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一百七十八章想要老子命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一百七十八章想要老子命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警告我們不要耍心眼罷了。」紅邪說道,「不過,也有可能他這是仿冒的,想借蝠王的威名來震懾我們。

只是,此人如此年青就是半先天強者,而且比一般的半先天強者還要來得厲害得多。

並且身邊還有那詭異得很的血僵,那此人的身世也是了得。我看,沒準兒咱們還真是遇上貴人了。」

「嗯,此人也很神秘。倒是有趣。」厲無崖點了點頭。

葉凡把這事交待給了車天,爾後直奔千島湖而去。

千島湖,是1959年我國建造的第一座自行設計、自製設備的大型水力發電站——新安江水力發電站而攔壩蓄水形成的人工湖,是國家一級水體。

千島湖景區總面積982平方公里,其中湖區面積573平方公里,因湖內擁有星羅棋布的1078個島嶼而得名。

我國的千島湖與加拿大渥太華西南200多公里的金斯頓千島湖、湖北黃石陽新仙島湖並稱為『世界三大千島湖。

而萬丘島並不在千島湖中,而是在千島湖上游地帶。上面還有一個鎮。

朱真真的家在朱園,據說已經有著千年歷史。朱家也算是萬丘島上一個古老的家族。

並且,勢力很大。族人也相當的多,這鎮上大部分人都姓朱。

毛尼這傢伙還真有些手段,一天時間就了解清楚了朱家情況。在鎮上最好的公寓葉凡坐了下來。

「朱真真是否還活著?」葉凡一邊喝茶,一邊問道。

「活著,活得好好的。而且,在街上我還見過她一面。並不顯老,五十歲的人看上去跟三十歲的婦人差不多。而且,長得還不錯。」毛尼講道。

「結婚沒有?」葉凡問道。

「結了,兒孫快滿堂了。據說嫁的還是一個大商人,叫陳雨明。家裡很有錢,高門大戶。」毛尼講道。

「唉。厲無崖失蹤這麼久,也不能怪她再嫁人了。」葉凡嘆了口氣。

「咱們是直接叩門還是偷偷進去?」毛尼問道,這傢伙好像很興奮樣子。

「呵呵,能正大光明的走進去何必還要偷三摸四的進去。」葉凡笑道,「咱們下午四點過去,我先休息一下。」

四點正。

葉凡已經站在朱家大門前,朱家老宅離鎮里有著三里路程,其實已經算是在鄉村了。

建在一片田野之間。九月,稻穀快成熟了。煞是好看,風光迷人。

門前兩頭石獅子,其中一頭已經缺了只耳朵。石獅子面上掛滿滄桑,估計,年成不淺了。

毛尼知趣的上前叩門。

吱嘎。門開了。露出一個中年人的頭來,問道:「你們有什麼事?」

「我叫葉凡,找朱真真有事商量。」葉凡講道。

「等一下。」門呯地被關上了。

不久,門又打開了,中年人示意葉凡進去。

葉凡帶著毛尼進了朱家園子,發現裡面範圍相當的大。種著許多的花草樹木。而青磚碧瓦上爬滿了青苔,還長著厥等低等級植物。

堂廳中有幾把太師椅,此刻坐著幾個人。而主座上坐著一個婦人,長相還真不賴。而且,承如毛尼所講的,也並不顯老。

「你就是葉先生?」婦人並沒有站起,直接坐在椅子上問道,並且示意葉凡坐在旁側的客椅上。看來,這個女人很霸道。

「沒錯。」葉凡點了點頭。

「葉先生找我是談生意嗎?可是老陳不在,要找的話你找他就是了。」朱真真說道。

「前輩,我想跟你單獨聊聊。」葉凡掃了幾個朱家人一眼。

「行,你們先出去。」朱真真點了點頭。毛尼也退到了院子里。

「現在可以講了?」朱真真淡定得很。

「前輩認識這個?」葉凡拿出了鬼蓮燈。朱真真即便是再淡定。但還是不能掩飾住,整個人愣了一下。

轉爾卻是點了點頭問道:「你怎麼有這個?」

「是厲前輩叫我持信物來取回他寄存在前輩處的東西的。」葉凡說道。

「他人呢?」朱真真表情有些複雜。

「出遠門了。」葉凡答道。

「你稍等。」朱真真走出去了。不久拿回來一個盒子遞給了葉凡,說,「幾十年了,你走吧。一直擱我這裡也不好,今天總算是去了一絲牽挂著。」

葉凡打開看了看,發現還真是蓬萊一水尺,也就點了點頭告辭,帶著毛尼走了。

不過,對於朱真真的乾脆葉凡也心裡佩服。但是,沒有借口問朱真真的鬼蓮燈,葉凡還是相當的遺憾的。

