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三百六十四章好算計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三百六十四章好算計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那位背後捅事的同志那是絕沒想到這一點,上。因為,田初一肯下來其目的並不著眼在基本農田的改造項目上頭。

而重點還是想考察一下章河市牛家坪的火電項目選址怎麼樣?這件事目前是省里能看到眼中有可能拿下的大項目。

而基本農田改造方面是個長期性的問題,要慢慢來,一口吃成個大胖子也是不可能的。所以,田省長這次下來,把省里相關的專家也帶了幾個過來。

想不到居然折騰出這事差,要是把那50個億的項目攪黃了,田省長想想心裡自然窩火了。

「我會安排人調查這事的,就是從消除根原上講也是應該的。當然,紅谷寨的回民兄弟們為了爭取自己應得的利益。

他們本身並沒有錯。錯的是某些同志在利用他們搞事。有事好好講,完全可以擱檯面上講嘛。

何必用如此極端的手段,要是今天傷著了財政部和省里領導,我葉凡摘帽子事小,這事的影響就大了。

所以,我也主張一定要查,查到底。查出幕後黑手,其目的不是為了打擊報復,主要是為了給同嶺的廣大幹部官員們樹立一個走正規渠道,少背後捅刀子榜樣。

當然,自身的漏洞也要深刻自剩比如,當初如果安排的就是紅谷寨子,那別人也沒什麼漏洞可抓了。

這是某些同志工作上的重大失誤。批評的我會批評的。」葉凡講道。隱晦的把矛頭直向了孔端了。

「聽規你當初第一個交待的就是孔端同志安排這件事?」田初一恢復了平靜,面無表情的問道。

「嗯,這事,自然得孔市長去安排了。畢竟他是同嶺市長是市政府班子領導。」葉凡點了點頭講道。

「看來,孔端同志雖說在同嶺也呆了不短的時間了。對同嶺下邊的某些情況還是不了解埃

這就是領導幹部的作風以及干工作的細緻問題了。咱們只要一心把老百姓裝在心裡,要真正的裝心坎里。

像紅谷寨這麼大的問題作為市裡主要領導都不曉得的話,那就是失職。

如果是下邊的同志沒把事反應上來,那是下邊的瀆職。當然,從紅谷寨以及紅嶺縣反應的情況看。

這紅谷寨的問題好像早反應到市裡了。這就明什麼,某些同志的思想太麻痹了。」田省長講道,其實,隱晦的就是在批評孔端了。

「還有風部長那邊你處理好了沒有。這事,一定要取得風部長的諒解才行。他們是從部里下來的,這事的影響要控制在同嶺市內。」田初一又慎重的問道。

「風部長那邊我去過了,風部長也講了。叫我寬心些今天的事雖說很嚴重,但其結果還是相當滿意的。只是要求我要注意幹部的工作態度,一定不能馬虎。」葉凡講道。

「那就好。」田初一就道。

不過,令葉凡鬱悶的卻是剛回到房間居然接到了齊振濤電話,開口就問道了今天二道溝子發生的事。

這他娘的還真是『瘦」這壞事還真是行千里馬上居然就飛到省政府了。

葉老大在心裡狠狠的發了句牢騷,嘴裡卻是問道:「齊叔是不是有人捅到省里了?」

「你小子別疑神疑神的,這世上沒有那麼多黑手,放寬心些。」齊振濤訓叱道。

「這倒是奇怪了,齊叔會算?」葉凡小聲嘀咕了一句,哪曉得齊振濤耳尖,居然在電話裡頭聽見了。

老齊同志哼道,「講什麼呢?告訴你吧小子。那是因為齊天的部隊里有個小軍官的老婆是紅谷寨人。小軍官剛好閑扯起這事給齊天聽**見了,所以趕緊給我講了一下。他是擔心你擺不過來。」

「沒事現在已經擺平了,勞齊叔挂念了。」葉凡就道。

「到底怎麼回事?怎麼處理的。還有,後面打算怎麼做。這事你要懂得它的嚴肅性。我這裡是從私人渠道知道,估計這陣子省里好多同志可能都曉得了。」齊振濤問道。

葉凡把情況詳細的講了一遍下來。

「查一定要查而且,孔端同志如此的安排私心過重要敲打。當然,個中有沒其它原因這個你也要注意。

還有一點在批評的同志還得注意同志們的團結。不過,重點在於明天你們去紅谷寨子怎麼樣處理這件事。

風部長那邊應該問題不大,弄些錢出來沒問題。你小子多動點腦子,沒準兒這壞事倒變成了好事。」齊振濤口氣中顯著親切。

「壞事變好事,我也想埃齊叔,能不能多露一些?比如,具體給個指示什麼的?」葉凡問道。

「自個兒想去,我哪有空管你這閑事。更何況,這事田省長還在你身邊,多向他請教。老田同志是一個真正實幹家。他肯定不願意看到紅谷寨如此狀況的。至於風部長那邊,你還是多想想輒,盡量從他口袋裡多掏點真金白銀出來。」齊振濤說道。

