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一百六十四章都是女人惹的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一百六十四章都是女人惹的貨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當然,也不能排除還有一種可能。趙一托想干點別的什麼?」

「嗯,比如,趙一托才是白部長的親信。他這樣子整下去,兩巨頭都深陷錢成貴事件中自顧不及,哪還能全身心的投入搬遷之中。不過,代價也太大了。白部長不可能會想到要殺人。所以,這個,不像是白部長的手筆。」包毅說道。

「什麼事在還沒了解清楚前都有可能,白部長為了阻止首府搬遷,完成父親遺願,挺而走險也有可能。

因為,他發現一個周家生已經阻止不了我葉凡帶隊前進的步伐了。

而白部長在省里也不可能直接插手干涉,畢竟,這是省委省政府決定的大事,還輪不到他出面指手劃腳的。

所以,走向極端,就選擇了這條路子。」葉凡說道。

「嗯,也不排除這種可能。葉大,我去辦事了。要以最快的速度把全部相關人員抓捕到位。

這個案子,很快就能見分曉了。不過,那個尹天碩還真是個天才,居然能以個人之力把這事全查清楚。

而且,證據齊全,是個厲害人物。幸好葉大拿下了他,不然,要是咱們的對手的話,還真是令人頭疼。」包毅興匆匆拿著手機而去。

「那傢伙,的確是個不錯的傢伙。而且,還是個痴情種。」葉凡笑道。

「痴情種子?」包毅一愕,兩人都大笑開了。

第三天早上,趙一托同志正在招開警務工作會議。省公安廳周玉河廳長帶著幾位同志過來了。

爾後,不久,消息傳遍了整個江華地區——江華地委委員、政法委書記、行署副專員趙一托同志被拘捕了。

「想不到居然是他?」周家生一巴掌把桌上茶杯打得飛到了角落處,爾後,面上表情非常的複雜。

他點上了一支煙,默默的抽了起來。在煙霧中,周家生的面龐漸顯得朦朧。

良久。周家生吐出了一句話,「為什麼?」

「查清楚沒有,趙一托為什麼要幹這種事?」葉凡問道。

「開始他堅決不肯說,只講自己是暈了頭才如此。後來,車天進去了,整治了一番,這傢伙老實交待了出來。唉。一個女人惹出的禍事。」包毅嘆了口氣。

「一個女人,什麼樣的女人?」葉凡若有所思,問道。

「說來話長,趙一托跟周家生關係很好。要講這層關係還要追溯到十幾年前。

那個時候兩人都還年輕,周家生剛三十,而趙一托二十五六歲。

周家生是縣級市安新市市長。年青有為。而趙一托是當時的市公安管刑偵的副局長,也是年輕有為。

趙一托當時談了個女朋友,叫張梅英,女子是在電視台工作,長得也相當的漂亮。

兩人也是打得火熱,不過,在一次喝醉之後種下了禍事的種子。

當時趙一托有事出警了。張梅英跟周家生在K歌。一這K就K出問題來了。

酒後亂性啊,而當天晚上請客的一個叫吳升的老闆為了巴結周家生。

見周家生跟張梅英跳得火熱,就自作主張的領會了領導意思。往張梅英杯子里弄了些發春的葯。

結果可想而知,周家生也喝醉了。本來還是有點意識的,不過,在張梅英那火爆的赤裸身子之前,周家生最終於沒能頂得住上了她。

這一上還上出『果子』來了。周家生有老婆,而且老婆家裡勢力很大。周家生還要靠著這層裙帶關係上位的。

所以,是不可能娶張梅英的。兩人最後就當作什麼事都沒發生了,張梅英催著趙一托結婚,十幾天後兩人辦了酒席入了洞房。那天晚上張梅英用了些方法,而趙一托又大醉了。結果,自然沒能分辯出張梅英已經被破瓜了。

