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一百五十六章什麼,死啦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一百五十六章什麼,死啦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揭發,可是你有證據嗎?空口說白話是沒人相信的?調查組最注重證據而不是你能講出什麼。你講出來沒有證據,一切只能淡而無味。反倒對你來講,又將是另一個災難,你想好沒有?」葉凡一臉嚴肅。

「我想好了,假如我不揭發他,估計不要講省交通廳的位置,就是我現在的位置也難保住了。我要爭取立功。」錢成貴很慎重,答道。

「那好,明天早上你去向調查組詳細講清楚小說章節。要講事實,不能亂講。」葉凡說道。

「那講完后調查組這邊能不能?」錢成貴一臉可憐的看著葉凡。

「只要你能拿出證據來,調查組會酌情考慮你的實際情況的。當然,如果你隨便誣衊一個官員,調查組也不會輕饒了你的。這具,一是一二是二。」葉凡點頭了,給了錢成貴一些希望。

錢成貴悄悄的走了。

「早知今日何必當初,這種人,就不應該可憐他。葉助理,我看您現在心腸越來越好起來了。」杜衛國哼道。

「呵呵,這不是心腸好不好的問題。錢成貴犯了錯,那是必定要遭到處理的。比如,工作沒幹好這件事肯定要處理。」葉凡笑道。

「那意思是講省交通廳的位置他根本就沒希望了是不是?」杜衛國虛心求教。

「到現在這個時候了如果他還想著交通廳那個位置,那省委組織部豈不是眼瞎了。

你干工作干成這樣子還想得到提拔,那省委這些領導成什麼了?

交通廳那個位置就不用想了,肯定是別人的了。他估計也看到了這一點了。

而保住他現在在江華地委這個常務副專員位置才是最重要的了。

而且,想全身而退都是不可能了。至少,如果級別職位保住了,但落個記大過處分是免不了的。

所以,衛國,當官要謹慎。要有一雙能透視的眼,在遇上事時要分清輕重。不然。悔之晚了。」葉凡嘆了口氣,也為錢成貴有些可惜。

「記大過處分還不怕,不過,錢成貴的這個記大過一落下來。他這輩子還想東山再起,難了。」杜衛國點了點頭。

「呵呵,暫時他也想不得太多了,保住現職才能有東山再起的機會。

人家說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嘛。沒有了青山哪來柴燒。錢成貴在多方活動不見效果的情況下,果決定來找我。這也是需要大勇氣跟大魄力的。如果他沒這個勇氣,他這輩子還真是完了。」葉凡笑道。

「這主動權還不是掌握在葉助理您的手中的,是重拿輕放還是輕拿重放,葉助理一句話的問題。摸清凌河縣的事只不過一個說法罷了。葉助理你講它嚴重就嚴重,講它不嚴重也不嚴重。」杜衛國呵呵笑了。

