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一百五十二章不處理不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一百五十二章不處理不行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哪位同志在胡攪蠻纏了?」這時,會議室大門突然被推開了,傳來白部長的問話聲。

「白部長,提前到了也沒招呼一聲。沒來遠迎,不好意思。」葉凡一看,走上前去迎了上去。

「沒事,我想再仔細看看咱們江華地區首府江華市。一旦搬走,那將面目全非了。

留個記憶也好。」白萬升淡淡的說著,跟葉凡握了握手,說道,「這次下來主要是宣布一些事的。

如果葉助理方便的話,聽說你們正在招開班子會議,委員們都在。

就在這裡宣布一下對錢成貴同志的調令就是了。」

白萬升來一趟,就是為了宣讀一個調令。像這種事,根本就不需要白萬升這位省委組織部的大部長親自來的。

葉凡轉瞬就明白了,估計,白萬升下來就是有針對性的。就是為了給周家生撐腰竿。

估計,白萬升下來,也是為了相助周家生關於錢成貴事件的。

「成貴同志,你既然到了那就更好了。白部長,剛才我們正在討論凌河縣底子情況。

而摸清底子行署那邊還組建了一個調查組,而成貴同志就是組長。

我正想聽聽成貴同志這個組長對凌河縣的總結報告。如果白部長方便的話一起坐下來聽聽。

地區首府搬遷是省委省政府決定下來的大事。白部長也是常委之一,並且親眼見證了這個決定的拍板全過程。

相信白部長很願意聽聽我們江華地委以及行署對搬遷的準備情況的彙報的是不是?」葉凡靈機一動,搶先下嘴,要把白萬升也拉進來作陪了。

「呵呵,既然葉助理相邀了。那我就坐下來旁聽一下。你們當我不存在就是了。

不要講彙報不彙報嘛。城市建設是省政府的事,而我是搞組織工作的,對這方面是一竅不通。

如果瞎發言的話反倒不當,所以,你們權當我就是一熱心觀眾。你們說吧。」白萬升一笑,葉凡邀請他上坐,不過,他還是堅持走到旁側席上坐了下來。

白萬升一坐下來,所有委員們都坐正了身子看著錢成貴。

「兩個月前,江華地委行署把摸清凌河縣基本情況的事交待給了我負責。為此還……」錢成貴的彙報也是模稜兩可,估計隨便抓一個凌河縣人講得都比他要出色。

「就這些?」葉凡抬了下眼皮子。

「我掌握的情況就這些了。」錢成貴臉微微一紅,說道。

「你是摸底組組長,就這點情況講跟沒講有什麼區別。其中好多數據都是你猜測跟意測的。

調查組要為規劃提供第一手詳實的材料,絕對不能有半點的馬虎。

你們一馬虎,那規劃出來的方案就變樣了。要是因此帶來諸多的不確定性而使得省委省政府決定的大事不能圓滿順利完成。成貴同志,你想到過這其中的後果以及造成的影響嗎?」葉凡板著個臉。既然你錢成貴跟周家生搞在一起,那就不能手軟了。

「這個,我剛回來。有些情況還不大了解,而組成單位的匯總還沒下來。一旦匯總下來這些數據就清楚了。」錢成貴餘光瞄了周家生一眼,臉色難看了起來。

「匯總,你們調查了兩個月了。還沒匯總清楚嗎?是不是還要地委這邊給你們二年時間。哪咱們的搬遷就不用進行了,過兩年後再說了。」葉凡質問道。

「葉助理,就差一個匯總了。我知道,我工作方面做得有些不到位。但是,我也是有特殊原因的。當初省交通廳借調我過去,也沒有確定時間。所以,兩頭都干,我真是顧不過來。再加上年歲大了,歲月不饒人。」錢成貴狡辯道。

「顧不過來你可以辭掉一邊職務嘛,為什麼要硬撐著?」葉凡哼道。

「這事。行署那邊也有特殊考慮。怕生手接手不熟悉情況。而交通廳那邊又沒給明確的借調時間。

我以為就幾天時間,一晃就過去了。想不到這一去就沒能回過來。

這是我工作中的失誤,請葉助理批評我。」錢成貴仗著有白萬升在場,講的都是場面話。你葉凡當作白部長的面還真批評我埃

叭地一聲。

「批評,你以為瀆職就批評幾句就能解決了的事嗎?成貴同志。我看你到現在還沒認識到這件事的嚴重性。還沒真正把省委省政府的重大決定當回事兒。」葉凡拍了一下桌子,白萬升明顯的皺了下眉頭,說道,「呵呵,葉凡同志,這桌子可是不經拍的,輕點輕點。」

