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一百七十四章兩隻老鳥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一百七十四章兩隻老鳥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嘎嘎……

葉凡瞳孔瞬間睜大,鷹眼之下,他發現有著淡淡的能讓人暈迷的l色毒素形成一條直線往烏鴉而去。這l色毒素很是詭異得很。

而且,就是從採石場不遠處的岩壁中噴出來的。

而烏鴉一聞到這毒素,馬上就有些暈暈沉沉。爾後詭異的往採石場上空落了下來。

而烏鴉在距離採石場上空不離三十米距離之時,一條細如髮絲樣的透明繩子瞬間彈出纏在烏鴉身上一片,烏鴉慘叫著被扯進了岩壁上的樹林叢中小說章節。

因為,估計是採石場還沒開採多久的緣故。所以,周遭岩壁上的樹林沒被劈掉。

葉凡記下了準確位置,知道有高手藏在岩壁里了。而且,也似乎明白了這傢伙能活這麼久的緣故。

估計都是靠這種法子抓鳥或動物或其它什麼了。

爾後,葉凡悄悄往位置處潛進,這貨把水功施展開來,在身體表層也蒙了一層l色葉子樣的薄水。

此刻的葉凡看上去像是一大坨可以動著的什麼動物。

可惜的是功力不夠,不然,就可以直接把水凝聚起來化為l色葉子就更好隱身了。

在距離有懷疑的地方百米距離之時葉凡停了下來,爾後內氣蝙蝠被逼出來直往那地兒而去。

在一些雜樹叢中並沒有發現什麼洞壁之類的東西,不過,蝙蝠鷹眼之下仔細觀察,終於發現了一絲端倪。

一撮雜樹叢邊緣好像有細小的縫隙,當然,此縫隙非常的細。要不是有鷹眼,一般人都難以發現。

這個,很可能就是洞壁。蝙蝠往縫隙里一紮就進去了。

「嗯?」這時,傳來一道相當蒼啞的聲音。

「紅老邪,你嘆啥氣?」另一道聲音也差不多蒼啞著問道。

「我說厲無崖。剛才你沒感覺到什麼嗎?」紅老邪問道。

「感覺,沒感覺。」厲無崖搖了搖頭。

「怪了,難道是我神經出毛病了?」紅老邪說道。

「哈哈哈,在這暗無天日之地還想不出毛病,鬼才信。」厲無崖狂笑了幾聲,貌似有些瘋狂樣子。

「剛才好像有什麼在碰了我們門一下,你如果沒感覺的話。那估計是真的有些毛病了。」紅老邪說道。

葉凡一聽,心裡一驚。心說莫非是蝙蝠剛擠進門洞時被紅老邪發現了什麼。那此人還了得,這個居然也能感覺到。

於是,這貨更為小心。把內氣蝙蝠的內氣收斂到了最弱的地步往裡悄悄而進。

發現裡面好像是個山洞。不過,沒有光,黑洞洞的。行了二十來米之後發現了兩個身影。

蝙蝠趕緊貼往牆壁里鉆了進去,這樣子內息幾乎減弱到了不用計算的地步了。

但葉凡的鷹眼並不是看,而是一種感覺。於是,蝙蝠把生物雷達波掃描了進去。

頓時相當的愕然。

兩個蓬頭散發的老傢伙,幾乎看不出臉形來了。因為,黑乎乎的坐在地下。

而他們屁股下坐的地方有些奇特,居然是一個水窪。這水綠得還真是臟,跟臭水潭裡長著許多水葫蘆狀況差不多。

而兩人都是坐進水窪,水剛好沒到兩人的胸脯,差點就快到脖頸處了。

「嗯。這烏鴉味道還不錯。夠咱們倆個堅持上十天不用吃飯了。」其中一個高一點的老傢伙一邊生啃著烏鴉,一邊說道。嘴邊全是鮮血,看得葉凡直想吐。

「唉,可惜是咱們太善良。不然的話。就不用吃這牢啥子的臭烏鴉了。」另一個稍矮一點的傢伙嘆了口氣。

「你紅邪還善良,真要笑破人之肚皮了。」稍矮的那個傢伙肯定就是厲無崖了,笑開了。

而且。一邊笑著,三下二下就把烏鴉連皮帶肉連毛都給嚼著吞了下去。

葉凡看得馬上就吐,不過,內氣蝙蝠只是內氣凝聚成的,倒沒東西吐出來。

而且,洞中一股股莫名的惡臭氣。就是內氣蝙蝠躲在石壁里也能聞到。

「還不是你,老子是贊成吃人肉的。在這鳥不拉屎的地方鳥來得少。像什麼兔子山豬的更少。剛進來那段時間還多一些,現在更少了。以後沒吃的時看你還能扛得住不?」紅邪說道。

「紅老邪,咱們是人,吃啥人肉。這烏鴉咱們連皮帶肉都能吃進去,要說吃人,我實在是接受不了。

反正咱們在這裡也幾十年過去了。估計也活不了幾年了。死就死吧。

