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一百五十九章這傢伙太囂張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一百五十九章這傢伙太囂張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這傢伙雙手往前一抓就抓向了葉凡的手臂,而另一隻手卻是把腰間的手銬麻溜的取了下來。看樣子是要動真格的了。

叭嗒一聲脆響,比剛才的還要響亮。

等周廳長三人反應過來,發現咱們英武的鄭隊長已經摔在了葉凡側面,屁股著地,樣子很是不雅。

「你幹什麼葉凡同志?」周廳長三人都豁然站起虎視著葉凡。

「敢暴力抗法,周廳長,我就不客氣了。」鄭隊長滿臉通紅從地下一個鯉魚打挺彈了起來,往腰間一摸,一把黑發亮的手槍對準了葉凡。

不過,還沒等他顯擺。感覺手一絞痛,手槍不見了。而且,轉瞬間,手槍在葉凡手中好像泥巴做的似的,被葉助理一絞,槍管變成了麻花樣子糾結在了一起。當然,彈匣早被葉凡取下了。

啪地一聲。

周廳長四人都跳了起來趕緊往旁邊閃,估計都以為葉凡氣得開火了。

「還給你們,回去給武通山同志講一聲。你們還不夠格來拿我葉凡是問。要問話的話,叫武通山同志親自過來。」手槍被葉凡扔到了周廳長面前,不過,肯定是廢了。

「葉凡同志,暴力抗法,而又搶奪公安人員手中槍械,還有,故意損壞槍械。

這些都是重大犯罪。不過,既然你要如此,咱們明天見。」周廳長也是氣得臉色鐵青,帶人就走。

不過,在走到門口時,哼道,「鄭隊長,多叫幾個人過來,24小時監控葉凡同志。」

「是周廳1鄭隊長一個立正,摸了摸已經紫青的手腕大步跟著而去。

「太囂張了,今天要不是在這裡。我真想拔槍當場斃了這種狂人。以為領導就了不起啦,這領導上頭還有國法。是法大不是領導大,簡直狂妄到了極點。」鄭隊長一出門,剛鉆進車子里實在忍不住了吼了起來。

「鄭東,這裡是他的地盤。你真要把事搞大的話咱們可以當場拘捕他。不過,剛才你可是看到了。這傢伙實力不弱。要是在辦公室內搞出什麼來,畢竟人家是省長助理。咱們無法向上級交待。」周廳長說道。

「嗯,想不到這傢伙如此厲害。這手槍在他手中變成泥巴造的了。我都懷疑這把手槍是不是地下工廠生產出來的。」女警楊玉清居然是一臉佩服。

氣得鄭東冷哼道:「有啥了不起,我是太大意了。不然,真刀真槍到操場上試試,不打得他滿地找牙老子就不叫鄭東。」

「那是那是,鄭隊是什麼人。曾經一人獨斗過五個歹徒的英雄人物。」楊玉清嘴裡誇獎著。其實心裡鄙視得很。

心說你要不是有個在省紀委任副書記的叔叔,你,屁都不是。槍都給人家搞成這樣子了,還講大話。

「以為有點權就囂張了,咱們省公廳也不是吃素菜的。周廳,我看這種人咱們就應該認真對待。

公事公辦,該怎麼著就怎麼著。嚴辦查處。管他什麼助理,到了我們手中,看他還能嘎些什麼出來。」交警隊的秦國中也憤憤然,畢竟大家一起出來的,被人藐視了哪個心裡都不痛快著。

省公安廳廳長武通山辦公室。

「怎麼回事,你們四個個個垂頭喪氣的,是不是踢中鐵板了?」武通山瞄了四人一眼,覺得好笑。不過。這種場合不適宜笑。所以,只好板著個臉。

「武廳,您交待的事我沒能完成?」周廳長說道。

「昨天剛從京里回來,就聽說江華地區發生了這種事。上頭有人壓得緊,叫你們下去調查一下。昨晚上下去怎麼今天就回來了,是不是遇上麻煩了?」武廳長也是有些奇怪。

當然,這事都是周廳長在負責。見葉凡的事武廳長自然不曉得。

「還不是省政府那個葉凡助理……」鄭東憤然把事講了一遍下來,講完后掏出了槍管成麻花的手槍,哼道,「武廳。這事該怎麼處理。不嚴肅處理的話咱們今後省廳就不用辦案子了。」

「葉凡,難道是那個葉凡?不可能吧……」想不到武通山突然念叨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話。

