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一百六十八章唐林的態度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一百六十八章唐林的態度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對於葉凡要請什麼人,陳圓嬌也十分的好奇。不過,葉凡沒講,陳圓嬌也知趣不敢問。

「我老同學到了沒有?」葉凡問道。

「估計快到了,剛才王局長打來電話,說是他已經到了京都大酒店。

其實根就不用他安排什麼,我已經跟菲菲講過了,她過去了。

自家開的酒店,有她這個『公主』出馬,還不得上心著是不是?」王龍東笑道。

「這個二貨,今天不好好敲一下絕不放過他。你給菲菲講一聲,等下子王局結賬。給老子算貴點,什麼菜好上什麼菜,宰不死他這個二貨,居然敢算計我。」葉凡打趣著笑道。

「這個很容易嘛,一瓶紅酒就五六萬了。就怕王局到時會敲破了金都的桌子。菲菲哪敢如此安排,那豈不是找抽?金都還想開在京城,得罪了他,那還有什麼活頭?」王龍東笑道。

「哈哈哈,你這傢伙。有我在,這個二貨敢刁難金都嗎?我還不抽死他。」葉凡爽朗的笑道,車子終於停在了金都大酒店門口。

金都大酒店經理賈罩德早跟賈菲菲站在大門口了,一見王龍東停下車子,兩人趕緊跨步上來。

「葉哥,你到了。」賈菲菲很是親熱的叫著。

「在這裡別叫葉哥。」葉凡故意的眉頭一皺。

「為什麼?」賈菲菲歪了歪頭,其人活潑慣了。

「你東哥在嘛,要是給他聽見晚上還不沖我發飆。」葉凡側頭看了看王龍東,笑。

「你逗我葉哥。」賈菲菲不依不饒了。在葉凡背上捶了幾下。

「哈哈哈,不錯,這背捶得不錯。龍東,你可是有福氣了。菲菲是不是天天晚上給你這樣子來幾下?」葉凡挪喻道。

「我那有這福氣。倒過來了。」王龍東鬱悶。

「倒過來,意思是你天天給她捶,哈哈……」葉凡爽笑開了。

「葉書記您好。」賈罩德一臉恭敬伸出了雙手,葉凡跟他握了握。

「嗯。這不是葉書記嗎?好久不見了,真是稀客埃」這時,門外傳來一道聲音,不是賈菲菲的父親賈天則董事長還有誰?

「呵呵,幾個月不見,賈董是越來越有風采了。」葉凡笑著跟賈天則握了握手。心裡大概也明白了,估計賈天則是故意如此搞了個偶遇的。

賈天則自從那天喬圓圓生產時在紅葉堡見到如此大場景就知道了,葉凡在京里的朋友都是有著相當身份的人。

如果能藉此『偶遇』再接交上幾個,那就賺大發了。

所以。早上一接到女婿王龍東電話。他直接從金陵飛了過來就是為了製造這場偶遇的。

「菲菲。晚上挑個好包廂,好好招待一下葉書記。」賈天則一轉頭沖女兒說道。

「爸,葉書記難得來咱們家金都一回。人家貴人。請的人多。不如您晚上就陪酒吧?」賈菲菲向著你們眨巴了一下眼睛,笑道。

「哪裡的話。我家在京城,一回京城當然就回家了。這金都,如果高檔的地方,咱那能消費得起。」葉凡笑道。

「葉書記,晚上肯賞光的話就讓人作東怎麼樣?不過,剛才聽你們講好像有客人。如果不方便那就改天了。不過,晚上這消費,由我來埋單。」賈天則說道,「龍東,記住沒有?」

「知道了爸,來葉哥是要宰王局的。不過,怎麼能讓王局埋單是不是?」王龍東笑道。

「王局,就是你那磅哥?」賈天則一愣,問道。

「不是他還有誰?」王龍東說道。

「王局是稀客啊,絕不能讓他埋單。這貴人,咱們是請都請不來的。」賈天則笑道。

「既然賈董有這心意,那我就卻之不恭了。那就一起怎麼樣,好久沒跟賈董坐一起聊聊了。

而且,賈董還是我們橫空集團的大客戶,按理講應該是我請賈董才對是不是?

