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三百五十二章領導的模糊藝術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三百五十二章領導的模糊藝術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一聽這話,風州地委書記蔡亮可是有些急了,他講道:「風部長,我們風州的紅興渠是六十年代建設的,到現在已經過去四十多年了。雖說年年地委行署都有拔些款子修繕一下,但是,因為引水渠道太破了,好多地方因為山體滑坡此渠都堵塞了。

變得這裡一截那裡一截通不了全渠了,這些,各位領導昨天下去已經見到過了。

這對於當地農民來講是很大的損失,而此渠也已失去了促進我們風州農業的作用。

各位領導也清楚,咱們風州的經濟狀況不怎麼好。一直以來,地委以及地委行署都在考慮要全面整治紅興渠。

奈何,這條長達七八十公里的引水渠道需要花費的資金太大了,根本就不是風州地區所能承受得住的。

省里也很支持重開紅興渠,只是也是止步於資金。這條長達幾十公里的引水渠道當年可是救活了一大批人的。

而沿途涉及到的農田山地數目驚人,如果能徹底整治好,將惠及風州地區上百萬的農民。

還請財政部領導專家們能慎重考慮一下,大力支持風州的紅興渠整治項目。」

「呵呵,不光是你們風州一個地方有這種問題。就是我們已經走過的七八個省來看,省省都有類似的問題。哪家省沒有個溝渠建設的。

財政部也難,要綜合評估后考慮各方面因素條件。把錢用在最需要用的地方。」風清錄淡淡的笑了笑。甩出來的話當然又被他推了回去。

他採取的當然是模糊戰術,估計老風同志每到一個地方都是之樣講的吧。

葉凡心裡暗暗好笑。這是領導們慣用的伎量。這個時候你想取得他們多大的支持,那無異於痴人說夢。

說白了,要情況差不多的情況下。那就要看各地領導的活動能力而定了。

這天下的好事,不是動動嘴皮子就能弄到手的。蔡亮當然也懂,只是,機會難得。

而省委各大領導有好幾個位在場,這個時候即便是不能弄到這筆錢,但也要表現出我蔡亮的堅決積極的爭取的態度來。

讓領導們看到我蔡亮為了工作什麼什麼的。我蔡亮是一位全心為民的官員。這個只是一個態度罷了,至於到京里,估計想見到風清錄這樣的大腕就難了。這個。當然也是個機會。有叫的貓才有老鼠肉吃。

「風部長,這次下來怎麼不到我們同嶺的老麻坑縣或其它有困難的縣去走走?」這時,葉凡眼珠子一動,見風清錄眼神再次掃來。曉得這是風清錄要把人情讓給自己。所以。也顧不及太多不全時宜了,出嘴講道。

「葉書記,我正跟風部長彙報我們紅興渠的事。你們老麻坑再困難能困難得過我們風州的紅興渠嗎?」蔡亮可是有些惱了,你葉凡這個可是明擺著想在虎口搶食了。

「蔡書記,困難不困難不是由你我講了算。這個,得是財政部下來的考評組看過後研究過後講了才算,部里領導講了算。

咱們在這裡就沒必要多餘的爭執或饒舌了,你我都是晉嶺省的幹部嘛。

財政中拔的款子不管花落誰家。都是兄弟地市得去,何分彼此是不是?」葉凡當然也是**的頂了回去。而且。有暗指蔡亮同室操戈的意思。

「葉書記,不管怎麼說。事總得分個先後,不然,沒規矩就得全亂套了是不是?」蔡亮明顯的不賣賬,自認為葉凡就是在一口鍋里搶自己的飯吃。

「呵呵,老麻坑縣,一聽這縣名我就想,這縣是不是狀況不怎麼好。

既然部里領導安排我下來轉轉的,而這事既然葉書記提出來了,那就去看看吧。

本來打算明天轉到古蒙省去的。既然葉書記有提這要求,本人也十分的感興趣,那就明天去走一趟吧。

當然,決定去同嶺的話看的地方也沒必要局限在老麻坑縣是不是。咱們這次下來就是考察各地農田以及農國土地基本情況的。

凡是屬於此範疇內都可能看看。」想不到風清錄居然撂出這話來,那是給足了葉凡面子。

而且,居然好像還有提點葉凡不要太局限性的意思。似乎風部長就是想撒錢給同嶺市了。

桌上的所有同志全都在心裡愣住了。一個個都隱晦的觀察起葉凡跟風清錄來。

「風部長,同嶺市可是我們晉嶺排在前三甲的大市。跟我們這些邊遠地區相比,不要講富得流油,但至少也比我們好了幾倍。他們根本就不需要這些支持。」蔡亮最後掙扎了一回,臉色有些難看了。

