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一百七十一章玉片有來頭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一百七十一章玉片有來頭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對於青紅,葉凡總感覺到神秘。這殭屍怎麼能利用『控僵經』縮骨后成為一個小掛件樣的東西。

葉凡施展開控僵經,發現手中居然能冒出一條細如髮絲樣的紅線。

爾後把紅線往青紅身上一按,瞬間就鑽入了她的腦部。

而小指頭粗的青紅本來那緊閉呆板的臉抽了一下,眼睛也睜開了。爾後往地上一蹦到了地面小說章節。

啪幾聲之後,青紅身體恢復了原狀。

不過,表情木吶,好像一尊蠟像似的。

「練一圈給我看看。」葉凡下命令道。

青紅一點頭,馬上施展開了拳腳。往瀑布下方的潭面一擊,水頓時濺起足有三丈高。而青紅腳踏在水面上施展開了。

葉凡發現,青紅因為是血僵的緣故。在動作的施展方面有些機械,不如活靈活。

不過,青紅也有優點。那就是殭屍的身體狀況比人好得多。雖說還是肉體的,但是,撞在岩石上居然一點傷都沒有。

而後葉凡在潭水上跟青紅開始對練,而其中還摻雜著魚龍十八變的身法。

葉凡反覆施展開魚龍十八變,其目的自然是想通過重複動作而讓青紅學會魚龍十八變。

漸漸的兩人好像熟絡了起來,而青紅一個晚上就學會了魚龍十八變的第一式。

葉凡發現,通過控僵經之後自己心裡想什麼,青紅就能意會到。只不過青紅不會講話,這一點讓葉老大有些鬱悶。一直跟一個啞巴在一起不鬱悶才怪。

收功后已經是凌晨二點,青紅盤腿坐下休息。而葉凡卻是掏出了以前從血滴子箱子里的旁邊擱著的一塊玉片來。

月色之下,玉片還是玉片。葉凡是反覆對照著月光,不過,還是沒能發現任何的秘密。

難道這些玉片只是普通的玉片,只是擱在血滴子一旁作裝飾作用的不成。葉凡心裡納悶的想著。

就在這時候,怪事發生了。

青紅突然彈了起來一把就奪過葉凡手中的玉片。

「你幹什麼?」葉凡很惱的問道,不過,轉爾葉凡又有些好奇。自己沒有下命令青紅怎麼會突然跳起來奪玉片。

青紅沒理葉凡,居然一把就把玉片當打水漂的薄片一般拋向了潭水面上。

「你個……」葉凡差點氣結,你居然把老子的東西扔水裡面。這貨正想施展控僵經整治她一下。不過,瞬間,葉老大驚呆了。

因為,他發現,被青紅打水漂的玉片在潭面上反射著月光之下居然在水面上方不遠處呈顯出許多文字來。

這些文字葉凡不認識。而且,這些文字在潭面上時隱時現,要不是葉老大有鷹眼的話普通人根本就瞧不見。

葉凡在強記著想回去後記下來請專家來翻譯。

一回到家裡就把這事交待給了車天,當然,在翻譯時會分開來搞的。而且句子全部拆開了。

第二天晚上車天回來了。

「這上面記載的好像是血滴子的使用方法。」車天一邊掏材料一邊說。

葉凡拿過來細看了幾遍,笑道:「很好,真是血滴子的使用方法。

這一塊玉片上講的就是四大殺器是如何融合,融合后如何使用的方法。

原來我看上去很怪異的血滴子還可以通過這方法讓它們徹底融合。

可分可解,一個想法就能讓它們拆解。很是方便。」

葉凡拿出青龍白虎玄武三大血滴子往空中一拋,利用這方法一施展開來,發現它們拼湊在一起再也不那麼刺眼了。

以前感覺很生硬,很怪。現在看上去順眼得多。而且。滋啦一聲,葉凡微微發力,這怪東西好像連威力都增加了不少。

也不曉得其它玉片記載的是什麼,有空時一定要全部都翻譯出來。

2006得10月1日舉國歡慶之日。

葉凡卻是進了費家莊。

進去后發現費家武術一塊的人馬基本上都在常費棟跟費長天費青山三人都是一臉嚴肅的表情。

而陌生的面孔也有十幾張,和尚有尼姑有道士也有。真有點電影中演的古代武林大會的感覺。

再加上費家這院中廳堂還真是仿古的,令葉凡感覺有些荒唐。

而嶗山派的權天道長豁然在坐。估計是費棟請來的。不過,老傢伙見葉凡進來,居然裝著不認識樣子理都不理他。

知道這老貨心裡不爽,葉凡倒是沖著他打了聲招呼。大人不記『小人過』嘛,權天道長微微睜眼,只是看了葉凡一眼點個頭都沒點一下。

