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三百六十章差點露餡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三百六十章差點露餡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一個個又威風了起來。

「三叔公,你不會被他們騙了吧?」從小公路來的一夥回民中有人喊道。

「不要打了,再打下去也沒用。葉書記已經保證會解決問題,而且是就地解決。這事,如果不解決,咱們就不走1三叔公喊道。

那邊幾個人互相看了一眼,跟三叔公匯合在了一起,圍成圈子又商量了一陣子。似乎達成了協議。

「受傷的全部就地包紮,嚴重的馬上送醫院。」葉凡下命令道。

「葉書記,路全給他們挖壞了,車子出不去了。」這時,包毅上來講道。

「米月,馬上通知衛生局的負責人,馬上派些人過來,誰敢耽誤,我摘了他帽子1葉凡沖米月下了命令。

因為村子在山坳里,手機信號不好。幸好村委會有固定電話,米月在村長帶領下趕緊跑過去打電話通知了。

人群總算是暫時安靜了下來,不過,回民們還是跟二道溝子村的村民相互對峙著,各自找了地盤坐了下來。看來架勢,不處理的話還真有些麻煩了。

就在這時候,遠處警報聲連天。

緊急抽調的武警和公安幹警也匆匆趕到,因為靠近二道溝子的路給這些回民們挖得坑坑窪窪車子暫時沒法子進來。所以,這些武警跟公安幹警們全是拉練樣跑步進來的。自然,一個個都是汗下如雨喘氣如牛了。

人群一看,馬上全都站了起來。

「大家安靜他們來這裡是維持秩序的不會對你們造成任何的傷害。」葉凡趕緊又喊話道,就擔心這些傢伙來又刺j了回民的反應。

這邊,腿小挂彩的市政法委書記遲浩強同志一拐一拐的和包毅兩人過去處理了。

不久,紅嶺縣縣委書記古良和縣長曲新白兩位同志跟在刑警幹警後頭也帶著縣委縣政府一些副職同志們滿頭是汗的小跑著過來了。剛停下來時氣都喘不過來了。

「慢著點,休息一下。」葉凡講道。

「葉……葉書記,我……們來晚了,請領導批評…,チ古良不敢休息,喘著如牛的粗氣彙報道。

而曲新白估計身體狀況不怎麼好,太胖了一些。早給酒菜掏空了罷。所以這貨早喘得上氣不接下氣嘴咂巴了幾下就是連話都講不出來了。

見古書記在彙報,他也想彙報。不過,嘴張了幾次,那眼鼓得像金魚樣動了動居然發不出聲音來了。

依啊了幾聲,臉頓時漲得通紅。

「平時也要注意鍛煉身體。」葉老大看著他那鍋蓋大的啤酒肚哼了一聲。

「是…」曲新白努力的掙扎了一下擠出了一個字,這邊頭連點著。不過,身子一歪居然往地下倒了下去。

幸好葉凡眼疾手快扶住了他。知道這傢伙血氣上涌快暈了,所以,出手暗中在他身上點了幾下,這貨馬上醒轉過來發現自己差點是在葉凡懷裡的,頓時臉漲得差點成黑碳頭。

趕緊站直,一臉吶吶著講不出話來了。當然,葉凡鷹眼發現,古良同志那眼絕對有一絲興哉樂禍閃過的。由此推斷,這兩位同志也不怎麼和拍的。

雙方商量一陣子後進了村委樓。

這邊,因為村委樓里就一張殺豬屠夫們砍肉樣的桌子。這個也太丟人了,所以,米月早安排人從二道溝子小學搬來了十幾張桌子排在了村委樓樓下的大廳里。

而桌布臨時頭是找不到了不過,米月相當聰明,臨時頭居然把人家的床面被單弄了三床來給鋪在了課桌上,所以,這臨時頭的會議桌還是大hu的,倒是顯得喜氣。

桌子是矮是矮個了一點,但也象模象樣的。因為昨天沒打算坐多久,檢查完后準備回牛河鄉敲定這事。所以,村委這邊就沒怎麼準備了。即便是有準備也沒東東準備。再加上紅谷寨子現在連路都不通想運過去也運不過去。

「米月,馬上抽調幾台鏟車來把路給弄好了。不然這幾千號人晚上估計連吃飯問題都解決不了。」葉凡說道。

「葉書記,現在都快四點了。估計,晚上的晚飯得先解決了。」這時,王龍東說道。

「叫二道溝子村的人給紅嶺縣的回民兄弟們弄飯吃,他們心裡肯定不爽。這樣吧,這吃飯的問題還是安排給牛河鄉的負責同志了。叫他們弄些饅頭和稀飯鹹菜,簡單搞些食物來就是了。」葉凡說道。