「武廳,這事要速辦速決。我看那個葉凡很可疑,沒準兒也是狗急跳牆了。

此人功底子不淺,再加上身居高位,我怕我手下那些刑警跟不住他。

這其中,肯定有涉及到權錢交易等見不得人的勾當。這事,是不是得向省紀委反應一下。」鄭東又逼了過來。

「嗦什麼,給老子坐下。」想不到平時對鄭東還算客氣的武廳長,此刻突然板臉,用的是訓叱口吻。

你鄭東也太不拿我武通山當回事兒了。省紀委副書記又怎麼樣,大家客氣都好說。畢竟,你鄭東是鄭東,並不是鄭魚副書記。

鄭東一聽,臉色頓一僵,黑著個臉不敢吭聲了。雖說自家叔叔在省紀委,但也不能拿武通山這個省公安廳一把手怎麼樣。

當然,武通山沒能兼著省政法委書記一職。不然的話,鄭東哪敢在他面前放半點屁。

見老闆怒了,四人都不敢吭聲,愣在當地大眼瞪小眼。

而武通山卻是打開了電腦,在裡面敲敲點點,爾後又到衛生間打了電話。

出來后坐在了椅子上,良久都沒講話。

「你們再回去見葉助理,不過,態度一定要誠懇,要端正,要以對待上級領導的談話方式問問這事。

而且,就先前的事,你們要誠懇道歉。要讓葉助理滿意。回去吧,查清案子要緊。

上面也逼得緊,不查不行。」武通山睜開了眼,一臉嚴肅,下了命令。

「武廳長,就是葉凡是省長助理也不能如此亂來是不是?省里領導也不能要求我們如此辦案子。

這哪裡是辦案子,根本就成了咱們去求他了解情況了。這工作我干不下去,請武廳換個人過去就是了。

我鄭東真是丟不下這張臉子,辦案人員的槍被毀了人被打了還要回去求他,這是哪門子的道理,法律的威嚴何在?」鄭東氣極了,麻著膽子頂了上去。

啪地一聲。

辦公桌被武通山狠拍了一巴掌。

「放肆1武通山盯著鄭東說道,「今天我是在保護你,真以為省廳下來的就能牛逼衝天了。

葉凡是省長助理,按理講還是我們的領導。你們了解情況就得客客氣氣的。

還有,周廳長,下去一定要尊重葉助理。你這個『筆錄』兩個字講得很不妥當。

就是我聽了也感覺刺耳。下回要注意著點,不然,不要帶來一些不必要不麻煩,影響了案子的查處。」

「我知道了武廳,不過,武廳,我們是有些不當之處。不過,葉助理是不是也太過份了一些?」周廳長也有些不服氣。

「你們三個先出去候著,玉河同志留下。」武廳長說道,鄭東三人氣鼓鼓的出去了。

「唉……」武通山嘆了口氣扔給周玉河一支煙,還嚓一聲伸出打火機,周玉河也默默的伸嘴過去點上了。

「老周,現在就咱們倆個。我不是你領導,你也不是我下屬。其實,我也有難處。剛才叫你們下去態度轉變些也是為了你們好。」武通山說道。

「老武,有什麼你直說就是了。當然,如果老武你把我周玉河當自家人看待就直說。

我保准一個字兒都不會吐露的。不然,死也得讓我死個明白是不是?

我就怕不明白的話再次下去忍不住這火氣。」周玉河問道,他跟武通山私交很好。

兩人一起工作一起提拔到了現在這個位置,也可以說是互相幫襯著才走到了今天的地步。

「他不但是省長助理,還是公安部部長助理。」武通山就漏了一句。

「怎麼可能?」周玉河瞳孔猛地瞪大,一臉不信。

「我有必要騙你嗎老周?」武通山說道。

「我明白了,我回去了,重回江華。」周廳長站起,一臉慎重向武通山行了個禮。

「相信你會拿捏得當的,錢成貴的案子一定要查。但是,要注意其中涉及到的一些關鍵人物。

比如說,我剛才翻過案了。周家山也是一個關鍵人物。老周,從中你看到了什麼了嗎?」武通山招呼周玉河重新坐下,兩人像老朋友一樣談起來了。

「其中糾糾葛葛很大,居然連江華地委兩大巨頭都牽扯進去了。

錢成貴調任省交通廳的事已經宣布,這事又牽扯上了省交通廳。

幾方人馬糾葛在一起,真不好辦埃我是擔心,一個拿捏不當,就會把自己卷進去想抽身都難了。」周玉河還真是擔心起來了。

「我也擔心這一點,不過,你是我最信任的人。這事叫別的同志下去我不放心。

我怕他們更會敷衍了事,最後,這些麻煩還會扯到咱們頭上。」武通山講道,「不過,調查歸調查。

你不要輕易發表看法就是了。盡量不捲入除調查案件外的其它事件中。

這其中啊,老周,肯定涉及到幾方人馬的糾葛。而且,這些人後台全在省里。

其實真正的搏弈卻是在省里,江華地區只是前線戰場罷了。周家生只是一枚棋子,而葉凡也是被硬扯著卷了進去。

這如果是某位『大家』精心設計的一個系列,那這個『大家』手段之高明,真是令人驚嘆。

而且,估計跟江華地區搬遷有著莫大的關係。」武通山說道。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