「不能這麼說。這事當然嚴重。當然,對於這件事的處理,省委省政府是不會發表意見的。這處理權還是在江華地委。」葉凡說道。

「如果錢成貴真肯進調查組講清楚,我想,後邊,該著急的應該是周家生了。」杜衛國說道。

「就是不知道他有多少證據,不過,錢成貴也是個精明人。手中沒有證據的話也是不可能到我這邊來的。

即便是沒有證據。只要錢成貴肯開口。周家生必惹上一身的騷。

畢竟,有些事。很明顯的擺在大家眼前的。而且,有助於地區首府的搬遷。

如果周家生在搬遷過程中有大動作,很易讓人聯想到錢成貴的事上。」葉凡笑道。

第二天早上七點多,杜衛國匆匆敲開葉凡的門,說道:「葉助理,錢成貴死了。」

「死了,怎麼死的?這消息確定嗎?」葉凡心裡也是一驚。臉色頓時就陰沉了下來。

「確定,姜秘書長已經在隆!倍盼攔講道,葉凡匆匆洗涮了一下下樓了。

「葉助理,錢成貴死了。」一見葉凡下樓,姜月急著說道。

「別急,慢慢講,他什麼時候死的,死在哪裡。怎麼死的?」葉凡問著一邊示意姜月坐下。

「昨晚上凌晨三點左右,錢成貴在東廂門大街拐彎處被撞死的。

是一輛載重東風大卡車,據司機說是車子沒有了剎車,錢成貴本來是走在右側面的人行道上的,可是這時剎車突然沒了。

而前方有輛旅遊大巴過來。卡車司機為了躲避旅遊大巴,只好把方向盤往右側面猛打,最後悲劇發生了。」姜月講道。

「一切車子靠右行,大巴既然是從對面駛來的,肯定在錢成貴的對面,也就是它自己的右側面。

而卡車卻是在自己的右側面,相對大巴來講應該是左側面。車輛各行其道,卡車即便是剎車失靈,大巴如果沒佔道行駛,或者說卡車沒有佔道行駛,也不可能撞向大巴。

既然不可能撞向大巴,只是擦肩而過罷了,卡車何必還要往錢成貴同志所走的右側面人行道上撞?」葉凡問道。

「這事我也不是十分的清楚,昨天晚上得到消息后我馬上趕過去了。我到的時候地區公安局交警隊的同志也到了。除了現場亂七八糟以及,具體情況要問他們。」姜月說道。

「行,早上八點叫交警隊負責這件事的負責人到我辦公室彙報。」葉凡說道。

「葉助理,還有一件事?」姜月有些吞吐樣子。

「什麼事你趕緊說。」葉凡問道。

「因為錢成貴的特殊身份,而且是已經宣布調往省交通廳的幹部。

所以,上級領導也非常的重視。交待地區公安局一定要嚴查此事,查清事實。

所以,從昨天晚上開始地區公安局就展開全面的調查了。而趙一托同志也親自下了指示。

公安局刑警隊也加入了調查。而據一路過來的監控以及目擊者說,錢成貴是源著東廂門大街下來的。

而再往上不久就到咱們地委大院了。」姜月講到這裡看了葉凡一眼。

「噢,有人看到了什麼是不是?」葉凡一愣,問道。

「有人猜測是不是錢成貴同志是從地委大院出來的,不過,前面大門看門的保衛人員證實沒有見到錢成貴此人進入地委辦公樓。

而有人就猜測是不是從後門進來的。還真遇上一證人,是一個擺水果攤的夫妻證實,看到過此人就在地委大院後門徘徊過。有沒進去她不清楚。

這對夫妻經常在地委大院後門不遠處擺水果攤的。而地委招待所就在後門不遠處,而地委食堂經常還會到夫妻的水顆攤上買水裡。」姜月說道。

「我想會有人調查清楚的。」葉凡心裡明白了,姜月所講的一些人事好好像都有指向自己的矛頭。

本來想給姜月說說的,葉凡乾脆不講了。就等著有人出面,倒這事怎麼樣進展。

「葉助理,我並沒有這個什麼意思的。只是把一些情況向您反應一下。」姜月也感覺到葉凡應該感覺到了什麼,所以,趕緊解釋一下,免得在葉老闆心裡留下疙瘩。

「無妨1葉凡擺了擺手。

早上八點葉凡剛到辦公室,在過道里就發現地區公安處處長王國嶺正帶著兩個警察站在過道。一見葉凡冒頭,王國嶺大跨步上來打招呼了。

王國嶺雖說是地區公安局長,但並沒有兼著政法書記一職。而政法委書記卻是趙一托同志。

「進辦公室談吧。」葉凡跟王國嶺握了握手說道。

「葉助理,關於昨天晚上錢成貴同志被撞的事。首先是由地區交警支隊的負責人李明三副局長帶隊到達現場的。而我也在不久后趕到了現場,不過,對於第一手現場情況,他最清楚了。」王國嶺指著身旁一個高瘦個子的中年人講道。

「那就由明三同志具體彙報一下。」葉凡看著李明三,點了點頭,示意他講。

「葉助理,昨天晚上三點零五分。110報警台接到群眾報案,說是在東廂門大街拐角處發生車禍。

一個男子被一輛大卡車撞得滿身是血。接到報警后我們馬上安排了出警,而當天晚上剛好是我值班。

所以,也就帶人過去了。後來,從男子的公文包里找出了身份證以及工作證等證件。

才發現他居然是地委行署常務副專員錢成貴同志。我不敢怠慢,馬上把這事上報給了王局。」李副局長講到這裡停了一下。

「沒錯,接到明山同志的彙報后我也不敢怠慢,馬上把此事向趙一托書記彙報上去了。

而趙一托書記指示地區公安局要徹底查清此事。交待我們明天一大早向葉助理您彙報工作,這麼晚了就不要去打擾您了。

所以,我們馬上組織了精兵強將連夜展開了對錢成貴同志被撞身亡的事進行了調查。

而地區公安局不光交警支隊,就連刑偵支隊也參與了調查。」李明三介面說道。

這些傢伙,當然先得表現一下自己是如何在案發後第一時間如何重視此案如何負責任的等等,這是慣例,葉凡也就耐心的給了些時間給這些傢伙吹棒。

「葉助理,我是分管刑偵的副局長顧小田。一接到趙書記跟王局指示。在第一時間裡我挑出了隊里最好的刑偵人員到了現場,跟交警支隊的同志們一起展開了調查。」顧小田說道。

「明三同志,你先說說錢成貴是怎麼樣被撞的?」葉凡問道。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