「齊叔跟羅書記一個口吻,鑽錢眼裡了。」葉凡開了句玩笑。

「沒錢能行嗎?沒錢這家都當不下去了。我跟你就啊你小子,這次紅谷寨的事你別盡想著我能給你批多少。

先擱句話出來,我是一個子兒都不會出的。不過,紅谷寨的問題你得解決圓滿,消除後遺症。

從回民兄弟的生活來說,你這個同嶺市的父母官也得hu大力氣扶持他們。

當然,如果你能從田省長那裡弄到多少,我沒意見。我這邊你就不用來了,有事電話裡頭彙報就是了。」齊振濤先就把葉老大想伸手的打算扼殺在了搖籃里。

「齊叔,不帶這麼摳門的是不是?紅谷寨可也是你齊叔領導下的省政府的子民。

據我初步了解過,紅谷寨的問題相當的大,所需的錢款已經超出了同嶺市的承受能力。

我們也不可能一下子砸出幾千萬把紅谷寨的路給解決掉。至於風部長那邊,估計最多給個一二千萬就頂天了。

這筆錢拿來光是改造他十川的鹽鹼田還不錯,哪能投入交通道路建設一塊上去?」葉凡自然打起了悲情牌。

「我還是那句話,問題你要逐步解決,錢我是沒有。不過嘛,這樣,你去問問齊天怎麼樣?」齊振濤就道,葉老大一聽差點瞠目結舌了。齊振濤為了捂住自己的錢袋子,居然狠心把兒子齊天給推出來頂缸了。

「前次齊天給了同夠市軍分區很大的幫助,給了一個廢棄的軍訓場和び萬的訓練設備。如果現在還叫他出筆錢估計那小子會拔槍跟我拚命。」葉凡說道。

「呵呵,你小子不是很聰明嗎?這下子怎麼一下子腦子又轉不過彎來。不用問他要錢嘛,那小子現在當了師長也相當摳門的。

不過,他們師可是有一個設備齊全,兵力配備充足的工兵營。叫他們出來協助你們把紅谷寨的路給先初初的開出個模型出來估計還**是有辦法的。

到時,工兵營會缺了炸藥**嗎?你順帶著一揩油一些齊天也只能幹瞪眼是不是?

軍民共建嘛,不過市軍分區也不能落下了。」齊振濤笑道,「葉凡同志,為了紅谷寨的回民兄弟們。

你得廣開思路,多方想辦法。並不一定要指望著你們財政拔款那點錢是不是?

你葉老大的能量我齊振濤是相信的。你不是有很多財團朋友,這個給些,那個捐些,這問題,估計就解決一半了。

這問題,對你來講本不是問題,你還擔心那麼多幹嘛!一句話,我把你從中辦要過來,相信你能幹好事1

擱下電話後葉老大不由得自罵了一句一一相信個毛,有屁用,啥都不給,就出嘴巴,你這齊大炮還真是出『嘴,大炮了。

第二天一大早隊伍就出發了。

上午九點就到了紅谷寨所屬的紅油鄉政府。

鄉黨委書記陳發雄早就帶著鄉黨委政府所有成員貯立在寒風中長達一個小時。

老傢伙跟田省長和風部長握手時直打嗦,不曉得是給凍成這樣子還是j動倒致的。

鄉政府還馬馬虎虎剛新建了一座五層的辦公樓,只是估計是沒錢的緣故,裝修方面就是塗了些塗料,連地磚都沒有鋪上。

「對不起各位領導,這個,條件較簡陋。」陳發雄一臉通紅,嘴兒顫慄著講道。

「不要講廢話了,你在前面帶路,我們直接去紅谷寨子。」田省長擺了擺手。

陳發雄答著,前面一輛很舊的破吉普由鄉派出所的幹警開著在前面開道。而包毅帶著的公安人員分段保護著前進。

不過,剛開了十幾分鐘就停了下來。

陳發雄跑步到了葉凡的車子跟著請示著就道:「葉書記,前面就是到紅谷寨子的分岔口了。因為路沒通,即便是通的一小截路況也太差,車子不能走,太危險了。而且,根本就無法調頭回來。」

「從這裡到紅谷寨子有多少里程?」葉凡問道。

「抄小路走我們平時下去也得走上三個小時,如果沿沒開通的小公路走,至少五到六個小時。那個速度已經算快的了,這次下來這麼多領導專家,腳力肯定比不上我們。走小路的話估計得四個多小時才能到達。」陳發雄看了看車隊,說道。

「小路好走嗎?」葉凡皺了下眉頭,問道。#(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