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一百七十三章王仁磅求事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一百七十三章王仁磅求事兒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怎麼,天都晚了。咱們的王局長怎麼還有閑功夫來咱這小地兒坐?莫非是被十六踹了?」葉凡笑道。

「你還說,小金庫都給你攪黃了。直到現在,十六偶爾還會提起這事。

好像我真的有四顆貓耳眼,嗎滴,真是衰氣。明明沒有的東西搞得如此。

要不你借幾百萬給我上繳上去,就說是貓耳眼拍得的錢。這樣一來也以把這事兒平息下去。

不然,十六心裡肯定會長疙瘩的。」王仁磅有些惱火。

「少來,借給你。估計不會到十六手中吧。」葉凡譏諷著笑道。

「見窮不救啊,我算是看透你了。什麼兄弟,你可是有著十幾億家產的大富。就是捐點給咱這窮人也沒啥是不是?」王仁磅說道。

「那是我掙來的,憑什麼要捐給你。再說了,你堂堂的磅哥也不窮嘛。」葉凡說道。

「算啦,不講了。說正事,晚上我過來是受龔老頭差遣的。」王仁磅說道。

「龔老頭就會來事兒,是不是又想安插一些隊員去觀摩一下費家比武大賽?」葉凡問道。

「葉老大就是葉老大,一猜一個準。」王仁磅笑道。

「怪了,他自己不來叫你來幹什麼?」葉凡有些奇怪的看了王仁磅一眼。

「呵呵呵,幹革命工作嘛。」王仁磅乾笑了一聲。

「就是名頭不好處理,而且,跟去的隊員身手都不怎麼樣?如果是啦啦隊的話也還講得過去。

不過。總得給他們每個人安排個名份才行。比如,某某是某某大師的弟子等等如此說法。

這樣子的話也不會引起日橫斷家的過多注意。而且,這麼大的事,日神道組不可能不派人混進來的。」葉凡說道。

「這次的事還真有些棘手。比如拿你來講吧。如果再次打藥水的話估計更會引起神道組的懷疑。因為,變化不是很大。如果給他們知道了你就是死神的話就麻煩了。而且,這次龔老頭的意思是多帶隊員過去。」王仁磅講道。

「帶幾個?」葉凡問道。

「這麼多,這身份就沒辦法安排了。」葉凡瞪圓了眼。因為,王仁磅比了個『8』的手勢。

「嘿嘿,所以嘛,我過來找你了。」王仁磅乾笑了一聲。

「這事會不會是龔老頭安排在你身上的,現在你往我身上推是不是?你小子,還想來陰我。」葉凡突然醒悟到了什麼。

「怎麼可能,我那邊還忙不過來。」王仁磅狡詐的搖了搖頭。

「呵呵,龔老頭沒親自給我來電話。這事我是決定不管的。太麻煩了,怎麼搞定得下來。」葉凡笑道。

「你……」王仁磅瞪圓了眼。給噎住了。

「怎麼。講實話吧仁磅同志。是不是龔老頭把這任務派給你了。你自己想來個撒手掌柜,把這餿事往我身上砸?」葉凡問道,「當然。你可以不承認。不過,跟我沒關係。而且。這事相當的急。估計不是明天就是後天要起程的。」

「好,算你狠。」王仁磅狠狠的瞪了葉凡一眼,說,「這事說起來還真是憋氣。

來這事是攤不到我頭上的,要辦成這事肯定得組裡一個委員出來是不是?

可是我那老爹就是太善良。給龔老頭那湯一灌,說什麼你是組裡元老,還有什麼什麼滴的事席顧問啥的。

最後,老頭子頭腦一發熱,居然點頭了。接下了這個活,麻煩埃」

「哈哈哈……」葉凡大笑開了,不過,轉爾看了王仁磅一眼,問,「這事就這麼簡單?」

「就這麼簡單,不然,你以為有多複雜是不是?」王仁磅哼道。

「既然就這麼簡單你還來找我幹什麼?」葉凡笑道。

「葉老大,我跟你講正經的。」王仁磅有些火了。

「我跟你玩虛的嗎?」葉凡臉一板,盯著這貨。

這貨給葉凡盯得有些發毛了,最後嘆了口氣,苦笑道:「這個,其實就只是有個外加條件了。」

「是不是給你家老頭子一枚蛇寶?」葉凡笑問。

「不是,那個,組裡早定下來給了一顆給老頭子,倒是王家人的榮耀換來的。這次的條件兄弟我羞於啟齒。」王仁磅臉上相當的尷尬。

「說嘛,既然龔老頭敢開出來,你有什麼不好意思滴?」葉凡挪喻道。

「說是一個名額5萬塊,算是觀摩費用。」王仁磅這話一出,葉老大差點掉了下巴,一臉訝然的看著這傢伙,「就這點小錢也能讓你這堂堂的王局長折了腰?

