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一百七十六章收下倆老鳥當打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一百七十六章收下倆老鳥當打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只不過,葉老大剛才也動過心思,不過,還是差了一點無法突破。葉凡知道,這個急不來,需要機會。

「年輕人,咱們作筆交易。」紅邪喘著粗氣身子斜躺在洞壁汗如雨下。

「什麼交易?」葉凡問道。

「你放過我們,我們把蓬萊九妙島的秘密,還有那蓬萊一水尺送給你們。」紅邪講道。

「噢,剛才我可是聽說你們把蓬萊一水尺給打丟了。而且就是因為它才滾到這鳥不拉屎的地方。現在居然還講送給我。你們也太無恥了吧,這話要是沒聽見我還真信了。不過嘛,現在,你們是不是在設套騙人?」葉凡冷笑道。

「年輕人,你只懂其一不懂其二。」這時,厲無崖搖頭說道。

「噢,那你講講『其二』是什麼?」葉凡譏諷道。

「蓬萊一水尺有兩把,兩把合一才能真正的顯示出一水尺的真象來。」厲無崖講道。

「另一把丟了,即便是一把拿來也沒用是不是?」葉凡故意說道。

「用是沒用,不過,沒準兒你有機會得到另一把呢?到那個時候就有大用了。

蓬萊九妙島,幾千年下來了都是神秘得很。沒有這蓬萊一水尺,那是絕對找不到它的。

要是真能找到它,那就是你一輩子的造化了。你想想,九指神偷號稱偷王,他偷了多少寶貝藏於島上。

還有,別看他是偷王,他可是高傲得很。一般的東西難入他的法眼。

專偷世上精品。像武功秘笈,一些秘術,以及絕世寶貝都是他偷的對象。

如果真擁有它的話,可以用富可敵國來形容了。而且,估計還有一些增功的藥丸之類的好東西。」厲無崖講道。

「嗯,交易可以進行。不過,你們給了我蓬萊一水尺。要讓我怎麼樣放過你們?」葉凡問道。

「你走後不要露了這個地方。」厲無崖講道,看了葉凡一眼,說道,「其實,我們只是為自己找個埋骨的好地方罷了。你看我們這樣子還能活幾年。」

「好像有道理,不過,我可以幫助你們出去。為你們提供食物以及恢復功力的環境。」葉凡講道。心思一動。

覺得這兩個老傢伙還有『剩餘價值』可以利用。雖說腿沒了,但是,至少,他們倆個內氣驚人。要是搞出去保護紅葉堡倒真不錯。

「沒用1紅邪苦笑著搖了搖頭。

「難道你們真願意呆這裡而不願意到外邊世界去享受一番?幾十年過去了,世界變化很大,你們基本上都認不出來了。」葉凡有些奇怪了。

「當然想出去。只不過我們無法出去。」紅邪搖了搖頭。

「我不明白你們講這話什麼意思。即便是你們幾十年沒見到天日,但是,只要先在暗屋子裡恢復一段時間就可以見太陽了。」葉凡說道。

「年青人,你看這窪中之水?」厲無崖嘆了口氣。

「難道你們能生存下來跟這窪中綠水有關係?」葉凡一愣,頓時有些明白過來了。

「沒錯,這種水極罕見,稱之為綠晶水。是一種綠色晶體物質中滲出來的。

天可憐我們給碰上了。我們要靠這水浸泡才能生存下來。因為,當年我們傷得太重了。

主要是吸收這水中的東西補充營養,而且,這水治癒了我們的腿傷。

雖說腿沒了,但幸好還沒有因為缺血而死。一旦離開這綠晶水,我們最多堅持一個月,肯定必死。

不然的話,憑我們的身手。即便是在沒有腿的情況下也能出去活動的。

何必苦苦的呆在這裡痛苦著。這簡直就不是人所想過的生活。不過,我們年歲也大了,再加上如此狀況,也活不了幾年了。

如果你真有善心的話,等你拿到蓬萊一水尺后每隔一段時間給我們送給食物以及一些藥草來就行了。」厲無崖說道。

「其實好多東西都可以變通的,比如,你們是不是需要這種綠晶水。

完全可以把這水搬回去就是了。就連石材都取這裡的。直接截取一塊大石頭鑿成水缸狀把水裝回去。

你們照樣子可以浸入水中。而且,我給你們創造的環境絕對比這裡好得多。

並且,你們也不再用食物發愁。平時還可以看看電視什麼的生活也有樂趣得多。

不然,這種方式活著跟死有什麼區別。最重要的一點就是。現代醫學這麼發達。

