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一百六十七章安心休息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一百六十七章安心休息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安心休息,老哥你這話我可是有些不懂。鍾省長好像並不老吧,今天不過五十齣頭,還有著大把的提拔機會。怎麼就講休息了,不會是病倒了吧?」葉凡故意問道。

「我知道老弟你想掏底,實話跟你講。他著實病得不輕,所以,向省委省政府提出到省政協工作了。因為無力擔任現有的工作了嘛,這事,上頭已經批了下來,便宜他了。」蓋紹中冷哼道,葉凡一聽,終於明白了小說章節。

敢情鍾林河這次還真是倒霉透頂了。蓋紹中後台出手了,估計是鍾林河以退居二線來換得了兒子不用入獄。

這個,也是蓋鍾兩家的交易了。從這一點證明,蓋紹中的後台實力更是驚人。

居然能讓鍾林河都退了。另一個也說明,蓋的後台是下了狠手的。

「呵呵,老弟我佩服你埃」葉凡笑道。

「佩服個啥,不過,以後叫我分管橫空集團,老哥我是無條件的支持你。有什麼事有什麼人要搞事兒的話,給老哥我講一聲,老子出面全部打倒。」蓋紹中氣勢上來了,又恢復了昔日雄風。

「哈哈哈,有蓋哥罩著,那我可是大放心了。」葉凡笑道。這種便宜不佔白不佔。而且,蓋紹中後台如此的硬,深一步接交蓋紹中也沒什麼壞處。

當然,葉凡也明白。蓋紹中講這話是要報恩,畢竟他能扭轉乾坤,絕大部分功勞應該記在葉凡頭上。

要不是葉凡提供的信息,蓋紹中現在還在鬱悶中渡過,哪能有今日之風光了。

「呵呵呵,不能講罩著。你葉凡同志還要人罩著嗎?蓋哥我要不是你老弟罩著,現在完蛋了。」蓋紹中笑道,「老弟,蓋哥要送一份大禮給你。」

「噢。快說說蓋哥?」葉凡問道。

「10個億大單,這次我的事峰迴路轉,大家都高興著。所以,一高興,有人就給了10個億大單。

是電力設備,一個投資達50個億的火電廠10個億的發電設備指標會給橫空集團。

指標現在已經到了國資委,不久他們會通知你的。這個,也算是我蓋紹中重回橫空集團的紅包吧。」蓋紹中笑道,這傢伙,也略顯得瑟了起來。

「真是大禮包埃謝謝蓋哥了。」葉凡表示感謝。

「沒啥,橫空集團起來了,你我臉上都有光彩。咱們不作就不作,要作就要干好。我蓋紹中也要讓他們看看,他們給的這個省長助理很值。」蓋紹中說道。

不過,第二天下午陳圓嬌卻是氣呼呼的來找葉凡了。

「葉書記,真是氣人。」陳圓嬌一見到葉凡面就開口了。

「發生什麼事了?」葉凡一邊招呼她坐下,一邊問道。

「楊教授突然變卦了。」陳圓嬌哼道。

「為什麼,了解清楚情況沒有?」葉凡問道。

「還不是咱們的老對頭華夏機械。也不曉得吳中寶用了什麼鬼法子,居然說動了楊教授。

肯定是給了更好的條件更多的股份。本來楊教授是答應今天就下來的,可是他現在反倒是去了陽雲市的華夏機械集團。

估計現在都開始談事兒了。這人怎麼能這樣子,見利忘義。」陳圓嬌說道。

「楊教授的單位是在哪裡。什麼單位。我想,即便這科研成果是楊教授工作室研製出來的,但是,其支配權估計很大部分在單位。因為。這科研室也是單位提供的是不是?」葉凡哼道。