在這裡耗著我看比死也好不到哪裡去。」厲無崖說道。

「你以為我喜歡吃人肉是不是?只不過這裡路過的人比動物要多一些。

像前段時間有人打石頭,那人可是就不少了。不過,你厲無崖要講自己是大善人,我看未必。

你要真是大善人,怎麼會跟我搶『蓬萊一水尺』,而且,還想出如此多的詭計讓你得逞了。

現在倒好了,咱們一起,也差不多了。哈哈哈,我紅邪早就位列一正二奇三邪五煞。

邪是邪了些,不過,居然還是被你這大善人給暗算了。」紅邪狂笑了起來,震得洞壁瑟瑟直想。

「蓬萊一水尺?啥玩意兒?」葉凡心裡一驚。

「天下奇寶人人都有權利擁有,而且,有德者居之更為妥當。那東西也是你從別人身上搶來的。

咱們搶你的也正常,這跟善良不善良沒關係。而且,『蓬萊一水尺』在我手中總比在你手中要好一些。

要是因此讓你得到『九指神偷』的遺物,你功境更高之時,豈不是害了天下蒼生?

你紅邪位列一奇二正三邪之中,為什麼被人稱之為邪,那是因為你的確邪惡。

你別跟我說你不邪,做事全憑喜好。生氣時因為一碗面可以殺人家全家幾十口。

你這『一標紅』下死了多少的冤魂。不下上千人吧?」厲無崖說道。葉凡聽得差點要冒冷汗了,這傢伙還稱得上是殺人狂了。一碗面都能殺了人家幾十口人。

「誰叫他們要惹我,他們都該死。我幾時看到我殺過沒惹我之輩嗎?

哪像你們這些所謂的正人君了,可是幹得也是見不得光的破事兒。

你們照樣子殺人,只不過殺人的手段是暗裡殺。其手段之應用並不多我紅邪高明多少。

算起來,更為卑鄙無恥。」紅邪哼哼道。

「紅老邪,你說說,咱們的『蓬萊一水尺』現在什麼地方?」厲無崖轉移了話題,葉凡一聽,頓時來精神頭了。

「天曉得在啥地方,那天咱們打得都滾了下來,下來后才發現這一水尺不見了。

嗎滴,咱們倆個爭得半死,摔也摔得差點全死,結果卻是一場空空。

這幾十年下來,生不如死。要不是心裡還有著一絲希望,我早就把自個兒給幹掉了。」紅邪說道。

「唉,蓬萊一水尺,當年爭搶的人有上百人。結果,這上百人死得差不多就剩下咱們倆個了。而這一水尺只是一個傳說,到底是不是真的咱們根本就沒辦法判斷。要是個騙局,咱們還真是糗到家了。」厲無崖講道。

「九指神偷人家稱之為九指道長,聽說來自蓬萊九妙道。其一身的幻術以及偷功天下無雙。

此人縮骨功練得了得,在短短的時間內就能完成縮骨縮皮,由一個成人成為一個三歲嬰兒。

而且,因為縮骨的變化,人也可以利用此把臉部肌肉適當變化,從而像是一幻術之人似的。

最絕的當然數他的輕身功夫了,逃的時候好像一縷煙一般。就是有些功境比他高者都無法追上他。

有些人被他偷了東西當然心裡氣了。後來聽說引來眾怒。上百號被他偷了寶貝之人聚集在一起往九妙島而去。

這些人中絕大部分人都是那個時代的高手。倒也找到了九妙島,只不過太玄乎了。

百人中好像陷入了一個大泥潭之中。島上居然養了一條大蟒,據說其大如一座小山。

而且,一口之下就吞下了七八個高手。在眾人跟大蟒打鬥之時,不器暗鏢出來。

而九指這傢伙也在暗中搗鬼。百人最後逃得性命的就剩下三十來個。

而其中有人在逃命時就得到了這個蓬萊一水尺。居說,這一水尺是當初建造九妙島之人留下的能開啟九妙島的鑰匙。

就是九指道長也一直在尋找這個。而那人在建造完后被九指殺了,而那人聽說是巫族傳人,有一定的占卜能力。

知道自己必死,當然也就留了一手。不過,卻是擱在一神秘的地方。

據說九指知道蓬萊一水尺被逃之中的三十幾人中其中一人得去了。

後來出島追殺。不過,在島外九指卻是遇上了空前的危機。惹怒了當年四大高手中一個出手,那人是武王傳人。

結果在圍攻之下,九指也受了重傷逃回蓬萊九妙島。從此後,再沒聽說過九指其人。

至於說這蓬萊一水尺是幾經周轉,在千年後又出現了。後來一直傳得沸沸揚揚,時隱時沒。

直到為咱們搶得兩敗俱傷為止。」厲無崖頗為有些感嘆。

葉凡是聽得津津有味。

就在這時候,紅邪突然一聲吼道:「聽夠了沒有,出來吧。」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