「瀆職,葉助理,這話講得太嚴重了吧?」錢成貴也有些惱了,再加上調走了,而白萬升又在場,剛才他好像出頭了,所以,這傢伙勢頭要抬了。

「嚴重,哪裡嚴重了。你是摸底組組長,你看,你這底是怎麼摸的。

二個月了,不要講有著十幾個人的工作組在摸底,就是你光著手到河裡摸魚的話也能摸到幾條了。

摸不清底子就沒辦法進行第二步的規劃,規劃不了就無法實施搬遷。

不搬遷就完成不了省委省政府下達的任務。完不成任務,這一切,其根源就是因為你這個組長不負責任造成的。

你說,追究起來,你這是不是犯了瀆職罪?」葉凡口氣更為犀利,爭取第一時間攻破錢成貴的堡壘。

「調查組有十幾位同志,怎麼能只講我頭上?」錢成貴臉漲得更紅了。

「你是組長,當初幹不了就儘早提出來。」葉凡冷哼道。

「不是我想干。」錢成貴給氣壞了,脫口而出,葉凡心裡一聲冷笑,馬上逼問道,「難道有人逼你干,說吧,是哪位同志逼你?」

這話一出,好多同志那眼神餘光瞄向了周家生。這個,很明顯嘛。

「我……我沒這麼說,也沒人逼我。」錢成貴反應過來,馬上反口。

「既然沒人逼你干,那就是你自己不想幹了是不是?」葉凡問道。

「葉助理,你這話什麼意思。哪有分派了工作不想乾的,你一直這樣子逼著我。

是不是就是要我非承認沒幹事或什麼是不是?如果你葉助理真要我錢成貴如此的話,我也認了。

不過,我保留向上級領導申訴的權利。」錢成貴大惱了,硬著頭皮想耍賴了。

「沒人逼你辭去調查組組長一職,而工作又沒幹好,甚至可以講是敷衍了事。

就你這種對待工作的態度,而且對待的還是省里的重大工程。這是對省委省政府的不敬跟藐視。

因為此事還要連帶著咱們江華地委全體委員也受到牽連。成貴同志,你這種對工作的態度性質極端的惡劣。

我以江華地委書記名義提起黨委會,建議對成貴同志馬上停職,接受組織調查。

同意的同志請舉手。」葉凡一講完,馬上舉起了手。

戰一剛居然搶得先機,第二個舉起了手。而姜月也舉起了手,繆同春微一猶豫也舉起手來。

一下子見四位委員舉手,錢成貴臉都差點綠了。

「剩下的六位同志,你們也表明個態度吧。同意不同意都行,不過,各位同志要考慮清楚了。

不同意的話解釋開來那就是說錢成貴同志在摸底事件事不用負什麼責任,他並沒有在此事件事工作沒做到位。

反過來講就是錢成貴同志工作做到位了。」葉凡補充了一句。

孫麗芳一聽,沒再猶豫,舉起了手。這種話都講了再不舉手,那豈不是講以後追究起責任來自己還支持錢成貴,那豈不是無視省委省政府的決定了。

杜子凱也舉手了,六隻手舉了起來。

十幾隻眼盯上周家生了。

「我錢成貴也是地委委員之一,我抗議葉助理的這個提議。萬部長,您也講句話,不能讓某些同志任意胡來。這是對同志的打壓,是以勢壓人。以不顧事實打擊報復1錢成貴叫道,這傢伙差點要抓狂了。

白部長一看,嘴一張正要講話,葉凡又搶先一嘴,說:「11個地委委員,因為是針對錢成貴同志的事。

所以,本人不能參與,只能迴避。就剩下10位委員了,同意錢成貴同志馬上停職接受組織調查的委員已經超過六位,還有四位到現在還沒表明態度。

不過,已經不重要了。同意的同志已經越過半數,此提議在江華地委委員會上得到通過,成立。」

「我抗議1錢成貴吼了起來。

「成貴同志,這裡是地委會議室,你吼啥!一點規矩沒有。」葉凡臉一板,訓道。

「行,老子走1錢成貴差點瘋了,抬腿就要走人。

「慢著成貴同志,你的事我還沒宣布。現在馬上就宣布吧。」白部長突然站起,拿出有任命書宣讀道,「經……任命錢成貴同志擔任省交通廳黨委副書記、黨委委員、常務副廳長……」

一講完,白部長握著錢成貴的手,說道:「成貴同成,你抓緊移交吧,儘快到廳里上任。那邊需要你。」

白部長明擺著要為錢成貴出頭了。

「白部長,對於一個停職正在接受組織調查的同志。省委組織部的宣布是不是可以緩一緩?」葉凡問道。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