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一百四十七章領教到太子黨啦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一百四十七章領教到太子黨啦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官術_官術全文免費閱讀_第三千一百四十七章領教到太子黨啦門邊站著周家生以及劉一多,玉青青還有趙一托四位同志輕輕的跟在了身後官術。

「坐吧。」白萬升坐下后招呼周家生四位同志也坐。而紀念館的白東流館長親自在一旁給五位同志泡茶。

不過,白萬升拿起茶杯自個兒在喝著。周家生四個人站著不敢坐。

「白部長,我們沒幹好工作。您狠狠批評我們吧?」周家生挨了許久才麻著膽子,說道。

「白部長,您罵我們吧。」趙一托也是黑著個臉。玉青青跟劉一多也趕緊跟著說。

「四個老人了,頭次常委會居然給一個外來的後生仔一耙子差點全給耙倒了。你們這些年下來官白當了,你們難道是吃乾飯的?沒用的廢物一堆1白萬升陰沉著臉哼道。

「白部長批評得是,我們太輕敵了。」周家生講道。

「沒錯,我們太輕敵了。我們打聽過了,覺得一個乳臭沒幹的小屁孩子能幹什麼。

估計滇南、天雲兩省這麼寵著他,無非是此人在京里有後台罷了。

一個下來鍍金的太子黨有什麼好擔心的。而且,這江華是我們的地盤。他應該嘎不出什麼來。」趙一托漲紅著臉講道。

「現在領教到太子黨的厲害了嗎?」白萬生冷哼,地一聲把茶杯頓在了桌上。

「領教到了,不過,下次他沒機會了官術。」周家生帶頭說道,另外三位同志跟著點頭。

「還想下次,這次你們如此被人壓了下來。首先在勢頭上就輸了人家一著了。」白萬升講到這裡伸指頭叩了叩桌子,「四位同志,人家剛來。

你們四個是江華的老人了。一個剛來的同志,而且還是從國企出來的,他能做什麼?

他在江華有什麼根基?10個地委委員中他認識幾個?你們倒好,厲害埃

四個老人居然被一個剛來的同志算計了。還給人家壓得連頭都差點抬不起來。

這不是輕敵,這不是小失利,這是重大的失敗。知道不。重大的失敗。」

「可惜我們人馬還是太少了一點。如果還有兩位同志站過來,今天的格局完全不一樣了。」周家生嘆了口氣,耷拉著腦袋瓜不敢抬起了。

「人馬太少,是不是叫我白萬升給省委建議再給你們送兩位同志過來。

乾脆把江華地委全都抄翻了,全換成我們的人。你們,你們真以為我白萬升是省委書記是不是?

