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三百六十一章還像哪碼子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三百六十一章還像哪碼子事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古良同志,三叔公講的可是事實?葉凡一臉嚴肅的問道。其實,這貨心裡還有些糾結。

人家講的地少人多倒是在市委常委會上搞的虛假方案。既然三叔公都隱有所指,那這次的事就有些複雜了。

肯定有曉得內幕的幕後推后。這次紅谷寨發生的事,絕對是屬於一次有組織有預謀的活動。

「的確是事實,沒有半點摻假。這個,因為我對紅谷寨很清楚。說句丟臉的話,紅谷寨也是我們紅嶺縣的老大難問題。

寨子大,人口多,因為他們是少數民族,所以,在計劃生育一塊上國家政策有優惠,所以,近年來人口增長得相當的快。

雖說寨子所處的地盤相當的大,但好的田地並不多。再加上人口增加,這地就越來越少了。

而他們那地帶經農業局的專家考證,是屬於中等鹽鹼地帶。近年來因為谷溪的水幹了,鹽鹼土地風化又嚴重,所以,田的質量是越來越差。

今年光是縣裡就下拔了勁萬買了米糧分給紅谷寨的寨民們口不過,び萬塊對我們紅濟狀況並不好的紅嶺縣來講也是個大數目了。可是相對於接近六千人的大寨子,撒下去到人頭上一個人也僅有三百來塊錢。

這點錢拿來,的確抵不了多大的事。我們縣委縣政府也在多方籌資,想從源頭抓起,改良紅谷寨的土質。

不過,縣政府也是財力有限口唉……,」古良講到這裡嘆了口氣,又示意紅嶺縣的工作人員把紅谷寨的有關相片資料拿了出來分發了下去,講道,「剛接到葉書指示,我就安排農業局的同志把資料隨身而帶來了。

不過,不管怎麼樣,今天在這裡發生的事,紅谷寨的回民兄弟們太衝動了。

只是,這衝動也著實是情有可原,還請上級領導能酌情處理。他們也是被逼上梁山了。」

葉凡等人翻看了一下資料。

「你們能確定你們紅谷寨的田地質量比二道溝子村還要差嗎?用地還要更緊張嗎?」孔端冷冷的問道。

「尊敬的各位領導,我叫馬騰,是紅谷寨紅谷小學的校長。我其實不是紅谷寨人,只是,在紅谷小學也教了近二十年的書了。

那裡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要的變化我都看在眼中,痛在心頭的。再也不能讓這種狀況繼續惡化下去了。

所以,我下定了決心,聽說上頭有人來,我這次也跟來了。

紅谷寨子因為窮,就拿學校來講,根本就沒有師範畢業生願意來。即便是來一兩個,呆不了半年就找關係調走了。

這也怪不了他們,水往低處流人往高處走。我是民辦轉正的,而紅谷小學有著幾十位老師,沒有一個公辦教師,全是異辦跟代課老師組成的。

紅谷寨的寨民雖窮,但他們有著優良的的尊師傳統。所以,所有的老師都是分到寨民家吃飯。

民辦教師和代課教師因為不是國家正式的,所以工資待遇跟正式老師相比還不如他們的三成。

靠這點錢根本就活不下去,而有的寨民家離學校遠,他們每到飯點時就把飯挑到學校來。

我很感動,所以,留了下來,老婆也是紅谷寨的回民姑娘。

我是一名老黨員了,我以黨性保證。三叔公講的每句話都是真的。紅谷寨的田地絕對比這裡土質還要差得多。

我們的田畝產才多少,不到二道溝子的三成。因為,我們寨子有幾個閨女嫁到這裡,回來后我們了解過。

她們講飯吃得飽。而且,村裡田很多,根本就種不完。當然,跟咱們同嶺市像同嶺區、章河市這些好的地方相比,當然還是差了許多。只是跟我們紅谷寨子相比他們就是富人了。今天在這裡,我向各位領導請求處理。

今天發生的事我們紅谷寨的確不應該口只是,他們也實在沒辦法了。

請求領導們處理我吧,開除我的黨籍,開除我老師資格,我心甘情願接受領導們的處分。

三叔公講了,如果我被開除了,他們要把寨子里最好的田地分給我。即便是寨子里的村民吃不上飯,他們也要請我繼續當紅谷寨的老師。

我還有什麼話說,說句不好聽話,就是上刀山下火海我也得去了。因為,我現在已經成了紅谷寨的村民中的一員。

在閑瑕時我也搜集了許多資料,借了相機來拍了許多照片,這就是我們紅谷寨的田地,各位領導們看看吧。」這時,三叔公後邊一個叫馬騰中年人站起來講著,從布袋子里掏出了許多資料跟相片。

