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三千一百七十九章嫁了等於沒嫁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千一百七十九章嫁了等於沒嫁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你這謊言講來誰也不會相信。」葉凡哼道。

「信不信由你,你開出條件就是了。無非就是要錢,我可以給你們大筆的錢。不過,唯一的要求就是從此後不要再來打擾我的生活小說章節。」朱真真講道。

「你以為錢還真是萬能是不是,笑話,我葉凡不差這點錢。說吧,你是不是打算吞了蓬萊一水尺。你是想得到其中的秘密。不要跟我說,厲無崖的戀人不會武功吧?」葉凡冷笑。

「我是會武功,但身手並不高。至於你說的什麼蓬萊一水尺,我知道我的份量不夠。

關於它的秘密無崖當年也跟我講過。不要講我朱真真,就是當今武術界的高手也沒幾個人敢說去探索這秘密。

至於說我,根本就沒這想法。」朱真真一臉正經,貌似不像是講假話,倒是令得葉凡有些懷疑。

「那你為什麼要如此的干?我不相信你是怕厲前輩會破壞了你現在的家庭。

你的主要目的就是想拿回蓬萊一水尺。既然這尺子對你沒用,為什麼你冒著殺人的危險硬要取回。

我實在是搞不明白,你到底是為了什麼?如果你今天不能講清楚的話,我只好把這一切交給公安機關了。

你不要跟我說你們有後台,有錢,不怕警察,完全可以擺平這事。

但是,我葉凡敢來,就有搬倒你們朱家的實力。」葉凡說道。

「你有實力。把你的實力亮出來。就是你把今天的一切交出去,最多就是我的管家跟十個保安有牢獄之災。

跟我們朱家有什麼關係,跟我朱真真更沒關係,那個,只是他們的個人行為罷了。」朱真真倒是淡定了下來,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還拿起茶來喝了起來。

「看看這個,你就懂得我有沒實力了。」葉凡把證件彈了出去,朱真真翻了翻,果然色變。良久沒吭聲。

「你到底想要什麼?」朱真真問道,把證件飄還給了葉凡。

「第一個就是你為什麼要如此的做,第二個就是把鬼蓮燈交給我。

還有一個就是我要帶走保安中其中的兩個人。至於錢,我不稀罕。

而且,你放心,看在厲前輩面上,這事我們私下解決,我不會報案的。」葉凡講道。

「唉……」朱真真想了良久才嘆了口氣,口氣中非常的凄婉。良久,看了葉凡一眼,說,「無崖他現在怎麼樣了?」

「你先講為什麼我再告訴你他的情況。」葉凡說道。

「無崖那個時候的夢想就是解開蓬萊一水尺之秘。所以,才會拋下我跟紅邪一直周旋著。

為此,他已經到了痴謎的地步。當年因為他善使鬼蓮燈,被人稱之為『雪蓮秀才』。

他是個儒雅很有文才的人。如果再早生幾十年。考個進士是絕對沒問題的。

當年我苦勸他都無果。想不到他一去就是幾十年了,我由一個清純少女經過歲月的洗禮成為了現在雞皮滿身的老太婆。

他現在都七八十歲了,如果痴心不改。你把這蓬萊一水尺拿回去。他肯定會繼續去探找那傳說中飄渺的蓬萊九妙島。

即便是找到了又能怎麼樣,很有可能有去無回。幾千年前的九指道長是何等厲害之人?