跟你們以前是完全不一樣了,我可以想辦法研究出什麼來,也許能讓你們某一天脫離這綠晶水到外邊去遊玩。」葉凡開出的條件很誘人。

「這個……」厲無崖念叨了一句后看了紅邪一眼,兩人好像有點動心了。

「我是有些擔心我們不能離開這裡的環境,如果環境一變化,也許我們受不了。」紅邪猶豫了一下,說道。

「呵呵,可以先試試。如果不行你們再搬回來就是了。這個又不是很難的事。

這事對你們來講也是一個脫身的機會。而且,我的家裡還有一種能促進生長的天生之物,以前是從一個寺廟贏來的。

他們叫它『千生缽』……」葉凡把情況講了一遍,「我想,千生缽能促進植物生長,說明其石頭中含有能促進生長的一些礦物質。

既然能促進植物生長,沒準兒對你們也有著相當大的幫助。如果能激發你們的生命潛能,估計你們的傷癒合得更快。

這都是機會,本人還研製出了一種生命潛能丸,可以最大限度的激發人體的生命潛能……」

「真有這種神奇之物?」紅邪首先心動了。

「我騙你也沒什麼意義,因為,一旦你們到了我家裡自已能感覺得到。」葉凡說道。

「年輕人,你這樣子幫助我們應該不會是發善心吧?」厲無崖問道。

「當然不是,我是有善心。但也沒到濫發善心的地步。」葉凡搖了搖頭。

「那你如此的幫助我們,是不是想我們倆個為你做什麼事?」紅邪問道。

「我幫助你們,從此後,你們倆個是我的手下。當然,是手下並不是僕人。咱們還可以成為朋友是不是?」葉凡說道。

「呵呵,那跟僕人也沒什麼區別。」厲無崖笑道。

「當然有區別,跟你們倆位說白了吧。如果遇上很大的事,比如,遇上比我厲害的高手。

需要你們時你們得相助我一起解決。當然,搬與不搬主動權在你們手中。

願不願意我不強求,而且,即便是你們想繼續住在這裡,我也會定期派人送來食物的。

算是我葉凡的善心吧。我葉凡絕無害你們之心。」葉凡講道。

「那你先出去,我們商量一下。」厲無崖說道,葉凡帶著血僵出去了。

「你說他叫我們出去會不會把我們當試驗品或者想進行什麼大陰謀?」葉凡剛走,紅邪就問道。

「這世上險惡,什麼人都有。而且,他如此的年輕就有如此的手段,的確是個天才。

不過,紅老邪,你說說,如果他真是個邪惡的人。咱們如果不同意他的條件,他會如此好心定期送食物來嗎?」厲無崖講道。

「其實,咱們現在根本就沒有底氣跟他談條件了。我想,如果我們不同意,我們的下場估計就是死。你我的功力沒有半年是無法恢復到先前的時期了。他現在要解決掉咱們倆個,那是不用很費力氣的。」紅邪講道。

「所以,我們的路只有一條,先答應他的條件。咱們慢慢盯著,反正都是一個死。不如相信他一回。沒準兒還真有一條活路。」厲無崖說道。

「這個年輕人不簡單,如果咱們答應他的條件。也不可能輕易的就能讓咱們脫甥肯定有控制我們的手段。」紅邪說道。

「咱們還有選擇嗎?」厲無崖苦笑了一聲。

「只能由他安排了,唉……想不到我紅邪位列11大高手之列,最終居然是如此的結果。」紅邪相當的沮喪。

「11大高手,浪得虛名罷了。」厲無崖冷笑道。

「浪得虛名,你厲無崖就沒這資格。」紅邪譏諷道。

「我才不屑這個。」厲無崖冷哼道。

「沒資格就沒資格嘛,何必往自己臉上貼金。」紅邪很翹皮的說道,「當年我要不是被人圍攻,而後來又著了你的道。哪能在這裡窩著。不過,你真要給他蓬萊一水尺?」

「當然給,你也曉得的。只有一把蓬萊一水尺是沒有用處的。另外一把,呵呵,幾十年過去了。

也許毀了,也許早給別人撿去了或者什麼。他遇上它的機會等於零。

當然,年青人如果真對我們好的話,我倒是希望他能碰上命中的另一把蓬萊一水尺,解開九妙島之秘。」厲無崖講道。

不久,葉凡進來了。

「我們同意了。」紅邪說道,葉凡看著厲無崖,他也點了點頭。

「咱們先小人後君子。」葉凡說道。

「你是不是想要我們服下能毒藥之類的東西,而且只有你有解藥的那種。」厲無崖問道。

「呵呵,兩位前輩中肯定有人會幾手毒功,我講得可對?」葉凡笑道。

「果然厲害,沒錯,我是學了幾手毒功。但並不精通,嚇嚇普通人還行。」紅邪笑道。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