「這個,上頭的領導怎麼辦?」王龍東瞅了瞅遠處的田省長和風部長等人。

「回民兄弟們吃什麼大家都吃什麼,就這麼定了。」葉凡果斷的下了命令。

王龍東親自去操作了,而包毅要維持現場秩序不能離開。這些人雖說暫時安定了,但天曉得一受刺j會不會再度爆發。即便是現在來了這麼多武警幹警到時也是相當棘手的。

進到村委樓,葉凡請風部長和田省長坐中央,不過,兩位同志堅決不上坐。

結果,葉老大反倒被他們推到了中央位置上。而兩位高官卻是像兩尊神一般坐在葉凡背後,儼然兩靠山。

不過,葉老大總感覺背後有冷氣傳來。這個,風清錄還好一些,今天發生這事也不曉得田省長心裡什麼想法。

肯定不痛快了。更何況,這事的原為怎麼樣也沒搞清楚,到時怎麼樣收場到現在也不容樂觀。

紅嶺那邊過來了六百多人,而二道溝子老少爺們加起來可是有著八九百口。

加上武警幹警以及政府工作人員,都快二千號人就這樣呆在二道溝子村。

場面倒是壯觀,就是這事要是落不好,大家可是都盯著的。葉老大脊背不發涼都不可能了。

孔端臉上塗了些紅藥水也挨了進來,連頭上的鳥窩頭都沒有再處理一下。這個,估計是孔市長同志不願意失去這個向領導們表功的好機會。

紅嶺縣那邊來了十個村民代表,以三叔公為首。代表中有老有年青人。

紅嶺縣縣委縣政府一行人也跟他們坐在了一側,而老麻坑縣以及二道溝子村的一行人坐在對側。

而同嶺市來的官員以及財政部和省里的幹部們全都坐在後側一面,儼然是陪審團架勢。

「今天把紅嶺縣和老麻坑縣以及相關的村民代表全都招集在了一起,剛才發生這種出格的事,這個,暫且我就不講了。既然發生了,總得處理掉。先由紅嶺縣這邊代表發言。」葉凡說道。

「我叫納薩德,來自紅嶺縣紅谷寨,寨中人都叫我三叔公。我們紅谷寨是個大寨子,有著九個分寨,分別是紅葉寨、紅同寨、紅陽寨、紅丁寨、紅林寨……

九個分寨合起來共計有五千多人。而且,在這五千多人中,一百個中有っ個都是回族。

其它的有漢族滿族也有,我記不怎麼清楚了。這次為什麼來,聽說是中央有大領導下來看田地的。說是上面會拿錢出來把壞田變好田。

所以,我們馬上也了解過了,聽說地點就定在了老麻坑縣的二道溝子。

寨民們聽了全不服氣啊,那是因為我們紅谷寨九個寨子的田地靜差到了極點。

因為寨子處于山腰下的一個陝長的谷地里。分兩頭排開,而中間本來原先是有條小溪的。我們叫它谷溪。

只不過,後來也不曉得什麼原因,這谷溪里的水是越來越小,到現在基本上幹了。

娃娃們都可以從溪底下走路過去上學了。當然,這溪水幹了十幾年了。後來有人說是上游的紅谷電站攔水造成的。

為此,我們也找過紅谷電站的廠長,要求他們給我們村民適當的賠償,或者是把水放些給我們。

只是,他們一直沒答應下來。咱們也鬧了許久了,可是縣裡市裡都不人管。

我們回民都是善良的,一個個都忍下來了。可是,這田地沒水灌著,土質是越來越差。

本來我們那個地帶是屬於小鹽鹼地帶。以前有溪水灌著田地還馬馬虎虎。

現在十年沒有水,全靠老天降些雨水吃飯。結果,地里聽說是鹽鹼越來越嚴重,什麼濃度越來越高,反正我搞不懂這些玩意兒詞語,則聽縣上農業局的專家們講的。

再加上田地本身差,亂石很我,土層又b。加上沒水滋潤著,有時遇上特大的風一卷,不要講農作物,就是田裡的泥巴全給刮光光的裸出下邊的石頭來。

寨民們沒辦法,只好又去老遠的地方背回泥巴重新給鋪上。這就樣,今年下來,雨水又少,地里根本就沒多少收成。

寨民們連吃飯都成問題。我就帶著一些寨民到處去要錢要米。縣裡雖說也下拔了一些補助的錢,但也填不飽寨民們的肚皮。

畢竟,寨民們其它收入很少。就靠這幾塊田了,田沒用掉,拿什麼把米賣換些醬油豬肉的。」三叔公這講話中令葉凡聽了覺得有些怪異。

這長篇大論下來三叔公雖說偶爾會在其中穿插一些土話,但是,講得卻是很順暢。

估計,事先是有打稿子的。不然,不可能講得如此流利,這對於一個七十來歲沒讀過書的老人來講,難度相當的高。(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