「葉書記你的意思是找他們單位領導,這個,估計是沒用。」陳圓嬌有些喪氣。說,「楊教授本人的單位是在華清大學,他還是物理學院的院長。

從級別上來講也可以參照正廳的。不過,他搞了個工作室。是華清大學跟國家科技部共同出資設立的。

聽說當初投了三個多億才搞起來,設備也相當的完善。不過,既然是楊振東工作室,那他的支配權很大。

而且,華清跟科技部也未必會聽我們的。既然涉及到利益,難道華清大學跟科技部就不想賺錢啦。

當然想,而華夏機械給他們的條件更優厚。一旦出成果了,華清跟科技部的收入也更多一些。

除非咱們開出的條件比華夏機械還要好。如果形成惡性競爭,那最後估計是兩敗俱傷,咱們的利潤空間將進一步被擠壓。

到最後,大頭倒給教授那邊拿走了,咱們還忙什麼?」

「我打個電話先了解一下情況,你跟楊教授聯繫一下,聽聽他的想法。」葉凡講道。

陳圓嬌一走,葉凡打了電話給唐林,笑道:「老同學,好久不見了。你是越活越滋潤了。」

「滋潤個啥,這部里呆久了腦子都快僵化了。還是你好啊,打一槍換一個地方。這全國都快給你走遍了,這樣的人生才滋潤著。幹什麼久了都會膩歪了是不是?」唐林笑道。

「老同學你是生在福中不知福啊,你看你,四十多歲,現在高任教育部常務副部長,一下來就是一呼百應著。

過得幾年,往下邊一紮,就是省長之流一省之封疆大吏或者是一部之長了。

哪像我,現在管著一快倒的破企業,勞心費神不說,好多事糾結得人都快瘋了。

一萬多號職工幹部加上家屬有四五萬人的吃喝拉撒都得管,沒飯吃了人家可是不答應。」葉凡說道。

「聽說老同學你現在可是身兼數職,在滇南省跟天雲省兩省為官。

都快趕上以前的兩江總督了,氣派著埃哪像我,看上去挺風光的。

其實,天天不就是上班下班,沒多大激情。而且,不管怎麼說,還只是個副手嘛。

人家說,寧做雞頭不當鳳尾。哪有當一把手風光,啥事自己講了算。

咱在部里講話小事還行,大事還得徵求領導意見。」唐林笑道。

「老同學你講這話就有些過了,誰還不曉得你是唐家人。就是部里一號見到你還不得客氣三分。你敢說你講話不頂事兒,這個,可就是埋汰老同學我了。」葉凡說道。

「老同學真是笑話我了,就因為我是唐家人,所以,好多規矩都得遵守著。

還不如不是唐家人的來得自在著。就我那個哥哥來講吧,我見到他就發怵。

什麼事還沒講就心虛了,你說,還有什麼用。要不老同學你給建議一下,看看下邊有什麼好去處給介紹一個。」唐林說道。

「你真想下來,這是他的意思?」葉凡問道。

「還真想下來,這是我的真心話。不過,一時還拿不定主意,不曉得要去什麼地方。

這事我不敢跟哥講,估計一講就會被劈頭蓋臉的批評一番。說什麼毛都沒長全就想下去了。

肯定還會講我沒有地方工作經驗,下去一省大吏不是兒戲。當省長跟常副是不一樣的。

部里常副跟省長雖說都是二把手,但省長的位置太關鍵了。」唐林鬱悶的講道。

反正葉凡也曉得這層關係,而且,唐哥偶爾還會提起葉凡這個人。

唐林自然懂,哥的意思是叫自己跟葉凡多接觸。不然的話,唐林才不會講這種話了。

「呵呵,那是他愛護你。其實,下去試試也好。常副都能當,省長照樣子是人當的是不是?

不鍛煉一下怎麼能成熟是不是?當然,我的意思不是講你不成熟。

只是針對地方上工作一塊來講的。地方上的工作跟部里相比更複雜更糾結。

不要講別的,就是我管著一破企業來講事都多得腦子大。這不,現在又遇上麻煩了。

老同學,能不能幫我約一下華清大學的楊振東教授,一起吃個飯?」葉凡趁機拋出話題來了。

「哈哈哈,老同學,你是無事不登三寶殿埃我說你丫的怎麼這麼好心突然想起老同學我來了。原來如此埃」唐林笑開了。

「嘿嘿,也不能這麼講。請客嘛,當然是以請你老同學為主了。楊教授,只是打了擦邊球罷了。」葉凡乾笑了一聲。

「反過來了老同學,打擦邊球的是我了。」唐林笑道,也沒再問什麼,不過,葉凡曉得,這事,唐林已經答應下來了。不然,就不會講打擦邊球了。

第二天早上葉凡帶著陳圓嬌同志趕回了京城,到首都時都已經快五點了,王龍東開車來接的葉凡。

「龍東,現在還習慣吧?」葉凡問道。

「習慣了,這京里工作跟地方上就是不一樣。剛開始時很拘謹,畢竟,我們接觸的全是真正的高幹。

以前在地方上工作時想見到一個副省正廳都難,現在倒好了,天天跟副省副部及以上大員們打交道。

人家說到了南邊嫌腰包癟,到了京城級別校還真是的,好像在這裡什麼副部正廳全不值錢了。」王龍東打趣著笑道。

「真羨慕王主任你啊,天天跟副部副省長打交道還說沒味道了。要是換作我,早就笑得牙齒都掉了。」陳圓嬌笑道。

「呵呵,等你真正坐上我的『椅子』時就能感覺到了。雖說有別樣的風光,但是,跟地方上相比,規矩太多了。

天天見到的都是領導,哪位都是我的領導。咱這副廳在這裡根本就是看門的貨色。」王龍東笑道,其實,人家還是能聽出這貨的一絲得瑟。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