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三百五十五章淺薄的交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三百五十五章淺薄的交情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你的要求省委會考慮,回去吧,你是同嶺市一把手,怎麼樣干,你自己拿主意,省里會適當的支持你們。

但是,你也不要期望太高。省委省政府給的只能是一些指導,方向的掌握等等。

想要省委省政府拿出多少的錢砸進章河市的火電項目中那是不可能的。

這事,全得靠你們自己了。不過,你的信心讓我很欣慰。作為一名黨員,於國於民有利的事就應該去干,並且要干好。」講完后,羅書記掏出筆來也簽署了意見。

「你跟周部長的關係還不錯嘛?」轉爾,擱下筆后羅書記又問起這事來了。

「還馬馬虎虎,當時也是機緣巧合下認識的。周部長對我還是有點小印象的。」葉凡謙虛的講道。

「呵呵,恐怕不是小印象這麼簡單吧。你們的關係我就不問了,不過,這次京銀高速項目,希望你能去周部長哪裡走走。盡量照顧到咱們晉嶺剩對了,還是風部長。不管怎麼樣,至少要從他的口袋中掏出一筆錢給咱們晉嶺剩」羅書記笑道。

「我儘力,不過,不敢保證。」葉凡講道。

「拿不到錢你別來見我。」想不到羅書記下了死命令,葉凡心裡有些鬱悶。

曉得羅書記已經瞅見了其中一些端倪。因為,風清錄的話太照顧著了,不得不讓羅書記聯想到自己跟他的交情不淺。

走出門外,葉凡細看了看羅書記的批示——拚條件。拚項目,干好自己的事。

這啥意思,干好自己的事。葉老大琢磨了一陣子也沒琢磨出個所以然來。

「不管了,先去拜訪一下周部長再講了。」葉凡說著。拿出電話來把明天早上財政部風部長一行要到同嶺考察農田基本建設的事給孔端講了一番,要求他做好安排。必須從財政部的這次增添的拔款項目中弄筆錢出來。

「呵呵呵,又是來問高速的事吧?」周進峰一見到葉凡,開門見山的就笑道。

「周部長真是神算埃」葉凡一邊笑著一邊坐在了沙發上。

「何必神算,傻子也能猜得到嘛。這次,倒真給你撞上了。看來,有些事,想躲也是躲不開的。」周進峰一臉輕鬆的半開著玩笑道。

「周部長。你可是有些不地道了。既然都到晉嶺省來過了,怎麼就不到同嶺來坐坐。至少,一餐飯幾瓶酒小弟我還是能出得起的嘛。怎麼能盡想著閃人是不是?」葉凡開起玩笑來了。

「呵呵,我哪敢來。這不。都繞道走了還給你撞上。看來,這事,真是那句話,想躲也躲不了。」周進峰嘆了口氣。

「小弟成瘟神了。」葉凡呵呵笑了起來。

「唉,實話跟你講吧。我托個大。叫你一聲意事,我還真幫不上忙。

剛才余司長也講過了,要想讓京銀高速從你們同嶺過,就得折向西北那邊再直下龍江市。

這樣一來。我剛才隨口問了一下專家組成員,他們講至少得多跑30來公里的彎路子。

這高速公路造價用金子鋪的來形容大家都曉得。30公里啊,最低的估算也得七八個億。

再加上高速開口子等。估計還要更多。你說說,這樣干投資方會同意嗎?」周進峰直接攤牌了。

「這個不是錢的問題,高速公路既然建設來利民利國的。把同嶺排除在外,這個,很難說明京銀高速到底是為了什麼?」葉凡心裡微微失望。

他也明白,在淺薄的交情面前,這麼大的數目,那點交情顯得那般的蒼白無力。人生,人世,交情就這樣子。

轉爾,葉老大打定了主意,卻是問道,「衛國兄還在警衛局嗎?」

自然,要拿下高速項目,就得從周進峰的軟肋著手。周進峰是正部級大員,葉老大自認為沒能力幫忙了。

但周衛國那邊也許還能幫上一點小忙。這世上,什麼都要跟利益掛勾的。

人家總不能憑白無故的幫你。要讓周進峰幫得心甘情願,最好是不得不幫,他求著來幫,這才是手段運作的『大乘』之境了。

「衛國,他現在還在內衛局那邊。只是軍銜一直徘徊在中校,想提個上校真難啊!衛國年齡也不小了,我都五十齣頭了,衛國也四十齣頭了。」周進峰果然嘆了口氣。

其實,這些情況葉凡剛才在衛生間打了電話給狼破天,早了解清楚了。

在中警內衛局那邊是狼破天直接領導的。而狼破天表面上的直接上級是邱華跟田江兩人。而內衛局那邊晉陞軍銜職務的一個最大的指標就是功力層次。

其實,狼破天的真正領導應該是龔開河。這個,田主任跟邱主任都是心知肚明的事罷了。當然,一般來講,對於安保一塊,狼破天還是很吸田跟邱兩人安排的。

畢竟,領導的安全重於泰山。

「這倒奇怪了,衛國兄七八年前不是就晉陞中校了,怎麼到現在還是一個中校。

按軍隊三年提一級的規定來看也早該提上校了。而且,衛國兄年齡資歷都早達到了。

再說了,他的岳父宋家川將軍可是曾經的我軍總後勤部的第一副部長。

宋老即便是退休了,支會一下相關部門給女婿提個上校還有什麼難事?

