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三百五十八章突髮狀況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三百五十八章突髮狀況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呵呵,田省長,我怎麼感覺你好像給我挖了一坑就等著我跳進去。看來,這次如果不能從風部長口袋裡掏出錢來我是交不了差的了。」葉凡笑道,人一下子輕鬆了起來。

「坑,你要這樣講也行。其實,這坑是好坑,好處可是不少口不過,我感覺你這話里可是有話,是不是羅書記和齊省長針對此事又向你下了指標的?那可就是三個坑了。」田省長爽朗的笑道。

「唉,羅書記指示,一定要把錢留些到咱們晉嶺。這任務太艱巨了。錢在人家口袋裡,要掏出來難埃儘管我們作了充分準備,但是,錢沒到手前我心裡都直打鼓。到時真落不下來,還希望田省長給講講情。」葉凡又苦瓜著臉了,打滴自然是悲情牌。

其實,這貨心裡早有腹稿。風清錄不可能不給錢,只是給多少的問題罷了。

「說起講情,我還真想起一件事來。昨天晚上關於你說的喬河同志的事我也了解過。該同志的確是個優秀的同志,這一點省政府辦公廳的領導們都給以了肯定。所以,剛好遇上羅書記叫我過去口最後利用空餘時間關於他這個人我也有旁敲了一下。」講到這裡,田省長停了下來。

「羅書記怎麼講?」葉凡問道。

「你如果有六成把握,喬河同志的問題不是問題。這是羅書記的原話,我轉給你了。」田省長說道,「不過,你的意思是不是想讓喬河同志擔任同嶺市副市長一職?」

「捨不得孩子套不中狼,沒辦法。一個副市長位置跟刃個億相比,孰輕孰重你們領導很清楚。

當然,這個也是建立在喬河同志本身很優秀,各方面條件都符合的基礎上的。

相信省委領導的眼睛是雪亮的。並不是因為幻個億就給某人一個位置,這不是買官賣官。咱們,這叫做相得益彰是不是?」葉凡講道。

「你能理解就好,所以,你要打起十二分精神。這次我下來,一個就是陪同風部長看看二道溝子。還有一個重要點就是關於你們章河市火電廠的事。

羅書記跟齊省長都非常的重視。」田初一講道。

晚上,葉凡再次拜訪了風部長。把自己的意圖等都和盤託了出來,風清錄是自己人,葉凡也沒瞞著他。

「如果你真想搞試點,而田省長又答應了如果能成功將向全省推廣。那我這邊就不用講了,支持你的工作。而且,你的思路還可以往上一些。」風清錄講道。

「怎麼講風叔?」葉凡問道,因為風清錄是齊振濤老婆的堂哥。所以,葉凡私底下叫他風叔也講得過去。

「不但要向省里推廣,其實,我們財政部完全可以跟你們掛勾。把你們同嶺市作為幫扶對象。一旦成功,每年拔下一筆錢還是有的。這樣下來,就能為你們同嶺每年解決一處地方。」風清錄說道。「謝謝風叔了。」葉凡很感j。

「呵呵,謝就不必了,咱們是自己人。不幫你我幫誰?雖說公私要分開,但是,某些時候,工作時也得照顧到私人感情的。

即便是法院工作來講,有的時候也得看一點國情跟人情是不是。」風清錄笑著看了葉凡一眼,說道,「昨天晚上我到振濤那裡去了一趟,他給我講了。

說是你下到同嶺也有幾個月了。得抓緊些時間做出些成績來口你看看,你到了同嶺,大的成績可是還沒見到,倒是折騰出了海山煤礦的事。

而你以前在南福省搞麻川市,搞紅蓮開發區的能力哪裡去了?是不是晉嶺省水土不服還是什麼原因?」

「想想,我真有些對不起齊叔了。他交待的事我還沒能完成。這幾年月下來,雖說時間較緊,但是,我著實還沒有干成一件大事。

正如齊叔所講,差點折騰出一件大事來。所以,你們這次下來讓我看到了希望。

還有周部長的京銀高速也是一件大事。如果京銀高速能從同嶺過,我的另一件大事也等於完成了一半……。」葉凡一臉慚愧,把火電廠的事也講了出來。

「還不錯嘛,沒做出大事時一件大事也沒有。真有事時是接重而至。看來,振濤沒有看錯人,叫你來同嶺還是叫對了。當然,振濤也講了,也不必過於急燥。要在穩步推進的情況下加快速度。」風清錄說道,「喬老爺子還好吧?」