見他如此,葉凡當然也不理這種倚老賣老的傢伙了。

不過,跟權天一樣的還有位鬚髮全白的道士也坐在椅子上假寐。見葉凡進來,費棟笑道:「葉凡,過來見見武當來的張無塵道長。」

葉凡一聽,頓時一震。張無塵可是傳說中神秘得很的人物。早就在葉凡的心中植下了重根。

不過,一見費棟指的就是鬚髮全白道士。葉凡含笑上前打招呼。

就在這時候,鬚髮道士突然睜眼。掃了葉凡一眼,居然趕緊從椅子上站了起來,搶先笑道:「師弟,何必如此多禮?」

「前……前輩別這樣子講,我哪敢?」葉凡真是愣神住了,一下子講話都有點結巴了。

至於其他人物,早就傻眼了。瞪眼著葉凡跟張無塵覺得這怎麼可能。

而權天也睜開了眼,一臉疑惑,笑道:「張道長,何出此言?」

「呵呵,個中因緣就不必講了。葉凡的確是我的師弟,這是千真萬確的。」張無塵微笑著又補充了一句,還伸手輕拍了葉凡肩膀一下,說道,「來,叫聲師兄。」

費棟本來想問的,這下子也不好意思追問了。

「前輩,這個,恐怕不妥當吧?」葉凡有些猶豫。著實有些蒙了。

「有什麼不妥當,師兄弟就是師兄弟,是抹不開的。有些事,你想想就會明白了。」張無塵說道突然伸手指頭在空中一劃,一塊薄冰瞬間出一在空中。

嗎滴,我怎麼忘了。這不是便宜師傅的『水功』嗎?張無塵居然也會,難道是師傅收的記名弟子,或者說是師傅有指點過他。估計屬於後者,爾後張無塵以記名徒弟自居了。葉凡心裡想著,也不矯情了。一臉嚴重的叫了聲:「張師兄」

「呵呵呵,恭喜你們了。」權天笑道,不過,葉凡有種不好的感覺。

「呵呵,一切都是緣份。」張無塵笑道。

張無塵可是國術界的泰山北斗給人物,經他這麼一相認。廳中好多人過來也跟葉凡套上了近乎。

「前輩,這是我的名片。有空到崆峒山玩玩。」一個中年人笑著奉上了名片。

「前輩,這是我的電話。有空到峨嵋來坐坐。」一個尼姑笑道,而且。還是一個很年輕漂亮的尼姑。估計是跟著師傅來湊熱鬧的。葉凡差點要汗顏了。

「前輩,我叫李玉,來自東方家族。家在順東。有事『摳』我噢。」有女自動報門啟遞電話。看架勢好像還想跟葉凡『拍拖』了。

……

因為張無塵輩份跟威望太高了嘛,而葉凡是他師弟。自然也沾了他一身的『仙氣』。輩份在瞬間蹭蹭蹭的往上提了。這可是比陞官提得快多了。

「哈哈哈……」權天居然又爽笑開了,直到把眾人眼球全『扯』了過來時才收斂了笑,開玩似樣子沖張無塵說道,「無塵兄。這輩份可是有點亂了。」

「不亂不亂。」張無塵說道。

「怎麼不亂,你可能還不知道吧?葉凡可是嶗山派的記名弟子。

他師傅費方成也算是嶗山派弟子。要論輩份的話他還得叫我一聲師叔祖。

你看看,你是他師兄。這個,是不是亂了。」權天老氣橫秋,這話一出,全堂同志的笑容都僵硬了。

因為,剛才大家都稱呼葉凡前輩,那豈不全成了權天的小輩了。

「呵呵,是不是也要我叫你一聲師叔祖?」張無塵貌似無心的隨口笑道。

「哪敢哪敢,張道長羞煞權天了。」權天一聽,故意的看了葉凡一眼,說,「當然,葉凡得叫我師叔祖了。這是派中輩份,不能亂了。至於張道長你,不一樣。」

「可是葉凡是我的師弟啊?」張無塵早就識破了權天的陰辣,自然不會輕易放過他,一直緊逼了過去。權天的笑容也僵硬了,不見了。

「這樣好不好張道長,葉凡跟嶗山派的關係那是另一層。咱們各論各的,各喊各的就是了。」費棟趕緊出來打圓常

這兩人可是今天這群人中功力最高者了。估計都達到了先天大圓滿境界,得罪不起。兩人要是『掐』起來,那還了得。

「既然我這個師侄說話了,就依他的吧。」權天就驢下坡,不過,好像是被別人佔了便宜似的。

「還是權天大師大量埃」張無塵笑道。不過,總給人感覺好像在講權天『量攜似的。

「豈敢有張大師『量大』?」權天含笑說道。

「咱們先吃飯,爾後再談事。」這時,費長天突然開口了。自然是為了轉移話題,而費長天是費家莊主人,自然大家都得給他面子。

「嗯,是得抓緊議正事兒了。這次橫斷家族再次發出挑釁,咱們就要狠狠的打擊他們。

要大張我華夏神威,一個彈丸小國,能糾結多少高手。豈懂得咱們大華夏高手如雲。」峨嵋派女尼『一葉師太』說道。聽說一葉師太還是掌門韋草師太的師叔。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