而從此後,周家生對趙一托心裡也懷著一絲愧疚。從而更加照顧著趙一託了。

周家生升安新市委書記后馬上就把趙一托提拔為公安局長。不久就兼著政法委書記一職。

就這樣,周家生提一級,趙一托跟著也提級。趙一托還以為這下子遇上一個好領導了。

從此是感恩戴德死心踏地的跟著周家生。不過,有些事既然做了總有一天會露的。

即便是你掩飾得再成功也沒用。幾年前。趙一托一個偶然機會下帶兒子趙前出去應酬。

而應酬方見過趙前後還以為是趙一托帶周家生的兒子出來玩。

所以一直棒著市裡的太子黨。而在趙一托去衛生間時那人問你爸怎麼沒出來什麼的話。

而趙一托在衛生間里聽見了,因為衛生間的門沒關緊。而趙前說叔叔你認錯人了,我爸是趙一托。

而當時趙一托一聽心裡抖了抖,回想起一些點點滴滴,總覺得,雖說老婆張梅英跟周家生碰面的機會極少,但偶爾好像眼神有點點怪。

以前沒想到這個當然不會想到,現在一想到這些就起了疑心。也就偷偷搞了血作了樣子鑒定。

結果自然是讓趙一托差點要拔出槍去殺了周家生。不過,趙一托冷靜下來后就開始了他的行動。

足足等了五年才找到了今天的機會下手。想不到千算萬計的,最後居然被尹天碩這傢伙給發現了底子。

估計是那天你整治了洛輕塵之後尹天碩找機會要報復。所以,他一直在暗中盯著你的。

想不到他是拿你沒辦法,居然在無意中逮到了趙一托這條大魚。

一啄一飲皆由天定埃」包毅嘆了口氣,拿出了趙一托供認的材料,說,「這些該怎麼處理?

王局認為就憑這些雖說不能把周家生弄進局子里,但完全可以把周家生搞得身敗名裂,最後這江華地區他肯定是呆不下去了。」

「算啦,年輕時犯的一點小錯就不要去揭了。這個,只能講是酒後亂性了。」葉凡擺了擺手,轉爾問道,「這事周玉河知不知道?」

「當時車天要進去整治他,所以我們支開了周玉河。而周玉河估計也是不想過多插手這件事,所以,落得不管事。這事最後就我跟王局派來的負責人知道,當然,我們也作了正式的筆錄的。要怎麼樣整由你決定。」包毅說道。

「這材料就擱我這裡吧,交待他們要保密。」葉凡講道。

「我早就說過了,他們也知道這種事。」包毅說道。

「包毅,你怎麼看這件事?」葉凡問道。

「搞臭他,讓他滾蛋,咱們搬走了絆腳石。而且,周家生剛走,省委也不可能馬上就任命新的行署專員。估計有一段時間的過渡時期,到時老闆你書記專員一把抓,還不是想怎麼搬遷就怎麼幹了。」包毅說道。

「王朝這樣子認為?」葉凡笑道。

「嗯,這樣有利於搬遷的順利進行。還有一個就是狠狠的打了白部長的臉子。他推薦的人居然是這種人,連帶著他的聲譽也將受到影響。到時,他還有什麼雄心起來阻著搬遷是不是?」包毅講道。

「呵呵,其實,我們跟白部長並沒有什麼恩怨。有的只是政見不同罷了。

從白部長的觀點看,他想完成父親的遺願,而且想著法子在暗處跟省委決定扯皮。

其實,他也是一個值得尊重的官員。而且,他父親的遺願是想讓江華人民活得更好,江華市更美麗,這本身並沒有錯。

咱們只是立場不同想法不同罷了,都沒有錯。有些事,咱們也沒必要一棍子就把人給打死了。

白部長周家生這種官員從本質上來講還是一個合格的官員的。

他們也幹了許多實事。」葉凡講道,「而且,你想,如果漏點讓周家生看看。

相信比直接的搞臭他效果更好。如果書記專員由我一把抓了,我哪有空管這些。

交給其它人我又不放心,這江華地委沒幾個能讓我真正上心的人。

而倒不如讓周家生拚著命為我干,有了這個,相信周家生同志會知趣的。

我葉凡要的就是讓地區首府順利搬遷。從而帶動整個地區經濟高速發展。

我要的不是內鬥,也不想搞臭誰。而且,你想,這江華地區我能呆多久,一年還是兩年。

呵呵,這裡,我只是一個過客罷了。多一個為我賣命的人比我自己干效果更佳。」

「高明,我怎麼沒想到這個。到時,實際上這江華地區就成了老闆你的了。

周家生在你手中就是一卒子。只要他想保住位置,你可以隨便的擺弄他。

而且,在搬遷工作中絕對會更賣力的。就是白部長也沒辦法阻攔著這一切了。

在帽子問題上,白部長也沒辦法左右周家生了。」包毅笑道。

「唉,包毅,你說,我這樣子干是不是有些卑鄙。」葉凡有些鬱悶。

「怎麼能講是卑鄙,你葉大的出發點是好的。你是為了江華地區人民的生活過得更好。

地區首府搬遷是一個很好的拉動地區經濟增長的催發劑,這是江華地區的機遇,他們暫時看不到這一切罷了。

而滇南省委省政府卻是看到了橫空集團巨大的發展勢頭。相信過幾年後江華人民會理解你的。

而且,就事論事。按正規處理的話是要上報的。到時,周家生就完了。

說起來他還得感謝葉大你才是。」包毅說道。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