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一百六十九章彼此明白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一百六十九章彼此明白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看葉凡面上,唐林也是微笑著淺酌。唐林明白,這京城裡想跟他攀交的人可是不在少數。

有些事,沒必要擱在桌面上講。大家都是明白人,自然心裡清楚著。

飯後。

「葉書記,剛才在過道里楊教授跟我講過了。說是就此事要向投資他的工作室的兩個單位領導彙報一下。不過,楊教授表態了,會盡最大的力促成此事。」在車裡,陳圓嬌說道。

「呵呵呵,好事兒埃圓嬌同志,回去后好好準備一下,等著楊教授帶人下來。」葉凡笑道。

「嗯,我會周全的安排一下的。」陳圓嬌點了點頭,不過,葉凡能感覺得到。

吃過這餐飯後,貌似圓嬌同志對自己的態度略有些轉變。好像還含著一絲恭敬味兒了。

「唉,又欠了我這老同學一個大人情。」葉凡嘆了口氣。

「唐部長真是熱心,葉書記,您跟同學之間的關係搞得真好。」陳圓嬌笑道。

「呵呵,同學嘛,應該如此。」葉凡笑道。

僅僅二天時間,楊教授又帶著人馬到了橫空集團。葉凡的面子可以不賣,但是,唐林的面子絕對要賣,就是楊教授腦子燒糊塗了也懂這個。

二天後,楊振東工作室跟橫空集團簽定了合同。並且,在合同中楊教授沒再提其它要求。

葉凡也落下了心思。最後一個主廠橫空機械公司總算是有了自己的拳頭產品。

簽定合同那天,也是令華夏機械集團的吳中寶總裁感覺最為昏暗的一天。

「到底怎麼回事,納書記,咱們給的條件絕對比橫空集團更為優惠,楊振東即便是腦子燒糊塗了也能分辨清楚吧。

就是楊振東自己不『清楚』,但是華清的領導層呢,還有科技部的領導呢?

難道他們眼見著有更大的賺錢利潤而不要。真是邪門得很了。」吳中寶陰沉著臉,簡直要咬牙了。

「唉,有因必有果。咱們再一次敗在橫空集團手中。我懷疑,我納買提林是不是跟葉凡八字相衝。」納買提林也相當的鬱悶,以前都是華夏機械集團壓著橫空集團,都壓了近十年了,現在倒是吊了個個兒了。