就是以前的武王後人也不能拿他怎麼樣?無崖就那身手,完全不可能能解開這個秘密的。」朱真真講著講著,腮邊已經掛著淚珠了。

「你是擔心他送了命?」葉凡問道。

「活著總比死了的好,雖說他老了,至少,雖說不能見面。但是,至少,我心頭還留著一個念想。」朱真真說道。

「他不會再去尋找了。」葉凡嘆了口氣,也有些感動。這個女人,好像也是痴情得很。即便是現在這種狀況之下居然還沒能不忘了厲無崖。

「為什麼?不可能。」朱真真搖了搖頭,說,「他的秉性我最情楚了。

決定了的事是不會更改的。只要他還活著,絕對會繼續未完成的夢想的。

當年他能拋下我就是一個證明。想當年,他為了我連殺了十幾個盜賊。

可是為了蓬萊一水尺,他也能狠得下心拋下我。唉,這都是命。」

「他現在的確不可能再去探找了。」葉凡搖了搖頭。

「如果你不告訴我實情,我寧願讓朱家在你手中毀了。至於說鬼蓮燈的藏處,只有我知道。」朱真真居然硬朗了起來。

「他現在殘廢了……」葉凡乾脆把情況講了出來。

「無崖……無崖……你這是何苦……你這是……」朱真真居然激動了起來,雙肩聳動著哭了起來。

「這是鬼蓮燈,給你。還有,你要什麼保安你自己挑。如果你要錢的話我可以馬上給你二千萬。不過,唯一的條件就是,請你帶我去見無崖。」朱真真一把抹去臉上淚珠,站了起來。

葉凡接過鬼蓮燈,試了試,發現是真貨。

「他現在這個樣子,你見他還有什麼用。而且,你有你的家庭,他有他的難處。何必再見面,徒增傷心不說,還讓你的家庭出現裂縫。」葉凡勸道。

「實話跟你講吧,我雖說嫁給了陳雨明,其實,等於沒嫁。」朱真真講道。

「這話可是相當的矛盾,嫁了怎麼能說沒嫁,而且,你現在是兒孫滿堂了。」葉凡問道。

「的確如此,不過,我要告訴你。我是有幾個兒子,但是,只有大兒子朱無春跟二兒子朱涯是我親身兒子,他們倆個是雙胞胎。

而且。他們倆個都是無崖的親生兒子。當年無崖走了,我懷孕了。

不過,你也知道的,一個未婚女子懷孕生子,世人會罵死我的。

而當年陳雨明一直在追我。我是不可能嫁給他的。不過,為了兒子,我嫁給了他。

不過,條件是假結婚。假結婚後我不干涉陳雨明的生活。他可以再去找合適的人暗中生活在一起,即便是生孩子對我也沒意見。

陳雨明的確對我痴情,即便只是一個名份他也答應了下來。所以。自從結婚後我們都沒住在一起的。

當然,這些年下來,我們朱家也給了他想要的一切。」朱真真講道。

「這個,唉,還真是……」葉凡相當的感動了,「要是厲前輩一輩子沒回來,你豈不是空守了一輩子。」

「我相信他會回來看我的,即便是僅剩下一口氣了。如果他真的死了,我活著也沒什麼意義了。這些年下來。都是一個念想在支撐著我。不然,估計我早倒下了。」朱真真講道,情真意切。

「那好,你收拾一下。我們馬上走。我沒時間,對了,最好把朱無春跟朱涯都帶上。讓厲前輩看看心裡也舒服。不過,我得先提醒你一下。他現在的確很慘。」葉凡說道。

「只要他活著,我無所謂。而且,我決定從此後我照顧他一生。直到他『去了』。而且,我會叫人安排,解除跟陳雨明的婚約。」朱真真講道。

因為裝綠晶水的石盆還沒搞好,而朱真真又著急,葉凡只好帶他直接去了台曆山。

不過,車天早到了。而且,也買來了生活用品等。厲無崖也給梳理了一番,這一打扮,還真是頗有儒士風範。

不過,當厲無崖猛然抬頭看到葉凡身後跟著的朱真真時。頓時,老傢伙嘴張得老大,呆住了。

「真……真真……是你么……」

「老厲,你渾家到了怎麼還這個樣子。唉,慘叫,老厲你老成這樣子。可是你的渾家好像並沒多大變化啥?哈哈哈,當年的雪蓮秀才,今天老也,殘也,可是你渾家,好像不老埃」紅邪調侃開了。

「無涯……無涯……」朱真真再也忍不住撲了過去。

「真真……真真……」厲無崖終於伸開了手,兩人抱在一起,哭了個稀里嘩啦的。

見到兒子,厲無崖終於狂笑開了。

「好好好,葉凡,我……謝謝你。這是剩下的控制鬼蓮燈的秘法,你全拿去吧。」厲無崖果然留了一手,他看了紅邪一眼,說,「紅老邪,把你的一標紅使用方法也拿出來吧。葉凡這小兄弟不錯,我厲無崖看人一個準。」

「你老弟……還真是的……一見到漂亮老婆就出賣兄弟。」紅邪有些不好意思拿出了一個本本給了葉凡,說,「別怨我們,這個世道,不可能一下子就相信人的。」

「呵呵,沒事,我當初想法也一樣。」葉凡笑道,倒是一下子增進了幾人的感情。

「兩位前輩,我會加大讓你們到紅葉堡的力度。你們再耐心等上幾天。」葉凡講道。

「沒事沒事,車天這娃娃不錯,照顧得很周到。幾十年了,終於吃到一頓像樣的飯了。這日子,過得還真好埃」紅邪也嘆氣道。

交待好一切事務後葉凡回到了紅葉堡。

「先生,千生缽本來就是樹林子里,倒是不用移動了。我們打算把打好的石盒擱進千生缽的中央地帶。

爾後在石盒上方建一個全木結構的樓罩在石盆上方。這樣子下來,兩位前輩平時也可以到樓上休息一陣子再回到綠晶水中浸泡。

不至於一直泡在綠晶水中也難受得很。」吳俊過來說道。未完待續。。。