更何況,老哥你可是交通部大員,執掌交通部牛耳的大帥。」葉凡故意的刺激周進峰道。

「什麼大帥,到現在還是個副的。不過,他們那個部門比較特殊跟一般的保衛部門不一樣。在哪裡頭不要講我了,就是宋老將軍也插不了手。」周進峰面現一絲尷尬,說道。

「倒是怪了?老哥你認識幾個軍方的人還是有的吧?而宋老認識的軍方高級將領更不在少數。兩方一合力,怎麼會弄不下一個上校。如果說要弄個少將還是有難飧觶我實在有些不明白了。」葉凡繼續刺激周進峰。

「葉老弟估計也清楚一些,他們那個部門特殊。武功是提軍銜很大的一個籌碼。這是個硬性指標,這一塊你上不去,就不要談其它了。這個,相對於他們那個部門來講也著實重要。葉老弟你我都心知肚明。」周進峰說道。

「嗯,也著實如此。保護國家領導人何等重要。沒有過硬的功底子拿你何用?那個部門的確特殊,對這方面能力的要求很嚴格。」葉凡表示理解。

轉爾這貨卻是說道,「不過,我聽說衛國兄可是太極大師陳無波的徒弟,在陳大師相助下提高些功底子應該不難吧?聽說陳大師已經是國術九段的大高手了,那年跟小日本來的秋山林一夫不是打成了平手?」

「唉,正是因為那一戰,使得陳大師的身體受到了極大的傷害。因為,陳大師在戰前已經受傷了。

為了國威,陳大師是帶病上擂台的。結果是傷上加傷,後來一直有些病態。

最近聽說才完全恢復了過來。他自顧不瑕,哪還有空管衛國的功底子。」周進峰有些鬱悶的說道,「並且,衛國也很死腦勁,一跟筋的要呆在那地方。

本來宋老說是可以到地方部隊或軍區任職。轉換一下宋老憑著那老臉子還是管點用的。只不過衛國就是不肯,說是死也要死在內衛局了。」

「他現在真實的功底子是多少?」葉凡問道。

「這個我也搞不懂,聽說什麼三段大圓滿。衛國一直試圖突破四段,就是無法突破。就是陳大師也講這個無能為力。除非機緣巧合,這事,強求不來。」周進峰講道。

「突破四段估計就能提上校了,而且,職務方面可能也能得到進一步的提升。」葉凡點了點頭講道。

「內衛團有下屬有九個大隊,衛國說是如果能突破到四段,應該能提拔到隊長位置了。他現在只是副隊長,幾年下來還是副的。」周進峰說道。

葉凡一聽就明白了,狼破天親領的九大隊其實就是針對共和國九巨頭的保護隊伍。

主要負責的是九巨頭的安全。當然,額外還得照顧著一些副國級領導的安保一塊。

這九位隊長肯定得是a組正式隊員,沒有突破四段你就甭想了。九巨頭的安全何其重要。周衛國現在三段大圓滿,只能撈個副隊長噹噹了。

當然,周衛國是曾經的九巨頭之一的鳳寶山保護隊伍中的一員,又在內衛團工作了十幾年了。

他的政治素質方面肯定能通過,而且,能擔任副隊長這麼多年,在安保一塊的安排上也有擔任隊長的能力了。現在就缺一個武功底子這一塊了。

「我想,對於京銀高速的最後拍板日期,周部長能否給我交個底子?」葉凡轉爾不提周衛國的事,又扯回原道上來了。

「年底前確定意向,年過後大概在三月初就能拍板下來了。」周進峰似乎也感覺到了什麼,交了底子。

「只有三十來天時間了,時間很緊。」葉凡自語了一句,看了周進峰一眼,說道,「其實,我也想向周部長交個底子。我們同嶺市急需這條高速路。因為,我們是為了另一個投資額度達到50個億的大工程。有了便捷的交通,為我們爭取這個項目,以及爭取企業合股也帶來了巨大的商機。而銀高速就是一個很重要的談判法碼。」!~!

  • (快捷鍵:←)
  • 官術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