「身體不錯。」葉凡說道。

第二天一大早,葉凡、孔端帶著市委市政府相關部門負責人陪著田初一風清錄一行人坐車直奔老麻坑縣牛河鄉而去。

加上老麻坑縣來陪同的十幾位同志,一行四十來人浩浩蕩蕩,在警車保護下直奔二道溝子而去。

估計古代的皇帝出宮也就這了陣仗了,葉老大在心裡暗暗嘀咕了一句,彼為有些感慨。

雖說臨時頭二道溝子的小公路拓寬整理了一下,但是,坐在車上還是顛得人快散架了。

而且,因為安全問題,車速也特別的慢。到二道溝子時已經快中午了。

當然,午飯問題牛河鄉鄉長蔡牛同志早準備好了。還不錯,居然還打了幾隻野豬以及野雞給財政部一行同志開了個『山葷」

架上幾口大鐵鍋,就地在村委樓前的空地上拉開了熱騰騰的野餐。

這個,其實是葉老大的主意。因為,京里和省里的同志幾個時候能吃到這種狀況的午餐?

效果果然不錯。

一個個吃得是熱火朝天,喜笑顏開。就連風部長和田省長都扯著一小截野豬腿啃得上癮。

這個,要掏他們的錢,首先得抓住他們的胃。領導們吃不好,還怎麼舒坦?領導們不舒坦了,那掏錢肯定不痛快了。

「風部長,田省長,等下巡視完后咱們去林子里放幾槍,很帶勁頭的。」葉凡笑道。

「打野豬?」風清錄居然也來了興緻。想了想擺了擺手,說道,「算啦,這次著實沒空了。我是下來工作的,等有空了下來輕閑時再打吧。」

「工作清閑兩不誤嘛風部長,相信也沒人講閑話的是不是?」想不到田省長呵呵笑道。

「如果田省長有興趣,風某就奉陪了。」風清錄笑道。

「我看你的。」田省長笑道,兩人互推了起來。

「兩位領導,我看就這麼定了。」葉凡笑著,轉爾壓低聲音道,「這次用的步槍絕對是新型號的,好用好使。我特地從響虎師團借來的。如果兩位領導同意的話我給齊師長去個電話,叫他派兩個人送過來,順便教教我們打槍。」

「響虎師團,那看來,還真是好槍了。葉書記,你可這是講得我手都癢了。」風清錄小聲笑道,這個,就等於答應了葉凡等下放幾槍了。

吃過飯休息了半個小時,一行人徒步往山上的劣質田走去。這田的確差,看得幾位專家直皺眉頭。

一個胖臉專家說道:「這田不但差,而且危險。看到沒,多少開裂。這田已經成危田了。再不改造的話可能會危及老百姓的生命。這裂口一經大雨衝擊,一污下來就不得了。」

「引水排水灌溉等設施還得跟上,不然,這田早晚得給坊得七零八落的全成了爛山地。得抓緊啊,不然,就晚了。」另一個白髮蒼蒼的專家一臉痛心的講道。

「水源倒是有,山上可以修一儲水壩。這邊再合理的開些溝渠。只是這樣一來,需要的錢可是不少。而二道溝子村是地少人多,全村人就指望著這幾百畝田吃飯了。市裡和縣裡以及鄉里雖說每年都有拔一些錢下來,但也是杯水車薪。畢竟,市裡的攤子太大了。」孔端開始賣弄了起來。

過後,專家們開始提問人口耕地以及全村糧食收入等情況。

整整二個小時過去了,見差不多了。風清錄說是可以收工了口不過,就在這時候,意外發生了。

從山另外一邊靠近梯田的山上突然湧出幾百號人馬來,一個個叫著,有的甚至在哭喊著。氣勢相當的嚇人,有點古代農民軍打仗的架勢。

「他們的田比我們的好,為什麼你們給錢給他們。你們政府全是騙子,領導們別被馬大林那傢伙騙了?」

「他們弄虛作假,這裡是剛炸坊下來的。這石頭也是他們安排人塞進田裡的。」

「我們快沒飯吃了,我們要飯吃。」

包毅一看,馬上一個眼神過去,幾十個幹警全部上前手拉著手阻了過去。

而包毅一馬當先像座鐵塔樣子伸開雙臂攔在了最前面,喊道:「全都回去,別在這裡亂講。亂講話也是犯法的。」

不過,那群人好像瘋狂得很,居然衝上前來跟幹警們糾在了一起。

「這些人看上去好像是少數民族裝束,怎麼回事米月?」葉凡轉頭問米月道。

「估計是紅嶺縣過來的,對了,這裡可能是紅嶺縣跟老麻坑縣的交界處。紅嶺縣那邊的回民特別的多,有一萬多人。」米月說道,臉色有點難看。

「風部長,田省長,我們還是先回去。這裡太亂了,這些人全是紅嶺縣那邊過來的回民。他們相當凶,兇悍起來時什麼都不顧的。也不曉得是受了誰的欺騙來這裡故意折騰的口我的工作沒做到家,請領導批評。」孔端氣得牙齒都在打架,講話都有點不利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