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三百五十章花花腸子還不少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三百五十章花花腸子還不少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具體怎麼樣操作你自己拿捏,我看,既然你是有備而來的。乾脆下午就去找初一同志把這事先彙報一下口看看他的態度怎麼樣?」齊振濤說道。

「如果田省長決定支持,我是不是可以往上把這件事給羅書記彙報了。當然,齊叔這邊我已經彙報過了。也算是符合程序是不是?」葉凡問道。

「你自己拿主意吧,不過,多向領導彙報工作,這也是你應該乾的事。其實,這也是跟領導溝通一種方式。

小葉,工作要干,但是,跟領導適時的溝通也不能免了。隨時聆聽領導的指示,工作才不會偏離了軌道,即便是有時出了點小差錯。就拿這件事來講,即便是墜個億的項目最終沒落戶同嶺市,但是因為你及時向領導彙報過了。

到時候領導也會理解你的難處是不是?不然,這麼大的項目建設你不及時溝通,領導們會認為你太自以為是,有蔑視領導的嫌疑。

給領導留下一個獨斷專橫的不良印象。並且,有些事,不能覺得十拿九穩才去干,這世上很少有這種好事等著你。

當然,我們也要反對盲目蠻幹,事先分析好各方面因素條件才能稱得上是一個精明的官員。為什麼有的官員很清廉,但並不能得到群眾的認可。

那是因為你雖說很清廉,但你的工作能力卻是平平。你拿不出成績,群眾得不到福,當然也看不起你了。

而有的官員因為干實事而要去走後門,偶爾還得送些禮。雖說他走了歪門邪道但是,他干出了成績。

群眾也享受到了他的成果。」齊振濤隨口開導起葉凡來了,扯了許多東西。

找了個賓館稍微休息了一陣子,葉凡在腦中又把火電廠的事捋了一遍下來。

下午二點,葉凡準時找到了常務副省長田初一的辦公室。

田初一頭髮略為有些謝頂,額頭前頭髮較少,頭髮偏向於腦後。其人一身標準的立領式中山裝,頭髮雖說少,但都往後梳利齊根根往後倒著,看上去精神頭十足的。

田初一同志在晉嶺省的口碑很不錯,他是從一名普通的工人到企業的總經理,最後一步步爬到常務副省長位置的。此人很注重實幹平時到下邊也很喜歡到工礦企業到處溜溜。

曾經有一次他當場就發火了,直接就撤了某廠長的職。不過,人家某廠長卻是很牛逼,因為,該廠是部屬企業,並不是晉嶺省所管轄的範圍。

只是他遇上了田初一。田省長可是較真了,往該企業的上級部門反映了許多情況最後,那位某廠長還真是被捋了帽子。

所以,一見到他的身影,那些省屬國企老總門都會頭皮發麻口一個個都是畢恭畢敬的連大氣都不敢出。

當然,他的這種嚴厲的工作作風也使得省里好多企業老總們的思想得到了洗禮。

不下點真功夫還真怕遇上田省長來個突襲到時答不上來,弄不好要『下課」

輕輕叩門,得到應答後葉凡進到了田省長辦公室。

發現辦公室擺設都以木頭為主,像那種軟性的沙發都沒有。在這大冬天的連個軟墊子都沒放。

就是田省長的椅子居然也是那種很笨重的木頭椅子。而通常領導們喜歡的老闆轉椅在這裡卻是沒有見到。而他的對面放著兩把木椅了也是不能轉的那種。

「葉凡同志,你可能還是頭次到我的辦公室吧?」見葉凡進來,田初一站了起來,示意葉凡一起走到轉角處的木沙發邊坐了下來。

「不好意思田省長到同嶺也有幾個月了。一直沒來向您彙報工作,都給一些事給擔擱了。

小葉在這裡特地向田省長請罪我工作上失誤了。」葉凡一臉正經,講道。

「請罪就不必了,呵呵呵。最近海山煤礦恢復正常生產沒有?」田初一問道,看來,他很關注著這一塊。

「全面恢復正常了,聽說天木礦業高層也都經過一番調整。現在的掌舵人鳳啟梅還是美國哈佛回來的高材生。

我想,天木礦業集團在她的掌舵下,應該能摒棄那些蠻幹作風,從此真正的走入正軌。

天木礦粉集團的總部在同嶺,它能走入發展的正軌,這對同嶺人民來講絕對是福。

而且,市委市政府也在關注著他們。如果能扶持的一定會伸手的。雖說他們曾經犯過一些錯,但知錯改了就是了。」葉凡說道。

「嗯,文憑還是挺高的嘛。不過,文憑並不得於能力。我希望同嶺市委市政府不能過於忽視了這種能排得上號的大企業。

一企帶百企,大企業的排頭跟號召以及輻射作用是相當驚人的。我估計,以天木礦業集團為首已經形成了一個企業圈子。天木礦業集團猶如在同嶺這個大海中航行的航母,而從它本身延伸出去的相關產業及企業就是護航的巡邏艦等。