就是省委的陳書記也沒辦法完成這個任務,就更別說我白萬升了。

更何況。像你們這種狀況,就是再給你兩個人也不抵事兒。人家剛來就能壓倒你們,你們四個還頂不了一個。

你們四張嘴哪裡去了?」白萬升是劈頭蓋臉的訓叱道。

「白部長,我們知道錯了。大錯特錯了,我們改。」周家生講道。

「知道錯了,知道錯在哪裡嗎?」白萬升哼道。「省委那邊我白萬升掌控不了大局,上邊已經定下來了。

可是你們下邊的同志要努力。一旦這搬遷中出現了許多狀況,也會讓省委看到搬遷的諸多毛玻

搬不了時是不是還可以調整回來,停止搬遷了。這樣一來,反倒會把原本規劃用於搬遷的錢投入江華市的建設中去。

省委已經擬定了三年三十個億。今天前期投入15個億,至少,如果搬遷不了,至少得留給你們江華行署10個億吧。10個億埃能幹多少大事。」

「戰一剛、孫麗芳、杜子凱三人現在還在觀望著。他們倒是好辦些。

就是繆同春跟姜月二個表現太詭異了。這葉凡下來才一天。他們倆個居然馬上就站了過去,也太沒骨氣了。

繆同春還好講一些。以前大家不待見他。可是姜月呢,根本就是一牆頭草。

這老領導蔡信林剛走,估計椅子還留著餘溫,她居然馬上就換了主子。

這女人,我看就得狠狠敲打。」趙一托憤然說道。

「你現在看到結果了嗎?」白萬升狠狠瞪了周家生一眼。

「唉,以前跟他有些恩怨。白部長你叫我放些心思別整天惦念著這些。

可是我這心裡的結就是解不開。白白失去了攏絡他過來的機會。

如果當初就能攏絡過來,現在的格局完全不一樣了。那今天就是我們五人組合,而葉凡那邊最多就一個姜月。這娘們。」周家生差點要咬牙了。

繆同春剛上任時,無意中在開會時反覆強調了『瓜刺兒』這三個字。

而他不知道,周家生以前在下邊縣市時就被人暗地裡取了個外號就叫『瓜刺兒』。

繆同春一直糾著這三個字在大會上反覆批評有些同志就是瓜刺兒,既然是瓜刺兒就要狠狠的挑出。

這話一出,下邊的同志自然全在偷笑了。這事,繆同春當時還被蒙在鼓裡。

不過,自然是觸了周家生的霉頭。周家生認為這是你繆同春同志在故意的埋汰自己,這是對自己的大不敬。

是對我周家生人生的攻擊。因為,周家生最怕人提起『瓜刺兒』這三個字。

所以,這梁子就這樣子結下了。

「現在講這些還有什麼用,看架勢繆同春向葉凡伸出了橄欖枝。

作為葉凡,在委員裡頭正需要幫手的時候。自然,繆同春一有這個意思,兩人一拍即合了。

繆同春倒向葉凡已成定局,這個同志就不必考慮了。」白萬升擺了擺手,「至於說姜月,作為地委秘書長。

從她身處的職位來講,估計也是沒辦法。她不支持葉凡就有被剔除的危險。

這是她沒辦法的選擇。倒是杜子凱此人可以作作他的工作。至於說孫麗芳這位同志的獨立性較高。

估計要說動她也有難度。不過,葉凡如果想把孫麗芳網路過來,估計也不可能。

這個女人,別看她是個女人。後台不淺。倒是杜子凱。」白萬升講到這裡冷哼了一聲。

「白部長,杜子凱可是您的手下。這傢伙今天表現太差了,是不是得狠狠敲打一下?」趙一托說道。

「敲打他,容易。看他後邊表現了。」白萬生哼了一聲,「不過,現在木已成舟,你們要翻盤難度不校

只能從其它什麼方面下手了。你們要改變思路,不一定一定要盯住黨委會是不是?

這搬遷,主動權還是操控在你們手中。葉凡光在台上跳上竄下,下邊同志不作為,他也沒用。

不過,當然,不能硬來。因為這是省委省政府決定的事。所以,只能取巧,要讓省委省政府都覺察不到才行。」

「實際搬遷過程中存在的困難很大,我們會靈活弄些事出來。一旦搬遷進入停滯階段就好辦了。

而且,葉凡身兼數職。他的主要陣地在橫空集團而並不是我們江華地區。

所以,他肯定沒多少時間長期駐紮在江華的。只要在這邊的同志不多,他馬上就抓瞎了。」周家生講道。

「拖吧,就是拖也能拖死他。他不是急著搬嗎?咱們就拖。這拖字可是好辦得多。」趙一托陰森森的講道。

「嗯,一托這主意不錯。不過,拖也要拖得高明,拖得人家無話可講而沒辦法拿你們說事兒才行。

這就要講究手段的運用了。爭勇鬥狠有什麼用,鬥爭講究的就是一個智慧。

有智慧的鬥爭比直接的拳腳硬來高明得多。而且,其造成的傷害性更大。」白萬升微微點頭。

而五個小時前正是晚飯時分,江華軍分區開進來了一輛很大的軍吉。

張強從軍吉里鑽了出來,這貨肩佩少將軍銜,英武得很。戰一剛司令員笑呵呵的迎了上去,笑道:「張將軍帶兵路過咱們江華肯到我這地兒來,真是蓬壁生輝埃前幾天將軍忙,戰某不敢打擾。今天正好遇上將軍的部隊拉練空閑修整時期,正好了。」

「哪裡的話,有免費的晚餐不來哪我張強豈不成了傻子?而且,我相信戰司令這晚餐肯定有特別的好貨上桌。」張強呵呵笑著,伸手跟戰一剛熱情相握。

不過,張強有些疑惑。心說難道戰一剛已經聞出什麼味兒來了。不然,搞得這麼隆重。

因為,江華軍分區班子成員全都排開了陣勢迎接張強。張強雖說是摩步師師長,少將軍銜。但也管不了人家戰一剛司令員的一畝三分地兒。

能出來幾個人迎接一下就算不錯了。而戰一剛拉開的迎接架勢卻是迎接軍區首長的架勢,自然讓張強心裡相當的疑惑。

雙方寒暄過後迎接隊伍散了,而張強被戰司令熱情的迎進了軍區招待所里的包間。

一看桌上那熱騰騰冒著香氣的大盆子,張強笑道:「果然有好貨色啊,戰司令,哪裡搞來的?」

「昨天打獵弄來的,不行了,現在好久沒練手生了,跑掉了二隻野雞。最後只打了二隻兔子,外加一頭小野豬。」戰司令員笑道,親自站起來為張強盛了滿滿一大海碗的山兔肉。

閑扯著喝著,張強一邊喝湯一邊正在思忖著如何擱些話題出來把葉凡交待的?ahref=/txt/251/6425825/>露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