不過嘛,好像還不錯嘛。一個名額5萬塊,你剛才比了個『8』字,你從中就能撈到40萬了。

嗯嗯,還不錯,收穫蠻大的嘛。不過嘛,這錢,是不是該給我才對?」

「葉老大,這話你也講得出口。」王仁磅叫道。

「有啥不好意思出口的,因為,這事你要我去完成的是不是?」葉凡說道。

「算你狠!說吧,是五五分層還是三七開?」王仁磅用鄙視的眼光。

「算啦,不說了這事。」葉凡擺了擺手,想了想,說,「這事還真有些難辦。

又得擱下臉皮去求那些傢伙了。你難道不能想到,費家請來助戰的這些傢伙全是高手。

一個個老氣橫秋的。特別是像權天這種人,你叫他作假收個徒弟,他哪會鳥這事。」

「這個,相信你有辦法的。因為,你是葉老大嘛。」王仁磅乾笑了一聲。

「你給老子滾蛋球去。」葉凡笑罵道。王仁磅屁顛著溜人了。不久,費青山來了電話,說是日子已經決定下來,10月8號去雄谷。

還有幾天空閑,第二天一大早,葉凡去了八寶山。

「李老,如今我已經突破半先天。可以完成你的遺願了,我決定馬上出發去台曆山,解開這竹簪之秘。」葉凡恭敬的三叩首之後轉身大步而去。

台曆山在南福省,但並不出名,雖說山高路陡的,但是,因為沒有特色,所以,沒有啥名氣。

葉凡雖說也是南福人,但也是七問八打聽最後找了個採藥的農村赤腳醫生帶路才找到了這個地方。

半天過後才找到貌似李老所講的那個地方,幸好這地方並沒有多大的變化。

只不過葉凡有些患難了,因為,著實不曉得當初李老的師傅撿漏前那兩個爭搶竹簪的傢伙是從什麼地方掉下山去的。

站在山頂,葉凡往下看了看。發現相當的高,垂直高度接近二百米左右。

而下邊還有一條彎彎曲曲像蛇樣的小公路,泥巴碎石鋪的,路況很差。好像隱隱的還有三兩個破木棚子搭著的。

葉凡心涼了半截,既然都有人開採石頭了哪還有什麼秘密可解開。看來,這竹簪的秘密將成為歷史了。

「老人家,這下邊好像還有人開採石頭是不是?」葉凡指著下邊那些橫七豎八的大條石問道。

「這裡有個礦山,石頭質量不錯,開採來作板材的。不過,那都是幾年前的事了。當時發現了這處好地方,幾個股東合資還開了條簡易公路上來的。投了幾百萬,不過,運氣不好。」赤腳醫生笑道。

「難道是環保不過關,或者說是山有糾紛不成?」葉凡問道。

「都不是,這麼偏僻的地方環保部門才不管呢。這裡鬧鬼。」土醫這話一出,葉凡差點笑出聲來,問道,「鬧鬼,怎麼鬧的?」

「是真鬧鬼,打石頭的石匠們往往會莫名其妙的病著。而且,就是大白天都會感覺有鬼在摸自己似的。

晚上就更不用講了,搞得大家都不敢睡覺。而且,後來,不過十幾天,採石的工人全病了。

老闆也請了道士來做法,不過,正在做法的道士突然瘋了似的又叫又跳,還跪地求饒開了。

最後,道士講是這鬼太厲害,他捉不了嚇得跑了。老闆當然不甘心,幾個人可是投了幾百萬的。

光是開這條路就去了三百多萬。所以,又請了些人過來做法。不過,全都一樣,最後都給嚇跑了。

最後,哪個工人也不敢來了。你就是出三倍的價人家也不敢來。這裡當然就成了不祥之地。

最後老闆也沒辦,虧大了。這裡也就荒了。」土醫生講道,還縮了縮脖子,說,「咱們還是趕緊走,別給整病了。」

「呵呵,你先回去吧。這是給你的。」葉凡笑著給了他三百塊錢。土醫生還算是心好,又勸了葉凡幾句,見葉凡態度堅決,也就不理他自個兒回去了。

「莫非是有人裝神弄鬼,難道李老的師傅見到的那兩個傢伙還沒死。而且功力越來越高。這病,好像有點像是下毒的徵兆。至於說受傷,內氣扯出來打人一點問題沒有。」葉凡自語著,爾後悄悄下到了山下。

確定周遭沒人之後葉凡悄悄的往採石的周邊潛進。

距離三四百米之時,葉老大那敏銳的嗅覺終於聞到了一些毒素。比如,能讓人暈倒的毒素,看來,真是有人在搞鬼了。

不過,葉凡即便是鷹眼厲害,但還是沒能發現其搞鬼人的藏身之所在。而且,葉凡覺得奇怪。

如果真是那兩個滾下山的傢伙藏在這裡,都幾十年過去了,難道還沒餓死,這個,也太詭異了吧?

即便是傳說中的龜息之術最多能存活了幾個月,也不可能幾十年能下來,那豈不成仙了。

就在這時候,一隻烏鴉從採石場上空飛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