「橫空集團步步緊逼,而且,最近又簽下了許多的大單。還有,他們引進了幾十個億的投資。

他們發展的勢頭很是逼人。納書記,咱們如果再不反擊,就怕真等他們成熟之後,咱們再也壓制不住了。

橫空的倔起,可是進一步的壓縮了我們發展的空間。雖說直到目前來講國家給我們的指標比橫空集團多。

但是。咱們只能固守而不能反擊。長此下去,咱們前景相當的令人堪憂。」吳中寶一臉的憂色。

「還不止這些了,他們現在的指標量好像也在成訊猛的方式增長。

繼非洲五個億大單之後,聽說國資委這次又給了他們10個億的巨額訂單。

憑什麼?咱們指標多,那是因為咱們受著一定的條件限制,國家規定我們只能獨資而不能合資。

這雖說有了一定的保障,但也大大的束縛了我們的發展空間。我們是餓不死的。

但是。如果讓橫空集團的勢頭進一步猛進,咱們被他們趕上甚至甩開,那只是遲早的事。」華夏機械副總趙意雄摸了一下所剩不多的頭髮,說。

「明天我去部里一趟,有些事,部里也不能做得太過份了。如果把訂單都給了橫空集團,咱們還怎麼樣生存下去?」納買提林哼道。

「找高一天估計沒用?他從歐洲一回來就把扶持橫空集團的計劃遞上了部委會並且獲得了通過。所以,這些訂單很可能就是高一天給的。」吳中寶冷哼道。

「高一天就能支手遮天啦。這國資委是國家的,並不姓高。」納買提林再也忍不住了,哼了一聲。

第二天下午三點,納買提林跟西南電汽集團總裁烏雲山一起進了國資委主任劉靜的辦公室。

「劉部長,咱們華夏機械是國資下屬的國家獨資企業吧?」納買提林有些氣呼呼的,一坐下來就開口了。

「是啊,咱們西南電汽也想問一問這事兒?」烏雲山問道。

「呵呵。老劉,這話還要你來問我嗎?你自己就最清楚了嘛,最近並沒有什麼政策變動不承認你們的合法地位是不是?」劉靜主任笑道。

「那就奇怪了,最近部里怎麼把指標全往橫空集團身上砸。按理講。雖說橫空集團也是部里下屬的企業。

但是,跟我們華夏機械相比,還是有著本質上的區別的。橫空集團以前是獨資企業,但那個已經是老黃曆了。

幾年前就解禁了。他們用了一些手段,鑽了國家空子,偷偷摸摸的開始搞合資。

這事,部里也看得見,為什麼就不管。而且,聽之任之。這個我也不講了,最後他們降格為省屬跟部屬共管,按現在的理論來講,他們已經不是國有獨資企業了。

而在指標方面就不能像以前那樣照顧著他們了。因為,他們有了合資這一塊發展的巨大空間。

最近他們還簽下了幾十個億的投資項目。在長勢喜人的情況下,部里更應該照顧著咱們這些獨資企業,而不是一股腦的把指標往他們身上砸。」納買提林說道。

「你具體指的是哪些指標,能不能講清楚詳細一些。」劉靜臉一正,問道。

「長遠的就不說了,就是最近幾天的事,東星山火電廠是國家控股的。

這火力發電設備有七成是以指標方式敲定下來的。其中有三個億是機械方面的配套訂單。

按理講這些指標應該給西南電氣集團跟我們華夏機械還差不多。怎麼反倒給了橫空集團?我們實在是想不通。」烏雲山說道。

「這事你們去問一問高主任不就清楚了?」劉靜說道。

「我們不想問他,問了也是白問。」烏雲山跟納買提林同時說道。

「呵呵,你們倆位同志埃這工作是工作,可不能帶著情緒。有事要多向領導彙報勾通嘛,不勾通又怎麼能幹好工作。」劉部長笑道,轉爾,收斂了笑,說,「關於東星山火電項目的事,其實,這事,跟你們倆位漏個小底子。

這個項目指標表面上看是我們國資委安排下來的。實際上拍板權不在我們這裡。

我們只是具體的執行機械罷了。」

「那到底是哪家單位拍板的?總得讓我們明白一點,不然,糊裡糊塗著難受。」納買提林認為劉部長在『推』,他跟烏雲山互看了一眼,決定打破沙鍋問到底了。

「有些事不該問就不要問了,該讓你們知道的會讓你們明白的。

你們真要問這個的話,我只能說,是上面。」劉部長伸指指了指天花板,爾後看了兩人一眼,說道,「怎麼,還要不要問。

如果你們兩個真要知道結果的話,我劉靜今天也豁出去,把底子全給漏出來怎麼樣?」

納買提林跟烏雲山一愣,互看了一眼,苦笑了一下,站起來告辭。

「唉,蓋紹中同志重返橫空集團。再加上葉凡,橫空的倔起已經是必然的事。

從部里角度來講,我們願意看到橫空集團的倔起。其實,你們也要適當的調整一下產業布局,產品結構。

可以適當的避免跟橫空集團的產品產生碰撞嘛。他們做一,你們就做二。

這樣子沒有了交集,自然就不存在碰撞了是不是?有些事,一直糾結著指標問題,其實也是束縛了你們的眼光。

從自身做起,從內部抓起,打出自己的拳頭產品來,這是最好的生存之道。

至於你們倆位同志說的我們把指標給了橫空集團,其實,真從指標方面來看。

就拿今年來講,他們並不比你們多。」

出來后烏雲山說道:「看來,這次的指標跟蓋紹中有著莫大的關係了。」

「嗯,蓋紹中此人也是一打不死的小強。本來兩顆門牙讓他徹底倒霉,想不到這傢伙就是一蟑螂命。

居然奇般的東山再起,而且,勢頭高昂。原本一個打了擦邊球的副部,這下子倒是真正的坐上副省級位置了。

此人,莫非這次指標的事就是他在京里的關係給額外奉送的?」納買提林說道。

「剛才劉部長提到了蓋紹中,這次的事八成是他乾的。想不到,他跟葉凡以前可是冤家對頭,這下子兩人居然舔著臉好像有成為朋友的趨勢。

蓋紹中既然有如此強硬的後台,怎麼會跟掐了自己脖子的人合作。

我看蓋紹中也並不像他平時表現的那般強勢嘛,為了帽子,居然舔著臉選擇了跟葉凡合作。

葉凡憑什麼能讓蓋紹中如此的忌憚他,到是令人費解。」烏雲山一臉的疑惑。

「不像是他的手段,你看鐘家不是敗得很慘。為了兒子鍾旭,連鍾林河都提前退居二線了。

這說明蓋紹中的後台很強勢,如此強勢的後台,怎麼會選擇跟葉凡妥協了。

兩顆門牙讓鍾家倒了,而他們怎麼肯放過葉凡。難道葉凡的後台比蓋家的更為強勢。

在省里不就是一個寧志和在撐著。葉凡本身並沒有什麼過硬的家世。

寧志和也是在利用他為自己打拚罷了。真要跟蓋家後台對撞之時,估計,八成寧志和會選擇拋棄葉凡。」納買提林分析道。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