「這裡景色不錯,咱們隨腳走走。」葉凡笑道,帶著毛尼沿著島邊走去。閑散了半個小時到了一處樹木繁茂地點。

滋啦……

葉凡扯著毛尼一閃,三枚黑色飛鏢擦著耳旁而過扎進了一旁的樹竿上整個沒入了樹竿之中。

「麻痹的,想要你家爺爺命。出來,龜孫子的。」毛尼一看,頓時破罵了一句,一把大刀砍了過來。

同時跳出了八個黑衣人,全都拿著棍棒大刀往葉凡二人身上招呼了過來,而且是一言不發。

葉凡閃過後一腳干去,叭地一聲。一個黑衣人連人帶刀飛砸到了十幾米開外,大腿一片紅,肯定斷了。

接著,葉凡跟毛尼兩人叭叭連來了一陣子折騰。八個黑衣人不到三分鐘,全部倒下了。

叭……

一道沉悶的槍聲響起,葉凡扯起毛尼趕緊伏倒在地。鷹眼循著子彈來處掃去。感覺有兩個黑衣人藏在不遠處。

葉老大的感覺是很靈敏的,鬼蓮燈一把飛去。

這東西在空中一亮,果然,兩個拿著狙擊步槍的傢伙頓時有點蒙了。滋啦,兩竿槍給鬼蓮燈削斷成了廢鐵。

兩個傢伙反應過來跳起來就想逃。

「讓你們逃了老子還叫葉凡?」葉凡冷哼一聲,一把抓去,兩個傢伙被隔空抓了過來。叭嗒一聲被狠狠的砸在地下,痛得兩個傢伙直喊媽。

葉凡縱身而起,在周遭五百米範圍之內搜找了一番。的確沒再發現有人藏著了才一個跳滑到了原地。

毛尼早就伸著他的腿在十個傢伙身上狂踢狠踹著,踢得這些傢伙痛叫一片。

「說,誰叫你們來的?」葉凡臉色冷得能滴冰了。

不過,這些傢伙好像嘴很鐵,就是不開口。

葉凡生氣了,隔空分筋錯骨手施展開來。不久,終於有兩個傢伙熬不住劇痛,叫道:「是林管家。」

「林管家是誰?」葉凡逼問道。

「林管家叫林於。是朱家管家。」一個黑衣人講道。

「你們是朱家什麼人?」葉凡問道。

「我們都是朱家保安公司的人,朱家有人會武功。朱家打小就培養我們。

練了十幾年功了,長大后就成為朱家保安。剛才接到林管家命令,叫我們埋伏在這裡打殘你們。

如果你們身手了得的話就開槍幹掉你們。」黑衣人說道。

「毛尼,去搞輛大貨車來,裝上。咱們回朱家喝茶。」葉凡冷哼道。

不久。毛尼搞來一輛小四輪,這傢伙開得像飛機一樣。十個黑衣人都給裝進了麻袋扔上了小四輪的車斗里。

車子悄悄停在了離朱家幾十米處,爾後葉凡選了個偏僻的地方跳進了朱家。

叭叭叭叭……

好像扔麻包一般十個黑衣人被葉凡扔進了朱家大院。

「你們幹什麼?」一個高鼻子中年人叫道,頓時,周圍跑來十幾個傢伙。

「叫朱真真出來,馬上。」葉凡冷哼道。

「你算個毛,還想見我們夫人。」有個年青人囂張的叫道,不過,馬上就是叭地一聲脆響。年青人嘴裡飛出兩顆門牙,整個人倒砸在了幾米開外的草地上,屁股下留下一個清晰的窩。

「我給你們三分鐘時間,如果不能見到朱真真的話,我將把這些送給公安局。」葉凡指著地下的十個大麻袋。而十個麻袋都在動著,還有唔唔的叫痛聲傳出來。

「叫他進來。」大堂突然傳來朱真真那陰冷的聲音。

葉凡大步進去,這邊交待毛尼照顧著。因為,葉凡發現,朱真真的手下功力都不怎麼高。

這些保安大部分就二段左右身手。其中只有三個人身手還行。達到了五六段左右。毛尼完全可以搞定這一切。

再次進入大堂,葉凡發現。就朱真真一個人站在大堂里。

「開出條件吧,你要多少錢才能擺平這事。」朱真真冷哼道。

「我不明白你為什麼如此的干,我聽說你跟厲前輩以前還是一對戀人,只不過因為造化弄人沒能結婚罷了。」葉凡問道。

「我不想讓你破壞了我的家庭,作為一個女人。我都50歲了。我還求什麼,兒孫滿堂,家裡安康就是我最大的追求了。過去的已經是往事。那個時候我年輕,不懂事。我不想為年輕而再付出代價。」朱真真說道。

「你有此想法我理解,不過,你也不必為此而殺人。你可以直接跟我講清楚就是了。而厲前輩也不是個死纏爛打的人。如果他真想續這段因緣,他自己早來了。估計也是想到了這些,所以,不願意再見你了。」葉凡哼道。

「有些事,我怕越扯越扯不清。」朱真真說道。

「殺人就能扯清楚啦?笑話,難道國家公安局都是個擺設不成?」葉凡冷哼道。

「我先是不想殺人,不過,你們倆太厲害,這只是最後一步棋。」朱真真說道。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