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一百六十章神秘一笑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一百六十章神秘一笑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官術_官術全文免費閱讀_第三千一百六十章神秘一笑

「是啊,我早聽說過,有人不想搬。而省委省政府又定了拍子的事,在大事都敲定下來之後,只能以其它事來阻隔了。

所以,我擔心,錢成貴之死只是拉開了角逐的第一幕。我擔心隨著調查深入,還有同志會陷進來。

最後,這個窟窿越陷越深,越來越大,大到令人顫慄,連我們都無法收場的地步。

到那個時候,根就不是咱們所能掌控的了。但是,咱們又必須得查。

因為,這是省委關注著的案子,不查不行,可是查下去更糟,這夾心餅乾,真是難埃」周玉河嘆了口氣,臉然自然相當的難看。

「走一步瞧一步吧,現在多想也沒用。盡量不讓自己扎進去就是了。」武通山說道。

「有的時候,就怕身不由已。不過,我走了。」周玉河下了決心似的,站起來,轉身大步而去。

「老周,保重。」身後傳來武通山那有些低沉的聲音。

「這都他娘的卵球世道。」走出門后的周玉河真想沖著老天來一句。

當天晚上,包毅跟杜衛國葉凡三人坐在大廳里。

「謠言越來越厲害啊官術。」杜衛國一臉的擔心。

「今天又有什麼新聞了,是不是風傳江華地委書記被省公安廳來人給抓走啦?」葉凡笑道,喝了口茶。淡定得很。

「不光是風傳葉助理你,還有周家生也差不多。說江華地委兩大巨頭遭到調查。

肯定跟錢成貴之死有關係,連省廳都出手了。而錢成貴為什麼死,其實是兩大巨頭爭權奪利的犧牲品罷了。

天雲都市報也登載了一些揣測性東西。太不像話了。還報紙,怎麼能亂登。網上也傳得凶,全是亂彈琴。」杜衛國說道。

「謠就謠吧,既然已經確定有人想搞事。那這第三方或第四方肯定要大造輿論了。不過,一旦真相大白,謠言又算得了什麼?」葉凡說道。

「有影響的,最近地委相當多同志心都有些搖晃了起來。如果這些謠言傳的是真事兒,那江華地委兩大巨頭都牽扯其中了。

那估計不久將鋃鐺入獄或者是後台硬的調走或被降級等等。那首府搬遷以及葉助理您到這邊實施的一系列計劃豈不是將不必進行下去。

這就造成了許多同志都在觀望態度。就是凌河縣的調查也遭到了空前阻力,調查組工作人員也都有些人心不穩。

個個心思也活絡了起來。我看,是不是要闢謠了?」杜衛國問道。

「呵呵,上面沒動,下邊跳死也沒用。這只是第三方用的一些手段罷了。衛國。你看省委省政府有人給我打過電話嗎?」葉凡笑道。

「倒真有些怪了。省委省政府好像到現在都沒動靜。不過。估計是隱晦的下了命令的。

不然,省公安廳不可能會輕易下來問老闆您的話的。畢竟,你的級別擺在哪裡。

沒經得省委同意。省公安廳怎麼能問話是不是?昨天來的那幾個傢伙也相當的霸道。

特別是那個姓鄭的,好像專門就是來挑刺廡┤恕J遣皇俏你而來的。」杜衛國又扯出一理由來。

「呵呵,不用擔心。相信明天他們又會回來。到時,態度估計會好些了。」葉凡神秘一笑,杜衛國不理解,不過,包毅倒是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