雙方都要依附於對方而生存,而只要保護好了『航母」它的作用就能顯現出來。」田省長談起這些來是滔滔不絕。

「嗯,我回去后一定牢記田省長的指示。對於中小企業的扶持要加強,但是,也不能忽視了大企業的發展。」葉凡點了點頭,講道,「講起天木礦業集團還真跟它有些緣份,今天我向您彙報的事就跟它也有點關係。」

「噢,說來聽聽?」田初一身子挺得很直。

「是這樣的,遠東電力集團……。」葉凡把事說叨了一遍下來。

「你確定他們有這意向來咱們同嶺市投資?」田初一果然認真了起來,盯著葉凡問道。

「不瞞田省長,這事,還是你的手下那天我剛巧碰上才曉得了這消息的。」葉凡先賣了個關子,當然是為了極大的提起田省長的興趣。

「我的手下,到底是哪位同志?」田初一問道。

「在省政府辦工作的喬河同志,那天碰上他時一起吃飯時無意中聽他漏了點消息出來。

後來我趕緊打聽了一下,才曉得遠東電力集團的喬正和同志居然是喬河同志的父親。

這事這麼重要我不敢怠慢,馬上就安排市委秘書長米月跟章河市市委書記王龍東兩位同志去辦了。

我想,如果省里有這個意向,我回去后馬上跟孔市長商量一下具體操作方案。

不過,南方那邊也有二個省也聞到了風聲正在爭取這個項目。競爭非常的j烈。

一旦省里有這個意向,我們同嶺市咬著牙也得去爭取了。而且,我跟喬河同志講過這事了,希望他能促成遠東電力集團考察團的成行。」葉凡講道。

「喬河同志的態度怎麼樣?」田初一緊追著問道。

「喬河同志相當的熱心,說是答應聯繫他的父親喬正和副總。」葉凡說道。

「那就好1想不到田初一一巴掌狠狠的拍在了膝蓋上,看來,田省長有些j動了。

他看了葉凡一眼,說道,「那你們同嶺市馬上行動起來,最好是抓緊,就在這幾天時間內通過喬河同志聯繫上喬總口最好是能直接到喬總那邊見過面談談。」

「我的想法是能不能請田省長你親自挂帥接洽一下,我來當個跟班還行。到時,沒準兒喬總還肯過來一趟。」葉凡把功勞拱手往田初一身上推去。到時,田初一也絕對不會忘了自己的,分點雨露還是有的嘛。

「如果說咱們過去還有可能,你說喬總肯過來,我看不出喬總有過來的理由?」田初一說道。

「呵呵呵,喬河同志在省政府辦也呆了好幾年了。提正處到現在也有三年了。

而且,該同志各方面條件都相當的優秀。年齡資歷閱歷都達到了標準。

我想,能不能跟喬總講一聲,喬河同志一直在省政府辦那邊也不是個事。

還是應該到下邊去鍛煉鍛煉是不是?多去下邊積累些經驗對於喬河同志今後的工作也能起到一個鋪墊的作用。」葉凡終於拋開了最後一層遮羞布,雖說話講得不是有些隱晦,但是,田初一哪有聽不明白的。

「好你個小葉啊,huhu腸子還不少嘛?」田初一一向嚴肅的臉居然漾起一點笑容。

「呵呵,這個,要讓喬正河同志有興趣來。咱們當然得拿出些實惠的貨色出來勾起他的慾望。

不然,不投資又怎麼有收益。跟5。個億的大項目相比,這點算不得什麼。

更何況,喬河同志各方面條件都是上上之選,他並不是一個不堪大任的庸才。

再說,跟南邊那二個省相比,咱們同嶺並沒有多大的優勢。在不佔優的情況下要拿下這事,總得摳出個『優處,來才行。

這一點,咱們同嶺倒是跑在了南邊的前面。

」葉凡笑道。

「有投資才有回報,你這句話講得好。那你抓緊時間把該乾的都安排好。

爾後,抓緊時間崔促一下喬河同志,最好是趕在年一過後就促成喬總的同嶺一行。

至於挂帥,還是由你葉凡同志你自己干吧。到時喬總真下來了,我來湊份子熱鬧就行了。」田初一是個務實的人,頭句話就肯定了葉凡的做法。

看來,他已經同意了推舉喬河的事。爾後又講道,「不過,這事,你最好馬上向齊省長彙報一下。羅書記那邊更不能少了,這麼大的事,能辦成就是我們晉嶺省的大事。你要慎重對待,絕不能疏忽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