「米月,分給大家看一下。」葉凡講道。

看過這些照片后,葉凡心裡有些發酸,葉老大想到了自己第一個工作的地方天水壩子,當初的情形跟這個可是有著相當的相似似的。

於是講道:「真如這上面所講的這樣,我這個市委書記沒有盡到責任。作為同嶺市委書記,你們的生活還過得如此的苦,我們同嶺所有的幹部都有責任。」

講到這裡,葉幾看了看老麻坑縣的馬大林和候斌,問道:「大林同志,候斌同志,兩位都有什麼說法。你們可以說說你們的二道溝子。」

「紅谷寨雖說土質差,但二道溝子的土質也好不到哪裡去。跟紅谷寨相比,只是不屬於輕度鹽鹼地罷了。

而我們這邊因為離水源遠,又在半山腰上。亂石可是不少。而且,因為這片田地都在山坡上,垂直的坡陡。

所以,下大雨時山體滑坡的危險度相當的高。曾經就有村民正在田裡勞作時因為山體滑坡而受傷過,只是當時運氣好沒被活埋了逃得一條命。

所以只能講是各有千秋。至於他們講的地多人少那是不可能的。我們這邊也有一千多號人,而地並不多。

再加上近年下來山體滑坡也損壞了不少的田地,使得村裡的田地更少了。」馬大林講道,反駁了過去。

「你們胡說,以為我們不清楚是不是?你們村子不到一千人,可是你們的人均耕地卻是有著3畝多。

即便是最低的產量以畝產び公斤計算的話你們一個人一年也能收到,200斤左右糧食,解決口糧是沒問題了。」馬騰站起來說著,看了大家一眼,又講道「而我們紅谷寨人均只有二畝多的田。

畝產僅有300公斤左右。人均口糧不足600斤。連解決寨民的基本口糧都有問題。就更別說用剩飯餵雞養鴨了什麼。

別的地方每年或過節時都會殺雞殺鴨過節,只有紅谷寨的寨民們極少有這樣奢侈。

而紅谷寨還有一個很大的因素制約著,那就是直到今天,寨子的小公路還沒有打通。

跟外界全得靠馬騎人背。寨民們生活太苦了。至少,你們二道溝子還能進來大三輪跟柴三機。」

「怎麼,這麼大的寨子還沒通路?」葉凡有些震驚的問道,眼睛看著的卻是紅嶺縣縣委書記跟縣長。

「對不起葉書記,我的工作沒做到家。的確如此,不過,原因是多方面的。

縣裡每年也有下拔一百萬的築路款子。只是因為去紅谷寨子的路是土b石頭多,一百萬款子拔下去加上寨子出工出勞還打不下二里之地下來。

這些錢全都是用來買炸藥**了。就連吃飯都是寨民們自己從家裡帶來的。

他們著實的盡到最大努力了。這些年下來,三叔公一直帶著寨民每年都要炸出幾百米之路來。

只是,從紅油鄉到紅谷寨的路要全面打通的話,路程足足有四五十里之長。縣政府也是米盡倉空了。」古良一臉微紅著說道。

「你們還有作假,昨天還炸塌了好幾個地方。故意的把田地壓壞了變成了壞田。以為我們不曉得,你們就是想騙上頭的錢。」這時,紅谷寨一個年青人站起來氣呼呼的喊道。

「有這回事嗎?」孔端這貨還真象哪碼子事,一臉嚴肅的沖著牛河鄉鄉長蔡牛問道。

「孔市長是有這麼回事。那是因為炸下來的地方開裂得太厲害了。基本上的裂口子能寨下一個人了。

為了田裡勞作的農民兄弟們的安全,鄉政府多方籌措資金買了炸藥**等把這些危險先給排除了。

咱們的黨,咱們的領導時刻都在強調著安全工作。我們也不敢怠慢,要是死了人那還了得。

這事,我們早向縣裡的馬書記和候縣長彙報過了。縣裡也支持這一項目活動,而且還給些炸藥等東西。

只是一直下來沒找到機會,原計劃也是昨天實施爆破。這個,只是一個巧合,哪來存在故意毀壞農田一說。

我蔡牛就是腦門子給驢踢了也不會幹這蠢事的。這事,我要求上級領導徹底查清。

不然這黑鍋背著就取不下來了。」蔡鄉長同志差點講得聲淚俱下了,要不是這事是葉老大隱晦同意的話,還真以為這傢伙講的是事實。

「既然是為了排除安全隱患,情有可原,而且,我還得表揚一下馬大林和候斌以及蔡牛三位同志了。

三位同志安全意識非常的強,以村民們的生命為重。在上級沒有拔錢的情況下急領導所急,想領導所想把這事提前做好了。

我希望你們能繼續抓好安全工作。時刻關注著二道溝子村的某些地方開裂現象。

最好是由鄉里指定一位村民每天都要檢查一下,一旦發現有可能滑坡的情況就得及時先排除了。

這次我們回去也會專門研究一下這方面的問題,徹底排查,把所有的隱患消除。」孔端趁機還大為表揚了幾位同志。

葉凡也心知肚明,這三個傢伙根本就是孔端圈內的。啦,厚著臉皮喊一聲月票,真沒辦法。最近事特多,只能厚著臉皮了,不然,又得掉出月票總榜前墜了。相信兄弟們都是有雄心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