,豈不是找打嗎?

「葉書記,能力有大有校能不能按黨內排名來分派片區?而且,我們軍分區大部分工作都是在軍隊系統一塊上。

是雙重領導的。當然,我也是地委委員之一。作為地委委員,我們軍分區一半的工作在地委。

所以,我負責安排的一半的工作量。」戰一剛說道,這傢伙,現在倒是找到一話題出來了。

「一半在地方政府,一剛同志。你難道不知道,地方軍分區是服務於地方。

比如江華地區軍分區來講,主要負責的就是江華地區內的民兵、兵役、動員工作和預備役部隊建設。

而咱們滇南省有相當長的邊防線。所以。你們還擔負邊防守備等任務。

不能講是雙重領導你們只干一半的活。其實你們大部分工作還在咱們地方上。

當然,你提的按黨內排名來定片區這個建議可以討論一下。」葉凡講道。

「呵呵呵,戰司令,你這提議很好埃按黨內排名,你是排在最後一位。

這片區當然也該最小了。不過,以前在某些工作方面,我看你這位在黨內排名最尾巴的同志好像聲音並不比咱們小嘛。」孫麗芳居然譏諷著笑道。貌似在開玩,實則是……

「是啊,這工作能按黨內排名嗎?咱們在坐的,除了葉助理跟周專員以及,其它同志都是副廳級別嘛。

而且,也都是江華地委委員。而在決定什麼大事時。這各位委員都有神聖的一票的。

這投票時可是沒有黨內排名之區別。一票就是一票,沒有說哪位同志的票份量重哪位同志的票份量輕嘛。

即便是葉助理這位參照副部級別的同志,周專員這位正廳級別的同志。

在黨內投票時是不是都只能是一票而不能講他們的級別高就能一票抵兩票啦?

所以,票的份量是一樣的,怎麼在講起工作安排上就有票重票輕的說法來了?」趙一托也是陰陽怪氣的說道。

「呵呵,我戰一剛平時有幾個時候講話。連開會都很少來,雖說我是地委委員。

但是,按我們的規定。我這個委員是不干涉地方政府的事務的。

至於說到我戰一剛聲音響。那隻能講我這天生是大嗓門。有的時候聲音響亮些也是為了軍區的事務。

軍區建設好了,也是為了保一方平安嘛。」戰一剛還真是老辣。馬上反擊。

「呵呵呵,這個跟黨內是沒有關係的。如果都要按什麼來劃分片區,那我這分管政法的書記是不是也得這樣子講了。公安系統也是雙重領導嘛,省廳一半下邊各級政府一半。我是不是也只要分到各位同志的一半片區的量就夠了?」趙一托譏諷道。

「葉助理,如果按這種說法,你講這樣,他講那樣子,那劃分的條件就太多了。

到時搞得不三不四的冒出的問題就更多了。既然地委委員最神聖的權力就是決定地委大事。

而決定地委大事時就看投票權了。這投票權的份量是一樣重的,而這劃分工作當然也得一樣的重了是不是?」孫麗芳講道。

「一剛同志,既然同志們看法不一,這個就不必提了。我相信一剛同志也不會再乎這一點的。

到時,沒準兒他負責的片區建設得更快更好。」葉凡說道。

「放心葉助理,我戰一剛會圓滿完成市委安排的任務的。」戰一剛陰沉著臉哼道,這下子倒是激起了他的雄心。人爭一口氣,佛受一柱香嘛。大家都批判他了,他也受不了。

夜已經很深了。

白應東紀念館居然還亮著燈,紀念館大堂中央立著的雕像前跪著一個人。

「爸,你的遺願現在遭受到了空前阻力。不過,請您放心,萬升一定會實現的。誰也不能阻著攔著,今天這根刺,萬升會挑掉的。」滇南省委組織部長白萬升黑色中山裝,黑褲子,一臉嚴肅。白萬升講完后又叩了三個頭才站了起來走向後院。未完待續。。。

  • (快捷鍵:←)
  • 官術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