「老闆,旅遊車那邊調查有進展了。」包毅這時說道。

「說說。」葉凡問道。

「旅遊大巴是三游公司的,而且是天雲省省城過來旅遊的旅客。

當時車裡坐滿了人,準備到麗江那邊遊玩。司機叫儂洪根,有著十幾年駕齡的老司機了。

昨天晚上我們潛進醫院收拾了他。那傢伙頂不住了,招了。說是有人出錢叫他候著出動的。

為了能準時到達,他的車子停在不遠處一個修理廠都三個小時了。

當然,給旅客說是車子壞了正在修理。」包毅講道。

「誰出的錢,摸出來。」葉凡眉頭一抬。

「他說沒見到人,只是電話聯繫的。而且,定金就擱在家裡的床頭櫃里。

那人大手筆,一出手就是10萬定金。說是事成后再給10萬。儂洪根的兒子要出國學習。

不過,是自費的。那學費根就不是儂洪根這個開大巴的司機所能承受的。

為了兒子,儂洪根挺而走險了。而且,他認為自己只不過是正常的開車,即便是事發後跟他也沒什麼關係。

而且,儂洪根還抱著一個幻想。想著兒子去外國讀書,妻子也跟著出去陪讀。

到時到外邊也能賺些錢回來,沒準兒機會到了。錢賺得差不多了,自已也能整個移民當外國人去了。

這就是所謂的鬼迷心竅。

不過,我們查過給儂洪根的電話,發現不了什麼。那人搞得太神秘了,沒留下任何有關的線索。」包毅有些鬱悶,講道。

「看來,咱們的對手真不簡單了。」葉凡點頭道。

「這個儂洪根也真是草包,天上掉餡餅的事也會相信。這下子倒好,倒把自個兒整進去了。這種人就該坐牢,坐穿掉。」杜衛國憤然說道。

「有些事有人想得太簡單,不過,儂洪根估計也是飢不擇食了。

兒子的事壓著,而且,還想著移民,自然,也大膽了一回。這一大膽,結果把自個兒整進去了。」葉凡說道,「不過,既然儂洪根已經招了,那卡車司機木里葛肯定也有問題了。

儂洪根那邊沒辦法進展了,那就從木里葛哪裡下手了。」

「我是擔心木里葛那裡情況也差不多,既然主使者是一個人,人家全都能想到。這計劃,真是周密得很。」包毅說道,現場頓時沉默了。

就在這時候,包毅電話響了起來。

接了后包毅臉都變青了,罵道:「果然不出所料,還是大意了。」

「出事了?」葉凡問道。

「嗯,車天一直在盯著儂洪根,想不到木里葛出問題了。據說在醫院突然大喊大叫,狀若瘋人。」包毅說道,「我派了幾個幹警盯著的,想不到還是如此了。」

「對方下手很快。」葉凡皺緊了眉頭,「等下子你先去查一下,直接叫王朝的手下出示公安部的證件,咱們不能再隱在暗處了,要直接出面調查。當然,名頭是協助滇南省公安廳辦案子。」

「好,我馬上過去一趟。」包毅講道。

第二天上午9點,省公安廳的周玉河副廳長又來了。還是原來的四人。

「你們又來幹什麼,我不是講過,叫武廳長直接過來。我葉凡作為省政府班子成員,難道還不值得武廳長親自來一趟嗎?」葉凡故意板著個臉,就是要敲打一下這四個傢伙。

「葉助理,先前是我們不對,我們這次來特地是向您道歉的。」周玉河態度很誠懇,說道。

「是啊葉助理,前次我態度太惡劣。回去后武廳狠狠的批評了,我也認識到了自己的錯誤。辦案歸辦案子,不能如此粗暴。所以,特地過來向您道歉。」鄭東也漲紅了臉,說道。

而且楊玉清跟秦國中都說了差不多的話。

面子掙足了,敲打也進行得差不多了。葉凡也就見好就收了,說道:「嗯,你們能認識到這一點,我很高興。

當然,案子一定要辦的。錢成貴同志被撞身亡也是我們江華地區的大案子。

不過,在辦案過程中態度要好。不能擺著公安架子怎麼樣,以後記住就是了。

這樣吧,咱們抓緊,你們有什麼想了解的直接問就是了。我是知無不言。」

「那好,謝謝葉助理理解。」周玉河說道,幾人坐了下來,跟葉凡聊起了錢成貴的事。

出來后鄭東還是忍不住嗦道:「看到沒,咱們給足了他面子,他居然還拿擺。這什麼素質?」

「少嗦,鄭東,以後記住,要謹言慎行。有些事,禍就是從嘴裡出來的。」想不到周廳長一臉嚴肅,直接批評起鄭東來了。

「我又沒說錯什麼,少說就少說,以後乾脆不說了。」鄭東賭氣了。

「鄭東同志,有些事我不好跟你說,我這絕對是為你好。不然,我才懶得管你的嘴是不是?」周玉河說道,口氣緩和了一些,有些無奈的拍了拍鄭東肩膀。

「周廳,難道這個葉助理很有來頭不成?」秦國中忍不住插了一句問。

「唉……有些事意會就是了。並且,不就是一個面子問題嗎,總比掉了帽子來得好。」周玉河嘆了口氣。

這句話一出,秦國中跟楊玉清眼中都露出震驚神情。而鄭東也略顯意外。

「木里葛突然瘋了,天下竟然有如此巧合之事?真有些邪門了?」鄭東轉爾說道,見周玉河有些不高興,於是也想緩和一下。畢竟,周玉河還是自己的頂頭上司。要是把上司給得罪透了,即便是自己叔叔有些能量,但縣官不如現官。

「精神鑒定方面的專家到了沒有?」周玉河眉頭一皺,問道。

「快到了,不過,剛接到最新消息。公安部刑偵局的王朝副局長也派人下來了。說是協助我們調查錢成貴的事。」這時,楊玉清說道。

官術_官術全文免費閱讀_第三千一百六十章神秘一笑更新完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