就在這時候,羅坎成居然咳嗽了一下。蔡亮一看,趕緊閉嘴了。這個,顯然是羅書記有些不滿自己衝口而出的話了。

你這要錢要支持行,但也不能這樣的把人家風部長已經承諾要去看的地方講成這個樣子,到時你風州搞不來錢而同嶺市又不需要那不是把錢往外推了。

對羅書記來講,錢不管哪個地方能爭取到都是在晉嶺全省範圍之內。自然沒有多大的區別了。

所以,蔡亮同志臉微微一紅,心裡後悔得直打跌。剛才是沒考慮周到,想不到這種積極爭取的態度卻是觸了羅書記的霉頭。

蔡亮不講了,葉凡點了點頭講道:「歡迎財政部以風部長一行的部里領導到我們同嶺所屬的老麻坑縣以及周邊縣區走走看看。

就拿老麻坑來講,它的現狀正如風部長所猜測的那樣,那個地方是我們同嶺經濟最不好達的地方了。

同嶺其它地方多多少少都有些礦藏,就老麻坑因為山高岩層厚,開採條件非常的艱苦,而且,成本很高。

所以,該縣基本上沒有什麼礦產企業。而因為該縣是咱們同嶺山最高最陡的山區,因為交通不便等諸方面原因。

致使得來投資的客商們也是稀落得可憐。在這種情況下,農業就是該縣的發展支柱了。

不過,因為該縣面積也是相當的大,人口也不少。光靠同嶺政府扶持也是不可能能扶得起來的。

省里雖說每年都會下拔一定的資金給以扶持,但省里也畢竟是攤子太大,不可能給老麻坑太大的幫助。這一點,我們充分理解省里的情況。」

「唉,咱們國家還有許多這樣的縣。他們都需要支持啊,放心,部里會認真評估的。」風清錄講道,這個,貌似有提點大家,葉凡的提議好像正合了風清錄的口味兒。

這事,風清錄還沒下去就有這種表態了。當然,蔡亮心裡不是個滋味兒。而羅坎成等人更是有些疑惑,風清錄為何如此的照顧著葉凡同志?

個中肯定有原因,在桌的,神經都全敏感著,他們相信,這世上絕沒有無緣無故的愛的。

「周部長,這次您們下來的一行人中有交通規劃司司長余愛國同志。而且也考察了回寧自治區和三秦省以及我們晉嶺剩

聽說這次準備把京龍高速一直連通到回寧那邊的銀河市。中間還要穿過三秦省的安西市?

把三省的省城通過高速連成一片?這條路建成后估計要稱之為京銀高速了。」資格最老的副省長韋伯笑問周進峰副部長道。

「這事由余司長跟你們講講吧。」周進峰淡淡一笑,說道。

「交通部是有這個想法,而且,方案也正在醞釀中。這次陪同周部長下來,只是先期的隨便走走看看罷了。」余愛國說得很輕鬆。

當然,余愛國講的話鬼才信。因為,這次陪同餘愛國下來的還有國家公路堪測設計院的一些專家。只是這些專家組成員晚上在另一個包間吃飯罷了。

「那是說交通部已經在著手準備了。」韋副省長好像在自言自語,他看了蔡亮一眼,蔡亮馬上心領神會,說道,「周部長、余司長,風州地區在晉嶺省的西南角,如果京銀高速要把安西市連接起來。

那我們風州地區是不是可以考慮處於京銀高速線項目建設範圍之內?各位領導都清楚,要致富先修路。

如果有一條高速通過我們風州,那對我們風州地區各方面發展的拉動力簡直不可估量。

我懇請周部長、余司長能把我們風州納入京銀高速範圍之內。」

「呵呵,蔡書記,你這講話可能有些偏誤吧。要論你們晉嶺的最南角,應該數鹽城地區莫屬。

而你們風州地區可是在晉嶺省西邊還偏北方向落座著。如果要京銀高速到龍江市后從你們風州市再到三秦省的安西市,那豈不是要先折向西邊再往下南邊才能到安西市。

這麼一繞圈子下來,至少多出六七十千米的里程吧。高速公路的造價是多少,那根本就是在用金子鋪地。

如果你們風州有很大特色,那京銀高速不得不考慮從你們那邊折過去那也沒話說。

關鍵是,我想請問蔡書記能拿出什麼來能讓指揮部心動的東西?」余愛國那是一點面子沒給蔡亮留的。

而且,部里分管這方面的司長那個都是從交通底層爬上來的。自然曉得這其中的貓膩了。

對於余愛國來講,高興時能跟你一個窮地區的書記嘮嗑幾句已經夠給你面子了。不高興時人家不鳥你那也是很正常聽事。未完待續。。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