下次遇上有什麼訂單的話也能照顧著橫空集團一點。」葉凡一想,乾脆藉機再弄回些訂單何樂而不為。

賈天則要送上門來,不要白不要。你要借用我的『關係』,我借你的金錢,相得益彰嘛。

「那敢情好,咱們上樓怎麼樣?」賈天則邀請道。

「稍等一下,我老同學快到了。好久不見了,怪想他的。」葉凡笑道。

「咱可不是玻璃,老同學,別講得這麼肉麻嘛。」這時,傳來唐林那爽朗的笑聲,葉凡轉頭一看,發現他是從側面走過來的,難怪沒發現。

「哈哈哈,想念可是不違法的。咱們倆嘛,都沒那愛好。」葉凡笑著,上前跟唐林四手緊緊握在了一起。

「唐林,你這傢伙來也不支會一聲。我還以為你堵車了。」這時,王仁磅也竄了過來。

「不好意思王局,沒提前支會你一聲,唐某失禮了。」唐林轉爾跟王仁磅握起手來。

「唐部長,這位就是金都大酒店控股方賈氏集團董事長賈天則先生。」葉凡介紹起賈家人來,既然要弄點好處,自然得給個糖豆了。

雙方都寒暄過後進了包間。

京都大酒店最好的包間在頂層上,頂樓上還種著花花草草。透過全影式玻璃窗就能看到四周的景象。這裡算得上是京都這個五星級酒店的總統包廂了。

葉凡跟唐林在前面走著,賈董悄悄把女婿王龍東拉到後邊旁邊小聲問道:「唐部長是哪裡的唐部長?」

「教育部常務副部長。」王龍東講道。

「噢,正部級大員。」賈董明白了,點了點頭。

「正部級大員倒沒啥,關鍵是,這位唐部長的哥哥,可就是現在那位。」王龍東小聲說道。

「哪位?」賈董一時也反應過來。

「就是正當權的那位同志了,人家是親哥哥。」王龍東這話一出,賈天則如此沉穩之人居然腿也抖瑟了一下,這腿根子一軟,頭差點就撞在牆壁上了,幸好王龍東手快給扶住了。

葉凡鷹眼餘光發現了,心裡想笑。心說賈老頭雖說萬貫家財,但共和國頂層人物他未必能接交得上。唐林,就是一紐帶。

不久楊振東教授帶著兒子楊意成來了,能接到唐林的邀請,楊教授雖說是學者,但也逃不開世俗眼光。

老傢伙自然是震驚加驚喜了,而帶楊意成過來,葉凡一看就明白了。心說這老傢伙還沒愚笨到只懂得鑽研學術的地步。

心思還頗活的,知道機會難得,讓兒子見見世面。

「楊教授,這位就是天雲省省委副秘書長兼滇南省省長助理以及橫空集團黨委書記兼總裁的葉凡同志。也是我的老同學。我這老同學可是參照副部級標準級別的幹部。」唐林拋磚引玉介紹道。

楊教授給葉凡的一大串名頭給搞得有些蒙了,而且也給葉凡的年輕給震驚了。

老傢伙微微一愣之後馬上伸出雙手,笑道:「能見到葉秘書長,很高興。」

當然,楊教授不笨。轉爾一想就明白了,估計跟自己的科研項目有關係了。

「彼此彼此,葉某我更為高興。楊教授不但是華清的教授,而且還是中科院院士,機械行業的權威。葉某的集團也涉及到機械製造,早就久仰楊教授大名了。」葉凡一看他還不老古董,也就講起了套話。

「葉秘書長,這位是我兒子楊意成。他現在南福省省政府任職。意成,過來見見葉秘書長。」楊教授當然也要抓住機會不放過,馬上就『兜售』自己兒子了。

「哈哈哈,楊教授,你可能還不知道。我這老同學的家就在南福剩

而且,人家可是從南福省一個村工作小組組長干到今天這個位置的。

而且,全憑自己打拚下來的,不容易埃對於南福省,估計也有相當多的老熟人吧。」唐林笑道,給葉凡加『菜』了。

「佩服佩服啊1楊教授笑著,轉爾說道,「唉,看到葉秘書長,再看看意成,可是差遠了。到南福省省政府也幹了幾年了,現在都30好幾的人了,連個副處都還沒能混上。再看看葉秘書長,都副部了。人比人氣死人埃」

老傢伙還真是狡猾,明曉得繞不開唐林的面子肯定得把科研項目給橫空集團了。不過,居然馬上拋齣兒子來想撈一把回去。

葉凡都懷疑,楊教授是不是學者,反倒像一做買賣的精明的商人。很懂理借易。當然,楊教授估計也知道機會難得。能見到唐林的機會更是難得。

唐林一聽,一愕,跟葉凡互相看了一眼,笑道:「年青人,沒關係,不急嘛。

再說了,南福省吃不開,完全可以去天雲省嘛。比如,我這老同學的橫空集團現在不正缺人才。

幹得幾年回到地方,不就是正兒八經的處級幹部了。」唐林笑道,今天是給足了葉凡面子。

「這跨省調動相當難啊,我一個研究學問的人,真是活絡不開。」楊教授借馬就往上爬了。

「呵呵呵……」唐林笑著沒再答,看了葉凡一眼。葉凡也沒說話,幾人進了包間。

酒桌上因為多了王仁磅這傢伙倒是氣氛搞得不錯。而且,這傢伙不喜歡這個部長那個書記的稱呼,全是哥們弟們的叫著。

倒也讓來該沉凝的酒桌變得活躍了起來。這正是賈家所願意看到的,所以,賈天則德等人敬酒也敬得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